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ilencefall
silencefal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0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个故事

(2012-12-08 16:43:34)
标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影评

分类: 电影锐评


在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导演李安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少年派驯服猛虎,一人一虎相依为命,海上漂流求生的故事;另一个是救生艇上众人自相残杀,少年派经过血淋淋的厮杀,独自生存下来的故事。选择相信哪一个故事不难,但选择哪一个故事,倒是可以看出某一个人的“三观”来。若是选择第一个故事,那么像派所说的,“你选择跟随上帝”;若是选择第二个故事,那么像鲁迅说的,你选择“直面惨淡的人生”。但是经过反复的思索,我倒觉得,这两个故事,都不真实,或者说,均亦真亦幻。第一个故事像一扇门,第二个故事则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第一个故事,看见门后隐藏的残酷真相,那就是第三个故事。

第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里,少年派与老虎、猩猩、斑马、鬣狗一起流落在救生艇上。斑马摔断了腿,被凶残的鬣狗吃掉。当鬣狗意图对少年派不利时,猩猩出手教训了鬣狗,心怀不满的鬣狗伺机干掉了猩猩。然而,当鬣狗正得意洋洋时,却不知好歹地惹恼了在躺在救生艇里休憩的老虎,被老虎毫不客气地咬死。之后,少年派与猛虎经历了对峙——和平共处——相依为命的过程。然而,命运之神对于虔诚到信了三个宗教的少年派毫不怜惜,用一场暴风雨浇熄了他的全部希望,然后,却把他送到一个拥有丰富食物,遍地是狐獴,还有一个极美的淡水湖的浮岛上。一人一虎在这个岛上分别饱餐了一顿海草与狐獴。入夜,少年派在树上摘到一朵莲花,揭开层层花瓣,里面是一颗人类的牙齿。少年派意识到这座岛是一座食人岛,如果长久地留在这座岛上终将被岛所吞噬,于是带着老虎离开这座浮岛,漂流到了墨西哥湾。靠岸后,老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派,钻进了丛林,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个故事,是少年派对日本船公司派来的调查员讲述的“真相”。调查员不相信第一个满是动物和天堂般浮岛的奇幻故事,如果带回去要被人笑掉大牙。他们坚持要派再讲述一个故事以便回去交差。派于是讲述了另一个残酷得多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他和生性残忍的法国厨师、善良的中国水手以及他的母亲一起上了那条小小的救生艇。水手跌断了腿,厨师设计杀死了无力反抗的水手,并以他的尸体为食。少年派无法容忍,与厨师发生了冲突,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扇了厨师一个耳光,并要派立刻登上船上附带着的小浮筏。当派登上浮筏,回头却看见母亲为了保护自己而被厨师杀死,尸体被扔进海中。愤怒的少年派怀着杀母之仇再次登上船,而厨师因为意识到自己铸成大错,准备好了刀,引颈受死。之后,少年派以厨师的尸体为食,独自一人漂流到了墨西哥湾。

观众很容易将第一个故事与第二个故事对应上。斑马代表水手,猩猩代表母亲,鬣狗代表厨师,而老虎代表少年派。少年派因无法面对救生艇上发生的残酷现实,选择为自己虚构了一个相对来说鸟语花香的故事逃避现实。然而,如果细加思索,可以看出,第二个故事同样不真实。

引子,在那个香蕉筏子上。第一个故事中,少年派叙述猩猩坐在一个香蕉做成的筏子上朝着救生艇漂来。一个调查员指出那不可能,因为香蕉不能浮在水面上。于是少年派讲了第二个故事,却没有放弃那个香蕉筏子,说母亲坐在香蕉筏子上漂来。这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导演在故事的开头,颇不厌其烦地讲述了少年派的成长历程,以及他的宗教信仰。少年派足足信了三个宗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就像派的父亲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什么都信,就表示你什么都不信。”少年派根本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宗教对他来说只是避风港,是抚慰心灵的工具。作为一个吃素,不可杀生的教徒,当少年派在第一个故事里杀死一条鲯鳅后,他跪下喊道:“感谢毗湿奴,化身为鱼来救我。”他为什么不感谢上帝,不感谢真主阿拉,却要感谢毗湿奴呢?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里均找不到对应的教义来让他杀生,只有印度教可以给他带来心灵的慰藉。他并不是真的在感谢上天,而是在为自己的杀生行为找借口。在那场摧毁他信念的暴风雨里,他愤怒地咒骂上天,将信仰抛著九霄云外,一人一虎在救生艇里瑟瑟发抖。暴风雨过后,救生艇停靠在了那座神迹一般的浮岛上。

