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略
商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015
  • 关注人气:1,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近作十首(12.24-1.1)

(2019-03-01 21:37:32)
标签:

商略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近作十首(12.24-1.1

 

高铁站

 

急于离开的,已经离开

急于忘记的也已忘记

候车室门口的垃圾桶边

站着几个抽烟的人

在建筑南面的狭长阴影里

离别的人总是最后离去

最后一次,广场银杏落下叶子

它表皮的所有脉络

通向同一个柄茎

柄茎的终点是无限收缩的寂静

再不能听到,相拥时

血液流动的唰唰声

也没有人站在树下眺望

驶离了站台的火车有子弹般锋利的流线

它消解了告别的阻力

让你忘记,自己正越来越远

没什么可倒退着回来

因为这不科学

他回头看了看寥落的候车大厅

心里挤满陌生的面容

 

 

加油耶稣

 

今日他出生,日后又死去

所有人都这样

 

他们相信他在天上往下看

他们在地上,用歌声赞美他

 

他曾止住众人的流血

却不能止住自己的

 

他代替他们死去

被钉子固定在枯木

 

傍晚时分我散步归来

看到对岸某个人

 

他模糊的脸注视着江水

就像他只身在汲沦溪

 

却没有失落一个人

他曾对着流水说,“我就是”

 

江面有过剩的波光

像这个世界有过剩的资本

 

但已不见灵魂的船只

我们在地上生活的

 

痛苦和泪水不是升上天

而是流向了他

 

圣诞记

 

“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

放在了马槽里

因为客店没有地方”

 

干草之上是高耸的木板壁垒

是星星,和天上的主

羊群彻夜不眠,漫步荒野

 

牧羊人感到惊惧

他们不知道被拯救后的世界

会是怎么样的

 

他们把他献祭给主

加上一对斑鸠,或两只雏鸽

加上沿途的尘土

 

来到耶路撒冷

一个新纪元,开始于

一个洁净的日子

 

而接下来,便是漫长的黑暗

要让人们看到

他头上笼罩的牺牲光环

 

他生下来的那天

十字架的枯木刚萌出嫩芽

在春日的橄榄山下

 

往后几十年,他和它各自生长

享用同样的水和空气

向着彼此靠近

 

馒头史

 

揉好的馒头在发酵

在灯泡下

光和热加快了

时间的流失

 

生命被缩短了

但结局可以同样完美

它们的变化总是从内心开始

你认为这是安静的

 

尽管并没有

它的第一个汽泡

所包含的思想会是什么?

它是否对未来

 

心存怀疑——

我将成为什么?

一个完美的馒头?

还是难以下咽的窝窝头?

 

直至它的汽泡

充满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像一个被爱滋润的人

健康,饱满,白晳

 

如同时间改变的肉体本质

在面粉和馒头之间

有着无法逆转的鸿沟——

我们再不能回到最初

 

只能成为一个完美的馒头

或一个失败的馒头

有时介于两者之间

心里充满潮湿粘黏的怨恨

 

散步

 

沿江往东,在支流汇入的岔口

一块弧形陆地突出于流水

这是冬天的尽头,枯败的芦苇围绕着礁石

从另一侧甬道往回走时

我的手脚开始变暖

 

这是步行到达的最远地方

我对世界的了解,在方圆十里之内

它必须有一个清晰边缘

我在其中进行冒险和探索

所有星星都在边缘外,用自己的语言闪烁

 

我不试着去了解既定区域之外的任何事物

习惯了可以掌握的生活

沿着弧形顶端往回走,会经过一个木亭

它举起翅膀像是向高空隐退

 

又徘徊不止。唉我觉得人间一直都很好

想吃肉时就吃肉,想瘦下来时就会瘦下来

也不担心散步时应保持哪一种步调

你可以用自己的节奏,不必与他人一致

 

大黄山

 

大海撤退时,来不及带走的岛屿

成为吸引飘泊者的磁铁

它三面环水,表明也是陆地的弃儿

在同一时期拥有三个名字

三种身份和人格

在山脊,呼唤悲伤的大雁

它们护送来自日南郡的棺椁和车马

里面躺着死去的故人

它注视大江汇入湾流,走向大海

并被旧年大雪压成一团阴云

最多的树木也无法掩盖

它内心崩溃的沙子。我只在夜晚经过

山麓石径通向高处的黑暗

我总是想上去看看

它如何试图用传说中的神灯

照亮自己。因为,我也是一座山

 

上帝的中餐

 

菜卤煮过的慈菇

加了肉末和花生的黄豆酱

菜籽油烤的大头菜

无论怎么排列

这三种都是盟友

这个世界上

它们的敌人只有一个

一瓶牛栏山二锅头

四十二度,在绿色玻璃瓶里

酝酿着冲动和士气

我是隐身于云端

暗中决定人间胜负的上帝

喝一口酒,按次序吃下

慈菇、黄豆酱和大头菜

像我在后阳台浇水

不分彼此厚薄,每样都浇一点

我总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想让这个世界变更好一点

不要此消彼长你死我活

要知道每一个宇宙的崩溃

取决于那个宇宙的上帝头脑中

某个奇怪的念头

 

年末之诗

 

一场大雪,让我们身处死鲸的腹腔

空廓,冷清,腐朽,步履维艰

我和其他一些人

趁天色没有暗透,走在雪泥上

像昔日的一些古老灵魂

 

雪泥在融化自己时

消耗了过多热情

因此不会再有什么热情了

我们冷冰冰地走在死鲸的腹腔

在没死之前,就分道扬镳

 

沿途拆迁中的小区

每一块玻璃都已卸下

一群死去的建筑

比一群死者更惊动人心

它同时展现了

活着的痕迹,死去的现状

 

雪花吹进窗户

又从另一个窗户离开

不通电的电线

固执依附于白壁

其实当我们真想舍弃什么时

舍弃会很容易

 

在河塘的枯柳下走

雪花太渺小不足以掩盖波光

这才是永恒的事物

次于永恒是大雪

从一月下到十二月

我们在雪花里

走了长长一整年

 

新年开场白

 

傍晚扛两袋米回来

睡前磨一堆石头,又剪了脚指甲

算是去旧迎新

但要留着旧肉身和旧习惯

 

要看着新生命

过着我们的旧日子

我们的经验无多大用处

某些错误值得一犯

 

扛米走在路上

看到夜色有自然的惆怅

为了今年仅剩的几个时辰

当然夜色中的部分

 

惆怅,来自我们而非自然本身

老人们迎着雨星漫步

人活越多,病越多

散步也是病。磨石头和写诗都是

 

我想,要向谁,问他新年的好

年少的人必有很多坎坷

年老的人无多少时光

而中年之人又心事重重

 

算了吧。只问自己好

喝酒时多斟一口,写诗时少写一行

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坐在阳台藤椅上看花草生长

它们不用开花

只要活着就行

 

 

工人被绳索固定在外墙

寻找房子的破碎之处

绳索碰到窗玻璃时

发出声音,像是谁逃离了墙体

遁入冬天的雪花

裂痕经过修补才能看出来

白色的大块和小块

过些天,它会像新生时一样

带着喜悦步入半空

哪些裂纹曾经直达房子的内心?

还有哪些是不能修复的?

我们有,但很难说出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