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ilencefall
silencefal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专业”挺韩  不要理由? ––韩寒现

(2012-07-24 19:10:32)
标签:

转载

这在挺韩的人里面算是很有水平的了,而且很有代表性。但是基本上,他们的逻辑都不能自洽,说不过别人的时候立马就转移话题,经历几次之后,就不再有兴趣和挺韩的人继续探讨了。

从一星期前关注韩寒现象开始,我就对这一事件中透露出来的社会文化心理感兴趣,申明要想做点考察,从中看看当下的世道人心。

本来想先写一篇关于粉丝心理的短文,因为有年轻的朋友建议我这样做。但这几天静观微博上的双方争论,我发现一个有趣的新现象,就是坚持在上面的,似乎多成了专业人士,而且挺韩的一方好像更为突出一些。回头一想,觉得也可以理解:真正的粉丝,主要还是比较感性的,哪怕非常的执着(我有一些材料,留待以后写文章),在微博空间里争辩几句,看到难以说服对方,也就罢了,毕竟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只有承担某种责任的人士,他们才不离不弃,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表现出十分敬业的精神,我把这些朋友称为在岗者(我这个假期来关注这一事件,也可以充半个“专业”人士?)。我发现他们有比较高的文化水平,也跟你说理,可是真跟他们说起理来,似乎就变得困难了,不是转移话题,就是模糊焦点,让人觉得他的那个“理”是既有的,他抱着这个“理”要说服你,不能由你来说服他。从挺韩这一方来说,这主要表现为他们要你相信关于韩寒的所有疑点都是杜撰的,这些作品为韩寒所作确定无疑。我曾经与一位D先生在微博上交流,发现他有水平,也讲理,可是当你摆出理由来他无法正面回答时,他就转移到新的问题上去,哪怕这个新问题与正在讨论的话题没有联系也罢。这就难以展开讨论了。后来也是偶然,我们的讨论转到私信里,我想在私信里也许可以坦率一些,这就有了下面的这个对话文本。在对话结束时,我向他表明我会在以后的文章中用到这份材料,但会隐去他的网名。这份对话的实录(只改了个别错字,没有任何增删),我想可以成为以后研究相关专题的第一手资料,这样的资料有重要的价值,因为它是真实的,透露出一定条件下一部分人的真实心态和他们的思维逻辑,这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在内。要说明的是,D先生在微博的公共空间中的观点与在私聊中是一致的,不过在私聊中表达得更为系统罢了。至于挺方的一边,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形?我想也有罢,并不是我故意要遗漏那一面的材料,主要是因为我现在关注的是挺韩的这边。挺方的那边,可以由别的朋友来接着做。可能有人会把我归到挺方的一边,这也没办法,其实我只是要追问一个真相,就事论事,不选边站。当然,会有人使出恶劣的手段来抹黑,意图要我出局,别来淌这趟混水,从“善意”的劝说,赤裸裸的威胁,到恶意的攻击,我已经看到。但我要说,这正好使我觉得我现在做的非常有意义,这个暑假的大部分时间我会关注此事,这些手段我会乐于当作一种攻略的方法看,在以后的文章中把它当成材料加以剖析,看看匿名炒作策略和所谓的世道人心。

最后要说一句,看过下面的这份对话,年轻的朋友可以发现,微博上的有些争论其实是徒劳的,道理大家可以自己去琢磨。我以前也知道这一点,只是觉得现在通过这样一份对话,可以让人看得更为清楚罢了。

 

 

陈:能聊几句吗?(陈按,已经在微博上交流了较长时间)

D:当然可以,我欣赏能够理性辩论的人,因为辩论到最后,一般都会发展成方黑。

陈:好,应该相信我没有预设立场,但我也不否认我已经有自己的倾向。我发现你实际是很明白的,但提的问题,实在是不想求得结论,因为好像你的结论已经非常明确,就是韩寒代表对的一方,方必须打倒。但我有点不太明白的是,你坚持在这里十几小时,很辛苦,精神非同寻常。

D:最近比较有空,而且确实是被方舟子给气着了,我是自由职业者,所以可以自己掌握时间。

陈:我也坚持每天十七八个小时,但说实话,我的确想做些研究,要搜集一些材料。你就只是被气着了这么简单?我希望听到实话,对不起。

D:我体会到我的辛苦,所以对您我挺好奇的。这确实是实话

陈:我看得出来,你是有文化的。我刚才看了你的第一条私聊,说辩论到最后一般都会发展成方黑,是指成为方的一方的人?

