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雅荻
关雅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3,394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预告:什么是越野跑】——《雅荻跑世界》第二季,4月3日跑者归来

(2017-03-30 10:29:15)
标签:

杂谈

​​


【预告:什么是越野跑】——《雅荻跑世界》第二季,4月3日跑者归来


【视频:什么是越野跑】


“越野跑”就是在野外跑,草坪、森林、湿地、高山都可以。
越野跑是人类的本能,我们的祖先生活在野外,无论是外出采集食物,或者是长距离的迁徙,都靠双脚,在没有道路的远古时代,这就是在越野跑。
从这点看,越野跑并不是跑者的归宿,恰恰相反,越野跑更应该是跑者的开始。

现带文明的到来,让野外行走变成了少数人的兴趣爱好,统称为户外徒步,后来,有些徒步爱好者开始减轻自己的装备,尝试在山间奔跑,这才有了越野跑。简单点说,越野跑就是速度很快的轻装户外徒步。
但越野跑又没那么简单,不仅对身体和技巧有要求,对精神和意志也有要求,而更多的是追求自由,体验也更关乎个人。
不过也别把越野跑想的如何高大上,只有跑起来,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不过,突然从公路上转到野外,虽然多了许多乐趣,可难度也随之增加,所以在开始越野跑之前,可以给自己打点鸡血,去看《雅荻跑世界》第二季!
《雅荻跑世界》第二季将于2017年4月3日重返北京纪实频道,每周周一至周五晚8点,每天播出一集。同时,全网各视频平台,每周一、二晚9点,每晚各更新一集。
在第二季中,关雅荻带我们跑到了哪些地方呢?
他将前往:
1. 喜马拉雅山脉的丹增希拉里马拉松,在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的地方完成42.195公里;
2. 与47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跑者向太阳发起挑战的Beat the Sun,环绕勃朗峰160公里,累积爬升近万米;
3. 全程80公里,累积爬升超过6000米的,天空跑的代表赛事勃朗峰马拉松
4. 拉帕尔马岛的Transvulcania,这个比赛全程75公里,累积爬升超过4500米,同样是天空跑赛事;
5. 分为7个赛段,共250公里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地狱马拉松
6. 全世界跑者共同的梦想,全程100英里,累积爬升近万米的UTMB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
7. 全程350公里,累积爬升25000米的环奥斯塔山谷4KVDA


【视频:《雅荻跑世界》第二季预告片-登顶勃朗峰】
大家看这些比赛,简直是上天入地,难道这就是越野跑吗?到底什么是越野跑,在关雅荻看来,越野跑不仅是对身体的考验,更是关乎精神的运动。下面是2016年12月他在“造就”的演讲原稿,给我们介绍了他理解的什么是越野跑。

https://v.qq.com/x/page/w0388stmz2b.html
【视频:关雅荻在“造就”的演讲】

从奔跑中找到勇气

——关雅荻“造就”演讲原稿(2016年12月)
我是关雅荻,刚才大家看到,上天入地,翻山越岭的就是我。刚才大家看到的片子,是我跟北京纪实频道联合出品的国内唯一一档关于超马越野跑的纪实类电视节目,第二季将在2017年春天全国播出。
我想问一下在座的朋友,大家平时有跑步的习惯吗?如果有,请举下手。现在跑步这么火,居然不多!?难道你们都是宅男?
对宅男宅女来说,前面的话题都特别的严肃,很不巧,我今天要讲的话题也很严肃。再问下大家,有多少人参加过一场正经的跑步比赛?有吗?那有人参加过百公里及以上距离的越野跑吗?有吗?肯定没有,要不然为什么我会站在这儿!
大家看我背后的大屏幕——“从奔跑中找到勇气”。为什么?找到什么样的勇气?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话题。
2012年的5月份,我参加了第一场跑步比赛,10公里。在之后短短几年时间内,我从10公里开始,逐渐增加到20公里,全程马拉松,50公里,100公里,100英里,250公里,300公里,350公里。我不知道这个距离还能增加到什么时候。
但随着距离的增加,我开始喜欢上越野跑,也上了一条贼船,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在参加这么多比赛过程中,我有几个印象特别深的画面,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个是2013年,我第一次出国比赛。去冰岛参加一个极地长征250公里全自补给全自负重的多日赛,照片上是第三天冲刺。第四天开始刮西风,还下着雨,反正特别冷,应该只有零度。我跑着跑着,看到前面有个土坡儿,地面突然就变成了黑色,越来越软。更诡异的是,土坡儿顶上立着一个巨长的东西,因为当时下着雨,眼睛是模糊的,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是特别神奇。我当时就像,这难道是幻觉?我赶紧跑,想着翻过那个坡儿去看看。等我到那个山顶上时,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了,那是一望无际的黑色的沙滩。

