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信天谨游
信天谨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587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凄美孤旅:徒步穿越泸沽湖---稻城(下)

(2006-03-11 11:08:09)
分类: 探险:漂泊旅途
(接上)
 
四、凉鞋翻雪山(10月9日:达克谷多----瓦厂,徒步10小时)

    今天要走的路很远,其中要翻过4000米的垭口,所以我们8点起床,吃过饭就上路了,照例我付了主人40元食宿费。

    昨天晚上还下了一场雪,这两天我一直穿着那双凉鞋,山里走路,浑身是汗,并不觉得冷,今天也是,这里离垭口要走4个半小时的路,全是上山。

    漫漫山路,骡子也出了汗,浑身湿透,漫山遍野都是积雪,有些大树,悬空长在山崖里,孤伶伶披着雪衣,犹如一大白伞罩在空中。

    随着海拔升高,呼吸也困难了,尽管我很少负重,但还是走得很累,走100米就一屁股做在地上喘气,苏朗身体要比我好,走得快,不时在山头回头望我,内衣又湿了,汗水顺着头发流了下来,随说刚下过一场雪,但气温并没下降多少,我穿单衣也不冷,只是草地上的雪掉落鞋里,和脚亲密接触融化才感到阵凉。手里还握着那条铁棒,但是要戴手套才好。

    走了4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垭口,我直喘气,在城市的朋友想象着徒步中有很多乐趣什么的 ,其实真正走起来就是累,吃饭,走路,喘气,盼着到达目的地,如此而已。

    下山的路,算是领教了山民是怎么走山路的,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走主路,而是见一条下山的小径就钻进去,如果能走就接着走下去,如果路太狭小,就钻上来重新寻找可钻的路走,为什么钻小径走呢,无非是捷径而已,下山更快些罢了,要是走主路,绕来绕去,半天走不了多少路。

    下午两点,开始生火做饭,苏朗找了些柴火,干的没有了,就用湿的,用油松木燃着,先熏着木头,劈柴,烧水,苏朗带了腊肉,我可吃不下去那肉,油腻腻的,在家里梁上放了一年的肉,实在难以下口吃,可这肉在山里却是上乘佳肴,今天没有做米饭,苏朗吃藏粑,我吃方便面,火腿肠。

    我躺在火堆前睡觉。下午5点多,该喂骡子吃食了,苏朗在山里找了捆玉米秆子,放在骡子背上,准备晚上给骡子吃。

    今天没有下雨,天气并不阴暗,晚上7:30还能看到庄稼,快到瓦厂了,老远我就看见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心里很是高兴,三天了,又见到汉族人了,可以用母语交流了,上前一问,果然是四川汉族孩子,满口四川话。

    进到瓦厂,这是一个乡政府所在地,有了砖瓦房子,我们找了旅馆住下,打地铺。经过今天的跋涉,凉鞋底子彻底断了,在城市穿了3个月的凉鞋,加固后在山里走了4天就断了。

    晚上我走在街上,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围了过来,好奇地和我聊天,谈体育,谈美国911,当谈到申奥成功时,他们插话了,指着其中一个男孩子说,当初他听到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时,激动万分,大城市汽车鸣笛庆贺,而他们穷山沟里就用最原始的方式庆贺,那小子用啤酒瓶狂砸自己脑袋,把脑袋砸破了,缝了十几针,山里人并不觉得这样过分,都觉得应该这么庆贺,头破也值。听后我也感动了,毕竟这又是一种独特的方式,表达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

    晚上去餐厅吃饭,炒了3盘菜,老板赠送1碗汤,和苏朗的朋友一起,我们3人吃了半洗脸盆米饭,由于中午我只吃一袋方便面,今天走了10个小时,饿急了,我一连吃了5大碗米饭,折合在北京餐厅1碗/元的米饭,足有15小碗之多。苏朗在一边也惊讶,因为他才吃3大碗。

    我身上的银子不多了,如此走下去,付了向导费将所剩无几,实在不行,我想办法出山先取钱,这里离四川木力有60公里,可通车,要走8个小时。

    晚上还是和苏朗去购物,买了罐头,方便面,火腿肠,电池,榨菜等,苏朗丈量了塑料布,就是平原农村种菜用的塑料大棚那种,因为明天我们走的地方就没有村子了,要在野外搭帐篷。


五、山腰野营(10月10日:瓦厂----无名营地B,徒步9小时)

