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湘西集资内幕(3)九•二五事件亲历记

(2010-06-01 12:05:01)
标签:

杂谈

湘西集资内幕大调查之四 

  九•二五事件亲历记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建锋

 

   

   

副市长:官员谁有问题就办谁

         

    2008922日夜,有集资者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自己在州政府提的要求,主要是:一,光彩、荣昌、三馆等公司都说有能力付息,而目前政府命令完全停止还本付息,自己的生计眼看成了问题,要求政府提供生活保障。二,如果说是非法集资,那么非法集资的时间持续四五年之久,集资活动完全是公开进行的,官员对此完全知晓,不仅如此,从各种文件和团结报等本地媒体几年来的公开报道看,州、市各级领导今年以前多次公开露面,支持这些“违法集资”企业的发展,那么这些行为如何解释呢?政府应该对集资事件承担责任。三,企业不能破产,现在集资企业破产对于那些依靠权势在集资事件中获得了巨额利润的官员和老板,实际上是一种保护,是用平民集资者的钱去填满之前“官商”抽资造成的大窟窿。

    他们说,这些问题,政府都没有给出答复。所以这几天,大家肯定还会去找州政府。

    23日上午,记者来到中国人民银行湘西州中心支行大楼,找到湘西州银监局办公室王主任,对于记者有关集资问题的提问,他摊开两手笑着说,真的是爱莫能助啊,这件事情,由地方负总责,规定新闻这块必须要由地方的宣传部门来回答。记者问他,贵局应该不是最近才成立的吧,为什么对高息集资视而不见,难道脱得了失职的嫌疑?他很无奈地说,当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你一定能找得到回答的,我相信州委宣传部一定有材料可以回答你的。然而记者来到州委宣传部,却得不到任何回答。

    2008923日下午,秋阳的酷热下,又有二三百人来到州政府请愿,吉首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出面做解答、安抚工作,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也在现场人群中。群众淌着汗水,高声地在吵吵嚷嚷的大院里提问,官员汗夹衣背,高声地在挤挤搡搡的人堆里答问,直到天近黑。

    有人问,这么多年的集资,一下子说成是非法集资,政府是不是想要逃避责任?

    官员回答说:不定义为非法集资,政府就没有根据进入公司清理资产,核实集资的总情况,政府的行为是根据明确的法律条文来进行的。

    政府有责任,我从来也没有说过政府没有责任,要相信政府,要相信法律,清理整治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家的资金安全。

    有人问:为什么要公司停止经营?荣昌、光彩公司都说是政府命令,不许还本付息,要我们来问政府,我们现在没钱吃饭,怎么办?

    官员回答:请大家想一想,公司要是有能力,还会出现现在这种场面吗?他们是骗你们的,是骗你们的钱还了别人的本息,要是不命令他们停止,接着又会骗更多的人。

    至于生活问题,现在还没有统一的政策出台,生活确实困难的,请大家到社区申请低保。

    有人问:既然你们的工作组进了公司,为什么三馆还贴出那个方案?只还5%,我们不同意,政府为什么要搞三个月,才拿出方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工作的进展情况,是你们无能还是在搞鬼?

    官员回答:三馆贴了不到10分钟,工作组就把它撕了,它是没有跟政府协商的,是自己搞的,政府也不同意。三个月,是根据法律规定的期限。

     清理资产的工作,每天都在取得进展,请大家配合好,到社区或者企业的点做好登记,我们不敢保证大家的钱100%都能回来,但是政府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的保护大家资金的安全。

    有人问:为什么伟业公司的陈亚光在张家界市还本付息了,是不是因为张家界政府过得硬,而吉首这边的官员参与集资,下不了硬手?官商勾结,办不办?

    官员回答:他陈亚光为什么在张家界市还本付息了,在吉首就没有,要问他自己。政府绝对会努力让大家少受损失。现在那些非法集资的公司老总,都被控制了,请大家放心。

    请大家相信政府,我认为大多数政府官员是好的,你们说的官商勾结有没有?我不排除可能有少数官员有问题。清理整顿,也会查,谁的头上都要查到,谁有问题就肯定要办谁。我的头上也要查,要是查到我有任何问题,怎么办我都行!

    有人问:既然说是非法集资,为什么政府这么多年都不管?政府都在做什么?

