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雅荻
关雅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755
  • 关注人气: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父亲

(2005-10-24 09:48:55)
分类: 梦还是回忆
2001-8-23
 
版权所有:fours616 原作 提交时间:20:43:41 08月23日

 我身上遗传了父亲太多的东西。
 我们热爱体育,爱看足球,痴迷长跑,性格倔强,说话不留余地,甚至我爱看电影,都是受他的影响。

 我对影像的奇异感觉最早被我母亲提到,他说在我不到一岁,刚刚会坐的时候,只要家里的黑白电视机亮着,我一定在看。她举过一个例子,说有一次,家里晚上看电视剧,父母看着看着睡着了,一会父亲醒来,发现电视机还没有关,而看见小小的我却靠在床边,睁大着眼睛还在看。他把母亲叫起来,来看这“奇景”。

 后来大到终于能进电影院了,都是父亲带我。他扛着我、背着我、拉着我,我一点点长大。我清楚的记得,父亲那时对革命老电影什么《平原游击队》《地道战》《英雄儿女》他能准确得背出任何一句台词,母亲有时也和他一唱一和,他们当时在我心里真是大偶像,这可能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特点吧。

 父亲每次带我去影院,他总是让我抱我坐在几乎同一个位置。我们都知道,以前的影院都是礼堂式的,座位分左中右三大块,有两个走道,父亲每次都带我坐在最左边部分的靠着走道的座位上,他都是让我坐在右边,贴近走道,他坐在我的左边。前后也总在8、9的位置上。每次都是这个位置,几乎从来没有变过。

 在那个位置上,我看了太多的电影,那时看电影多便宜呀,那是我生命中最完美的记忆,我在那里看过《茜茜公主》的三集,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可能是父母都爱看吧,直到最后我几乎都能大段的背出电影里的台词,母亲总是向别人提起这个,好象这是她的骄傲。我在上中学前,一直是这样在父亲的带领下在电影院里度过太多的美好时光。就像小托托,家里附近的影院都是我的天堂。

 我记得那时我还小,有一次和父亲坐在影院里,电影还没有开始,我问起父亲我一直迷惑不解的问题,为什么每次我们都坐在这个位置呀?父亲摸着我大脑袋(我头是很大,小时侯大家都叫我大头),给了我一个我至今认为的经典解释。他说,你看咱们坐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座位是电影院里所有座位中最棒的。为什么?你看,你个子这么小,如果你坐到中间,前面的叔叔阿姨就会挡住你,那怎么办?你坐在这儿的话,即使前面有人,你把身体往旁边一斜,不就挡不到你了吗?而且,这里离中间也不远,一点都不偏,所以我们坐的是影院最好的位置。
 我“啊”的一声,很夸张,当时心里对父亲佩服的真是无体投地,原来是这样!

 父亲的“座位理论”一直影响到我现在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更深了。从那以后,我对父亲的“座位理论”深信不疑。逐渐,我上了中学后和父亲一起看电影的机会越来越少,一方面是我的独立性越来越强,那时有种感觉和家长看电影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看电影了。即使那样,此后我每次进电影院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仿佛我的父亲就坐在我的左边。

 可能是在我刚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周末,那是我上大学之前最后一次和父亲去电影院看电影,那次还有母亲,是在遵义剧院看《埋伏》,冯巩演的那个。我看的是下午4点多的一场,那时我已经很习惯一个人看电影了,我记得特别清楚我看到影片的后半段,冯巩坚守岗位的场景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到后来案子破了,警察才想起被人遗忘的他,前来通知冯巩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真是想放声大哭。我现在也不明白,那时我的年龄为什么那么认同那种小人物执着不悔的心态,我当时想他就是我心里的的“西西弗斯”。可是我同样无法理解的是,所有其他观众在放声大笑,我当时同样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难道他们不感动?为什么不感在其他人面前表达?

 我走出电影院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决定再接着看晚上7点的那场,这时我的父母出现了,他们没事来看电影,真是稀有的事情呀。我向他们说电影多棒多棒,然后我们就一起进了影院,我依然坐在上一场的同一个位置,但没有和父母在一起,而是在他们的斜后方。《埋伏》就是在我的家乡拍的,所以每个外景我都熟悉,这可能也是我看第二遍的原因,到了影片的高潮,我瞥了父亲一眼,我知道他也受到了感动,我看到了他用手在脸上拂了几下。我还在想,为什么他和别人不一样,不笑呢?我突然明白,他是我父亲。

 影片看完,我们一起回家。仿佛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可是第二天的吃饭时的一次谈话,让我对我的父亲和他的“座位理论”有了惊人的从新认识。