    早上8:30出发了,路过一个寺院,苏朗进去找他的亲弟弟达伯吉参了,弟弟15岁出家,今年已经25岁了,很壮实的一个小伙子,披着袈裟。

    漫漫山路(从略),中午时分,面对两条岔路苏朗犹豫不决,16年没走过的路使他也无法选择,好在最终我们走了正确的道路。

    晚上我们就在山腰树林里扎营休息,我们找了一个50平米左右的杂草山坡,用砍刀把草和树枝砍倒,削了4根粗树枝做帐篷的竖杆,用石头把它们砸入地里,然后再用几根较直的树枝做横杆。苏朗拿出塑料布,开始搭建简易帐篷,其实这样的帐篷仅三面遮盖,一面空对着山下,有虫子蛇等物随便就可以爬进帐篷。我开始铺防潮垫,苏朗睡自带的毛毡,我睡睡袋,我还带了瓶灭害灵,把帐篷四周和里面都喷喷,防止小虫子骚扰我们。

    帐篷支好了,我们开始始四处找木头,生火做饭,帐篷下面200米的地方有水源,苏朗打了一锅水上来,火生起来了,越烧越旺,我们俩坐在山腰的寒夜里,开了一瓶白酒喝。捧着香喷喷的米饭,吃着罐头,几杯酒下肚,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苏朗说了一句话令我大吃一惊的话:说实在的,我也想走这条路,也想带骡子干粮在山里玩半个月。我问,你不天天在山里走,怎么还想走?苏朗说那不一样,平时在山里走是干活需要,而自己小时侯在山里疯跑是没有压力,是很自由,现在30多岁了,要负担起家庭责任,下地干活劳动了,要是能没事没压力在山里走半个月多好啊,就像你这样。

    我问他这次出门阿夏(就是老婆)担心吗?什么时候回去告诉她了吗?苏朗却回答,这次出来就没告诉她,也没必要告诉她,告诉自己妹妹就好了,他和老婆感情没有和妹妹深,和自己的儿子亲情也远没有侄儿近,因为他死后,是侄儿和侄女给送终的,儿子只给自个家里舅舅送终。

    苏朗18岁才开始走婚,到26岁之前,走了4个阿夏,长的关系维持一两年,短的才三四个月,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结婚呢,他说除了习俗外,还有就是结婚要花很多钱,要1万元,而走婚不花钱,有意走婚时,花10元钱就行了,走婚前给女方送个小礼物,如果对方接受了,证明可以走婚了,要是不接受就表示不喜欢男方,那就不能走婚。不能勉强女方收礼,勉强的合不来,任何事情都不能勉强。如果他家里没有这个妹妹,为了家庭烟火续下去,那他们弟兄们就必须有一个要结婚的,把女方娶到家里,生孩子。

    他们不结婚也避免了汉族人那种难以处理的婆媳关系,苏朗和自己的亲兄弟姐妹、妈妈姨妈住一起,有矛盾自己解决,一个家里跟本不存在外人,避免了很多家庭矛盾。

    对着帐篷口的篝火,在这荒凉的大山里,我和苏朗喝着温热的白酒,惺惺相惜,但愿长夜就这么延续下去。这里没有世间喧嚣,没有一丝外界干扰,面对深山天籁,寂寥长空,我心戚戚焉。


六、巧遇金刚(10月11日:无名营地B ----水落桥,徒步6小时)

    昨晚天凉,温度低,睡在塑料帐篷里,一夜都没睡好,抬眼一看,早上6点了。
我叫醒苏朗起床,他昨晚蒙头大睡,还打着呼噜,可我一叫他竟能立马起来,没有一点赖床。

    吃过饭后,我下去打水,发现下面有一处更平坦的地方,有人生过火,扎过营,昨晚要是天不暗能发现这里多好了,这里虫子也少,还避风。

    8:45我们出发,依旧是上山路,一步一步喘气走。鸟儿鸣叫,不怕人,我学鸟叫,它也随和着,也算添些许乐趣。

    路上我看到一个树枝上挂了一个帽子,我问怎么回事,苏朗说,是别人丢失的,别山里人看见了,挂在树枝上,丢失的人就很容易看到,就是掉了钱,看到的人也会拣起来,压在石头下的,等丢钱的人来领,因为这里的山里人都信奉佛教。
中午12点,终于到达垭口了,一片广阔的草地上开着各色的花,从这里向下望去,一片片森林全在脚下。我坐在石头上休息,垭口上有一条通车的路,是通往四川木力的。

