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86岁的超级背包客

(2006-03-11 19:07:26)
分类: 探险:漂泊旅途
86岁的超级背包客
86岁的超级背包客

(2006年陈老已经86岁了,精神依旧矍铄,还计划和我一起去云南,去年12月1日晚上,他经过3天的长途火车及客车风尘仆仆赶到云南宁蒗,和我一起到山区考察修建好的学校和调查贫困生的工作,并在红桥乡中学师生会上讲述他亲历的助学故事,以此鼓励广大学生努力学习。)

    陈正,男,1920年4月13日生,上海人,1980年退休,开始攀登中国100座名山(如是冰山则到达大本营),截至2003年,已经攀登了87座,他有四个子女,三年前全退休了。1998年,78岁,徒步墨脱,从派乡抵达墨脱县城走了5天,他谢绝了前来背他的4名壮汉,坚决自己走,中途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脉东段海拔4220米的多雄拉山口,一路上攀岩钻林,与蚂蝗同行,与跳蚤同枕,从海拔4220米骤降到600米的县城,老骨头几乎散架。他联合单位同事捐助60万元,在墨脱的背崩乡修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2000年,80岁,坐车去新疆,考察贫困失学儿童,同年10月进藏,10月底到了林芝,又一次去了墨脱的背崩乡。
    2001年,81岁,坐车到新疆咯纳斯湖,为布尔津一所民族小学捐款2万元,作为学生学费。并从敦煌、柴达木盆地进藏,到林芝,到派乡。
  9月从拉萨坐车出发,过日喀则、定日,到达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定日到珠峰道路塌方,遇到泥石流,一路绝对颠簸(屁股接触车座的时间不会超过10秒钟),他居然能撑得住。
    2002年10月,82岁,再次进藏,过唐古拉山,安多县,抵达拉萨,再次到达墨脱派乡松树口。
    2003年,83岁,(计划)4月去云南独龙峡谷,修建一所希望小学,后因非典没去成。
    我提供了一条他很感兴趣的路线,“徒步穿越泸沽湖----稻城”,我已经画好了路线图,就看他时间安排了,估计要到84岁往后了,因为今年的计划已排得满满当当。

    2003年2月26日上午10点,我正在路上,电话响了:“你好,是**吗?我是陈正,在林芝住一个屋的朋友”,我一看电话显示,是北京动物园附近的号码。
啊,是陈正老人!他来北京了?从西藏一别后,他杳无消息,近三年没有联系上了,他还在世上!我狂喜:“您在哪儿?您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找您?”老人回答:“我下午要离开北京,我去找你吧,你在哪儿?”
    我们电话里约了地点和时间,就在我单位旁边,吉林大厦大堂,正好位于去首都机场的路上。屈指一算,老人今年已经83岁了。

