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宏竹4305
宏竹430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47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所接触过的美国老人和他们的晚年生活

(2015-09-18 21:18:18)
标签:

美国老人

退休生活

杂谈

分类: 生活

我和老伴到女儿这里探亲,住在美国辛辛那提北边的小城镇 Blue Ash。女儿女婿经常趁休息日开车送我们到附近的 Sharon Woods 公园钓鱼。有一天我们9点到了那里,进到船屋(Boat House)里找值班人员说要租一个双桨平底船。租这种船每小时费用 $11.75(包括消费税),好像比北京公园里租船还便宜,而且对老年人优惠,交一小时的费用可以用船6小时,偶尔租个船去钓鱼还是很不错的消遣。船屋里值班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刚才我们进门之前他还在湖边忙活着整理船只。办好租船手续后我们走到双桨平底船附近,那边有另一个人会帮我们准备船上用的桨、坐垫、救生衣等,然后等我们坐上去后,帮我们把船推下水。老伴提前到那里等着了。我到了船跟前,看到那个工作人员竟然是一个年纪比船屋里那位更大的老年人。我忍不住问他:“你多大年纪了?” 他说:“81了。” 我说:“这么大年纪还工作?而且是干这么繁重的体力活?你没有退休金吗?” 他回答说:“退休金是有,但不够花呀。我需要钱。像你们多好,不需要再工作。“ 我说:”我们退休了。在国内有退休金,够用了。在这里是花孩子的钱。你没有子女吗?他们不帮你吗?“ 他好像聊起了兴致,似乎打算长篇大论:“孩子是有,不过,坦白地说...” 我看东西已准备齐全,想赶紧下去钓鱼,不想再跟他多聊。就催促他推船。我先上了船,老伴帮他一起把船推到一半入水时也上了船开始划桨。不知道他要说的是孩子们不能帮他还是他要自立,不想让孩子帮扶。我只是感慨,在美国竟然还为这么大年纪的人提供工作机会!记得前些年去过一次亚特兰大的植物园,那里面负责接待游客的也都是老年人。另外,像沃尔玛这类大超市里也常常会看到在那里工作的老年人。我在船上心里直嘀咕,等会儿我们交船时他能拉得住船头让我们上岸吗?我们上岸后他能把空船拖上来吗?让这么大年纪的人为我们服务颇有些于心不忍。还好后来来了一个很有力气的中年人帮我们上岸。
    1991年我被选定为公派访问学者赴美国访问一年。出国之前到上海二外接受短期英语培训。我们的老师中有一位60来岁的美国妇女。她身材高挑,衣着得体而讲究,来上课时脸上似乎总化着淡妆。我在研究所工作了十余年,站讲台也有十多年了。重新坐到课桌前当学生心情十分激动,好像又回到了初中、小学时的心态,对老师有一种由衷的尊敬和热爱之情。我常常在讲桌上为她准备一杯热开水,有时在路边采来几朵野花放在她讲桌上,她看到后会说声谢谢,虽然不知道是谁放的,但心情显然很愉快。现在想到这么做颇有拍老师马屁之嫌。其实我这个人对人情世故一直很无知,这一点常被年轻的同事取笑。再说拍老师马屁有什么用?英语水平不过关一出国不就立马露怯吗?我之所以现在提到她是因为她说过的一句话给了我深刻印象,让我至今未忘。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在上海工作。有一次见面他提到他的女儿打算自费出国,很希望有机会跟外国人会话练练英语。我答应他跟我们老师谈谈,邀请她周末到这位同学家里吃晚饭。老师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周末我去接她同行时见她已经做好出发的准备:仍然是衣着得体讲究,脸上化了淡妆,还买了一瓶红酒做见面礼。席间闲聊起来,才知道她原来是一位中学教师,后来有了孩子,便离职在家里全心照顾孩子和料理家务。她共有三个儿子。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各自有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于是她便重拾年轻时的职业和梦想,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这份工作,一个人万里迢迢的来到上海外语学院教书。我问她:你不跟孩子们一起生活吗?她回答说:
“They live their life, I live mine.”