    我准备休息一会就下山,沿着小路走。三分钟后,一辆破旧吉普车从山边缓缓驶来,到垭口,车停了,车上走下来几个旅游的人,苏朗突然和他们打起招呼来了,天啊,居然是金刚、过山风、晨风、海伦mm、乔mm五个人,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已经到达了金矿,这两天那里下了大雪,贡嘎山的雪已经很厚了,遇到几个藏人,都雪盲了,告诉他们过不去山了,要过需要再等两天,雪化了再走。由于他们队员时间安排紧张等原因,经研究决定,忍痛返回。他们雇了一个吉普车,刚到垭口就碰到我啊,苏朗前几天在扎西那里见过金刚他们,所以认识,而我在此前也给金刚打过电话。

    我询问了前面路况,告诉他们身上钱不够了,能否借用点,回去后还他们,他们每人借给我100元,共500元路费,萍水相逢的驴子,使我解了燃眉之急,太谢谢了。

    后来回城市后,我开始到了磨房发帖子,去深圳两次也见到了金刚,过山风,海伦等,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谈及这次相遇,感慨万千。他们说当时离垭口不远的地方,车坏了,司机修了一会车,修好后,没走,司机豪爽一把,把身上的金子拿出来向他们炫耀,这耽误了不少时间,刚好到垭口碰到了我,如果这中间时间稍有出入,他们可能就提前到垭口然后下山到木力去了,那我们根本就不可能遇到了。而我也是刚到垭口才3分钟,过一会就抄小路下山了,恰好这时候相遇在是山口,缘分啊。

    金刚告诉我,到了嘎路村(音译)找一个叫龙布的年轻人,他可以做向导带我到亚丁,龙布身体很好,对那段路熟悉,对人热情,是最佳向导,本来要带他们走的,由于下雪无法过了,而等我到嘎路的时候雪也刚好化去,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大家分手后,我和苏朗继续前行。离水落不远的时候,来了几队当地车马,有路了,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水落。苏朗和我即将分别,来时和我一起,回去时却要一个人孤独地走,今天晚上他只能一个人睡帐篷了,回程还有那么远的路,我看得出来他有点不舍,毕竟一起风雨走过了4天,我把身上的一些药品和吃的东西给了他,他邀请我下次再来找他,宽厚木呐的他声音有些哽咽了,我们分好各自的装备后,他和骡子慢慢消失在来时的山林里。

    到了水落桥,这里住五六户人家,还有个小旅馆,里面有5张床,好凌乱,我把行李放在里面。这里离嘎路村还有一天的路程,我计划明天雇新向导到嘎路找龙布。旅店老板站在门口,我向他打听如何联系向导和马匹,这时候,屋外进来一个人,说他明天去嘎路村,可以带我去。我拿出纸条说要去找龙布,他一听,说:“我就是龙布!”天啊,他居然就是龙布,是嘎路村的龙布!他刚从嘎路来水落桥,今天住宿一晚,明天返回。如此之巧合,莫非他是来接我的不成!我把金刚嘱托我找他的事情告诉了他,他马上明白了,热情地问候我。

    这里居然还有台球桌,两个藏族小姑娘蹲在上面玩,他们都10来岁了,到了入学的年龄,可惜还没上学。
    晚上在老板家吃饭,七八个人围在一起,一大盆红酒,俗称藏族啤酒,


七、走近嘎路(10月12日:水落桥----嘎路,徒步9小时)

    住宿加吃饭,共付给店主50元。
    早上9点和龙布上路了,他有一匹马,驮着我的行李在前面走。

    路过一个村子,一个年轻的女子拦着我们和龙布说话,龙布告诉我,他们是亲戚,都是藏族人,姑娘邀请我们去她家喝茶,不过她要先去田地里送东西,马上就回家里,让我们别走先等她一会。我推说不去了吧,赶路要紧,那姑娘跑着去了田里,我和龙布继续向前走,大约5分钟,龙布指着一栋房子说,进去休息吗?这就是那个亲戚家,我们就站在门口歇息,大约10分钟,不见那姑娘回来,我们就继续赶路了,又过了30分钟,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原来是那姑娘骑马追上来了,手提茶壶,给我们倒上两碗酥油茶,看我们喝了,很是高兴。酥油茶我也能喝,说其中美味倒还没有体会其真髓,不过是人家热情,我也一仰脖子就喝罢了。

    路上又路过一村子,我买了两瓶啤酒,和龙布提着路上喝。中午我们到达金矿,在龙布一亲戚家吃饭,上午的路比较平坦,走起来不费劲,下午又是上山,这里雪已经化了,路走起来容易多了,经过这几天的跋涉,我的身体也硬起来了,路上还有一些当地人,我比他们走得还快,他们还骑马,不骑就喘,我不骑也没事。