D:你可以看我以前的文章,我曾经在网上也小有点名气,不过那是10年前的事情了,好多年没上过了,这次是因为气不过而注册了微博。

陈:哦,以前的文章怎么找?名?

D:我的简介里有博客链接,你在网上搜 D  也能找到很多我以前的文章。

陈:好,我会去拜读的。

D:我自己当过作者,写的文章杂文选刊上也发表过,也当过编辑,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业余爱好。

陈:你就一点不感到韩寒有造假的可能?我看得出来,你思路及文笔一流,也讲理,不过有时好像故意对这个理视而不见,与对手过不去。

D:在没有证据之前,不能用肯定的方式下结论,这对人的伤害太大了,而且现在已经不是在质疑,而是陷害,我以前写的文章也被别人质疑过。我没有看过韩寒所有的文章,所以我不能下结论他是否有代笔,但我认为韩寒确实有写作才能,文笔风格一脉相承,至于你说的炒作包装啥的,这是天下最正常的事情了。

陈:是有过分的倾向,但我直言,从现有的材料看,韩寒说了谎,这是无疑的,而且这种情况对年青人不利,他们以偶像待之,被这个偶像绑架了。

D:等你的论文出来,看能不能说服我。

陈:是的。我也不主张现在就贸然下结论说那部作品是代笔的,可以说现在韩寒提供的证据无法撇清代笔的嫌疑。至于找出谁代笔,我认为没有必要。我是想,从视频等材料看,韩寒写不出前期一些作品,而他的品牌凭借这个炒起来,使许多粉丝以为这是真的,这对年轻人不公平。我主要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另一方面,韩寒的确有他的才能,比如超常规的机警,说话的独特套路,从小时到现在都是一致的,这恐怕也是一些人愿意炒他的一个基础。

D:呵呵,那请你看看《零下一度》里 那些人那些事,然后说说这篇文章是否是代笔。

陈:小镇生活,他写不出来,而且恕我直言,韩寒很会利用媒体,现在他又转向了,要塑造公知形象,还是炒作的套路。

D:好,我们一个个看,宿舍生活的文字能写出来,书店能写出来,杯中窥人是否就能写出来?

陈:杯中有点疑点。他长大了说过他不懂儒学,这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了,那么他怎么会神奇地在杯中化用传统思想资源呢,你我都可能做不到啊,总之太奇了。

D:《三重门》这部小说,也不是啥多高超的东西,就是堆砌一些段子,也不是写不出来的。至于小镇生活,其实结构很简单,没啥冲突,如果他能写出三重门来,小镇生活就写的出来。所谓儒学,其实只是个帽子而已,我也不懂啥叫儒学,但这不影响我拿孔子庄子来开玩笑,很多东西其实是看书可以看来的,不一定要读原著,不需要很深的研究。比如各种文摘,可以让人用很短的时间掌握很多的知识。

陈:这我同意,我不是说这些作品多好,但恰恰是这些实际上只是有些机巧的作品,里面写的生活超出了一个孩子的体验,这不能用想象或者天才来解释的,其次才是所谓巨额知识来源不明问题,这些知识过了几年后,韩寒间接地说其实他有很多根本不知道,如他说根本没读过红楼。再,我不认同读文摘就可以写到这样子,他作品里的开玩笑必须是熟练掌握以后才能做到的,而且他在课堂上写,这更奇了。

D:说实话,没读过红楼并不意味着不能采用红楼里的段子,有电视,有各种文章啥的,写作时知道有那么回事,然后可以有针对性的翻一翻,你抽空看一下我写的孔子的有车生活,看我读了多少书?

