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源之形
水源之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403
  • 关注人气:4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考

(2021-06-10 09:26:33)
标签:

高考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往事雜憶
高   
——往事雜憶之八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網上多了許多高考的話題,不少人回憶當年自己的經歷,這也勾起我的回憶。說起來,這種事情因人而異,因此往往很個性化,但對個人來說,這段經歷的確難以忘懷。
    我是新疆沙灣縣第一中學1964年初中畢業,1967屆的高中生。其實,由於家庭經濟狀況較差,當年初中畢業,我是不打算上高中的,中考時填的志願全部都是中專。因為當時凡屬中專,不但不收學費,且由國家負擔學生的全部生活費,這最適合我這種家庭經濟比較困難的學生。我所在的新疆沙灣縣屬於新疆塔城地區,所以,中考也由地區統考。考的是政治、語文、數學等三門課。
    考完以後,考卷集中到塔城地區,由地區文教局從地區各中學抽調教師,統一組織批改。到了指定的日子,同學們返校聽候結果。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到校時,我校去地區改卷的李先著老師還沒有回來,大家自然只有等。第二天,還是第三天,聽有同學說李老師回來了。於是大家一湧而出。果然,李老師拿著行李回到學校。他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你是今年地區第一名。”我愣了,當時的感覺就是不妙。果然,我沒有被按照志願分配上中專,而是分配上高中。塔城地區地域遼闊,下轄七縣,所謂北五縣與南二縣、北五縣,即塔城、托里、額敏、和豐、裕民;南二縣,即沙灣與烏蘇。故當時塔城地區衹有兩個中學設有高中,塔城三中與沙灣一中。當時的規定是:凡北五縣初中生考上高中者,一律上塔城第三中學;南二縣初中生考上高中者,一律上沙灣第一中學。我自然被分配到母校沙灣一中。說起來也很簡單,那時已經開始講高考升學率。所以,凡是成績比較好的學生,一般都會分配讀高中,以便提高本校的高考升學率。
    但是我覺得冤枉啊!高一算是耐著性子過來了。高二實在上不下去。原因之一,還在於當時感覺每天學不到什麼東西。也許是年青輕狂,但當時真的如此感覺。我是近視眼,本來坐在第一排。後來我提出,坐第一排也看不見,不如讓給其他同學。老師當然答應,於是把我調到教室後排。正所謂得我所哉。我在課桌上摞上一堆課本,然後在課本的掩護下天天看小說。老師看學生,無非看考試成績。反正我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於是也就沒人管我。
    即使如此,依然不想再學下去。1966年春天,高二第二學期剛開始,我向學校提出,要求提前畢業,即參加高三當年的畢業考試,如果及格,就讓我畢業。當時報紙上正在討論教育要改革。我這個要求,給學校出了難題。幾年後,我與很多老師們的關係都非常好,有老師給我講了當時的情況:學校開會討論我的要求,感到很為難。不同意吧,當時正在提倡教育改革。同意吧,估計我考個60分,通過高三的畢業考試,問題不大。學校最終決定:不批准我參加高三的畢業考試,但同意我與高三一起參加高考。如果考上,就讓我上大學。如果考不上,那就繼續上高三。學校這樣打算盤,自然是為了升學率。我不明白學校的打算,但不管怎樣,總算給我開了一個口子,那我就去努力。我校的教導處副主任,也是我們的語文教師劉建邦老師對我比較支持。他給我出主意,讓我考文科,因為文科不考數理化,考上的可能性大一點。但我當時不理解他的好意,心高氣傲,堅決要考理工科,一心要為國造原子彈。於是,整個高二下學期,我基本上沒有在班上與同學們一起上課,自己搬個小板凳,天天在校園的林蔭樹下自學高三的數理化課程。我班另一位同學學習也很好,看我這樣,也同樣提出要求。前有車,後有轍。既然答應了我的要求,自然也就批准了他的要求。但最終,當年高考被取消,我們自然都被捲入時代大潮。
    1969年初,我下鄉接受再教育。1971年,高校恢復招生。當年上大學,是由工農兵推薦。我所在的公社倒是把我推薦上來,但到了縣革委會文衛組被卡下來。原因很簡單,大潮中站隊不同。
      當時雖然生氣,但也無可奈何。記得大約是1971年的年中,自治區、地區派出聯合工作組,在我縣里辦了一個學習班,以解決1966年以來我縣的各種遺留問題。由於我縣下鄉再教育的中學生,大部分已經被克拉瑪依招工招走了,於是我被抽調去參加這個學習班。1972年春天,大學又開始招生,我又被公社推薦,但依然被縣文衛組刷下來。氣啊!沒辦法。地區工作組的組長知道這一情況,對我說:塔城師範正在沙灣招生,你去塔城吧。那裡好辦一點,來年讓你去上大學。當時的確很巧,塔城師範來沙灣招生,師範屬於中專,我已經幾乎是高中畢業了,所以起先根本沒有去師範的想法。但由於某種機緣,與塔城師範來沙灣招生的孫老師認識了。他因為對沙灣人生地不熟,於是讓我給他當助手,我就每天與他一起面試考生,也就是沙灣一中的我的那些同學。聽了工作組組長的話,我對孫老師說想去塔城師範,就他而言,自然是小事一件。於是,我於1972年7月從沙灣來到塔城地區師範學校。
    我到塔城師範的目的是想上大學,1973年大學又開始招生,我去找了那位當年的地區工作組組長,他倒是遵守諾言,但塔城師範學校不答應。說高中生上師範的有好幾個,這個口子一開,將來事情不好辦。於是,我的大學夢又破滅了。不過,公平地講,塔城師範是我人生的重要一環,沒有這一環,沒有王繼宗校長對我的支持、培養,不會有我的今天。
    總之,從1972年到1978年,我在塔城師範學校待了6年。1977年,亦即恢復高考的第一年,我當時一點也沒有動心。因為我到塔城師範沒幾個月,就被抽調出來當教師。當時的想法是:上了大學,畢業以後不也是如此嗎?但1978年開始招收研究生,我動心了。因為當年的招生目錄中,中國社會科學院居然招收佛教專業研究生,而我那時正好對佛教產生興趣。於是報名參考,這在當時被有些人譏為“膽大不識羞”,因為我畢竟連大學的門也沒有進過,就敢報考研究生。但最終竟然被錄取,至今感念我的導師黃心川先生。
    人的一生,真是陰差陽錯的一生。當然,在我一生的轉折關頭,有幸得到黃心川先生、任繼愈先生、季羨林先生等諸位先生的栽培,這才有了我的今天。先生們的恩德,我永遠銘記。
                                               2021年6月10日於南渡江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