    认识陈正老人是在西藏林芝,2000年我骑车到了西藏,10月,来到林芝,徒步去了墨脱,10月下旬,多雄拉山口积雪已经一米多深了,5天后到达墨脱县城,出来时大雪已经封山,后来坐直升机逃了出来,一身泥土,晚上住在地区迎宾馆,简易两人间,刚好同屋的就是来自上海的旅游者陈正老人。
    1920年4月出生的陈正老人当年已经80高龄了,他退休后开始环游中国,立志要攀登100座名山,当时已经攀登了83座,还剩下17座,01年又去珠峰到达登山大本营,自1980年退休后开始旅游中国。
    当晚我们聊了很久……(下面是我书中《探险:一位网友的西行笔记》关于他的一段文字)
    我问:“您今年到林芝干什么?”
“我们单位98年在墨脱县背崩乡建了一所希望小学,我这次来看看,上个月我去了一趟新疆。”
“您出来旅游,是自费还是单位派的?”
“自费”
“您家人反对吗?”
“基本上不反对,我有四个儿女,他们都退休了,一般也不管我,就是老太婆限制我,不让出来。”大爷微笑说。
“这次是怎么出来的?”
“我骗老太婆说去西安,到西安后,向她报了平安,然后直接到新疆,在新疆给她打电话说已经到新疆了,她也无可奈何,后来我在西藏给她打电话,她一听就急了,要到西藏找我,我吓唬她,有高血压病的人不能到西藏,要是来就没命了,最后她要我缩短旅游时间,马上回去。”
“您怎么有爬山计划的?”
“我曾被下放到嘉定农村20年,那里的人淳朴善良,我喜欢那里的环境和人,等回上海后,我就不太习惯城里的生活了,1980年我去了一趟西安,在那里买了一本叫《中国名山100座》的书,于是就决心爬这100座山。”
“您岁数大了,出来是很危险的。”
“这我知道,但生命在于运动呀,四处走走好,再说我也这么大岁数了,也无所谓了。”
接下来,大爷很有兴趣地问我。
“你怎么想骑车环游中国?”
“人到这个世上来一遭也不容易,我不想把青春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挥霍得无影无踪,我要要活出自我,不做工作和金钱的奴隶,我发现骑单车旅游更适合我这一两年的生活。
“你计划出游多长时间?”
“一两年吧,不确定,走哪是哪。”
“不想家吗?”
“想家了就打个电话,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平原,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呼吸到平原的空气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一种感觉?”
“你也是自费的吧”
“嗯”
“钱花完了怎么办?”
“花完了再挣,我还年轻。”
“青藏线和滇藏线有不少狼呀,你一个人也很危险的。”
“出来的人就得信命,不信也不行,碰到就有麻烦,碰不到就没事,就凭运气了。”
我和大爷相见恨晚,一直聊到凌晨3:00才睡去。
第二天,我们一老一少在秋风中踩着落叶散步,下午他正去地区联系直升机进墨脱。
三天后,大爷与我分别,我们互赠照片并留言。
后来我回到北京,在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里还看到了陈正大爷。
  (后来我才知道,98年8月下旬,78岁的陈正老人,从派乡徒步来墨脱,自己捐款3万元,加上单位上海印钞厂全体职工共捐赠了60万元,在背崩乡建起了一所希望小学,陈大爷从派乡徒步到了墨脱,当时县里还派了4名壮汉去派乡接他,防止他走不动背他,事实上,大爷除了比正常人多在路上睡一宿外,都是一步步走进来的,当时同住一屋的时候他也没说。)

11:30分,在吉林大厦大堂里我又一次见到了陈正老人,王晓鸥(电影《心跳墨脱》的编剧者)陪着他,我一眼看过去,就认出老人了,他站了起来,很健康地和我握手,气色红润,脸上的老人斑比三年前还浅了很多。

    我们热情交谈着,互相打探着分手后几年的状况。
    2001年8月,陈正老人又去新疆,为那里的布尔津小学捐助了2万元钱。
  王晓鸥陪着老人来到了喀纳斯湖,刚看到漂流皮筏,老人就像铁匠见了铁蚊子见了血一样,跃跃欲试划皮筏漂流,湖深180米,有6道弯,水流湍急,狂刺激。
聊发少年狂的人是无法劝阻的,王晓鸥只好看着告示“60岁以上人禁止漂流”的字样由他去排队,刚进皮筏,就被红袖章管理员一把拉了上来,说,看你少说也有60了吧,不能漂,言罢,就从头到脚剥掉了他身上全副武装的漂流服,陈正老人急得跺脚,“我哪老了?我哪老了??”
    炎热的8月,他到了魔鬼城,那里是戈壁沙漠,高温达60多度,他一头扎了进去,魔鬼城可是个迷宫,很久才抱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石头出来了。
到了林芝,由于去年的特大洪水冲跨了解放大桥,今年还是无法达到背崩。
9月份,经过一路狂颠,老人终于到达了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路途上几个壮汉因高山缺氧头疼欲裂,老人拿出葡萄糖和红景天给他们喝。