    官员回答:据我所知,今年1月政府就在橱窗贴出公告,要大家不要参与3分以上的高息非法集资,要大家警惕上当受骗,还张贴了关于非法集资的法律知识。

    有人问:既然1月政府贴公告警惕非法集资,为什么要等到八九月份出事了才整治?

    官员回答:吉首市是县级政府,有很多方面是超出我们职权范围的。

    有人问:那你们向上级汇报了吧,有没有汇报到省一级?

    官员无语。

    然后又是其他的集资者围上来,问答一遍遍地重复下去。

   

   

   

州府大院索食者

   

   

    2008923日傍晚,记者由州委回转,发现来州政府的,已经有千人之多了,政府大门也开始由特警排成人墙守卫,下午大院内请愿的群众仍然滞留在里面,而门外,已经是人山人海。23日深夜12时,人群已散去,记者看到一位年轻胖妇急匆匆赶到门前,指着州政府外马路上停着的摩托车,哭求公安干警帮助查实来看热闹的丈夫是否被抓,半小时后,她在拘留所门外获得了丈夫被拘的准确信息……记者了解到,大约夜里10时许,有三人被捕,一个是因为朝特警身上扔烟头,另一人骂了警察几句,还有一人扔了石头。

    当夜,听说有人在晚饭时闯入州政府食堂索食,晚上8点,副州长等官员与不肯离开的部分集资者在会议室开了个会。

    次日下午,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找到了23日夜晚与会的一位集资妇女李梅,她告诉记者,夜里副州长等人在与她们开会时说,如果不定义为“非法集资”,政府就不能派驻工作组,清理和冻结那些公司的资产。基本上和下午副市长的回答差不多。与会者要求见州长徐克勤,提出“他是前任吉首市委书记,他是当初支持这些公司民间融资的主要官员之一,大家想看他会怎么说,”有官员回答,州长今天没来州政府大院这边,一天他都在州委开会。

    而集资户最后对官员们讲的是:只要问题不解决好,你们来上班,我们也会来政府“上班”,我们要求政府首先帮助解决一家人吃饭的问题。

    24日上午,来到州政府大门外的集资群众,骤然上升到数千人之多,记者了解到,其中有许多是从周边县里来的,记者调查到,除了所有集资者都对“非法集资”的定性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政府给个说法外,还有各自不同的问题。

    有集资者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听昨夜开了会的说,州政府今天要给一些答复;有人说,听说州政府没有答应解决困难集资者的生活问题;有人说,听说伟业在张家界还了钱,没多少钱还这边了;有人说,三馆说只还5%,我们坚决不同意这个方案,政府不管么?还有几个人对记者说,这几天有光彩公司的人要我们把三馆的条子卖给他,说是张昌政有办法,卖条子得的资金在光彩公司也不先取,而是按照3分月息存一到两年,我们没有同意,现在听人说三馆只还5%,简直不相信,所以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24日下午,三馆集团总裁曾成杰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解释说,自己刚刚被市长宋清宏狠狠地骂了一顿。外面说的那些是谣传,自己绝不可能只还5%。这完全是因为信息沟通不够才导致的。他说,自己的方案,是在三个月内对所有投资者的资金都还5%,剩余部分按照30%的总利息,本息分三年全部还清,每年还款30%,投资者如果愿意转成股份的,也可以转成股份。工作人员撕了它又不好好解释,百姓还没看明白便以讹传讹。而且,政府的公告里也说要企业与投资者协商,这个方案只不过是一个协商,既然不允许,那就三个月之后等政府的政策吧。

    而吉首市官方对此的正式说法是:“针对三馆集团擅自出台还本方案的行为,驻该企业清理整治工作组及时予以制止。吉首市委、市政府主要官员和市公安局负责人对三馆集团实际控制人曾成杰进行训诫,责令其立即停止一切违反清理整治规定的活动。”

   

   

   

 

一起关乎州长的突发事件

   

    

   2008922日一直到24日上午,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注意到,聚集的群众虽说情绪颇为不稳,但尚未发展成为暴力行为,直到24日近午时节。

