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雅荻
关雅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038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奔跑在珠峰EBC的刀锋战士】2016珠峰马拉松幕后故事之二

(2017-04-05 16:12:10)
标签:

杂谈

​​

【奔跑在珠峰EBC的刀锋战士】2016珠峰马拉松幕后故事之二


【勇气视频:奔跑在喜马拉雅的刀锋战士】


《雅荻跑世界》第二季已经播了两集,观众朋友们反馈良好,老板特意给勇气君截图,得意洋洋的说:“看,口碑不错,口碑不错!”(故意说了两遍)。

“遮盖姐妹”是什么鬼!?

琢磨半天,应该是输入法搞的鬼

看了评论,是不是特别想看?节目现正在电视网络同步播出,每周周一至周五晚8点,北京纪实频道每天播出一集。同时,全网各视频平台,每周一、二晚9点,每晚各更新一集。


如果错过北京纪实频道播出的两集,去各大视频网站也能看到,或者直接戳下面。



《雅荻跑世界》S02E01珠峰马拉松(上集)

https://v.qq.com/x/page/r039056r7u6.html



《雅荻跑世界》S02E02珠峰马拉松(下集)https://v.qq.com/x/page/h0390sen92k.html


前两天播出的这两集主要是介绍关雅荻参加珠峰马拉松时遇到的故事,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那位来自新加坡的“刀锋战士”,由于节目时长有限,他的故事未能展开,但随行编导小明却用文字记录下“刀锋战士”的整个珠峰马拉松经历,大家随着他的文字去看看。


珠峰马拉松从海拔50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南坡昆布冰川出发,终点设在南池巴扎,全程42公里,虽说与普通的马拉松距离相同,路线也为一路下坡,但因为超高的海拔,以及沿途路况的复杂,珠峰马拉松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珠峰马拉松的宗旨也并非竞技,因为比赛地点的独特和象征意义,来到这里的跑者的目的都不“单纯”。2016年珠峰马拉松就迎来了一位特殊的选手,他跟所有人都不同,皮肤黝黑,身形壮实,头发极短,能看见发亮的头皮,当顺着腿往下看,会发现他的左小腿是一根弓形的假肢。他是来自新加坡的Shariff。

“为什么选择珠峰马拉松?”对于新加坡刀锋战士Shariff来说,珠峰马拉松并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答案。
是啊,为什么是珠峰马拉松?Shariff的眼眶有些湿润。因为他一下子想起了好多事情。


如果你是个残疾人,无论在一个三观有多正的国家,你都永远别想像一名正常人一样生活。Shariff小时候就没有左腿,这让他从小就成为了小伙伴们严重的异类。挖苦,排挤,嘲弄,其实小学生的世界远没有我们附会的那样清澈。童年对于Shariff来说并不是美好的,相反,它是“艰苦”的(Shariff特意用了tough这个词,正如他形容珠峰马拉松的单词一样)。仅仅是在小学期间,他就转了6次学,每一次转学都是新的开始、隐忍、直到不能忍。那时,Shariff觉得没有左腿的自己,就是一个异类,因此他的整个前半生只做了一件事:伪装。成年工作以后,他永远穿着长筒裤,学习模仿正常人走路时候的样子;找工作的时候,他和老板说自己身体健康——直到多年辞职以后,老板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和弟弟在街边卖椰浆饭的时候,他更要伪装成正常人,原因很简单:对于普通顾客,同样是椰浆饭,为什么一定要买残疾人卖的呢?为此,他甚至试过自杀。直到2012年,37岁的Shariff正在建筑工地做安保,却惨遭工伤,左腿突然刺痛,被紧急送往医院,最后医生诊断不得不再次截肢5英寸。在医院的几个月或许是Shariff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光,因为从那儿之后,他学会了坚强。一天晚上,他猛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伦敦奥运会田径赛场上,飞奔的南非刀锋战士勇往直前!