第三个故事

之所以说这座浮岛如同神迹,是因为它的虚幻之处太过明显。这座海上浮岛中生活着数以万计的沙漠动物狐獴,浮岛上的热带雨林中,有一湾极清澈的湖,白天是甘甜的淡水,晚上则分泌出蚀人肌肤的酸。如果我们不是在看一场奇幻电影,那么这座浮岛必然是一个隐喻。电影里没有明确地说出浮岛的象征意义,也许是因为这样做太过冷酷。但是李安唯恐观众看不出它的隐喻,于是特意在远景里给出了浮岛的完整特写——它的轮廓酷似一个女性的躯体。于是,这座浮岛的象征意义也就昭然若揭——母亲的尸体。

在第二个故事里,厨师将母亲的尸体抛入大海,这实在太浪费了。他既然已经开吃水手的尸体,对于吃母亲的尸体自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将其抛入大海是不合情理的。其实,厨师并未安然受死,而那头孟加拉虎代表少年派心底的兽性。就像第一个故事里,当鬣狗杀死猩猩之后洋洋得意时,老虎突然从艇中窜出咬死鬣狗一样,少年派被母亲的死激发出了兽性,残忍地杀死了厨师。

少年派孤身一人漂流在海上,当吃完补给,或者是像第一个故事中一样,补给被那头座头鲸撞飞,他只有将手伸向水手和厨师的尸体。而当这两人的尸体也吃完了后,少年派经历了饥饿与内心的煎熬,终于他的信念被那场暴风雨摧毁,他不得不以母亲的尸体为食。那座天堂般的浮岛,便是母亲的象征。她生前用生命保护了她的儿子,死后用她的尸体继续喂养着儿子。

在电影的开头,李安还讲述了少年派的恋人阿南谛的故事。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阿南谛跳了一段舞蹈,意思是森林中隐藏的真相,是一朵莲花。如果将这段少年人的爱情从电影中整段拿掉,对故事也没有什么妨碍。所以我认为李安拍这段故事,就是为了完成浮岛的隐喻。浮岛上的森林里,隐藏着冰冷的真相——那朵莲花打开,里面是母亲的牙齿。

少年派看见母亲的牙齿后,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若继续下去,必将被心底的邪恶所吞噬,变得不人不鬼。于是他离开浮岛——将母亲的尸体推入大海,即使将葬身在海中也在所不惜。

少年派与阿南谛分手时,她在少年派的手腕上绕上一串手链,意思是与所爱之人告别。当少年派离开浮岛时,他将那串手链绕在了树根上,与母亲告别。

这段经历委实过于让人心惊肉跳,少年派无法面对这段经历,于是他编造出了那段“动物世界”故事。老虎其实是少年派心底的残忍兽性,“当你凝视老虎的眼睛,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倒影”。少年派与老虎从对峙到和平共处的过程,其实是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下,人性不得不与兽性妥协的过程。

但是,这个破绽百出的故事无法取信于人。面对调查员的逼问,少年派无计可施,但他对于以母亲尸体为食一事,无论如何不能面对,他将手链系在母亲手腕上后,便按照自己一贯逃遁现实的精神,彻底忘记了这段不堪的经历。他编造出另一个相对不那么残酷的故事。而即使是第二个故事,调查员也不敢相信,他们在调查报告上还是采用了第一个故事:“他和这只动物相伴,走到了最后。”

第三个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美丽的风光片。开头那生机勃勃的动物园,印度那充满异域色彩的风土人情都还只是开胃小菜,主菜是一道沁人心脾的海上风光:深蓝色丝绒般的夜幕,倒映着漫天星光的绚丽海面,被云朵半遮半掩的银色月亮,海上壮观的飞鱼群,深海中悠然自得的水母群,泛着荧光跃出海面的座头鲸……李安将3D效果发挥到了极致,绮丽的风景令观众看得如痴如醉。而惟其越是美丽动人,方使其掩藏的真相越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