    我虽然当时英语水平不高,但这句话我听得很明白,印象也很深。而且它还影响了我的生活逻辑。我比较认同西方在对待子女方面的观念。父母和子女可以像朋友那样平等相处。孩子们小的时候照料他们是父母的职责;孩子长大了,就不要过多干预他们的人生,也不要依赖他们给自己养老。现在我已经步入暮年,心里常常很彷徨:不知道我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将怎样度过?我不喜欢完全成为儿女或社会的负担的感觉,希望自己仍然有机会对家庭、对社会做些贡献。不知道这些愿望能否实现?该如何实现?
    我曾在 U. C. Berkeley(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那时候(1991年)国家教委给访问学者提供的生活费只有每月410美元。据说是10年没变。这些钱光租房就占去一大半,还是租住条件很差的住房。我当时与一个美籍华人女大学生合租一间半地下室,带有简单厨房,但卫生间要和一楼的4个人共用。就这样的一间房每月租金500美元。那时大家都没有条件买医疗保险,生活方面也极其俭省。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找到 “Live in" (即住在美国人家里,帮助照料一些家务,不用交房租)的人是很幸运的。我在还有3个月就离开之际一个有一面之交的中国女医生找到了我,说她住在一个80岁老太太家里,因她突然因故要离开但还没找到接替她的人,问我愿不愿意接替她?我说那当然好了,能省3个月房租也不错啊。但当知道除了负责每周打扫一次室内卫生外,还要负责每周开车送老太太到特定超市购物,每月一次出去理发,有时还要去看朋友。我说我刚刚勉强拿到驾照,我的开车技术远远没有达到上路的水平。正打算回绝,那位女医生说,“没关系。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教练。是一个美国老头。人很好。他教过我开车。不收费,只要每次请他吃一顿饭即可。本来他说再也不收学生了。我求求他看。”
    就这样,我一下子结识了两位美国老人。
    先说说我的房东。老太太应该是 U. C. Berkeley 大学资深教授的遗孀,她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家里条件很好。书房里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客厅很宽敞,有全套大沙发,壁炉,挂毯,还有一架钢琴。房后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有苹果树,花坛,还种了些可用于烹调的香料。老太太生活能够自理。自己做饭,每年还自制苹果酱。节日里自己烤火鸡。她有个儿子,儿子一家住在旧金山。印象中她儿子对她还是很关心的。我的“前任”要离开时他很着急,到处张罗着再找人住进来照顾他的母亲。后来听说我住进来了,特地从旧金山赶来见我,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我很纳闷,他为什么不跟年迈的母亲住到一起?也许是为了自己事业的更好发展吧!
    总的来说,我和房东的关系处的还算不错。除了打扫卫生,我还经常主动帮她做些别的事情。送她去购物、去理发的任务也都顺利完成了。我住在储藏室旁边的一间偏房,有独立的简单小厨房可以自己做饭。房前有公交车站可以每天坐公交车去老板的实验室上班。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很长时间都感到内疚,也有些后怕。那天晚上风雨交加,我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电视,根本没想到这种天气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对我说,昨天晚上刮风下雨,她怕院子里一盆名贵花草被风吹折了,就出去想把花盆搬回屋里,结果自己摔倒了,她大声喊我的名字喊了很久我都没听到,后来自己费了很大力气终于爬了起来。我听了之后直说“对不起,我真的没听到。我不应该把电视声音开那么大..."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琢磨有什么设备可以让她随身携带,她一呼叫我就可以立即听到?当时还没有手机,过了几年才有了半块砖头似的”大哥大“。我也想到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该怎样向她儿子交待?一个月后,我离开了那里。接替我的人第二天就能住进来。大概是她儿子知道我住不久,早就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了。我很庆幸在我逗留期间总算平安无事。过了这么多年,老太太可能早就不在人世。后来的故事我无从得知。我只是在想,如果可以有所选择,人到了暮年究竟该怎样生活?