看到双腿截肢的南非刀锋战士,Shariff感觉到了希望残疾?假肢?跑步?似乎南非的刀锋战士启发了Shariff:既然他都可以奔跑,为什么我就不能呢?几个月后,在医生的鼓励和帮助下,Shariff开始学会慢走,接着是慢跑,匀速跑。刚开始跑步的时候非常痛苦,但是后来就习惯了。半年之后,Shariff参加了他的第一个跑步赛事,虽然只有短短的3公里,但是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因为这证明了他终于有一样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东西了,就是奔跑!从那之后,Shariff不再穿长筒裤,而是穿短裤。他不再掩饰自己的残疾身份,而是向世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他开始参加半程马拉松,全程马拉松,北京马拉松,新加坡日落马拉松,慢慢进阶到越野跑者,超级马拉松跑者——沙巴京那巴鲁登山赛,马来西亚TMBT越野赛。
然而越野跑对于Shariff来说,要远远比公路马拉松复杂许多。
Shariff盯着自己假肢脚上的Compressport袜子,已经有很多朋友问过他,“既然您这条假肢,既然都没有脚没有触觉,为何还要穿上袜子呢?”

因为经济问题,Shariff买不起质量太好的假肢,所以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买这种碳纤维的肢体。但是假肢末端的防滑性并不太适合跑步,所以套上一只防滑性能不错的越野跑袜子,既解决了成本问题,又解决了防滑的问题,一箭双雕。

Shariff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为了参加珠峰马拉松,他准备了三四年

在逐渐成为一名成熟的跑者同时,Shariff在新加坡的跑圈里也开始变得小有名气,人们都叫他“新加坡刀锋战士”。

但是Shariff知道他一直以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在他一开始学习跑步、接触运动的时候,他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站在世界之巅,珠峰顶上。但是在咨询过医生和几位学者之后,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他的假肢质量不够好,身体也不支撑他在珠峰的恶劣环境下坚持。于是Shariff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要完成一次在珠峰的马拉松赛事。
丹增希拉里珠峰马拉松,在一开始,就成为了Shariff跑步生涯的终极梦想。
2016年,他来了。尼泊尔,加德满都。

Shariff被邀请到台上讲自己的故事童年的遭遇,身体的缺陷,自杀,二次截肢,燃起斗志,跑马拉松,Shariff认为自己的故事已经很励志了,但是他没想到在珠峰马拉松的新闻发布会上,他遇到了更多让他深受震撼的人物。
当他第一次听说,苏格兰的Jamie将要从珠峰大本营,一路奔跑316公里直到加德满都时,Shariff觉得跟他相比,自己的跑步只能算是“走步”。

然而,最让他震惊的莫过于他听说来自中国的关雅荻讲了一个故事,就在前几天,中国国家登山队前任队员,夏伯渝老人第四次向珠峰发起冲击,然而在顶峰前100米处不得不下撤。最让他震撼的是,夏伯渝和他一样,也是一位“刀锋战士”!


既然夏伯渝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呢?Shariff望了望手机桌面背景的珠峰,眼眶有些湿润,随即陷入了沉默。
“Same same, yet different…..” Shariff 喃喃自语道。

“Same same, yet different (世间一切都是相同,世间一切又有不同) ” Shariff又重复了一边,这次却果断了许多。



Shariff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比赛,他甚至不确定自己能否到达比赛起点。他有些紧张,这次机会来之不易,但这也是他离自己的梦想最最接近的时刻。

珠峰马拉松不简单,仅仅是到马拉松的起点就足以耗费大部分参赛者的体力。参赛者首先要从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飞到卢卡拉——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然后从卢卡拉(海拔2860米)每天徒步6~8个小时,共将近15天,每一步都离珠峰大本营(海拔5400米)更近一点,但是每一步的海拔都会节节攀升。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提前适应海拔,降低比赛时的危险系数,当然,沿着喜马拉雅山脉最经典的EBC线路徒步,每天都能远眺八千米级别的雪山,也未尝不是一件苦中作乐的事情。
第二天Phakding-南池巴扎
丰富的早餐过后,就是万众期待的Ricky Time!第二天的路线相对于第一天来讲难度稍大,选手们要从海拔2600米的Phakding一路爬到海拔3442米的南池巴扎。
偶然遇到了正在整理装备的刀锋战士Shariff,小明猛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昨天下雨,刀锋战士的腿会不会生锈啊?好在乐观的Shariff说,大部分材质都是碳纤维的,只有几个小螺丝是金属,不过问题不大。小明和Shariff简单互相祝福后就上路了。
第七天Dingboche
早上4点30分已经天光大亮。刚刚走出门口的Shariff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住了。一轮明月当空,高悬在挺拔的雪山之上,遥望着靛青色的夜空中,登山者们梦寐以求想要登顶的Ama Dablam,远处,雄伟的努子峰坚定地矗立在苍茫的大地之上。