    24日上午11时多发生了一起敏感的汽车带人事件。

    事件发生在州政府旁的武陵山过街天桥下,汽车带人过程延续至武陵西路的州建设银行附近。双方分别为湘西州州长徐克勤乘坐的湘UA0004车与55岁老妇张英菊。

    现场目击者称,州长座驾从人民南路州委方向由南向北驶来,而此前,众多集资事件投资者已聚集在武陵山路天桥四周,听站在天桥上的主管金融的胡副州长和吉首市市委书记、市长解释集资事件的处理政策,据称,官员解释说,政府将争取盘活企业资产,分期分批给投资者还钱。但由于政府官员一再强调定性为非法集资,依据国际惯例,政府不买单,集资者感觉自己的资金不受法律保护,现场气氛已经相当紧张。

    州长徐克勤的座驾出现后,很快被情绪激昂的群众发现、包围,车辆从过街天桥下转向西行,围观者老妇张英菊倒在轿车引擎盖上,该车未及时停住车并且继续前行了二百余米,方才停驶,汽车开行中。

    车停后,下来司机和着白衣、红衣者各一人,至此,堵路群众已追上,有人指出着白衣者即是湘西州州长徐克勤,群众立即举拳相向,州长在赶来的警察保护下迅速脱离现场。围观者在愤怒情绪下砸车并掀翻了汽车。

    13时半左右,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州人民医院外伤科诊断室见到了当事人之一张英菊,她对记者描述说,在上午11点多,自己在天桥下看热闹,从乾州方向来了车,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汽车在左腿上剐撞了一下随即摔倒在汽车前盖,车还在动,自己赶紧两手抓紧引擎盖边缘凹槽,惶急之下大喊救命,但汽车并未停驶,一直开到了建设银行营业部前的公用电话亭附近,才因为前方有车掉头占道而不得不停车。车停稳后下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穿白衣者是州长徐克勤,另一位穿红衣戴眼镜者下车后喊随后赶来的执勤警察抓人(指的是她自己),张喊道,你撞了我的人还要抓我?!此时百姓已经赶上围住了他们三人,指责他们撞人拖人,并愤殴之,州长在警力保护下脱身。张英菊对记者说:“这太气人了,父母官的车撞了我拖起走还要抓我的人。”她告诉记者,在场的公安局官员说先送她来医院检查,医院这边已经安排妥当,一条龙,全部有人负责。

    在医院采访时,一位中年妇女代表医院安排着老妇的身体检查,老太太在医院做了X光片,光片显示老太太骨头尚未见到明显伤损。大约下午210左右,老妇所在社区的主任等三位基层干部赶来,代表政府慰问老妇,并且劝慰其先住院做好各项检查再说。

    记者随后从医院赶到事发的具体地点,出事的马路旁边便是州政府大院,大院完全被密密麻麻的群众包围,州政府对面尚未竣工的七层大楼上,每一层也都密集地挤满了人,门口人群的圈子最内部是数排紧张排阵的防暴警察,大院内部除了警察,还有一些大早便来到州政府“上班”讨政策的集资者。

    出事的马路,在记者到达时已经疏通,但仍有人聚集在小电话亭旁,评说此事。记者通过出租车计程器,量得从老妇倒在汽车前盖上到汽车停下的距离为230米左右。

    记者从围观者所拍摄的照片中看到,被掀翻的座驾车牌号是湘UA0004

旁观者对记者反映,事件发生后,警察在现场抓了那位过去在吉首商贸城擦鞋的哑巴,他们诉冤说,哑巴当时看到州长要离开现场,便拉住州长的包,不让他离开,但有人告诉记者,哑巴在背后踢了州长臀部一脚。有旁观者对记者说,警察在抓哑巴后抓了几个打砸和掀翻汽车的。

对此事件,湘西宣传部门通过香港《大公报》发布消息,称事件过程是:该集资老妇扑到州长坐驾引擎盖上,州长见状吩咐司机缓慢停车,汽车缓行一段距离后停下。

    该事件发生后,记者在州政府大院外的现场看到,时常有人躲在人群后向防暴警察仍土石块,而每一次行动,都引起百姓的一片高声呼喊。

    晚上9时,记者再次来到湘西州人民医院,张英菊已经躺在医院外科病室输液,她告知记者,州长对于这件事情如何处理,自己还不知道,因为还没有来自州政府的工作人员来过。目前,受伤的左腿从髋部到小腿都疼。

    医生则告知没有大碍,只是左腿外侧肌肉挫伤。

    记者离开医院后再次来到州政府,发现这里的围堵人群数量未减、情绪更显激昂,他们举着“要求政府放回无辜市民”、“广大市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人民爱政府、政府爱人民”等等横幅,一边唱着国歌,和着阵阵整齐的呼喝声。

