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荷兰、瑞典为何能取得世界冠军——中国距世界冠军有多远(三)

(2012-11-12 10:55:55)
标签:

中国国家队

美国桥牌

职业化

a类俱乐部

杂谈

分类: 标兵视点

无论是荷兰还是瑞典,他们能够夺得世界冠军,除了个人能力突出、搭档配合默契、在叫牌及防守上下功夫,加上认真努力以及比赛期间状态调整极佳外,还有很多客观因素,也可以说有很多共同的特性,而这些特性正是中国桥牌所缺乏的。

首先就是荷兰、瑞典所处的桥牌环境。欧洲和美国是世界桥牌的中心,桥牌也是从这些地方发展起来,这里有非常好的桥牌基础,有大量的桥牌人口,有很多的桥牌爱好者和桥牌受众者。绝对人口也许不多,但比例肯定远远超过中国。

其次是荷兰、瑞典所具备的深厚的桥牌底蕴。荷兰是世界桥联第三大会员国,桥牌普及以及竞技水平都相当高。瑞典虽没有获得过世界冠军,但瑞典桥牌的雄厚基础也使他们具备了很高的起点。

第三,在荷兰、瑞典等欧美国家,打桥牌或者做职业桥牌选手是一个正常的职业,并不受歧视,加上欧美国家的社会福利保障,让这些国家有志于桥牌运动的年轻人可以大胆选择桥牌而不必考虑后顾之忧。

第四,高水平比赛的保证。我们不难发现,荷兰、瑞典队中有不少牌手都是最近十年才涌现出来的牌手,他们仅通过10年的努力就从一名普通的桥牌选手成长为世界冠军。这和他们身处欧美这样桥牌水平最高、最发达地区不无关系。每年都有高水平的桥牌比赛使得这些年轻牌手很快得到提高。加上有前辈的提携,更重要是对手的强大也使得牌手自身得到成长。

第五,欧美选手更加开放,更愿意接受新鲜事物,对桥牌世界中新的思想、新的潮流接受更快。牌手们随着交流与流动,相互间了解的增加,在叫牌体系、叫牌理论、叫牌手段以及防守信号、防守默契、防守信息交换等方面的新发展有很强的接受能力。如果说桥牌在百年来重要的发展是什么,那么无疑答案就是叫牌理论,目前在竞叫中异常多样和精采的发展被世界上的高手发扬光大。

第六,欧美国家的制度优越性有所体现。在欧美国家,无论是桥牌还是其他体育运动,重要的是要有完善的制度,制度本身不能保证完全合理,但制度可以使得所有人都在一个起跑线上,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机会。在国家队的建设上也更是如此,无论是大牌还是大腕,或者以往对国家队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一旦竞技状态不在,或者对国家队的团队有不利影响,他们是不可能长期占据国家队位置的,只有不断的竞争,才会对老队员有紧迫压力感、对新队员有目标奋斗方向,整体水平才会提高。而也正因为有了体制的保障,牌手才能减少比赛中的压力和不适应,他们能够更加充分地在比赛中发挥自己的水平,敢于承担责任,敢于相信自己做出技术动作,更加敢于向传统势力做挑战。

 

对比中国的桥牌情况,能够发现,确实中国桥牌距离世界冠军还很遥远。

 

在某种情况上说,中国的桥牌环境与桥牌市场自成一体,中国人口众多、市场更大,象桥牌这种小众项目只需要不多的资金和不多的关注就完全能够自成规模。与中国类似的是,同样是大国位置的美国,国内的桥牌及其他体育也是自成一体、自成市场。美国的体育完全可以不理会世界比赛而自己玩自己的,比如篮球、棒球、冰球还有美式足球,他们一向管国内的比赛叫做“世界比赛”,冠军也是“世界冠军”。桥牌也是如此,只不过桥牌还没有到自称“世界冠军”的地步。中国虽然不是美国这种体制,但由于地大物博的关系,中国的体育也在不自觉地向美国模式发展,中国自己的足球联赛在足球国家队已经遁入末流的情况下仍然有大量的观众、受到大量的关注、流入大量的资金。还有中国的CBA联赛、排球联赛、乒乓球联赛、羽毛球联赛、围棋联赛、国象联赛等等。这是中国体育市场在不断扩大完善的标志,是中国体育逐步走向职业化的标志。