    龙布家是典型的藏族楼阁,两层楼,石头墙体,晚上我住二楼,他拿出家里存放的金子给我看,有头饰品,腰带,项链等,有一公斤重,他们这里山上有金矿,山里有本事的人,家里都有不少金子,在这里有钱花不出去,就卖啤酒喝,在当地喝自酿白酒不过瘾,买啤酒喝比较酷,就是啤酒很贵,在矿上,一瓶啤酒卖8元。平时没事无聊了,龙布就跑到水落桥去喝酒打牌玩,玩一两天再回来。这里枯燥的日子,使龙布盼着能有外来游客到这里来,哪怕是路过他们这里也好,见见外面的人,交流一下,也很满意了。
明天龙布还有事,他委托弟弟翁丁带我去亚丁,带两匹马。


八、夜宿夏诺多吉垭口(10月13日:嘎路----无名营地C,徒步7小时,中午不吃饭)

    今天的路程计划有两种,一就是拼命赶路,一天也能到亚丁,只是要14个小时左右,那样走太累了,二是今天只走到夏诺多吉垭口,海拔4800米,在那里安营休息,等明天再走到亚丁,这样可以节省体力。

    随着海拔的升高,氧气稀薄,行走会比前几天更困难,所以我计划分两天走。
上午9点我和翁丁上路了,他带了两匹马,驮着装备和粮草。雪化之后,山路异常泥泞,这里的林子树木盘根错节,相互交织,许多大树倒在路旁,人马均需攀爬过去。翁丁的体力比我好,因为他走的快,山越来越陡峭,呼吸也逐渐困难,我不停地喝水。中午12点,我还不感到饿,问翁丁,他也不饿,那就不吃午饭了吧,在路上,生火作饭,吃刷完毕,需要2个小时,对于徒步者来说,这2个小时太宝贵了,我们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接着走下去,晚上到夏诺多吉垭口再吃饭。

    又走了一个小时,终于看到海拔5985米的夏诺多吉主峰了,云雾缭绕着洁白的峰顶,神圣庄严,圣洁端庄。山路十八湾,依山势盘旋,下午4点多,终于到达今晚的宿营地夏诺多吉垭口了。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草地,中间有3处石头房子,这是过路者临时歇脚的地方,这房子很奇特,墙是用石头垒砌成的,没有水泥沙浆,干堆在一起,屋顶的瓦片也是薄石头片做的,厚约1-2厘米,有汽车坐垫大小,我们找了间较大的,有木头的石房子,把行李拿了下来,拉马到草地上打滚休息。

    房子里面有个石灶,有地铺,前面有人住过,我和翁丁收拾床铺,躺下休息一会。

    距离石头屋300米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是雪水融化后流下来的,天色渐暗,我拿着新的内衣,来到小河边,准备洗澡,几天来也没洗个澡了,只是这里气温太低,不远处还都是雪地,不过,平时每年我也冬泳过几次,在这里洗澡理应不会生病,脱了衣服,跳进河里,靠,冰冷刺骨啊,赶紧用毛巾擦身体,擦了一会身体发热了,这是一种淋漓的宣洗,告别几日的劳累,进入香格里拉前的洗礼。

    几分钟,洗澡完毕,把旧的内衣通同扔掉,换了舒适的温暖的衣服跑回小屋钻进了睡袋,看着火堆,和翁丁聊天喝酒。
    奇怪,晚上总睡不着觉,辗转反侧,久不能寐。


九、到了亚丁(10月14日:无名营地C ----亚丁徒步5小时)

    早上4:30我就爬了起来,终于明白睡不着觉是因为高山缺氧。在五道梁、唐古拉、珠峰大本营都能酣然入梦的我在这里居然失眠了。

    想到今天就能到达亚丁,心里很是激动,吃过早饭,喂马备鞍,等天亮出发。
7点上路了,路面全是冻冰,走在上面要小心谨慎,稍有疏忽就会滑到,今天我才感到刺骨的寒冷,犹如三九天。

    对面走过来一家四口的藏族人,夫妻两人和两个孩子,他们牵着几匹牲口,驮着粮食和行李,原来他们是转山的,要一个月时间,晚上就自搭帐篷睡觉。他们每年挣到钱后,就带上全家出来转山,很虔诚地,那是他们的信仰,对他们来讲,幸福是精神上的,甚至是来世的。他们对幸福的理解多么不同于城市人啊,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幸福就是买房,买车,购物消费,或酒吧小斟,或包房高歌,或桑拿一蒸,或迪厅一蹦。而对于藏族人这种精神的形而上的幸福追求,我很是敬佩。