    24日下午,在州政府大院,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发老者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说,这里的政府,在集资事件出现后一直不通过正常的媒体渠道发布细致的工作进程,仅仅在有线电视上滚动播发前段时间的政府公告和吉首市副市长的《答记者问》,而该《答记者问》只是表明政府态度,政府公布的信息根本跟不上百姓对于集资事件处理进展的信息需求,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百姓便会聚集在政府,一天天过去,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度逐渐被消耗得荡然无存,这位老者说,政府排斥记者,完全不透明,是造成百姓无法及时得到足够信息、以至于焦躁情绪日增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政府在事前数年一直不制止、不整顿高息融资,等到一发不可收拾了才将它定义为非法集资,使得百姓有强烈的上当感,这也是政府威信扫地的重要原因。老者的分析,可以用中国建设银行湖南分行行长龚蜀雄接受香港大公报记者采访时的话语来印证:“龚蜀雄认为,湖南省政府正提倡‘掀起思想大解放,还权于民’,对于吉首非法集资事件,政府要勇敢面对事实,勇于承担责任,允许媒体积极参与报道,给民众一个透明度。”

   

   

   

   

市长:好官也是有的…监管到底!

   

   

   

    2008925日上午8时起,州政府门外围堵者人数增多,11时许,政府调来数辆客运大巴,试图疏导群众到湘西州民族体育中心接访,但收效甚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接访点,发现这里的群众仅有百余人,有二三十人在填写登记表格和向工作人员咨询,有来自常德的老妇登记,记者看登记表,她也投资了接近30万元。

    在体育中心一栋楼的二层,荣昌公司设了个临时点接待集资户,该公司的杨姓代表解释公司的还本计划说,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是因为已经变成产业了。公司决定97日前到期的本金仍然计算利息,本息一起界定为本,在年前先还一部分,其余按比例每年还一部分。97日以后到期的,只算以前的,不算97日以后的利息,如果有人愿意算作公司股份,可以重签协议。至于登记与否,他说,政府要登记是为了摸底,但其实登记的效果并不好,不管登不登记,也不管什么时候,你们只要拿着条子来,荣昌都会认的。但他的解释遭到一位来自龙山县的年轻妇女当场痛骂。

    楼外的空场上,吉首市市长宋清宏等人正给二三十名集资户回答问题、讲政策。

    他说:“企业老板与一些官员有勾结,这也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我请大家相信,政府官员里,好人也是有的!而且还不少。政府对牵扯到这么多百姓利益的事情绝不敷衍。大约再过半个月,搞得快的公司,解决方案便可以出来。”

    “这样高息的集资,本身就是违法的,现在这个情况,到了我们这任政府要是还不抓紧清理整治,还会出更大的问题,明确地定义为非法集资,并不是政府不负责任,恰恰相反,是政府在负责任啊,如果不这样定义,政府不能介入企业,无法控制这些公司,那么老百姓个人和他们打官司的话,哪怕赢了官司也很可能赢不回来钱。”

    “对于老百姓的要求,只要是合法合情合理的,政府一定会重视、解决,但是千万不要再堵路,那是违法的。无职无业无生活费的群众,政府一定会管的。但是集资这个事情跟你们说的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不是一回事,它们的法律关系是不一样的,参与集资的个人行为,无论怎么说,集资群众自己毕竟也有一份责任,这点也不能忘记。”

    有人提出,好多公司都说三年还本,如果三年公司还不出怎么办?

    他说:“政府介入了,就会监管到底,会监督每一个公司,决不让他们逃走一分钱的资金,请大家相信我,每天我都会在这个地方,听大家反映情况。”

    有人问,好几个企业都在说方案,三馆也贴了一个,大家不同意,政府管不管?

    宋清宏说:“那个曾成杰,他不先跟政府协商,没有征得政府的同意就贴出来,结果惹出事,昨天我把他叫来狠狠地训诫了一通,要不是为了这么多集资百姓的利益,我马上就可以抓他!”