关雅荻在冰岛250公里比赛中第三赛段冲线
大家都知道冰岛都是火山灰,所以沙滩都是黑色的,而那个巨长的东西其实是在海里面,是一个站在帆板上的人,穿着胶衣的人。当时我就想,这人得是有什么样的勇气啊!难道我置身于外星球?我自己在跑步,眼前有几道脚印,在我前方有一片海,一个人站在帆板上,这是一幅多么超现实的画面。
再看这张照片的画面,这是我用手机抓拍的,大家注意看细节。今年5月份,我在珠峰马拉松,这是一位来自于新加坡的跑者,我们管他叫“弯刀战士”,大家看他的左腿。

2016年珠峰马拉松中,关雅荻遇到的“弯刀战士”
因为小时候的一场病,他失去了左腿,但这并没有阻止他运动,他从小向往珠穆朗玛峰,因为珠峰马拉松的起点是5340米的大本营,他说借着比赛,能在山脚下瞻仰一下珠穆朗玛峰,就已经很知足了。这张是我们在海拔大概4000米左右拍到他望着雪山,虽然每天落后在队伍最后面,但他还是要坚持到底。世界上好像没有哪场比赛像这样,也没有那个跑者像他那样,光是把自己搬到比赛起点就已经这么费劲了。我就想,这是得有什么样的勇气啊?
但现实是很残酷的,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因为从没来过这么高寒的地方,把假肢的连接处给冻着了,诱发失温症,被直升飞机送回了加德满都。有时候,单单是有勇气好像还是不够。
下面是最后一个画面,这张有点霸气侧漏,这张是我在今年从8月底到9月初,背靠背的完成了UTMB加4KVDA两个比赛,总共有520公里,累计爬升35000米,连续作战,在中间我只休息了4天。

连续完成UTMB和4KVDA后,关雅荻在4KVDA终点

UTMB是环勃朗峰100英里越野赛,是全世界越野跑爱好者心中的殿堂级比赛,今年是我第二次完成,跟去年不一样,今年的难度是我还要在4天后参加一场难度更大的比赛,绕着意大利北部的奥斯塔山谷跑一圈,翻越40多座山脉,关门时间155小时,总距离350公里,累积爬升25000米的比赛。在完成100英里的比赛之后只休息4天的情况下,我还能不能完成这样一场比赛呢?我之所以犯嘀咕,是因为在完成UTMB后,我脚上满都是水泡,有特别大的,4天根本好不了。但我却又要踏上征程,我就在想,我到底是怎么了?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
这个画面就是我在终点的时候,我跑完了。你们看双脚都贴满了胶布,如果把它撕掉之后,是什么样的。两个脚底板,还有脚外侧,全加起来大概可能有20个水泡,我每次撕胶布的时候,都会有一堆法国、意大利的老外围过来看。我就在想,这又是何苦呢?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此多的水泡,总能引来众多老外的惊呼
讲了这么多,大家一定都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神经病。其实这是对我的误解,而这种误解让大家很容易对超马越野跑有错误的想象。
第一,你会觉得这肯定是很危险的运动。我要在这里告诉大家,越野跑其实挺安全的。我相信在座的,估计没有人听说过跑超马有把自己跑死的,不像马拉松。

第二,你看视频里面好几千人拥在霞慕尼小镇,一起从起点冲出去,一定会觉得超马越野跑是个热闹喧嚣的运动。但我告诉你,绝大部分时间,这是一个关于独处和孤独的运动。再说,我先跑完170公里,4天后又干350公里,这还不是单纯的距离,而是有爬升,这个爬升估计要把珠穆朗玛峰来回爬个四五遍。你觉得这是关于体能的一项运动,但我告诉你,这完全是精神层面的运动。下面我要用亲身体验跟大家分享,它为什么更多的是关乎精神层面的运动。

