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李一道长

(2010-08-10 13:11:20)
标签:

李一道长

杂谈

分类: 观虚斋闲谈

最近流行“打假门”,从张悟本的“养生门”到唐骏的“学历门”,这一场场的打假风暴,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成为新闻媒体的焦点,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柄。但我没有想到这股打假风突然就刮到了宗教界人士的头上,李一道长竟然成了近来媒体界沸沸扬扬声讨的“神仙门”的主角。虽然我没有兴趣参与这种是非之争,但既然涉及到我的研究领域,且李一道长又刚刚与我结缘,为拙著《丹道十讲》作了推荐,这使我被动而又主动地关注了媒体的相关报导和网络上的一些评论,在此写下我的一些初步的感受。

我对宗教与灵修领域的打假一向是抱着欢迎和支持的态度,我们修道就是要“修真”,弄虚作假本就与修道背道而驰;但“打假”本身也要求“真”,如果“打假”本身也“造假”,这又需要更高一级的“打假”了!现在的媒体文风极其轻浮,一些未经核实的材料就当成事实加以陈述,充斥着大量的无知与偏见,不负责任地渲染一种情绪。当初对李一道长的吹捧如是,现在对李一道长的围剿亦如是。"神圣化”与“妖魔化”都是同一种偏激的思维模式,对于一个“人”来说,他有长有短,有功有过,岂可以一偏而概其全?对于网络上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别有用心的打假文字,我们更需要认真地加以鉴别,不可人云亦云,附会盲从,唯恐天下不乱。盲目的“信”或者“不信”,都是一种“迷信”,我们需要平心静气加以认真的观察与仔细的反省。

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个最重要的载体,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集中的体现。近代社会以来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泛科学主义和庸俗唯物主义的影响,道教常常被视为一种荒诞不经的巫术化的宗教,与“迷信”相提并论,道教的发展一度停滞不前,到现在也才刚刚开始恢复一点生机。虽然道教杂而多端,里面难免有一些为世俗社会所反感的成份,但道教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精神传统与智慧传统,确有其精深的修道理论与方法,蕴含了大量的宇宙生命的奥秘知识,是中国文化的巨大宝藏。除了具有趋向生命超越境界的系统理论与方法外,其中的道医与养生思想及其实践方法,对当今社会尤具现实意义。李一道长现在是宗教人士,我们要尊重宗教感情,对李一道长的攻击凡牵涉到宗教问题,必须慎之又慎,尤其不能对道教的教义作连带的批判。如果想要对道教教义作出批判,请先研究道教三年以上再说。

李一道长是近年来在道医、养生领域弘扬道教的卓越的代表人物,他在缙云山的养生、弘道实践,给道教在当代的发展开拓了一条意义深远的道路,得到了广大的学员与信众的认可,也得到了一些媒体与名人的热捧,今年又得到了教界的支持,成为了道教协会的副会长之一。我虽没有与李一道长见过面,但从读他的书及相关资料中,我觉得他绝对不是没有真才实学的骗子,而是一位有修道体验、有思想见识的难得的人才,我为道教界有这样一个人才而欣慰。对于这样一个新起之秀,我们要给他成长的空间,我也给予我个人的有力支持!

李一道长的异军突起,难免会触动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在这个社会中争权夺利是一个社会现实,即使在宗教界也不例外。在这一波攻击李一道长的浪潮中,大多数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而那些少数的幕后推手,则可能是李一道长的对立面,他们要制造一种形势,以达到其权利之争的目的。

当然,我不是说李一道长是一个“神仙”,是一个“圣人”,我觉得他自己也在不断地成长的过程中。作为一个从社会底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道长,他经历了社会的艰难与辛酸,他为了要成就一番事业,可能会不得不适应社会而采取一些世俗的手法来包装自己,甚至留下一些世俗人物所具有的欲望的印记与自我局限,他当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物。而这正是现在媒体声讨李一的一个普遍的声音:“李一究竟是不是神仙?他的那些神奇功能究竟是真是假?”

