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emon
Dem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28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何能做到公正?

(2010-08-10 08:23:52)
标签:

公正

道德准则

哲学

结果主义道德

绝对主义道德

杂谈

分类: 调整心态

Michael Sandel教授用他苏格拉底的方式,不断应答,反驳,追问以及他课上1000多名学生至少让我明白的是关于道德的讨论可以这样吸引人。或者说是迷人。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有着理性思维的人,总用着理性思维判断事物的对错与否,但Michael Sandel教授似乎又让我了解到我还没到达用理性思维判断事物的阶段。

的确不够理性。

 

对于道德方面,我想我还不够善良能够自信的说我拥有足够的道德。

事实证明,我只是没有分得清道德,对于道德背后的理论是矛盾的。

 

Michael Sandel教授提出三宗类似的道德难题。

你是一个电车司机,你的电车在轨道上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飞驰前行,在轨道的尽头,你发现五个工人在轨道上工作。你尝试刹车,但力不从心,刹车失灵了。你感到绝望,因为你知道:如果你冲向这五个工人,他们必死无疑。假设你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你感到很无助,直到你看到,在轨道的右侧上,有一条侧轨,并在该轨道的尽头,只有一个工人在那条轨道上工作。你的方向盘还能用,所以你可以把车转向,如果你愿意,转到岔道,撞死这名工人,但挽救了那边五个人。

我的回答当然是选择牺牲一个人救五个人的命。我倒是同这个观点相同,911事件中人们将那些驾驶着飞机飞往宾夕法尼亚州的飞行员看作英雄也是同样道理,因为他们选择了牺牲飞机上的人,而不是选择大型建筑物而杀死更多的人。

这一次,你不再是电车的司机,你是一个旁观者。你站在桥上俯瞰轨道。此时,电车沿着轨道驶来。轨道尽头有五名工人在干活。电车刹车失灵了,就快要撞上他们了,把他们杀死。现在,你不是电车司机,所以你真的感到无能为力。直到你看到站在你旁边,倚在桥边上的是一个非常肥胖的人。你可以推他一把,他会从桥上摔下来正好掉到轨道上面,刚好能够停住那辆车。这样他肯定活不成了,但他将挽救那五个人。现在,有多少人会去推桥上的胖子?举起你的手。

我的回答是不会去推胖子,在第一个问题上我占于主动位置,必须让我选择牺牲一方,而第二个问题我处于第三方的位置上,我的选择却是对胖子的谋杀,以及对五个人的死亡置之身外,好吧,这是自私的,我考虑到了犯罪的问题。但第一个问题事实上也是对那一个人的谋杀。

Michael Sandel教授貌似对每个人的回答都是不错,干的好,他这样说的结果是使我陷入了矛盾之中,非常矛盾。

现在考虑另一名医生的情况。这一次,你是移植外科医生,你有五名患者,每一个亟需器官移植,为了生存下去。他们依次需要心脏、肺脏、肾脏、肝脏和胰腺。但你没有器官捐献者。你得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突然你想到在你的隔壁房间,有一个健康的家伙过来进行体检,他-就像你这样-他在打瞌睡,你可以悄悄地走过去,拿出他的五个器官,这个人必死无疑,但你可以挽救五个。

我的回答是不会拿出,虽然说五个人的生命大于一个人的生命,但我不会亲手了解一个人的性命,可以说这是胆小的,嗯,胆小。但倘若我不去从这一个人的身体里取出器官,那就是相当于我谋杀了五个人。

 

教授说,这就涉及到我们个人的道德准则是什么样的。结果主义道德s morality in the consequence of an act事情的正确以及道德与否,取决于你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如果在最后,可以有五个人活下来。那么哪怕牺牲一个人的生命也是值得的。这个例子体现了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将行为的道德与否取决于该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即我们的行为对外界产生的影响。但是当我们进一步讨论的时候,我们加入了一些别的事例,于是大家就对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产生疑问了.当你们犹豫的时候,是不是要推那个胖子;或是不是要取走那个无辜病人的器官,你们在考虑是不是要这么做的时候,会考虑到这个行为的本身,无论结果如何, 这么做你们并不情愿。人们觉得这是错的,而且大错特错,即使是为了救回5条人命。杀害一个无辜者始终是错的。至少大家在刚刚我们的故事中,是这么想的。人们对于后果主义道德太不信任了,会犹豫,人们开始倾向于与行为本身的内在本质相关的理由。引出了第二种道德推理,绝对主义的道德推理。Incates morality in certain duties and rights绝对主义的道德推理认为:道德有其绝对的道德原则,有明确的责任和权利,而无论所造成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想我就是对于后果主义道德太不信任了。

 

哲学是个很虚幻的东西,最近对哲学的关注有点多,我想我会不会有一蹶不振的事情发生。Michael Sandel教授说对于哲学也是一种冒险,你不知道你会因为他改变些什么,哲学使我们原本熟悉的东西变的陌生,它不是给我们更多新信息, 而是给予我们另一种看待事物的方法。所谓的冒险就是:一旦那些熟悉的东西变陌生了, 它们就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他有可能让你必成更坏而非更好,或者至少在你成为更好之前先让你变坏,所以会有苏格拉底被人劝服的事情发生。

 

来源:糖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