Shariff就这样呆呆地坐在这里,等待阳光慢慢爬上努子峰的肩膀,然后温暖整个山谷。阳光可以照亮黑暗的大地,也可以治愈他的任何不安。自从踏上珠峰马拉松的征程已经一个礼拜了,他的家庭无时无刻不在担心Shariff的安危。但是他必须要完成他跑步伊始的梦想,才能在激励他人时足够坚定。珠峰马拉松赛前徒步第七天,团队继续停留在海拔4385米的Dingboche村适应高原。Ricky跟队员普及过高海拔的适应准则:爬高睡低。今天的安排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早上八点出发,所有选手徒步3公里,爬升200米,到达4571米的Bibre,然后再原路跑回海拔4385米的Dingboche。这原因之一就是根据“爬高睡低”的原则。另一个原因是EBC到南池巴扎的路线并不是一个完整的42公里,而是36公里。为了凑出42公里的标准马拉松距离,Dingboche到Bibre的往返6公里小环线,正好弥补了距离上的不足。

海拔4000米,这是选手遇到的第一波高反难点。截至昨天,所有选手竟然无一例外没有高反!但是向导Ricky也提醒过大家,初到海拔4000米,如果仍然没有高原反应,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因为高反恰恰发生在睡醒后的第二天。凌晨4点,Shariff睁开眼睛,脑袋昏昏沉沉,暗叫不好:“我反了!”在高原地区,人类最致命的打击莫过于高反。无时无刻的头痛,只有睡眠能暂时缓解你的症状,但是当你睡醒之后头痛愈加剧烈。永远陷入这个死循环。Shariff并不是第一次抵达这个高度,2年前他也曾经尝试过徒步喜马拉雅山区印度境内的另一条古道,并且到过5000米以上的高度。他本以为高反与他是无缘的,至少不是现在。他很难受。但此时,还有比Shariff高反还严重的问题——高反的Shariff要上厕所。拖着头昏脑胀的身体,Shariff安装上假肢,一步步挪到厕所…(此处省略50字)。即使是在平原地区,用一只腿上厕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必须要随身携带着“如厕工具”,这样在没有坐便时也可以顺利如厕。“觉得还好?”Ricky问Shariff。“OK,OK!”Shariff连忙说没问题。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出他在饱受高反折磨。他要做一个坚强的人。到了海拔4000以上,风景早已经从郁郁葱葱的树林,逐渐过渡成只有粗砺岩石、黄色细沙、暗绿色冰原植被的地貌,远观高耸的雪山,足可以用苍茫壮美来形容。