同样,中国桥牌也有自己的市场。

中国桥牌运动开展了30多年,到目前形成了完善的体制,有着自上而下的组织机构管理系统,有着完整的竞赛体制。中国桥牌现在有高度职业化的A类俱乐部联赛系统;有面向各地方桥牌协会和基层桥牌协会的全国桥牌协会竞赛系统;有为桥牌俱乐部准备的全国桥牌俱乐部比赛系统;有面向广大桥牌爱好者开展的全国锦标赛系统。加上地方桥牌和企业家赞助的地方比赛,中国桥牌真的有广阔的市场和发展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顶尖桥牌选手中诞生了真正以桥牌为职业的职业牌手,而这批职业牌手尤以国家队选手和前国家队选手为代表。

在中国参与桥牌运动的牌手从1980年以来可以大概分为三代:第一代是80年代桥牌运动正式开展前就参与桥牌运动的老同志,他们多数是解放前出生,以北京、上海地区的高级知识分子为主。在正式开展桥牌运动后,他们赶上了桥牌运动的春天,不过由于受年龄限制,这一代牌手很快就退出了牌坛。第二代是生长在社会主义体制下、目前已经被称为老牌手的一批牌手。他们参与桥牌运动的方式主要是在体制内,多数人都有体委背景,也有不少吃体育口饭的,和国内大多数专业体育人才类似,他们既享受了专业体制带来的好处,体验了社会主义优越性,又体会到了体制束缚带来的桎梏。第三代就是目前国内市场的主力牌手。他们大多数都赶上了体育界改革和桥牌从专业化逐渐转变到市场化的这一过程。他们大多数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在学校中学会桥牌后便爱上这项运动同时选择了桥牌做终身伴侣。但第三代牌手没有能够获得社会主义体制带来的好处,他们多数人都面临着选择桥牌还是选择工作,特别是在入选国家队之后,工作机会都要放弃,而国家队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经济上的好处呢?

考虑到自身的体制无法为国家队队员谋得更多福利,中国桥牌协会于上个世纪末推出了A类桥牌俱乐部体制,这也是中国桥协设想的桥牌职业化的开始。的确,有了A类俱乐部之后,不少当时优秀的牌手解决了日常的收入问题,有了固定的、可以安心打牌的地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A类俱乐部在当时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但是,随着中国社会的不断变化,经济形势的改变以及人们对自己养老、医疗、教育等方面需求的增加,再加上“国退民进”致使最初打造A类俱乐部的国企相继退出逐步转为民营企业或者私人老板经营俱乐部,国家队牌手、职业牌手的生存需求和生存空间矛盾突出,造成了很多牌手人心浮动,对桥牌的追求和理想下降,转为专心追求经济利益。这些情况,在今年年初时,我受到启发,在做“中国职业牌手生存状况”的调研时深有体会。

在最近5年来,随着大环境和小环境的转好,中国国内的桥牌局面突然转热,桥牌市场极剧扩张,各地方、各基层桥牌比赛层出不穷,对高水平牌手的需求也猛然增加。一名职业牌手,每年通过“走穴”就可以有不少的收入,既满足了他们打桥牌参加比赛的愿望,又能有收入,这何乐而不为呢?特别是对于自年轻时代参加桥牌活动就不被身边人所理解的这些职业牌手,现在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运动并且有一定的收入,他们突然成为身边人的偶像,最羡慕眼光向他们照来。与此同时,中国国家队在世界比赛中的成绩也达到了顶峰。

2006年世界双人赛冠军,2004年、2009年两次世界团体赛第四名。这是中国男子桥牌队为我们交上的成绩,对于这支2003年开始关闭国家队选拔大门闭门修炼的中国男队来说,这些成绩几乎已经到了极致。面对国内桥牌投入的增加、不断涌来的挣钱机会,认为自己功成名退的国家队队员们也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后路,毕竟,国家队不是终身制,还得靠社会养他们,总是在乌托邦中行走也是不现实的。

因此,2009年底,这些国家队队员先后选择了退出国家队,这样才有了2010年的国家队选拔赛。

请原谅我们的牌手吧,他们不是不想打好国家队,不是不想为桥牌做贡献,他们更不是信仰缺失,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他们选择生活的权利没有错。

这就是为何现在的国家队队员认为更重要的不是国际比赛,而是国内比赛的原因。因为他们早晚要回到国内比赛中,在一次国际比赛中奋勇拼搏也不一定有好的收获(2011年国家队就是一个例子,队中不少队员在结束国家队的任务后,不但没有受到俱乐部的重视,自己的身价也没有显著提高,反而现在面临失业的尴尬局面),而国内比赛屡屡有所斩获既有现实的收入又有长期的客户保证,他们不重视国家队比赛不重视国际比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荷兰、瑞典为何能取得世界冠军——中国距世界冠军有多远(一)

相关链接:荷兰、瑞典为何能取得世界冠军——中国距世界冠军有多远(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