    末了,他对聚拢的30位群众说,请大家相信我,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也争取加快进度,有能力的企业,我们争取十多天拿出一个方案,困难的企业,我们也争取尽早清理整顿,尽最大努力为大家保全和盘活企业资产,帮助大家早日获得还款。

    几分钟后,他在去往会议室的路上被一家企业的老总拦住,据了解,这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也参与了集资,但集资数额比较少(其后他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称,自己集资有4000万元左右),他向市长反映说,自己公司的现金足够,现在立刻就能对全部投资者还本付息,根据市里公布的一企一策的原则,政府应该允许他立刻全部偿还本息,可是有关部门却也让他们等到三个月后统一处置,说是如果一家先解决了,会引发其他公司的投资者不稳定。这样,公司起码三个月不能正常经营。

    这位企业老总在与市长协商后,对等候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了一句话:一时糊涂,毫无必要地受了这集资之害!看来,他仍然得要等待政府摸清全部状况之后的正式政策出台。

   

   

 

925骚乱亲历记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建锋

   

    2008925日下午,局面开始化作骚乱,湘西州委所在的团结广场也有许多群众聚集,沿街商铺一律关门。有人砸烂福大公司房产项目八月楼一层的新一佳超市玻璃,一边狂笑着冲进去砸柜台抢东西,有人在马路上掀翻车辆,并砸坏沿街一间店铺玻璃门,有人冲击火车站,并在铁路边用砖头、石块箭雨一般地攻击持盾武警官兵,晚上,有人开始向州政府门前的武警战士投掷石头,当夜23时,州政府一位负责新闻的廖姓科长证实,这天有14名武警战士遭石块袭击负伤。

    下午三时,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后门进入州政府大院不久,便有大群人围堵住了后门,并向着铁门里护卫的警察投掷蜂窝煤灰、扫把和花盆,院内的防暴特警迅速赶来,将人群隔离到距铁门十米之外。

    记者前去办公大楼找州长,被告知州长在州委开会。

    下午近四点,记者回到后门附近观察,身边有人向记者借笔,由此看到政府大院的排班表,州政府的前门后门都开始派专门的干部值班,有警察说,外面闹事的为首分子,都会有便衣跟踪的。

    前门外,一位看似山民的老者脱光上衣,站在特警围成的圆弧外,大声表达不满的情绪,骂政府纵容集资公司高息融资了这么多年,老百姓上当了,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也没钱活下去,现在就算是要命,也不要紧了。他时而手指着政府大门愤怒地大声说话,时而转身对着围在身后的数千群众,时而蹲身将手里的矿泉水瓶往地上砸。

    四时半,记者在做记录时被发现,一位在大门附近的官员要求查看证件,随即被带到保卫室内,由州政府负责新闻宣传的干部查验记者证。

    几分钟后,一位女干部来到保卫室,问道,记者是怎么进政府大院来的?

    还有人问记者,摄录视频没有?有没有拍照片?

    最后,有人要求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去州委宣传部了解情况。

    下午五点十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去州委,沿街的一切门面全都关闭。团结广场仍聚集着许多群众,州委大门已经部署了大批武警,警用车辆占满院内车道。这是我此次吉首采访期间第三次来到宣传部,前两次都一无所获,料想此次一定与前差不多。进入州委大院不久,从移动公司调来的大型应急通信车驶入,当即接通电源,打开各种设备,准备试运行,以备紧急之需。

    前两次都没有见到该州主管新闻的副部长田万荣,此次听说他正在开宣传部内部的会,便在宣传部新闻科等待,新闻科的两位干部,对于记者有关此次突发事件的问题,居然表示毫不知情,说:大家都在办公室忙手头有关党报订阅的文件。宣传部另一位干部告诉记者,现在其实是宣传部最忙的时候,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现在只有我一个外来的记者在这里采访,而且宣传部管新闻的还根本不配合,宣传部还能忙什么?他说,他们要忙着删网帖啊!

    等待期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深处大院内部的一栋方形小楼,楼前停满了各式牌照的车辆,显然里面是州委在为处置紧急状况开大会。走进了小楼却无法进入会议室,也无从找到这位前任湖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去年底方才来湘西的州委书记何泽中。但在会场外,记者了解到,917日、18日省银监局的刘局长来湘西调研后,肯定了湘西州对非法集资事件的处置办法。

    事后,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才知道,湖南省委三位常委来到湘西州,坐镇指挥平息事件。

    等到晚上1940,宣传部的会议结束,田万荣却又一次躲开了。

    随即,记者在出门购买手机电话卡的时候,发现,只有少数通讯店仍在营业,而平日它们总是要营业到夜里九点。

    夜晚八点四十左右,记者又一次来到州政府大门前观察,恰此时,特警和武警列方队突开人群,到州政府边的武陵山立交桥下,以整齐的步伐跑步巡场一次,以示警威。围堵州政府的群众纷纷快速躲开,但很快又聚拢来。

