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略
商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608
  • 关注人气:1,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近作十首(3.18-4.18)

(2019-05-23 22:28:07)
标签:

商略诗歌

过去

 

距离和时间虚构了过去

曾经游过的小河

岸边盛开白色小花

 

垂落的长草下

螃蟹快速经过

我泡在另一边,仰面看着

 

飞过大海的飞机

在天上拉出白色的屎

有时扶脸盆,去桥墩那边摸螺蛳

 

直到水葫芦和多彩的

生活垃圾塞满河道

你不再下水,也不可能浮起来

 

水葫芦的野蛮气根

统治了流水。一群来自异乡

快速繁衍的杂种

 

生活的色彩融化在

彼此的,被自弃的生活中

暴力篡改着天空和云朵

 

那些当初好的,喜欢的

最终变成了

你所厌恶的样子

 

龙山祭忠台

 

王守仁书“祭忠台”原石

安然度过满清、民国以及日人飞机的俯冲

被革命的文化炸毁

如今这一块是近年所立

依然是原先的文字

像所有赝品一样

它在为数不多的岁月中

正在努力,成为更加逼真的那一块

这心形的岩石

还有原来的心跳吗?

还是赝品的心跳?

如今还会有被肢解的刘球吗?

也许有。但不会有祭他的成器*

也没有痛哭和鸡酒

我坐在亭子里

看着山下江河

正流过一个虚幻的人间


*成器,明代邑人,曾以鸡酒祭刘球于龙山顶。后人名其祭处为祭忠台。

 

缺陷

 

他人身上,有我缺少或不足的部分

但我依然完整

 

我生下来已经老了

省略过程,却不意味着过程枯乏

 

我不用去改变什么

没有善谈的言辞,没见过大山大水

 

我给所有的动物植物私下命名

因为不认识它们

 

头顶的星辰,海上的岛屿

我认识它们,却不知道它们是谁

 

蝴蝶梦

 

一排拆塌的五层楼房,砖石有一层高

原先支撑的现在依然支撑着

一个人死了,可以装进鞋盒子

未来的空隙可以无限压缩

 

河面房屋的倒影,和废墟的倒影

哪一个更沉?黄色铲车,蓝色渣土车

来自哪里的快递员?我们想过

最终会被转运到哪里

 

铲车斗倒出废墟,像我们伸出手臂

干脆利落地向垃圾桶扔进

过保食品。腾起灰尘

 

灰尘向北飘。飘在最前头的

是今春的第一只蝴蝶

一个恍惚的,消失的领路者

 

清明前十日

 

新生的凤尾蕨

穿透废墟坍塌的楼板

虚构出一个塔尖

在这个小区

被忘却的旧灵魂们

由此得以逃遁

升上无云的星空

草叶背面,虫声清厉

它干燥的腋窝

通向去岁的

胸腔和夜色

凤尾蕨的叶子

在颤抖。像来自

未来的死者响应

 

听雨

 

雨落在如豆灯火里

然后落在江面

人睡着时,江面依然有波澜

雨落到梦里人会着凉

 

梦里有另一种波澜

你忘掉的,很久以前的

面孔和事情

会在波光里显现

 

像博尔赫斯说的

死去的父亲

穿过细雨和夜色

穿过庭院的葡萄架回来

 

雨落到花叶上

像陌生人敲门

一开始小心翼翼

渐渐焦虑

 

当我穿过庭院

以及庭院内部的雨

仅仅需要几秒钟

像他人的意识

 

一闪而过,接着

是清醒过来的雨声

 

寒食怀故人

 

怀念一个被烧死的人

我们吃冷的饭菜

渴了,在水缸舀一勺冷水

不知道这样能否

浇灭他身上的火焰

 

怀念一个被割喉的人

在长夜低语,模仿她的呼吸

喑哑的痛苦也在我们身上

她想说的越多

能够听见的人越少

 

因为一个被枪决的人

我们向行刑者鞠躬,道歉

上交五分的子弹钱

没有收到的子弹

很久以前击穿了她的脑壳

 

今日寒食,乍暖还冷

我们等着天气好起来

我们活下来,全凭有个好脾性

我们就是那粒

穿过她脑壳的子弹

 

观墓

——读《文物》某期

 

壁上的折枝牡丹和茶花一直在凋谢

在甬道尽头,他胸部以下的躯干

被一次偶发的洪水冲走

悬空于白壁的,无檐软帽下的凝视

 

小院里的气味,倦怠和寂静

淡墨的卷云一直在头上飞

身处墓室的好处,可以感受小天地的自足

且无需担心云朵消失。不会有风

 

门格的菱花透进来世的光

一千年了,我们腐朽或不腐朽都不是问题了

壁画上走失的蜜蜂去了哪里也不重要

高髻侍女将永远侍奉我们身后

 

她手中的棱瓶口,插着今早的

带有露水的紫叶和黄花

在她身后,是一只曲颈海鹤穿过层层卷云飞来

带来“城郭如故人民非”的消息

 

如果没有短暂,我们什么都没有

 

万物活在地表

即使死了,也不会埋很深

稍加松动的土石

让原本不见天日的事物

暴露在空气里

 

一只死去的白鹭

把头埋在水里,像憋着一口气

在水下寻找什么

比活着时,更加专注和神秘

黑瘦的两足伸向虚空

 

用另一种方式的漫步

进入另一个天空

这是我见到的第一只

死去的白鹭

它曾经飞得那么漂亮

 

绿花带的流浪狗

坐在灌木下,它自身

营造的草窝里,十分满足

四周砖石上有它

轮番撒过一遍的尿味

 

地表上的爱

让人安定的栖身之处

对我们来说,尽管短暂却十分重要

如果没有短暂

我们什么都没有

 

寂静令人饥饿

 

寂静令人饥饿

我们从中听到

无法抑制的那一个自己

像楼上拖动桌椅

或一个旋转的八音盒

那些声音,因为外力而非自身

当你饥饿时

你的肠胃应蠕动而鸣叫

不一定想吃什么

像电影院里的痛哭

有时不因为悲伤

静下来时,你想到了某个人

来自偶然遥远的

神经反射弧

仅仅是想到,而非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