只要你想尝试超马越野赛,这三点就是你必须经历的
首先是学会面对痛苦。大家已经看到我在4KVDA的时候,脚底下都是水泡,可这不过是最基本的痛苦,因为跑这么长距离,磨出水泡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所以水泡是可以预期的,还好对付些。而拥抱孤独就非常困难了,我要跟大家多聊点这个事情。我觉得在我们寻找真正自我的过程中,学会如何与孤独相处是必经之路。
我每次比赛都是从白天到黑夜,然后再从黑夜到白天,无数次冲进无尽黑暗,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当晨起第一束光线照进我的身体时,我总是能感觉到某种精神力在内心在滋长,好像经历一个轮回,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这种美妙的感觉其实是用一次又一次的孤独换来的。
还有就是理性的面对风险。我为什么会把这句话经常挂在嘴边,是因为你总会遭遇退赛,虽然我绝大多数时候是完赛的那部分,但你不可避免的会犹豫,每当有退赛的念头,你就会想,为什么要退赛,是因为不小心摔跤?身体被疲惫击倒?让我必须退赛,还是身体依然有力量,不过是精神和意志被超高难度的赛道给吓怕了,给击垮了?
两者之间细微的区别是什么?大家其实能一目了然。所以我才说,你与其把它当成关乎体力的运动,不如说它依靠精神力的运动。
身边的朋友总会问我许多关于越野跑的问题,其中第二多的是“雅荻你跑了这么多的比赛,在比赛的时候你都想什么呀?”我的回答是,我完全不想关于比赛之外的任何事情,而是每时每刻的问自己:“我现在怎么样?身体如何?空气闻起来是什么样?风声听起来怎样?赛道是上坡还是下坡?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技术动作?补给怎样?距离关门时间还差多少?下一个补给站距离还有多少?我是不是能够按照我计划的时间去完成?”就是这些!
在跑步的时候,总有10000件事儿在你脑子里同时转,这是很费神的。所以我才这么说,越野跑其实是精神运动。

越野跑其实更多的是关乎精神

2014年,我开始参加UTWT超马巡回赛,截止到2016年,在12场比赛里面,我已经去了11场,我完成了11场里面的8场,退了3场,我想来个大满贯。我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回到这些比赛,一次又一次的开始新的旅程,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那些人,我喜欢这些爱超马的人。有一次,我问跟我合作纪录片的罗登导演:你说这些走来走去的这些人,他们为什么那么有魅力?
罗登想了半天,然后说了两个字:眼神。他说你看他们的眼神,又清澈、又有穿透力,还有力量。这种能够释放光芒的眼神,是具有生命力的眼神。我说我有吗?他没说话,顿了一会儿说,你有那么一点点。
其实在我的记忆中,始终留存着一个眼神,是Mraco Olmon的眼神,他是我的偶像。虽然我还崇拜很多人,但他对我最重要。我有次买了一张关于他的纪录片DVD,封面写的一句话把我吓到了:我跑步为了复仇,我跑步为了夺回我生活当中失去的一切!
所以当我2015年在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地狱马拉松遇到他的时候,觉得很幸福,特别是在赛道上终于跟他相遇,跟他跑了那么一段,激动的我痛哭流涕。更加幸福的一刻是在2016年8月份UTMB之前,终于如愿跟他聊了会儿天,还合了影。

关雅荻跟偶像Marco Olmo的合影,他们还聊了聊

你崇拜一个人,追随着他的足迹,被他影响,被他感召。更重要的是我能在他身上看到30年后的自己。每当这时,我都会感觉老了也挺好,挺酷!
我又想到30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小男孩儿,刚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早上6点,我跟着我父亲跑个8公里,30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有8公里。我看过一个视频,一个教授的演讲,他说只有做你跟童年梦想相关的事情时,你才会发自内心的热爱,你才不会计较得失,才能实现最终的梦想。对我来说,跟童年梦想相关的事情核心其实有两件事情,就是电影与运动,所以说,我之所以能走上这条路,其实早已注定。

兰迪波许的演讲让关雅荻知道该坚持同年梦想

跑出勇气还在不停的提醒我,要记得儿时的梦想,不要忘记它。我记得之前看到过一个日本的跑步广告,是一个跟慈善有关的马拉松广告,它说人生不是一场马拉松,我特别认同。我们的人生,不应该在一条路上狂奔,跑出勇气就是在告诉我们要自己去寻找,寻找适合自己的那条通往幸福的路。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内心目标,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通过训练自己的身体,来加强自己的精神力,然后才能去迎接挑战,去面对生活当中各种的未知。
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关于跑出勇气的故事,谢谢大家。记得要看《雅荻跑步世界第二季》啊!


《雅荻跑世界》第二季将于2017年4月3日重返北京纪实频道,每周周一至周五晚8点,每天播出一集。同时,全网各视频平台,每周一、二晚9点,每晚各更新一集。敬请期待。与你一起奔跑,共同冒险,跑出勇气,积极生活。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