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海兵微博
朱海兵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5,436
  • 关注人气:3,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照例来谈谈我跟巴菲特不一样的观点

(2019-05-11 11:36:52)

首先承认,标题眼球一下。我反对神化任何一个投资者,所以每年对于巴菲特的观点都有些自己的思考和不同观点。近日,《财富》中文网站发表了Lee Clifford的《在今年的投资者大会上,巴菲特说了这9大金句》,既然称之为“金句”,自然表明作者是对其高度认可的。但我有一些不同看法(赞同的当然也有很多,就不啰嗦了),与大家分享:

关于资本主义的未来。巴菲特说:“我是一名持有资本主义会员证的资本家。因此不用担心我会在这方面变卦。我还认为资本主义确实与法规有关,涉及照顾那些被落在后面的群体。”他说:“我觉得美国不会在2020、2040或2060年变为社会主义国家。”

我的看法:早些年我以为政治和经济是不相干的两回事,自从看了熊彼特的经典名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以及马克思的《资本论》,越来越觉得这两者其实是一体、密不可分的。我可以很肯定,巴菲特没有看过这些政治经济学说,更不要说近年来曾经引起过小轰动的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写的《21世纪资本论》,对于时下欧美和全世界的贫富分化扩大问题视而不见,在这方面,桥水的达里奥显然有更广阔的视野和远见。巴菲特在政治经济方面发表观点并未像他在选股上的原则那样“不熟不做”,这个结论也没有多少实质论据和严密逻辑,更像是简单的用过去推导未来。就像我以前提到的:我们不能仅仅因为石器时代持续了整整三百万年并深受我们老祖宗的喜爱,就断言今后人类永远只会使用石头切菜。

关于年龄。巴菲特说:“不管你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我都在走下坡路。”他还开玩笑说,如果自己参加如今的SAT考试,得分会“令人尴尬”。

我的看法:人类衰老是不可对抗的自然法则。巴菲特一方面认识到自己不可逆的精力衰退,却又恋恋不舍自己最喜爱的投资事业,虽然找了几个所谓的接班人,但始终不愿完全放权退休,将人类的贪婪本性展露无遗。过度依赖巴菲特和芒格两个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从始至终也许只是一只封闭式投资基金而已,而不是一家依赖制度、文化运行的企业组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随着巴菲特的老去,伯克希尔哈撒韦也渐入暮年。这方面,索罗斯和达里奥的做法也许更为负责任。2015年,84岁的索罗斯正式宣布不再管理投资,而只专注于自己的财务管理。而达里奥则从一开始就让投资企业运行在一系列原则和企业文化框架下。公众利益和自己家族利益,还是有本质不同的。维护前者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能力,当然包括身体因素。

关于埃隆·马斯克和特斯拉在未来进军保险行业。巴菲特说“汽车公司在保险领域获得成功的概率可能跟保险公司在汽车行业获得成功的概率差不多。”

我的看法: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看好电动汽车产业(主要是不看好目前的电池技术)。对于马斯克这人也是分两面看,对于其异想天开、敢于创新的做法是高度肯定的,但在为人处世、治理企业方面则不敢恭维。至于他要搞保险,我倒是认为推动电动汽车、自动驾驶的高招之一。如果将来电池技术真的取得了革命性突破,电动汽车是有未来的。而自动驾驶目前其实已经没有技术障碍,但法律、伦理问题反而是桎梏。说白了,自动驾驶出了事故谁负责?这个问题是当前阻碍其发展的核心问题。显然,让保险公司来负责是巧妙的解决方案之一。然而,传统保险公司(譬如巴菲特的盖可)会为自己不懂的新技术负责吗?马斯克也许是不得已而为之。

关于谷歌。他在谈到早些时候错过购买谷歌的机会时说:“我们当时只是坐在那啃大拇指。”

我的看法:勇于承认错误绝对是投资者必需具备的素质之一,同时也是较难做到的。但更难的是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提升自己,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只是承认错误,随后却又投入另外一个错误,那还不如坚持原来的原则。投资最可怕的是一边脸挨了一记耳光,还把另一边脸凑过去。科技行业绝对是高投入、高风险产业,当然也是一旦成功回报巨大的产业。然而它的成功率其实很小,生存偏差效应让投资者极易关注那些获得巨大成功的明星科技公司,而忽略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骇人场景,从而误以为投资科技公司很容易一本万利。巴菲特一开始就坚持不碰科技股,我认为他是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因为科技公司没有长期护城河,他们的命运要么就是创新革自己的命,要么就是等待别人创新革自己的命。

然而,巴菲特最终碰科技股了,2011年开始大手笔买入IBM,然后又是甲骨文、苹果,可惜的是这些买入操作基本都是在这些公司已经取得了辉煌成就之后,而那些真正长期成长的微软、亚马逊、谷歌却又被其错过并懊悔。美国经济自从90年代末以来明显转型为科技驱动的新经济,传统的消费品、工业、金融公司不断衰退,而这些企业却正是巴菲特数十年来的重仓所在,因此他不得不转型。然而巴菲特毕竟不是孙正义,也许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要求他跟上现代移动互联网的节奏,确实勉为其难了。年事已高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再开拓国际视野,从迅速崛起的亚洲寻找投资机会了。

关于政治,巴菲特说“我在伯克希尔的职责并非是进一步培养自己的政治信念。”

我的看法:同以上第一点,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坚信资本主义是美好的?又何必肯定美国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