这个问题大概与樊馨蔓导演的书《世上是不是有神仙》有关,这本书造成大家的一个错觉,就是樊导要把李一塑造成为一个现代的活神仙。其实樊导的书只是记录她自己的经历与感受,记录与道长的谈话,她自己觉得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但并没有直接把李一道长说成是神仙。那些热捧李一的媒体,热衷于以一种夸张的手法来描述李一道长的一些功能,以一种煽动性的语言来宣传李一的形象,愈发坚定了大家的错觉:现在李一已经是神仙了!

当然,在道教中,“神仙”是一个歧义很大的概念,完全不同于基督教的“上帝”,道教的神仙有很多等级,修炼有不同成就的人被称为不同等级的神仙,每一个人也都是潜在的神仙,所以在道教的语境中,即使说李一是神仙,也不一定就完全说不通。然而,在大众的语境中,说李一是神仙无疑是在“造神”,这是完全不可能被接受的。我不知道当初吹捧李一的那些媒体是否经过道长的亲自授权,如果李一道长允许媒体如此吹捧自己,那么他就应当意识到大众文化的语境而欣然接受大家的质疑。这也是一种因果报应,吹得越高,摔得越重。

在质疑李一道长的声音中,主要有两个方向:一种是那种庸俗唯物主义者打着反“伪科学”的旗号,把他们不理解、不符合他们心目中所谓的科学标准的,一律疯狂反对,他们不需要严格的科学论证,不需要调查取证,不需要从事实出发,他们只要以他们的“科学常识”就可以一眼看出并断定李一的很多功能是“不可能”,是“造假”。这些人本身就是最不科学的,他们眼光狭窄,如夏虫不可以语冰之类,不足道也。另一种则是一些具有宗教情怀的人,他们的质疑是善意的,是值得反省的,他们主要是从李一道长的表现究竟是否是真正的宗教精神的体现这一角度来打假的,这体现的是一种宗教中的正邪之辨。这一部分的争论是有益的,对李一道长今后的发展方向具有一种“防患于未然”的启示。

不管那一种质疑,其焦点都是李一道长的一些功能也好,身份也好,历史也好,其表现是否属实?是否造假?就现在被普遍质疑的几个问题作一点反思吧。

其一:关于“水下生存”问题。这本是十几年前在上海电视台的一个功能表演,当时是有公证的。但从现在研究的结果来看,李一当时并不是完全在水下“憋气”两个多小时,而是坐在一个密闭的箱子里然后再浸入水中生存了两个多小时。由于箱子里的空气很有限,在水里生存两个多小时其实也很困难,这也可以算上一项挑战极限的成就,至少必须有足够的定功才行,但毕竟不同于完全在水中憋气胎息两个多小时。不知道为什么,在所有宣传李一水下生存奇迹的时候,都语焉不详,没有把这个情况说清楚,致使神迹越吹越牛,而终于造成反弹。当初借用这种模糊的宣传来扩大李一道长的影响,现在则必须为这些说辞买单,这种宣传现在反造成了负面的影响。不管是修道,还是做人,都必须真实,真实才有力量。这是值得我们深入反省的。当然,这是我目前的观察,如果有违事实,只要有真凭实据,我愿意随时更正我的结论。

其二:关于“通电查病疗疾”。这其实一点都没有违背科学原理,只要通过修炼具有足够的真气,就可以通过意念控制人体的电阻,从而可以控制人体内的电流,只要电流改变了,对人体就没有通常通电那种危险了。这属于“电气功”的范畴,李一身边经历通电治病的人完全可以作证,而质疑这一点说是造假的人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其三:关于李一道长的过去及其道士身份。一个人本身就是在不断地寻找自己在社会上发挥作用的最佳位置,在不断的成长中走向成熟。那些网上流传的有关道长的身世材料,本身可能是那些想要把李一搞垮搞臭的别有用心的人所捏造的;退一步讲,即使有部分是事实,也无碍李一成为今天的道长。在社会上想要做点事,想要弘扬自己的所修所学,都会遭遇种种困难,有时不得不顺应社会,去包装自己,去推销自己,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以一个合适的身份弘道。这反而说明了李一道长非同寻常的生存能力与适应能力。所以,我们更应该关注道长现在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去整一些历史上的黑材料。

