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公孙小白
公孙小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40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佩克尔曼的“雅凯劫”

(2006-02-21 11:08:53)
分类: 绿茵天下
佩克尔曼的“雅凯劫”

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两个人能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从哲学角度观之,这或许又是个复杂而且艰深的命题。但以足球的名义,这样的问题似乎又再简单不过——因了“舍弃老将”的共同由头,八年之后,为即将开始的世界杯思索着、犹豫着、憧憬着的佩克尔曼被舆论推入了雅凯曾经趟过的那湾浑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一名征战疆场的统帅来说,囿于名额限制的兵多将广与缺兵少将一样令人苦恼。当一个位置具备了三名或者以上可用之才,如何取舍就成为主教练“幸福的烦恼”。人才辈出的潘帕斯草原从来不会缺少足球精英,于是,一道幸福的选择题摆到了佩克尔曼面前。

取舍之间,彰显智慧。不必质疑几天前那份名单的“智慧指数”,一位老队员的名字也没有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毕竟那只是一场热身赛。问题是,在一个人人热爱足球、人人都是“专家”的国度,关乎世界杯至高荣誉的些微风吹草动都足以引发一场强烈地震。

心思各异之下,众口永远难调。无疑,这样的说辞可以帮助佩克尔曼逃脱舆论针对大名单的讨伐。然而,成竹在胸、运筹帷幄之类的幌子决难成为置新老球员整体阵容磨合于不顾而继续考察队员状态的理由。这样的角度,《奥莱报》“那时候哭都来不及了”的感喟天经地义。

“越想忘记,越难忘却”,那些在爱或不爱的旋涡中苦苦挣扎的少男少女们常常体味这样的心境,阿根廷人又何尝不是?四年前仙台艳阳下巴蒂掩面痛哭的场景作为世界杯经典永远定格,难以忘却、难以抹灭。如此景况之下,没有谁希望再到里克尔梅、克雷斯波们的泪水中去体会悲凉满怀的心境——翘首期盼的人们都是为了那个明丽的结局。

用克雷斯波们高举金杯的绚丽扮靓巴蒂们泪水濡湿的球场,用里克尔梅们挥洒自如的优雅重现马拉多纳们激情燃烧的岁月……当这样的意想充斥阿根廷人的胸臆,对佩克尔曼以及他的阿根廷队超乎寻常的“关切”就在所难免。喜欢你,所以关注你。然而,当关注的目光承载了太多期许和等待,它往往会成为受关注者心灵的戕害者。

“我永远不会原谅那些记者”,是谁让那位风度翩翩的法国老人如此绝情?当然可以将责任归于为坎托纳、吉诺拉们愤愤不平继而不择手段攻讦的人们。只是,在法国民众对大力神杯的热望之下,让雅凯出离愤怒的那些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报道,言辞激烈、自以为是的讨伐都可以被理解——大敌当前,那些南征北战、功勋卓著的“老人”永远更受普通球迷的爱戴和信赖。撇开组队方略不谈,鲜花和掌声之外,无端质疑甚或无良攻讦本就是主教练必须承受的东西。

“我有敢于入世的胆量,下界的苦难,我要一并承担”,即便没有读过歌德的名言,与前辈雅凯“同处一河”的佩克尔曼也要勇敢地在口水风暴中坚持下去——对一名主教练来说,没有什么比主见更重要。既然要“把身体、技术和精神状态俱佳的球员选进来”,那么就不用理会新老之争的臆测和由此而来的诘难。救寒无若重裘,止谤莫若自修!顶过“雅凯劫”,对岸或许繁花一片。佩克尔曼的“雅凯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根对叶的眷念
后一篇:第N+1次重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根对叶的眷念
    后一篇 >第N+1次重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