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源之形
水源之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492
  • 关注人气: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术自述

(2010-06-25 22:32:30)
标签:

學術自述

文化

分类: 随笔

学术自述

方广锠

   

    方按:

    這是一篇限定字數的命題作文。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参加了1983年在兰州召开的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成立大会。当时绝对没有想到,从1984年起,至今将近30年,会深陷敦煌学的泥潭而不自拔。坦率地说,近30年的摸爬滚打,有时也觉苦海无边。但最终乐在其中,流连忘返。

    在我博士论文的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曾与几位同代人讲过:无论国学与外语,我们都无以与前辈学者相比。我们一生中最好的学习时间,最关键的十年被荒废了。由于基本底子的薄弱和开拓资料手段的缺乏,我们这一代人,除了极个别的佼佼者外,很难出现像陈寅恪先生那样的大家。命中注定我们将是承上启下的一代。故而,与其去做那些做下去也做不透,说出来又不能说服人的‘学问’,不如扎扎实实地多做些资料性工作,让后来者踏着我们的脊背去攀登高峰。这就是我后来改攻佛教文献学的思想根源。”这也是我致力于敦煌遗书调查、编目,以及这些年努力建构网上“敦煌遗书库”的动力。

    虽然主要精力沉浸在原始资料的整理中,但有时见猎心喜,也作一些研究;有时骨鲠在喉,便发几句议论。我庆幸先后遇到黄心川、任继愈、季羡林、周绍良等先生,在他们的引导下,逐渐懂得做学问的门径。那就是:

    第一,研究一个课题,首先要收集有关原始资料、研究资料与动态资料。对相关资料,要尽力占有,力争一网打尽。

    第二,研究一个课题,要先做好这个课题的研究史。并随时观察、跟踪学术的最前沿。

    第三,对任何人都不迷信,对任何问题都没有预设前提。要全面地、辩证地分析问题,也就是要实事求是地对待研究对象。什么叫实事求是?我的体会是三点:一是努力把握研究对象的本来面目。二是努力把握“物质在时空中运动”这一规律。三是努力把握“一切事物都在与其他事物相联系的状态中存在”这一规律。

    第四,所谓“大处着眼”,是指观察事物要观其大略,把握事物要把握大局。只有这样,才能在研究具体对象、处理具体材料时不迷失方向。所谓“小处着手”,是指带着大局观去审察小材料。有了相应的知识积累,再用大局观去细致地观察与思考小材料,不少小材料会显示大价值。还有,小处着手时,要特别注意细节,细节决定成败。

    第五,尊重材料的原始面貌,一切以材料为依据。有几分依据说几分话,有几分把握说几分话。做老实人,做老实学问。

    第六,沉潜笃实,“为学须入地狱”。

    第七,以精益求精之心,求尽善尽美之境。其实,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尽善尽美之境。提这样的要求,无非是以“取法於上,得之於中;取法於中,得之於下”的古训来警惕自己。以尽量少犯错误,特别是力争不犯大错误。

    第八,尽全力做好那些自己能够把握的事情。做过的工作,争取不要让别人再做第二遍。但对那些自己不能把握的事情,则连梦都不去做。

    上面这些话有些是学术界的老生常谈、有些是先生们的谆谆教导、有些是自己的体会。古诗云:“鸳鸯绣取凭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当年先生们把金针交给我们,希望我们能运针飞线,绣出凤凰,恩德难酬。当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真正把那些教导贯穿起来,融化到自己的血液里,变成自觉的行为准则,的确需要经过一番磨练。

    希望上述感受,对年青的朋友们能够有所启发。

    我主要研究佛教。原本以佛教历史与思想为主,后来侧重于佛教文献学,从佛教文献学进入敦煌学,但侧重点依然在佛教。由于主要精力用於敦煌遗书整理,所以虽在上述领域做了一点研究,取得一点成果,但很有限。就敦煌遗书整理而言,这样的工作,我不来做,迟早也会有人来做。只不过我的因缘条件好一点,也就是遇到的好人多一点,得到的帮助大一点,于是做的工作就多一点。由敦煌遗书整理,不可避免地涉及敦煌遗书鉴定。文物鉴定不神秘,无非靠多接触、多比较、多思考、多总结。我现在对敦煌遗书鉴定有底气,主要因为见得多,有条件去比较、思考、总结。其他人如果有同样的因缘条件,也许比我做得更好。

    我最主要的学术创新其实只有两点:第一是提出要重视对中国佛教中信仰层面佛教的研究。第二是提出要重视对佛教发展中“文化汇流”现象的研究。这两个学术创新点的产生,都得益于敦煌遗书。上述两点,第一点指出当今中国佛教研究的缺憾,如果解决,可以推动中国佛教研究大步前进。第二点则关涉整个佛教研究的全局,如果重视,将打开佛教研究的新局面。遗憾的是,我仅仅是“提出”而已,虽然做了一点研究,也仅限于论证这两个创新点“立项”的合理性。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将努力在有生之年将敦煌遗书的调查、编目做完,也算对老师、对诸多帮助过我的人有所交代。如果有可能把想写的題目写出若干,可算上天的额外眷顾。“敦煌遗书库”目前虽然已经拉起架子,但“功成必不在我”,它的最终完成,还要靠青年一代的不懈努力。至于上面提到的那两个创新点,只能作为学术遗产交下去。但最终是否能够交得下去,我连梦都不去做。

    归根结底,人在社会中生活,一切活动离不开他周围的各种社会关系。所以,在这篇学术自述的结尾,我要感谢一切曾经给我顺缘,亦即帮助过我的人;也要感谢一切给我逆缘,亦即阻碍过我的人。无论顺缘还是逆缘,都是增上缘,使我的学术经历丰富多彩。

                         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於通州皇木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