其四:关于收费问题。宗教领域的弘道,最好不要采取商业化的模式,而应是采取信众自由捐赠的方式。你真正为社会、为众生服务了,而社会、众生自然会回馈给你足够的资金,这样可以区别宗教与社会上一般的灵修培训的商业机构。但收费服务也不是不可以,有的时候不收费还没有效果,关键是为什么收费,是否合理合法。关于灵性市场的收费问题,详见谈灵性市场一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d8df820100bm7k.html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证据证明李一道长为个人私利而收费,如果是为了整个的弘道事业且合理合法,则收费也并不是个大问题,最多是一个形象问题。

 

补注一:关于水下生存,已经真相大白了。今天有朋友留言,告诉我优酷网已经有了李一道长当时在上海电视台表演的完整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3MjE5NzQw.html

这说明了我和很多朋友的观察是没有错的,的确是在一个密封的容器中打坐,而此容器再浸入水中,公证员的公证词也已经明确说明是在密封的容器中水下生存两个多小时。这本来也是很高的功能表演,但问题是后面的宣传造成很多人误会是人直接在水下生存,所以引起大家的质疑。

 

补注二:我本人与道长没有直接的交往,没有个人恩怨。声援李一道长,只是从爱护、支持道教事业的发展这一角度,把李一当成是一个成长中的道长,他对弘扬道文化所做的有益的探索与取得的经验与成绩,应予以充分的肯定。他具有一定的理论学识与实修水平,是个人才,这一点当无疑义。要警惕有人以批李一为幌子,破坏道教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声誉,宣扬一种庸俗的唯物主义与浅薄的科学主义;或把道教贬为低级宗教而以西方宗教为高级宗教。道教中有关身心修养的理论与技术是中国文化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广大人民群众迫切需要的有益身心健康的传统资源,需要被继承和发扬光大。

 

补注三:谢绝一切媒体有关李一道长的采访和节目邀请,我的观点博文已经详述,那只是一个学者的独立观察与思考,请不要以“阶级斗争”的思维将我归入“斗争的一方”。我是超越的,我尊重事实与自己的观察,我凭良知说话。无论你们赞成还是反对,那是你们的自由;但我不想与任何人“斗争”,表达或沉默是我的权利。我有正事要做,我不想成为娱乐节目的主角,拒绝无聊的口水战。你们如何看是你们的事,我理解在你的那个状态中只能如此看;但任何人没有理由要求我按照你的思维与状态去看问题,我没有和你们争论的兴趣与必要。事实真相不会因为赞成或反对而改变,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补注四:我们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全面分析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神圣化”与“妖魔化”都是一种极端化的思维方式,而不是辩证思维。希望广大的人民群众,能够多几个角度去看问题,深入观察事情的真相,不要盲目地跟风,不要成为少数别有用心的人造势的舆论工具。我们不需要“文革”式的“群众运动”,不需要那种置人于死地而后快的“残酷斗争”。在涉及宗教与世俗的关系问题时,我们不能完全站在世俗立场看问题,我们应该考虑到宗教追求与宗教体验的新维度。事实不需要争辩,只需要澄清,相信有关部门会给公众一个圆满的答复。在真相没有清楚之前,盲目的赞成或反对只是一种个人情绪化的宣泄,没有意义

 


-----------------------------


以真理的如是为力量

以智慧的感召为魅力

以法界的无尽为胸怀

以诸佛的愿力为导向关于李一道长

继孔圣绝学,传太上道脉,续佛祖心传,融三教于一体,会万化于一心。

观虚斋主戈国龙,学者,精神导师,观虚斋教学创始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多年来学修并重,佛道融通,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与现代运用,继承传统,面向未来,成立观虚书院,发展观虚斋教学事业,为现代社会服务。

观虚斋教学是继承传统、融会新知的新型教学体系,呈现了一种系统而又开放的全新框架,任何宗教或无宗教背景的人士都可以从中获得一种对精神成长与灵性奥秘的普遍问题与根本原理的理解和掌握,并超越诸修行方法间的藩篱而进行更深入和有意义的探索。

  微信公众账号观虚书院(微信号:guanxushuyuan)推送的内容精选自观虚斋教学中富有启发性、原创性的智慧教言,以语录、对话及短篇为主,同时,也及时推送观虚书院的教学资讯及观虚斋主戈国龙教授的最新动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