    夜里23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州政府门前,发现这里已经被驱散,围观者告诉记者,在大门外站着守护的五排特警、武警先以水龙射击人群,然后以盾牌、警棍驱赶群众,有不少人因此受伤。

    这时,记者亲眼见到了暴力滥用的行为过程。

    从州政府门前跑过四个男青年,身后一群警察在追赶,有三人转过拐角,但也被警察抓过来,一人在逃到记者身边大约五米远处,被四位警察抓住,这时骇人的一幕出现了:抓住他的警察并未直截将他扣押回来,而是一拥而上,怒吼着以拳殴脚踢将他打倒在地,一位警察还高高地提起脚向下踩跺他的腹部。

    震惊的记者站在大街上,身边有个穿白色上衣的男子从树影下打着电话走过来,他的身边有着深色T恤的青年在对这一幕摄像,记者以为他们是州政府工作人员,遂对这位白上衣男子轻声说:“抓到了没有,抓到了为什么还要打呢?”

    未等仍处于震惊中的记者反应过来,此人突然一把抓住记者的领口,猛地连续推搡,喝道:“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这时记者才发现,他的白上衣乃是警服,肩头扛着肩章,这时立刻有三四位警察从他身后围过来,记者立刻表明身份,他方才停止推搡,转身而去。

    几位在外围的本地警察走过来,轻声告诉我说,这里戒严了。然而记者拨通州政府廖科长电话,他并未证实戒严的说法,记者告知刚才亲眼所见和所受的一切,他告诉记者,下午和晚上有十多位武警和特警受了伤,晚上所抓捕的都是白天摄像头监控录下的行凶者。恰在挂电话的时候,记者亲眼看到有一位男子,欲从州政府门前的马路过,被警察推出来,警察们回头后,此人骂了一句,被离他最近的警察听到,警察立刻扭过头来抓住他,立刻有另三位警察围过去,一起狠狠地将男子打倒在地,并发出雷鸣般的阵阵狂吼声,在秋夜里令人不寒而栗。

    再次打电话给廖科长反映情况,并详细讲述此人是被警察推出来,由此决不可能是要抓的白天监控到的违法者,并建议说,暴力的使用,一定应该有度,要有自控能力,要有最强力的约束!

    当夜近24时,记者给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田万荣打了个电话,大约五分钟后,在州委大院内终于见到了从办公楼出来的田万荣,然而他只与记者握了握手,对记者说了这样两句话:“哦,你还没休息啊?!我有事要先走了,再见!”便乘车扬长而去。

    26日凌晨的吉首街头,人群已经散去,警车四处可见,路上有许多辆搭着篷布的军车鱼贯而过。记者走在街头,见到好几对呆坐着沉默不语的夫妇,他们对记者表示,自己跟路边好多辆板车上躺着的人一样了,因为集资而穷困,无家可归,负债累累。

    26日上午,湘西电视台公共频道和综合频道开始滚动播出对参与25日打、砸、抢人员的通缉令,称2425日的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违法犯罪事件。

    记者在上午8点多来到州政府门前,发现主要的街道上已经布置了众多警察,设置了警戒线,这时仅有少数人在州政府对面的马路上,记者于是来到一家宾馆大堂整理昨日笔记,9时许来到州人民医院,找到在这里住院的车祸事件当事人张英菊,再次核实情况。

    上午10时许,从州人民医院出来后,发现增强的警力和电视公告,并未有效吓阻住群众围堵州政府的行动,州政府的后门前门外,仍是密密的群众与防暴特警紧张地对峙着,两座过路的人行天桥,都被警察控制,不放人通行,因此即便过一趟马路也得绕行很远。主路边的商铺,全部与昨天一样,关门歇业。

    接近11时,下起了零星的小雨,雨点逐渐变密变大,人群也随之逐渐地稀疏、四散而去。

    正午时分,雨停之后,人群再也没有前几天那般密集地聚拢起来。

    27日,记者在凤凰县,在同样因为集资而垮台的兰径国际大酒店的大楼毛坯前,听一位刚从吉首回来的司机讲情况:吉首市面确实又一次恢复了平静的态势。

    当天,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应湖南省委的再三要求,离开了湘西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