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阅览敦煌遗书戴手套问题的补充说明

(2018-08-26 14:48:27)
标签:

敦煌遗书

手套

补充说明

分类: 随笔

 对阅览敦煌遗书戴手套问题的补充说明

方广锠

   在昨天写的《柴剑虹先生,请不要信口开河》一文的最后,我呼吁:

     柴剑虹先生,为了敦煌遗书的安全,为了国图及有关收藏单位的专业声誉,为了敦煌遗书的准确鉴定与目录的顺利编纂,也为了敦煌研究者今后能够更好地研究敦煌遗书原件,请不要信口开河。

     因昨天已晚,故对有关问题没有展开论述。现对上述呼吁做若干补充说明,让读者对阅览敦煌遗书是否应该戴手套有更加清晰的背景知识。

    一、“为了敦煌遗书的安全”

    敦煌遗书为古代弃存,大部分残破不全,不少遗书残破严重。有些虽然已经修复,不少尚未修复。已经修复的,由于种种原因,也有的出现两次损坏。因此,考察原件,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因为我们的考察工作而使遗书原件受损。

   我的经验,人手的皮肤最为敏感。卷子一上手,哪个地方有残破,展开、收起时要小心,不用经过大脑,手下自有尺度。有些残破较甚的卷子,需要一点一点慢慢分离相互勾牵着的残纸,此时更需要敏感而细腻的手感来把握分寸。戴上手套,隔着一层布,哪怕再薄,毕竟隔着一层布。皮肤的感觉就会变得迟钝。即使眼睛看到残破处,心里想着要小心,无奈手上没有感觉,便会手不应心,很难准确做出分离勾牵残纸的细微动作,搞不好就会对原卷造成伤害。

   所以我说,为了敦煌遗书的安全,阅览时不能戴手套。特别对那些未经修复的残卷,或虽然修复但又二次残破的遗书,绝对不能戴手套。

   二、“为了国图及有关收藏单位的专业声誉

   发表工作照的罗棲霞女史多年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写本部工作。当柴剑虹先生提出手套问题时,罗女史当即明确说明:“@柴先生柴先生好。按法图写本部阅览规定,一般不用戴手套。”“阅览敦煌写卷不用戴手套。”这是法国国家图书馆写本部依据几十年工作的经验总结出来的规定。犹如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所说,中国国家图书馆敦煌遗书编目,从来不带手套。沈津先生曾撰文对有的图书馆、博物馆要求戴手套阅读古籍文献提出批评。这些都是长期从事有关工作的专家在工作中养成的“专业素养”。

    柴剑虹先生却说:“如果到国家图书馆阅览敦煌遗书,当时方先生是绝对要求戴手套的。现在真是入乡随俗了。”

    他的前一句话,看来是赞赏当年的国图及方广锠多么认真保护敦煌遗书,但如我在昨天的文章中已经澄清的,他“绝对”是在信口开河。后一句话,则是批评如今的法图对阅览敦煌遗书过于随便,以致方广锠也降低了对保护敦煌遗书的标准。实际上,这种言论既伤害了国图,也伤害了法图在保护敦煌遗书方面的专业声誉。

    由于种种原因,即使是敦煌研究者,现在也很少有人阅览敦煌遗书原件,何况社会上绝大部分人都不是敦煌研究者,所以一般人并不知道阅读敦煌遗书应有的规范。柴剑虹先生作为著名敦煌学研究者、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的前秘书长、现顾问,都会提出看敦煌遗书原件应该戴手套这样的问题,可为一例。

   敦煌遗书作为国宝,在中国人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秘书长提出这样一个批评,如果让沈津这样的行内专家听到,信以为真,以为国图看敦煌遗书真的要戴手套,他会觉得国图在这方面的专业素养太差。而对社会一般大众而言,听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前秘书长批评法图看敦煌遗书竟然不戴手套,或者会以为法图太不保护中国的古代文物。岂非“既伤害了国图,也伤害了法图在保护敦煌遗书方面的专业声誉”?

   三、“为了敦煌遗书的准确鉴定与目录的顺利编纂

   敦煌遗书的鉴定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在敦煌遗书名气日益高涨、市场价格不断上涨、照相技术不断翻新、印刷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敦煌遗书鉴定更是一件需要十分谨慎的事情。敦煌遗书鉴定,可以分为不同的流派。我主张,对纸张的鉴定,是鉴定敦煌遗书的第一要素。凡是就敦煌遗书鉴定与我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我从来不依据照片鉴定敦煌遗书,必须看到原件。有关鉴定方法,这里无法详谈。总之,除了其他种种要素,鉴定者还必须触摸原件纸张,观察其形态,把握其手感。如果带上手套,则对敦煌遗书的准确鉴定就无从谈起,自然,目录的编纂也就同样无从谈起。

   四、“也为了敦煌研究者今后能够更好地研究敦煌遗书原件

   如上所述,为了保护与鉴定敦煌遗书,阅览敦煌遗书时,一定不能戴手套。如果戴了手套,阅览者有可能在阅读时误伤遗书,也无法真切得到有关敦煌遗书的真实知识,那就会误导自己的研究。所以,柴剑虹先生的建议如果真的被采纳,不仅将有害于敦煌遗书的安全,也会有害于敦煌学者研究敦煌遗书原件,有害于敦煌学的发展。举例说,如果法图规定,必须戴手套才能阅览敦煌遗书。我只好带队打包裹回国。因为如果那样,我的编目工作就无法进行,也就不必呆在巴黎瞎耽误工夫。

   不戴手套有无弊病呢?当然是有的。除了微信群中说到的手汗问题,还有双手必须干净。

    其实,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

    阅览以前洗手,保证手部干净。这不是难事。

   至于手汗,手部毕竟不是人体最易出汗的部分。特别是手指,更不易出汗。阅览敦煌遗书,一般都在恒温阅览室,这一条件也使手部也不易出汗。我自己鉴定敦煌遗书几十年,从来没有出现过手部出汗的情况。当然,人会有个体差异,那也简单。比如我上篇文章提到的某馆,在同意我裸手鉴定敦煌遗书的同时,拿来一些纸巾,要求我随时注意擦掉手上可能出现的手汗。我自然答应,虽然最后並没有用到——仅中途喝水,继续开始工作前用纸巾擦了擦手,以防水杯上有肉眼看不见的污渍。手部容易出汗的先生,阅览敦煌遗书之类的纸质善本时,的确应该自备一些手巾、手绢之类,并随时注意自己手上是否有汗,随有随擦。其实,衹要心中真正把敦煌遗书当宝贝对待,有关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在不言中了。

   总之,如我昨天文章所说,阅览敦煌遗书戴手套,弊大于利。当然,我说的仅仅是敦煌遗书及以敦煌遗书为代表的纸质善本古籍。至于其他文物,各有各的情况,另当别论。据我所知,鉴定青铜器,如想上手,必须戴手套。这也是一种“专业素养”。

                    2018年8月26日於巴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