      最后说说我的义务驾驶教练。他性豪斯,是一个60多岁的老先生。为了使我尽快提高驾驶技术,他先陪我走高速路从伯克利一直开到太平洋海岸。告诉我从辅路进入高速路之前要逐渐提速,直到速度达到与高速路上的车流同等速度方可进入。进入的时机只要从左边后视镜能看到左侧车辆的车头灯即可插入车流。在高速路上换道(change lane)时也是同样道理。开车时既要注意前方路面路况,发现障碍物及时躲避;还要时时留心查看远处是否有情况发生,以便于及早采取避让措施。

      第二次带我去旧金山市内,在狭窄的、坡度很大的小路上绕来绕去。时时提醒我注意限速标志,注意单行线标志,见到“STOP”标志必须要“stop still”,就是说要真正停车到静止状态—当然停车时间可以很短(美国在没有交通灯的小路口或者有行人横过马路的地方都设有“STOP”标志,见到这样的标志必须停车,然后遵循先到先走的规则通过路口。)另外踩刹车停车或其他操作都要“gentle and swift“(

轻柔而迅速地),远远看到红灯要提前做准备,然后轻轻地踩刹车逐渐减速,一定不能让乘车人前仰后合。

      第三次带我到Muir Woods park,在蒙蒙细雨中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道行进。最后一次带我实地“勘察”了一下去超市的路线。这对我十分重要。房东的家在一个小山坡顶上。从她家去她常去的超市先要开下一个很陡的坡,然后是一个环岛,环岛周围有5个岔路口。如果不是先走一趟,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豪斯先生告诉我要出去的岔路口有什么特殊标记,进环岛时打左转向灯,出环岛时打右转向灯…。豪斯先生总是在适当的时机提醒我该怎么操作,很懂得循序善诱,是个很好的教练。有他坐在副驾驶位上,感到心里很踏实,也很有自信。他要是当老师,也会是一个很懂教学方法的好老师。

      遵照事先的约定,每次练完车我请他吃一顿饭。第一次去了一家中国餐馆。我点了一份红烧排骨,还有一个别的菜。红烧排骨他碰都不碰。我让他吃,他说:“I don’t like to make noise.”(不喜欢吃饭时弄出声响。) 我想起来出国前外语培训时老师说过美国人不喜欢吃带刺带骨头的东西,于是又点了一份豆腐。后几次我在住处给他做饭(为了省钱),他有时也吃的很少。现在想想可能是我做的东西不对美国人口味吧。我让他带点什么回去吃。开开冰箱,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给他带走。我趁节后大降价买了一只火鸡,一个人短期吃不完那么多肉,就炒成肉松。给他带走一些;也是趁超市降价买的butter,他拿了两小块。这种廉价的东西他都肯要,可见经济也不怎么宽裕。

      我回国后第二年圣诞节前夕接到豪斯先生的一张贺卡,上面写了一封短信。说他不久前遭遇了车祸,在即将被卡车撞上的危急关头,他想到“宏竹肯定不愿意让我死去!”于是拼命从车里跳了出来,只是伤到了腿,没有危及性命。我看了后很是伤感,也很惦念。但相隔万里,我又能做什么呢?我想,他在危急关头竟然想到我这个萍水相逢的学生,把我当成危难中求生的精神支柱,跟前肯定没有什么亲人。独自一个人受伤、住院,境遇应该是很凄惨的。

      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在世上?这些年是怎么度过的?不记得我当时是否给他写了回信。这些年来我多次去美国探亲、开会都没有想到打个电话问候他一下。他对我有过很大帮助,是对我有恩的人。看来我也属于忘恩负义之徒了。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老年人在社会上所占的比率越来越大。我们国家和政府对老年人已经采取了许多保障基本生活的补贴措施,特别是北京,对老年人的优惠很多。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多考虑老年-特别是孤寡老人的养老问题,多开设一些养老机构、临终关怀机构等(据一位比我大十岁的亲戚说,北京一家较好的公立养老院他几年前去登记时就已经被排到十年后了)。此外,也应该给愿意自食其力的老年人提供一些工作机会,不要因为年龄大就一律排斥在外。甚至连公园里租船都有年龄限制。(见本人“老年人的无奈”一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