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庐州泓一
庐州泓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950
  • 关注人气: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尘世写真】乡村小人物志之四十九·磨爷

(2019-12-14 22:13:21)
标签:

365

乡村小人物

磨爷

故事

小说

分类: 借故说事
【尘世写真】乡村小人物志之四十九·磨爷

    磨爷,既不姓磨,也不是名磨,更不是做与磨有关活计的。因为我们老家方言中,说谁“说话虚而不实”,会说这个人“七屁八磨”的,磨爷就是喜欢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又因其辈份大,因而送他一个绰号——“磨爷”。
    磨爷比我爷爷还大一辈,与我曾祖父同辈份。我的曾祖父是一位比较文弱的人,性格懦弱,虽然曾经带着村里的孩子们读私塾,在旧时的乡村算是一位有点文化的人,但却经常受人欺负。据说我爷爷在家族里颇具威信,最初就是在磨爷身上展示出来的。
    那一天,曾祖父外出回来很晚。因为曾祖父胆小,害怕走夜路,所以曾祖母就打着灯笼迎着曾祖父回来的路迎接他。边走边喊曾祖父:“可回来了?”,声音传的很远,是想让曾祖父远远就能够听到,不至于害怕。可是,曾祖母每喊一句,就有人搭话:“回来了!”但曾祖母一听,就不是曾祖父,很是恼火,知道有人在捉弄人,气不打一处来。等走近前一看,是磨爷,按年龄磨爷算是曾祖父的堂哥。曾祖母很生气,就骂了磨爷,说他作为长兄,却不自重,胡乱搭腔。磨爷反而讽刺曾祖父,说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要一个女人远远地来接他。于是二人就争吵起来,在争吵声中曾祖父也回来了。也怪磨爷身为长兄而不尊,与弟媳妇开什么玩笑。磨爷素知曾祖父懦弱,当然不会示弱,从外面一直吵到村里,甚至要动手打曾祖父。
    当时爷爷才十六七岁,爷爷却不像曾祖父的性格。据父亲说,在我们家族中,我们这一支的祖先们性格都比较弱,一直都是被欺负的对象,用乡下的话说,就是别人拿你不作数。但到爷爷长大了之后,突然变了,爷爷的性格非常直率,身高体壮,是响当当的汉子。当时,还没有人知道爷爷有多厉害,但那一夜之后完全改变了人们对爷爷的看法。那天晚上,爷爷听到曾祖父、曾祖母与磨爷从外面吵进村里,也不说话,直接一路小跑,到了磨爷家。虽然磨爷家里有人,但爷爷不由分说,把磨爷家的门板拆下来,直接扔到村前的水塘里。然后拿着火把站在磨爷家的草房檐下,等着磨爷回来。磨爷回来看到这种情况,火冒三丈,骂爷爷小兔崽子,要打爷爷。爷爷说:“我管你什么白不白、黑不黑的(爷爷应该喊他伯伯),你要向我妈赔礼。如果你要敢动一动,我就点着你家房子。死活就在你家里耗着,你要是有本事,你把我打死!”
    磨爷当然不会被吓着,边嘴里不干净地骂着爷爷,边走过来要打爷爷。爷爷几步跑到磨爷家草堆前,直接把草堆点着了。那年头,草堆是一家过冬的烧伙,也是牛过冬吃的口粮。一家人也管不得爷爷了,赶紧泼水救火。而爷爷看着他们忙碌着,仍然站在草檐下,举着火把。好在火还没有起来,草堆没有烧怎么样。磨爷又气又累,还要打爷爷。爷爷举着火把也不发火,慢悠悠地说:“刚才点草堆是警告你,不要以为我家好欺负,如果你还要动,我就直接点房子了。你年纪大,跑不过我,我就围着你家房子点火。等你抓到我,打死我,你的房子也烧没了。你打死我你还要偿命,我们看谁狠。你要打不死我,我活过来,还来点你家房子。”
    那个年头,都是穷人,就算是草房也不是可以任性损失的。正所谓:狠的怕横,横的怕不要命的。磨爷算是见识了爷爷的不要命,但也不愿意太丢脸,说:“你把我门板捞上来!”
    爷爷说:“这个容易,只要你赔礼,我不烧你房子,也帮你捞门板。你是磨爷嘛!”
    磨爷没办法,说:“你是我爷,好吧!你捞上来,我就去你家。”
    爷爷说:“好。我捞。但如果你要不去赔礼,我还来。”
    磨爷无奈,只好去向曾祖母赔了礼。爷爷也因此改变了村里人对我们一家的看法。后来爷爷也成了族长式的人物,当然那是在磨爷死了之后。
    磨爷的死,也是与他说话不着调有关。有了这个名声,那说明人们对他说的话都不相信。他的死与“狼来了”的故事或者说是与“火烽戏诸侯”的故事差不多。旧社会的农村,治安挺乱,暗匪比较多。磨爷家住在我们村靠近东北角的地方,属于不安全地带。但当时的村子里都有几条枪,晚上专门安排人看更,保护村里的安全。而磨爷经常与看更的人开玩笑,动不动就喊有土匪来了。等看更的人拿着枪跑过来,他家好好的,也没有什么土匪来。他说他不放心看更的人,试试他们是不是机灵,考验他们的。几次试下来,看更的人对他的话也不当回事了。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土匪真来了,他喊几声也没有人来。就这样,磨爷家被抢了,磨爷被打得半死,一家人被捆起来,村里人也没有及时发现。等两天有人发现的时候,磨爷也奄奄一息了,虽然叫来郎中,但终于没有活过来。
    磨爷就这样死了。我们现在回老家祭祖的时候,还会看到他的坟,与我曾祖父、曾祖母的坟相距不远。他的真名我不知道,他就以“磨爷”这样的名字活在人们的茶余饭后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