    接下来是下山路,翁丁不小心碰掉了玛尼堆上一块小石头,他忙蹲下身去捡起来不安地放上去,同时又在地上找了几块石头,都放了石堆上。

    一路上,在没有人烟的山林里穿梭,受到向导感染太大,他们觉得神无所不在,山上的一草一木,一个石头都有生命,以至我也对大山有了莫名的敬畏了,昨晚我去小便,看到夏诺多吉圣洁的山体,打个哆嗦,忙跑到一个黑暗的旮旯里方便了,面对神山,岂容撒野!

    终于看到央迈勇了,这是亚丁三座神山之一。有一片白云笼罩着山顶,久久不散,我就在等,大约30分钟,山顶渐晰,我忙拿出相机拍照,在这个角度看到美丽的央迈勇确实不易。

    又走了一阵,对面来了一个40多岁的当地人,和我们打招呼问候,很是好奇地看着我,说亚丁也有一个深圳人要走到泸沽湖去,让他做向导,他答应了,并搞到了一张门票,门票上有地图,可到了冲古寺,那深圳人因为别的原因不去了,这个当地人就把那张门票给我了,门票上详细地画有亚丁的旅游景点图。最近我才知道,那个深圳人居然是现在的第5位义教亚乐GG,世界很小,很小,这个亚乐在2001年10月我到达丽江后彻底认识了,以后一直就是朋友了,但直到2004年6月我到云南和他一起考察学校时,才知道他就是到了冲古寺返回的那主儿。
    中午我和翁丁终于到达了冲古寺,碰到了许多前来旅游的游客,我把睡垫防潮垫送给了翁丁,匆匆分别。


十、稻城偶遇

    亚丁的美,已有大家无尽的文字赞美之,这里不说也罢。

    日瓦到稻城,我遇到了4个广州来的朋友,阿伟,黄翰君,付忠,还有一哥们忘了名字,我们同坐一辆车,土道是搓板路,巨颠。

    晚上9点半到达稻城县城,和外界失去联系多天,也不知道星期几了,赶紧找个镜子照照,看看自己啥模样。

    15日早上,大家一起商量包车去中甸回丽江,刚出旅馆门口,碰到另几个游客,他们也去中甸,大家讨论着如何组合。突然一mm看着我问,你是深圳的吗?我说不是,她说我见过你,你去过火狐狸吗?我说我还没去过深圳呢,也没去过火狐狸(深圳一个户外店),然后我们就回忆着在哪里见过,我猜想,这样说面熟的朋友,一定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就问她去年去过新疆还是西藏,他说去过西藏,我马上问几月份,答九月份,我说我也去过,骑车去的。

    她马上想起来了说,我们在那曲见过面的,当时你骑车,车前有个小国旗,我们是开车去西藏的,见到你,马上下车叫你,把你围住了我在外面看不到,但后来我们回来后把旅途摄影刻了八张光盘,其中第2盘一开始就是你,我那第1盘光盘坏了,每次看西藏的碟,一开始放就是第2盘,经常看到你,所以印象很深刻,后来看烦了,一看到你就摁快进键,今天刚一见到你,我就说真面熟啊,一定是见过你的。

    啊,如此之巧,但这次还是没留下联系方式,世界很小的,去年西藏遇到,今年四川碰到,说不定明年还会在新疆内蒙偶遇呢,我们先包车走了。

    几天后,我到了丽江,又碰到了这个mm,当时大家一起有10多个人,都相互留下了联络方式,才知道她叫赵霞,一个特爱旅游的深圳女子。

    感谢向导,感谢深山里邂逅的金刚、过山风、晨风、海伦mm、乔mm给我提供的帮助,感谢旅途中那些好客善良的人们。
谢谢。

注:温泉依满瓦小学是我们计划修建的第12所小学,距温泉完小4公里,现有一、二年级共35名学生,生源来自啊古瓦、依满瓦、啊茸瓦三个村民小组约100户人家,95%的居民是摩梭人。
计划2004年8月20日开始修建,第5位义教亚乐GG下学期将去附近教书,辐射周围即将修建的依满瓦小学、排带小学、拉佰小学三个学校,随时去施工现场考察并拍摄照片。

〈完〉
信天谨游
2004年6月1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