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略
商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015
  • 关注人气:1,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科学与自然(十首)

(2019-03-05 21:09:51)
标签:

商略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科学与自然(十首)

 

霍金,你好!

 

我们仍处在一次爆炸的冲击波中

身不由己地溅落向未知的安身之处

 

我们是飞向一枝雨后的桃花?

还是洞穿某个潮湿滚烫的胸膛?

 

那个在宇宙之外点燃引线的人

感觉只过了短短几秒

 

我们却以为经历数十亿年的生生死死

并获得了伟大进化

 

宇宙膨胀的尽头如丝绸撕裂

发出破碎的哀鸣。那里也将是我们停止的地方

 

那里有真正的热寂——既热烈又寂静

膨胀和坍塌的因果轮回

 

基于我们有限的思维和认识

启发我们的或许是佛陀,或许是那个点燃引线的人

 

这意味着爆炸不止一次

而是回声般同义反复。爆炸一经确认

 

我们便能听到爆炸后的死寂

也将听到死寂后的一声鸟鸣

 

这宇宙中每一样事物的终点

都有着我们所不了解的空虚和寂寞

(并且总是被另一样事物所替代)

 

上帝视角

 

自从zine便笺有了“上帝视角”以后

我的纸张和水印全换成了这个

它让我觉得身处九霄之上

俯视大地上各种人为的几何形

它们或钝或锐的内角,都来自相同的善

上帝是这么看、这么听世人的吗?

他如何听到堕落、忏悔和宽恕?

他如何看到室内和阴暗的恶?

上帝应该就是这么看、这么听世人的

他派出的天使都没有回来

都在几何形里写诗

 

卡西尼号飞船传来的土卫一

 

有多少往事你都埋在了阴影里

有多少伤疤你都假装忘记了

 

你将围绕什么而维持着自身的平衡

你的球的内部,将收留多少无语的宇宙寒蝉

 

我看到你的时候,并不是你最孤独的时候

最孤独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你在最偏僻的路径上行走

是我遇见过的,一个最沉默的少年

 

致灵神星(Psyche

 

剥离了身体的尘土和岩石

我们同样有一颗

坚硬的金属心

 

这是我们的磁场来源

让我们在生命的某一时刻

彼此吸引

 

又彼此分开

各自遭遇一个更强的磁场

或者独自掠向

 

寂寞的宇宙深处

很多时候,远方并没有什么

我们只想离开更远一些

 

这一切发生于何时?

又因为什么样的痛苦?

让你独自在星空,裸露你的沉默和心跳

 

——一个又小又暗的点

没有花和蝴蝶

没有森林和海洋

 

让我看看你,Psyche

看看你的金属心和金属的灵魂

你为何黯淡,为何一言不发

 

单筒望远镜

 

买了一只单筒望远镜

但没想好

我想看什么

按照它的使用说明

你可以看到,人在微光中的悲欢

看到,你想看到的人脸

如果想看得清晰

你可以转动,物镜调节轮

或用目镜进行对焦

你可以看到远方,1.5米的物体

(它没写无论多远)

你还可以看月亮

但我已经知道

月亮有什么

能看到我的过去吗?还是未来?

能看到超市广告牌吗?

能看到火车车厢里,那些疲倦的异乡人吗?

能看到你睡了还是醒着吗?

能看到你那里下雨吗?

能看到上帝吗?

能看到宇宙中心的旋涡吗?

能看到人心吗?

不不,我还没有想好

我把望远镜,锁进了抽屉

再等等,我想等到这个世界

再模糊一些的时候

 

阿法狗

 

阿法狗,第二次完胜李世石时

天在变晴

数日阴雨之后

楼下老人弯腰照看着

新发的菜蕻

荒地开耕出的几何形

几近完美的数学

多少年来

我一直以为

上帝设计的四时,山川和河流

草木和走兽

皆为我们所有

阿法狗完胜李世石

开辟了一个后上帝时代

施加于人类

这个熊孩子的小小惩罚

终于到来了

 

动物世界

 

客厅没有人

电视屏幕里射水鱼

埋伏水下

它的眼睛过滤掉

折射的角度

把水压在咽喉凹槽

等待一吐而快的时刻

然后是梭子蟹

斜拖右钳如长枪

阔步消失于屏幕左边

是不是它的世界只有左边?

只有非洲黑雕

生活在空气里

在崖顶,冷冷俯视

或盘旋于一平方公里的领海

电视音箱播送

人类的低语

解说着动物的未来和命运

以及这个正在消失

却依然不可知的世界

 

关于黑犀牛的十四行

 

比夜晚更黑的,是夜晚的黑犀牛群

星光洒在我们宽大的颈背上

我们在白天的铠甲,在夜晚变得柔软

 

在清凉河水边。我们喝足了水

我们变轻,站在被露水打湿的草尖上

我们尖锐的角比我们更早感受到爱

 

当然,并非所有的夏天都这样完美

有这样的一个也就够了

余生的草原辽阔

将满足我们对于蹒跚的抒情

 

如果没有另一头犀牛

我们就在星空下假装睡觉

头上的银河,绕着我们的尖角旋转

我们将会听到脚步声,在大陆的另一边响起

 

加油耶稣

 

今日他出生,日后又死去

所有人都这样

 

他们相信他在天上往下看

他们在地上,用歌声赞美他

 

他曾止住众人的流血

却不能止住自己的

 

他代替他们死去

被钉子固定在枯木

 

傍晚时分我散步归来

看到对岸某个人

 

他模糊的脸注视着江水

就像耶稣,只身一人在汲沦溪

 

却没有失落一个人

他曾对着流水说,“我就是”

 

江面有过剩的波光

像这个世界有过剩的资本

 

但已不见灵魂的船只

我们在地上生活的

 

痛苦和泪水不是升上天

而是流向了他

 

圣诞记

 

“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

放在了马槽里

因为客店没有地方”

 

干草之上是高耸的木板壁垒

是星星,和天上的主

羊群彻夜不眠,漫步荒野

 

牧羊人感到惊惧

他们不知道被拯救后的世界

会是怎样的

 

他们把他献祭给主

加上一对斑鸠,或两只雏鸽

加上沿途的尘土

 

来到耶路撒冷

一个新纪元,开始于

一个洁净的日子

 

而接下来,便是漫长的黑暗

要让人们看到

他头上笼罩的牺牲光环

 

他生下来的那天

十字架的枯木刚萌出嫩芽

在春日的橄榄山下

 

往后几十年,他和它各自生长

享用同样的水和空气

向着彼此靠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