    陈正老人去年在新华书店里买了我一本书,我邮寄给他的那本被别人借走了,他居然还很仔细地读完了那本书,很关心地问我2000年西藏一别后的情况,我简单介绍,00年底我到了云南,到了原始穷的宁蒗县,在泸沽湖住了半个月,后来在大理昆明又住了20天。01年8月去了宁夏贫困县同心县,那里有一个寡妇村,很穷,我去那里看看。9-11月跑到云南宁蒗县建了所小学,还徒步10天穿越了泸沽湖----稻城,那里风景秀美。

    后来就在家写书,整理路上的游记,忙了四五个月,02年回北京正式上班,10月份我和深圳磨房的几个朋友又跑到云南宁蒗的山里看正在修建的凹里落小学,目前我们的第3所小学正在施工,第4所已经筹集2万元了,4月底5月初也要开工了,老人插问都是同一个地方吗?我回答是一个县,不同的乡,全是大山里,交通不便,有的地方材料要马帮驮运,老人笑了,他4月份正要去云南,到独龙峡谷建所希望小学,5月份他一定会去宁蒗看看我们修建的小学,问我什么时候去,我说五一吧,我们约定五一宁蒗见,老人强调‘不见不散’。

    谈了很久,中午也忘了吃饭,有些话,很想对有些人说,他也在做这些事,他理解你,大家一起交流,心情极其愉快。老人也谈了资助贫困生中的细节问题,高兴的事情,无奈的事情,事情做得越多,发现的问题也都越多,有问题想办法解决,遇到困难放弃而不做无异于因噎废食。

    话题又回到了墨脱,我问到了在背崩修建希望小学的事情,王晓鸥从小就认识陈正老人,在一旁补充(有些话老人不说),97年陈正老人来到西藏林芝,本想去墨脱当老师,他在上海特意学了一年藏语,没想到墨脱说的是门巴语,于是,老人就认一个12岁的门巴小姑娘扎西玉珍为师,虚心学习门巴语,扎西玉珍家住墨脱背崩,在林芝八一镇上小学五年级,她回家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并要赶在大雪封山之前返回学校,单程就要徒步5-6天,路上同样要穿过蚂蝗区、原始森林、泥石流、皑皑冰雪等艰苦路段,西藏的路每年都会被冲断,肆虐的雨季有时能冲垮半座山、一片林。

    小姑娘认真地教陈正老人门巴语,半年过去了,老人对门巴语也掌握了不少,小姑娘把自己会唱的所有门巴民歌都唱给老人听。暑假到了,小姑娘要回家看望父母,还热情地说要从家里带黄酒给陈正老人喝,老人在假期里,每天坚持温习门巴语,盼着早日去墨脱教书,也盼着小姑娘早日返校,学校开学了,小姑娘迟迟未到,老人开始有些不安了,不祥的消息终于传来了,扎西玉珍在返校途中,因食物中毒(变质食品)死在了上学的路上,年仅12岁,美丽的小生命永远离开了人世,在八一镇陈正老人再也没等到她的回来,没能喝上她带的黄酒,一别竟是永诀!说好了再教老人说话的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就这样死去了,老人捧着她的书包老泪纵横,如果背崩有一所完小,孩子就不会死,学校和家乡居然隔着白雪皑皑喜马拉雅山脉,两地有180公里之遥,垂直落差竟达3000米。

    陈正老人返回上海开始募捐,计划在背崩修建一所完小,完小是指1-6年级都有的完全小学,97年以前背崩的小学只有3个年级,没有食堂,没有厕所,三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要转到八一读书。

    老人于98年在背崩修建了完小,去过墨脱的朋友都知道,墨脱哪里有路?所有建筑材料一砖一瓦都是在大雪开山期间用人力背进去的。修建好的希望小学设6个年级,有170名学生,孩子们再也不用为读书跑那么远的山路了。

    不知不觉老人离京时间越来越近了,我要送他去首都机场,他带了两个大包,不让人帮忙,自己一手一个,拎着就往外走,如此老当益壮!!
    老人是一个低调做事情的人,83岁了,跑来跑去图个什么?名和利对他还有啥意思?在生命面前其他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向陈正老人学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佤蓝mm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佤蓝mm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