 那是因为刚看过电影,我问父亲,为什么你们现在都不去电影院了?以前你们总是去的。其实我当然知道为什么。

 父亲缓缓说:现在看一场电影动不动就8块10块,你爸一个月才挣几个8块10块?你还好,有学生票,1块2一张,要我说那也贵。记得小时侯带你去看电影吗?多便宜。两毛钱就能看一场,甲等票才两毛五。
 我说:什么甲等票?
 父亲解释说:那时侯电影票都是分等的,甲已丙三等,甲等两毛五,是中间最好的座位,丙等才一毛五分钱,是电影院里最前面和最后面的座位,乙等票是剩下两边的和中间的一些空座,两毛。小时侯我带你去,虽说你能买半票,但也是两个人看电影,就比一个人贵呀。所以我只能买乙等,你花个一毛钱,你看,咱俩看场电影才花三毛钱最多了。 哪像现在,老百姓谁看得起电影呀?偶尔一次就是奢侈了。对了,你记得小时侯爸爸总是带你做在旁边的位置,因为那是乙等票里最好的位置了。哎,当时没钱买甲等票呀。

 我只是“哦”了一下,我忘了当时我具体在想什么,我脑子一片空白。我从来没有想到父亲的“座位理论”是这样来的。我当时鼻子一酸,差一点就掉下眼泪来,父亲为了我能看电影,是如此费心机呀。我对他还应该有什么抱怨吗?
 只是以后,我更坚定的坐在了“属于我父亲”的位置上。

 我在我高中的一篇作文里,把这个“座位”的故事写了进去,老师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还让我在班里朗读。我很高兴的朗读,很高兴的告诉大家我有这样一位父亲,但当时的父亲是不知道我的想法的。

 看《埋伏》之后的,我再一次和父亲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是在我刚入大学后,军训完的国庆假期,父亲来北京看我,毕竟那只是我第二次远离家里(第一次是一个人来学校专业考试),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外独立生活。我和父亲在北京逛了逛,只记得当时的打扮是不伦不类,同学回忆起的评价是以为我是农村黑社会的,谁见了都不感惹,后来才发现完全不是那回事。可见我当时的个人品位。

 逛完街,和父亲说,咱们看场电影吧,好久没有看电影了,也看看我们学校的电影院。父亲还是答应了,你知道看的什么吗?《小鬼当家3》,那一场一共就10几个人,凄凄凉凉。看电影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回想我整个长大的过程,我现在记不得我那天是座在父亲左边还是右边,但不是老位置了,而是中间,因为人实在是太少了嘛。我当时心里还想,终于和父亲坐在中间看电影了。

 我随着电影的情节傻乐着,可是心里想的是父亲对我的影响,母亲对我的关爱,没有他们我不可能对电影是这样的热爱,更不可能到我8个月前想都不敢想的电影学院来读书。所以我想父母最重要的不是一句句的教你如何做人,手把手的帮你长大,更重要的是对孩子的引导和启发。

 我从父亲身上继承了他大多数的特点,我想也是优点。我绝对不服输,我小时候跟父亲沿着海边跑步,围着市里跑个小半圈绕回家,我从来不停下,再累跑得再慢,我不能停下。后来父亲快逐渐跑不过我了,我也开始在马路上滑轮滑,父亲继续跑步,他是单位里每年的长跑冠军。
 我不知道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不是踢球,他从来没有提过,我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在他的影响下看足球,我爱看足球,我也要自己踢足球。但直到现在踢的也不好,但就是坚持踢。因为我喜欢,我技术不好,因为没人指点,但我体力好,身体强壮,做个破坏型的后卫还是没有问题的。这其实也要归功于我的父亲。

 父亲很快就离开了,此后我在学院里看电影,我永远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只是由于要做观影记录,向后挪了一下,为了能看到整个影院观众的情况。

 这是我和我父亲关于“座位理论”的故事,很长一段时间,我开始了在北京真正的独立生活。我都以为我会忘记这些。

 可是,一年前的一个下午,我突然接到家里的一个传呼,当时我还没有手机,是父亲的电话,他没有说别的,他说前几天他收拾我在家里的东西,无意看到了几张草稿纸,上面写的就是我高中关于父亲“座位理论”的那篇作文的草稿,父亲费力的读完,他只想打电话告诉我,他很感动。

 因为是在学校的公用电话亭,我当时好象没有说什么,说了些别的。
 我其实真的很后悔当时自己不能像美国电影里那样,亲人间真诚的说一句:

 “我爱你。”

 我想我和父亲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