从Bibre跑回Dingboche的路上,刀锋看着队友们一个个身轻如燕的姿势,羡慕极了。他不得不忍受着高反的折磨,亦步亦趋地朝着山下跑去。单腿“刀锋”而导致的奇怪跑姿,让他无论是在马拉松赛道,还是山野中,总是被人另眼相待。让他热爱跑步的动力之一,就是童年时,残疾让他备受轻视。但是在赛道上,他收获到的却是尊敬。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到珠峰大本营。Shariff像所有人一样担忧着比赛,又期待着比赛。在奔跑的路上,他重拾久违了的尊严。面对自然,他是一名心怀敬畏的人类,面对前路,他是一位无所畏惧的战士。
第十二天 EBC 5380m
Shariff强忍着没哭。他从没有想过放弃,但是现在,望着前来送别的队友们,他知道自己的旅程要提前结束了。准备这次比赛需要3年,料理好新加坡的工作需要2个月,徒步到珠峰大本营需要10天,然而做出这个决定只需要1分钟。现在是比赛前一天,珠峰马拉松赛前徒步第十二天。
现实很残忍。其实从第二天开始,大家就发现Shariff总是队伍里最慢的那一个。从Phakding(2860米)到南池巴扎(3440米),600米的爬升已经让Shariff清醒地认识到:身为一名残疾人,哪怕是拥有再强大的意志力,再乐观的心态,依然无法弥补总是拖后腿的现状。再到后来的天波切(3740米),Dingboche(4385米),Lobuche(4980米),Gora Shep(5160米),无论是队员还是背夫领队,都已经默默接受了这个问题,只是大家都不想点破这个事实。

红色上衣为Shariff

直到新的问题出现了。常年生活在新加坡的Shariff,或许对新加坡TNF100,马来西亚TMBT等热带赛事了如指掌,但是一旦涉及这种高海拔、高寒的赛事,温度和海拔就好像水火不容一般打乱他的计划。Shariff的计划是,备好当年他在新西兰一周登山课程时的装备——除了常规装备之外,还有三条不同材料、不同质地、不同功能的假肢,他认为这基本可以应付大部分地形。如果万一不行,他会靠他儿时培养的超人的意志力来克服困难。前半生Shariff只学会了一件事,伪装,他装成自己很舒服的样子,让别看不出他的痛苦。一切都很完美,只是,他低估了EBC线路的艰苦。14天的时间,从海拔2860米到海拔5380米,足以把每个人打回原形,在稀薄的空气中,让所有人呈现出自己最真实的状态。
首先,他低估了珠峰地区的温度——Shariff只带了几条中等厚度的裤子。就算他可以强忍等到比赛当天,但是他的假肢末端无法忍。跟常人不同,由于他的左腿不能像常人一样进行正常的血液循环,所以他的肢体末端会感到格外冰冷。道理等同于,冬天我们的手脚冰凉,只不过我们还可以回暖,Shariff的断腿末端却不能这么快恢复。而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到的情况,他蜷缩在珠峰大本营的睡袋里,寒冷,发抖,体如筛糠。他不知道该怎么办。Shariff害怕极了。

当Shariff所在的B组领队Tom,宣布刀锋战士要被直升机送回加德满都时,Shariff首先是震惊的,他不知道自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并且还是在比赛前一天,他离自己的梦想是那么的接近;其次是解脱的,他——或者说他的身体太需要温暖了。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要直接被送回去了,难道没有任何折中的办法了吗——Shariff觉得很委屈,但是他不得不服从命令。

Shariff在与大家告别
这既是一个长官对士兵下达的命令,也是一名士兵在死亡勉强不得不作出的妥协,为了下次战斗而作出的妥协。所有人都爱Shariff,因为大家知道每个人10多天都经历了很多痛苦,然而Shariff经历了数倍之多。但他还是坚持到了珠峰大本营。正如向导Ricky曾经说过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站在比赛的起点就已经赢了一多半了。送别Shariff这天,所有珠峰马拉松选手倾巢而出。寒冷多云的珠峰大本营一如既往地让大家喘不过来气。Shariff在夏尔巴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跨过冰河,小心翼翼地走在支离破碎的珠峰大本营,走向直升机“停机坪”。Catherine,阿信,Jamie,关雅荻,刀锋战士和大家相拥而惜别。看不清戴着墨镜的Shariff是否在流泪。


2016年,Shariff今年41岁,有三个可爱的女儿,一位漂亮的妻子。前半生他谨慎地去伪装成别人,后半生他只是希望做到最好的自己。
《雅荻跑世界》现已电视全网同步开播,每周周一至周五晚8点,北京纪实频道每天播出一集。同时,全网各视频平台,每周一、二晚9点,每晚各更新一集。
请继续锁定北京纪实频道今晚8点播出的《雅荻跑世界》S02E03之Beat the Sun。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