陈:可是他采访中说,红楼剧组找他聊红楼,他被逼急了承认他根本不懂,说没读过。与你不一样。我认为成人写这些都可能,最差就是写得不像罢了,但韩寒偏偏写得很像,是那么回事,这就不可思议了。比如,你可以写神话,但你小孩没有性体验,对不起,这是私聊,我举例了,没有性体验,小孩如果写得很像,那他肯定是代笔的。过几年后说他不懂红楼,几年前却把红楼用活了,你不觉得可疑吗?这不是一般成人写得好不好的问题,他写的与红楼有关的部分,不是 一般看看说明故事就能写出的,这你得承认。我说的有没有一点道理?

D:好像有红楼的电视剧吧,还有初中的课本里有些节选,他可能看过部分,但他没有看完,说实话,红楼这种小说,不是现在的小孩喜欢看的东西。

陈:好。电视剧看过了,他怎么反而几年后谈不出呢?最重要的是,他《三重门》中写的,对红楼要非常熟悉,你我都可能写不出的。

D:其实没有道理,说实话不怕你笑话,我红楼梦也没看完,我看不下去。

陈:哈哈,我看过,看得非常认真,的确写得好。但我这个水平,我也得承认《三重门》涉及红楼的部分,写得好,这也正是这部小说当时引起轰动的原因,那么问题就由此来了。或者就因为是天才吧,但我认为即使天才,也要到性成熟时才能谈性,否则只能写好吃奶。

D:有时候其实很简单,而你想的复杂了,有些话是少年装逼,有些是不屑,还有,写这些段子并不需要通读红楼。

陈:不可能,装逼是装不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D:就像他说自己读过四库全书,并不意味着他都读完了,他说没读过红楼,更大的可能是他没读完。

陈:我仔细看过《三重门》,他说起红楼,不是一般人所能说的,他不是胡说。如果是胡说,可以是充满想象力,反而可能让人相信。没读完四库,他写不出他没读到的那部分啊。

D:说实话,说来说去,《三重门》韩父代笔是不可能的,韩父的文字风格不同,如果有文字敏感性,应该可以体会出来的。

陈:恕我直言,你现在说的是在转移焦点了,反正总要找出理由来,那怕不合理,也得找。(我没说韩父代笔,我们在讨论可能性的问题)

D:我的基本观点是,早期的文字不太可能代笔,后期有炒作,但后期博文不像代笔,其它几个小说,我没看过,不发表意见。

陈:好,明白了。谢谢。或者是因为你没有仔细体验和思考过想象的限度问题。

D:如果按照质疑者的观点,三重门是在新概念之前写的话,不太可能有代笔,因为那时他还没出名。

陈:但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父亲决心要包装他,这也是孩子的一个出路。我知道的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当时是叫特长生,所以那个时候有一阵风,少年出书。出书后可以加分,上大学。这几年基本不搞了。很明显,你总是没法证伪我的说明,结果是不断地转移话题。

D:呵呵,毕竟韩寒是有写作才能的,如果像这些质疑者所说的狗屁不是,包装的起来吗?

陈:没有说他狗屁不是啊。

D:方舟子的观点是韩寒没有一点写作才能。

陈:你又转移话题了,就是反正我信,不管你怎么说。到此为止吧,谢谢

D:说实话,如果一个文盲要被这样包装起来,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指证,所有同学都为他说话,还得在课堂表演写作,这有多大的可能性?有了新概念就可以加分上大学了,还要再包装《三重门》?

陈:这你又讲到其它问题上去了。

D:这并不是其它问题,你们钻到牛角尖里去了,说实话,你们认为的代笔其实是更大的不可能。

陈:最后我问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但我希望你说实话,就是你真的与韩寒方没有特殊关系,仅仅是个人的一种立场?(陈按,隔了几分钟,恐怕是需要斟酌)

D:呵呵,还确实是真的,和韩寒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N大学的硕士毕业,自己做外贸出口的,我还没到要靠为别人当水军赚钱的地步。

陈:好的,以后有机会到武汉来,请来找我。

D:好的。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