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美医生看病后的不同感受

(2012-04-27 06:32:10)
标签:

育儿

看病

中美

医生

分类: 分享育儿心得

                                     中美医生看病后的不同感受

                                          图:网络
   

昨晚是我最最伤心地一个晚上。这次回国探亲,似乎有着很多的不顺心,从飞机的推迟到海关制度的改变,都让我的身心有着十分的劳累。但是这一切都挡不住我回到祖国的那份热情,那份期盼。人的思乡之情是很难用文字来表达的。我只能说我很想家,想念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

 

这次回国让我感触很深,事情遇到的愈多,人的感触也就越多。不知道是我退步了,还是中国改变的太快,把我狠狠地甩在了后面。

 

昨晚豪豪的头摔在了桌角上,眼皮的地方破了一个很大的口,肉都翻了出来。我的心自责到不行,即使现在我在打字,泪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在美国学习过一些儿童的紧急救护,我先给儿子止血消炎。豪豪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他只是苦了一下子,就不哭了,只是跟我说很痛。

 

过了一个小时,血虽然大部分止住了,可还是有一点点的出来,总的来说是没有处理到位。这样的情况我还是带着他去了医院,医生说要缝针。于是我们经历了心理中最大的一次折磨。缝针的时候,医生说不用打麻药,豪豪杀猪一般的嚎叫,我几乎没有办法握紧他,那种凄惨的叫声至今都回响在我的耳边,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心疼不已。

 

后来我一定要求医生给麻药,医生在打麻药的过程中,他一直晃动脑袋。最后也只是打了一半的地方,后面的三针完全没有麻药就是这么生生的给缝了。我不能想象那种痛苦,可是我更希望那个痛苦是发生在我的身上。等到皮试和破伤风打完,豪豪已经累到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我一直是一个很小心的妈妈,对豪豪的教育我也是尽心尽力。在美国的时候,为了我安全起见,我在家中做好了全部的安全措施,即便儿子如何顽皮,在这三年的成长过程中,他从未受过这份伤痛。这次的事情,我自然有着不可原谅的疏忽,自责无法避免。

 

我并不是很怕孩子以后会不会有一点破相,最不愿意的是看到孩子承受这份苦难的那个情形。虽然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可是我的心还是难过到不行。

 

在这里在中国的看医生过程中,我也看到了很多中美儿童医生的不同之处。

 

第一,态度不同。美国儿童医生对孩子采用的是和蔼可亲的态度,中国医生却有着公事公办的感觉。美国医生把孩子当做朋友聊天,然后检查身体,对做手术也是用哄骗的态度,尽量顾及到孩子的心理。豪豪在美国看医生的这三年,打针无数,几乎很少哭。豪豪也曾经做过割包皮手术,当时才出生一个星期,也不可以用麻药。美国医生用了一种口服的减轻痛楚的药水让孩子含着。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安慰着豪豪。这次在中国的感觉却是不同的,即便我心理清楚他们也希望把事情快点做完,孩子可以少点受苦,可是我还是觉得中国的医生有一种不可亲近的威严感。

 

第二,对病人的管理方式不同。这点也是根据中国人口来决定的。美国的儿童医生从生下来决定了那一个医生,中间会转变的人很少。而且对孩子有一个统一的记录,只要看一下资料就知道孩子有什么问题,根本不用每次做皮试。皮试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痛苦。中国的人太多,医生不会只针对个人,而且对病人医生连认识的可能性都没有,这也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程序。

 

第三,打针护士的的不同做法。美国儿童医院的护士基本上各个都很会哄孩子,至少没有碰到过打针不带表情的护士。豪豪在美国的时间打针哭的时候非常少,这次算是彻底的哭够了。护士没有二话的,直接把针插进去。美国的护士会给一个糖果之类或者风车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在孩子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的打完。孩子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感觉。

 

第四,孩子对医生的不同看法。孩子在睡觉前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他不喜欢医生,不要去医院。我听着很难受,但是我知道孩子还是要去医院换药,拆线。所以我只能安慰他说,妈妈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再疼了。我不想欺骗他,因为那会让我失去他的信任。这三年在美国每隔几个月就去医院打针检查,豪豪一直说他很喜欢医生,他从来没有恐惧过去医院。

 

第五,医院大环境的不同。美国的每一个医生都有几个独立的房间,每一个病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他们的房间里贴上很多其他父母带来的孩子照片,床上铺着干净的纸张,每次都换。这次去中国医院缝针的时候,手术室里已经有两个重病人在那里做手术,别说孩子看了害怕,连我看了都觉得恐惧。

 

第六,医生不同的处理方法。美国的儿童医生在打针之前都会和父母亲仔细的说明,看看孩子有没有必要,他们会告诉你对身体的作用和孩子是否真的需要。中国的医生只有一句话,这个一定要缝针。几乎没有别的办法。就好像以前听很多国内的朋友说,孩子一生病就要挂盐水一样。难道一种病真的只有一种方法吗?老实说,到现在美国的挂盐水我还没有见过呢。

 

追根到底,还是归结为国情不同,中国人口众多,自然没有这么多的条件来为民服务。而且中国的医院是国家单位,美国的医院属于私人单位。但是我想说,无论是在怎么样的大环境下,医生的医德都应该从病人的角度出发,就好像老师就应该全心全意的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来教育。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应该让人对它尊敬,而并非害怕。

 

ps:此时的我或许是带有几分不满的情绪在写这篇文字,但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从我在美国看儿童医生和这次儿子摔伤看中国医生后的不同体验所写,并不代表所有的医生和所有人看病的经历。这些只是我真实的感受。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