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美博导颜宁弃清华远遁普林斯顿,真因负气?

2017-05-09 23:02:46评论
美博导颜宁弃清华远遁普林斯顿,真因负气?

原本以为清华大学美女博导颜宁去美国普林斯顿,不过是一种个人选择或美国大学来中国挖角而已。颜宁是从普林斯顿拿到的博士,她回到普林斯顿任教,也有一些内在的逻辑在里面。颜宁2007年回国到清华大学任教授,或许也与施一公有关。施一公19982008年就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并且,他是颜宁的博导。

颜宁当真是绝对的才女。她获得过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国际青年科学家奖(2012)、获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2012)、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2015)、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2015)等,又被《自然》杂志评选的“中国科学之星”(2016),“肌肉兴奋-收缩偶联的分子机理探索”项目入选2016年度“中国高等学校十大科技进展”。“葡萄糖转运蛋白的晶体结构”(GLUT1)这个问题,是困扰结构生物界50年之久的科学难题。2014年,国际结构生物界为此难题展开竞争性攻关,结果,颜宁团队用了6个月率先完成,震惊了科学界。

2009年以来,颜宁作为通讯作者发表在《科学》、《自然》、《细胞》三大国际顶级期刊的论文数目达到17篇之多,那比全国99%的高校全校都要多。她的论文,从未受到质疑与争议。

20174月,普林斯顿现在聘任她,给她的是终身讲席教授一职。终身讲席教授给予的,那可是一所国外高等大学具有最高学术地位的学者。而普林斯顿,是美国常春藤大学。这一年,颜宁39岁。

颜宁离开清华大学,她公开的理由是“我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换一种环境,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新的压力,刺激自己获得灵感,希望能够在科学上取得新的突破。”清华大学也表示这是国际高层次人才流动的正常现象。清华对此保持开放、乐观和积极的态度。想来,至少由于施一公,颜宁也必须继续与清华保持密切关系。

普林斯顿和其他美国大牌大学,甚至美国的一般大学,可不会随意把教授之职授予一般的学人。他们的教授是必须有真才实学,在学界真有成就的人物。终身讲席教授,只会给学界最顶尖的大家。颜宁在国际学界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不言自明。

然而,有人爆料,实际上,颜宁弃清华远遁普林斯顿,另有隐情。而这,与国家科学基金项目大有关系。为此,一篇《一份失败的基金申请》博文,说得清清楚楚。这篇博文署名正是颜宁本人,发表于2014年。

“今年踌躇满志地申请基金委的重点项目,希望可以支持‘葡萄糖转运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我还一直志在必得,因为这个课题的重要性远大于我之前所有的研究,好像基金委还从来没有立项支持营养物质跨膜转运这个很重要的基础研究领域,而且我们知道是一定可以做出成果、对得起这份资助。”而“同行评议意见”认为,“该项目的科学问题明确,创新性强,研究方案合理可行,申请人也具备完成项目的软硬件条件,因此建议给予优先资助。”

可结果呢?她没有“获得最终答辩的机会”,也即不在基金最后扶持名单中。基金会方面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她的感叹是“我百思不得其解,想知道到底申请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2015年,她再次申请。如果2014年申请,有些材料不完善或啥的。而到了2015年,她已经有了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的论文做支持,新的申请材料也更完善了。可依然如2014年一样的下场。为此,她用补记的形式发了一通感叹,“羊年春节奋发图强,认真加班写本子,本欲2015年知耻而后勇,近日初审结束,奈何依旧未获得答辩机会。至此,我除了‘呵呵’竟无语。我真是健忘,竟然忘了当年我的杰青也是第三次才获得答辩机会。历史的重演,让我对自然科学基金委难以再抱任何幻想。程序‘正义’,‘专家’意见,呵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由此可见,对一位国际顶级科学家来说,科技界这样的官僚体制,对其伤害是特别大的。处于颜宁那样拥有重大科研成果的科学家地位的人,要她继续低下头来屈服于莫名其妙的官僚体制,恐怕很难。而她必然又与国外顶尖科学家有些交流与合作。这样的事难免不会被国外知晓。于是,普林斯顿向她伸出橄榄枝,并且是给予的最高荣誉性教职,她岂能不动心?

有人说《一份失败的基金申请》一文,尚没有办法确认是颜宁本人所撰。但此文所说的情况,却是极有可能,或者说几乎百分百确认,是可以发生并经常发生的。中国科技界(也不限于科技界)还常有这样的情况,你人在外面,对你重视又尊重,一旦回国,在官本位系统中,那你往往也就被逐步忽略甚至被漠视了。如果你个性再强一些,常在一些些事项向领导提意见,或不那么听从领导的指令,对不起,领导甚至还会给你小鞋穿。颜宁20052007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做过博士后研究。在清华又与美方有些合作。中美不同的科研体制,她是比较清楚的。

颜宁的那个GLUT1在学界被认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然而这个项目的资助来自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The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美国一个非营利性医学研究所)。她说,“三年前(2011年)在我连XylE都还没做出来,一丁点前期结果都没有,就大放厥词说要做GLUT1-4时,他们还是选择相信我。也许,创新如同风险投资。”美国的科研资助,当真不像中国那样复杂。只要你的构想经过评估认定你值得资助,你就获得资助了。

颜宁这次再去美国,会不会保留中国国籍不得而知。作为天才生物科学家,以后会不会拿到诺贝尔科学家奖,也不得而知。对她这样的学人而言,最重要的是科学的尊严与荣誉。

从颜宁的人生轨迹来看,可以判定她是一个简单的人。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到普林斯顿大学生物系深造,学成回国,到清华任教授。在清华呆了差不多10年,又回普林斯顿任教。很明显,她是一个念旧的人,并且比较专一。这样的人可以预期,在学术上定有更了不起的建树。但有一点,或许无聊的写手们必须尊重她不想与清华及有关部门搞坏关系的心情。毕竟,清华也是她的母校,她的导师施一公如今又是清华副校长。人走留下好关系,日后好相见嘛。她原本不喜欢复杂的“关系”,那更不想又生出复杂的关系来。

 

颜宁或许不是负气才去美国的。她最新的反应,是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万能的微博,请问如何投拆这一类造谣公众号文章?我去不去普林斯顿关基金委什么事?开始不想在微博说这事,是怕帮他传播,只在微信朋友圈第一时间辟谣了一篇类似文章。结果在瑞典一觉醒来,被无数人问这文章是否属实,还属实呢,明明就是莫名其妙无稽之谈。”但她被普林斯顿挖角挖过去,恐怕值得中国科技管理机构,特别是掌管科研资源与经费的“科衙”深思吧。你们必须明白,国际上顶尖的科技人才,在别国是很抢手的。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美博导颜宁弃清华远遁普林斯顿,真因负气?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