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美德闹掰,是美国从争义到争利的历史选择

转载 2017-06-01 09:42:22

“欧洲不能再单纯依靠美国和英国等盟国。依靠别人的时代已经结束。”“欧洲必须用我们自己的手来决定自己的命运。”20175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慕尼黑竞选造势活动中如此表示。

《华盛顿邮报》针对默克尔讲话,发表如此评论:“这是自二战以来过去70年间表示要发挥最为强烈的独立作用的宣言。” 

美德争议有很多方面,一是两国贸易不平稳,美国总统特朗普意见很大。二是对国际难民承担的义务,特朗普对默克尔的政策很不以为然。三是特朗普很不爽北约中美国承担的经费太多,认为那是美国保护欧洲,理应由欧洲多出钱。四是美国处心积虑要让欧盟、欧元区解体,德法都很不高兴。五是在气候问题上,美国打算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默克尔认为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顺便说下,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美国企业界也不讨喜。埃隆·马斯克宣布,若特朗普这么做,他将退出特朗普经济顾问委员会

道不同难相为谋。美国与德国当前是默克尔与特朗普互不相让,很难有解决的办法。原本,德法大选可以因领导人变换可以带来一些改变。但是,德国的大选形势,正朝着有利于默克尔再度连任的方向发展。默克尔对特朗普强硬回应,也有利于拉抬她的政治声望。法国大选,新总统马克龙完全选择法德联合的立场。在20175月下旬北约峰会上,马克龙从通道上走向诸国领导人。他起初径直与特朗普相对而行,就在走近时,特朗普也张开双手迎接马克龙,谁知马克龙却扭身转向另一边的默克尔。先跟默克尔握手后才挨过再转到特朗普变这边。视频放出来,显示场面好不尴尬。虽然这其中可能也有欧洲的“女士优先”的礼仪传统在里面。

特朗普的国策,在内政上步履艰难。主要原因是他的一些政策与奥巴马政府差异太大,又与美国社会精英、媒体、艺人不对路,再加上“通俄门”事件的困扰,让他几乎到目前为止无所作为。外交方面,他可以自由发挥的余地大一些。他就继续他的“美国优先”的政策。展开世界政经这个大盘子,无非是美俄、美欧、美中、美日等关系。美俄已经互怼了几十年了,没太多的新花样。美中因朝鲜等问题似乎有了共同语言,改为合作关系。美日之间,一时也找不到多少兴奋点,日本在美国硬的时候,那就必然软起来。那就只有欧洲了。欧洲,最强势的就是德国。

特朗普代表的是美国处理国际问题,从争义转向争利。也只有这样,才符合“美国优先”或“美国第一”的理念。自二战以来,美国始终扛着义的大旗。那就是美国必须当世界警察。世界安定才能美国最有利。但特朗普一派认为,美国付出实在太多了。对美国没有好处的事,美国做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倒符合美国历史传统上的价值观。美国向有一种孤立主义的主张,认为美国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管好美洲大陆的事,不用管欧洲那边的事务,同时,欧洲也没有资格插手美国及美洲的事务。美国历史上,孤立主义的代表人物是詹姆斯·门罗总统,他的门罗主义就是要求欧洲列强不应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国与墨西哥等美洲国家之主权相关事务。而对于欧洲各国之间的争端,或各国与其美洲殖民地之间的战事,美国保持中立。但实际上,这种孤立主义从华盛顿时代就开始了。华盛顿在告别总统生涯的《告别辞》是这样说的,“不要与任何外国建立永久的联盟;美国独处一方,远离他国,这种地理位置允许并促使美国能推行一条独特的外交路线,使好战国家不能从美国获得好处,也不敢轻易冒险向美国挑衅。”

然而,美国从一战开始就偏离孤立主义,到二战结束时,则因前苏联的咄咄逼人,因应英国请示美国保护希腊、土耳其的要求,而正式走向全球主义。实际上,罗斯福最初提出的联合国构想,由美、英、俄、中组成国际“四警察”,维持世界基本秩序,就是全球主义的基础。“四警察”原来英国与苏俄不带中国玩,后经讨价还价,加上法国,就变成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拥有安理会一票否决权。美国的国际主义,最重要的历史举措是在欧洲推才马歇尔计划,使得因二战满目疮痍在很短时间就恢复了元气。

全球主义演变为全球化浪潮。最先仅仅是维持世界秩序,欧洲经济复苏后,变成世界经济,并在军事合作、科技、民主、人权、气候等方面,不断加码。但国际事务,议题越多越难统一,收效甚微。美国有一派认为就是做得还不够,以克林顿-奥巴马为代表,另一派认为乱丢银子瞎操心,以小布什-特朗普为代表。小布什反全球化还不明显,当年发生“911”恐怖袭击,让他觉得更需要全球合作打击恐怖主义。特朗普不再有什么国际合作反恐的压力,他就可以随心所欲一些反全球化,坚定地走向新的孤立主义了。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非新鲜事,小布什当年也曾退出过《京都议定书》。但美国孤立主义也不绝对。在当年克林顿当政时,就曾对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一事袖手旁观,使得美国后来在国际事务上只能主动积极一些。

但是,美国新孤立主义,放弃所谓的义也就意味着对一些国际事务采取完全放任的态度。特朗普对沙特关系重新修好,沙特大手笔购买美国武器,交易额达1100亿美元。特朗普认为这是最好的交易。而奥巴马时代,则不愿意过度武装沙特,认为沙特有支持恐怖分子的嫌疑,再就是过度武装沙特,导致中东军事不平衡。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以反毒名义有滥杀之嫌,至少不按法行事,奥巴马认为那不好,侵犯人权,特朗普则对杜特尔特大加赞赏。

特朗普重利不重义,与默克尔的理念完全不一致。这直接的后果,那就是美国今后不少国际事务,很难像过去一样一呼百应了。但是,特朗普根本就不在乎。

在这个世界,美国是如今惟一可以任性一些的国家。作为世界警察,她放弃全球化也就放弃一些国际责任与义务。如果有的国家乘机捣蛋,美国可能不闻不问。而美国少管闲事了,类似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事,又可能增加历史重演的机率。有些国际疑难杂症,美国撂挑子,并无第二个国家能够担当起来。可另一方面,美国这位世界警察,当得又够窝囊的。因为忌恨美国的国际与族群实在太多了。世界上所有的丑事、坏事、恶事,都可以被解读成美国的阴谋、虚伪、两面派和两种标准造成的。有些国家贫穷落后,他们也归咎于美国。也许,美国当真就应当放手,看看重回孤立主义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也许,那会是越来越多的血腥恐怖与大屠杀,也许,这世界更加和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理性的智者很明白的,但他们的话,又有几人听呢?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能走多远,现在仍然不好说。因为他遇到的最大政治难题在国内,在“通俄门”最终如何收场。如果“通俄门”当真到了弹劾那一步,那么,他的治国政策也就走向终结了。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航亿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7,08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