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璇
梦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989
  • 关注人气:1,4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璇一、二月份诗歌集锦(9首)

(2015-02-28 08:44:59)
标签:

情感

梦璇

诗歌

分类: 原创诗歌

◆岁末

诗/梦璇

 

岁末。所有的渐趋安宁

鸟鸣收口  河流慢行

该开的花已经开过

该做的梦已经做过

时光在奔跑中  也越来越轻

 

对镜。捋一捋自己的影子

时而透明  时而斑驳

看淡时  微笑是透明的 

看浓时  疼痛是斑驳的 

 

不再写诗。一些所谓的诗 所谓的爱

全部收进行囊

无所谓疼与不疼

十二月的一场雪

会轻巧地掩盖一切 

 

 

◆岁初

诗/梦璇

 

岁初。一枝梅。独自守在窗台

抱住自己

也抱住冬天的冷

酝酿中  一些暖色的花悄悄出炉

 

一只猫。安逸地走来走去

没有悲也没有喜

“春花会开  秋果会落”

上苍默默给他传递神谕

 

一条河。抵不住一朵花的诱惑

在阳光的轻暖中

重新审视自己

三千里云烟

有的只能是奔流不息

 

岁初。钟声远去

渐长的绿  翻飞了旧色的光阴

故事伏在春天的端口

所有的隐喻又要从头开始

 

 

◆雪花开了

诗/梦璇

 

当冬季真正来临

枯枝低鸣  风声飞扬

所有的欲望都开始凋零

 

虞美人的花香躲进山坡

布谷鸟的鸣叫躲进丛林

稻草人的瞭望躲进田野

 

大地一片沉静

 

河流停止了梦想

小麦泛出新绿

又重新涂满厚重的荒凉

一只蝴蝶飞不过寒冷

一叶苍茫躲不过季节的忧伤

一首诗解脱不了那些冻僵的魂灵

 

静默中  只有一片雪花在寂寞飞扬

 

 

◆我知道

诗/梦璇

 

我知道

黑夜和白日常常对峙

 

一些举着神灯的人

只喜欢黑夜  不喜欢白日

 

夜色垂暮  一袭月光铺展成袈裟

内里充满神秘

 

万物开始呓语

所有的梦也开始复活

 

昏暗的神灯下

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

 

虚假的成了真实

真实的  戴上了虚假的面具

 

丑恶的成了美丽

美丽的 蒙上了丑恶的尘土

 

没有人会伤心

因为一切都是常理

 

虚幻的世界里

举着神灯的人  只会欢喜不已

 

 

◆一口气  哈出一个春天

诗/梦璇

 

这个冬天   蔓草荒烟

氤氲   压着你和你的影子

 

前进是一种迷局

后退也是一种迷局

 

迷茫中   你和你的影子独自纠缠

 

雪没有来

它怕自己  漂白不了这个冬天

 

掌灯的人 也没有来

他怕灯光微弱   走不出蔓延的黑

 

但阳光一定会来

你知道   影子也知道

 

用力哈一口气   让阳光张扬起来

 

来个千枝吐翠

来个桃红梨白

再来个傍柳随花   你在 

你的影子也在

 

姹紫嫣红里  你和你的影子  

温暖  清晰  如昨 

 

 

◆世界如此饱满

诗/梦璇

 

冥冥中 一定有一只神的手

 

花香入心  鸟鸣脆天

风从来都是喧嚣的 

 

一场雪漂白了一个世界

一场雨安静了一个夏天

一只小麻雀扇扇翅膀  就抖落了寒冷

抖落了冬天

 

红尘中  人有时开心有时不开心

有时孤独有时不孤独

 

你来  哭声喊活了一个魂

你去  别人的哭声伤不了你的心

 

世界如此饱满

 

日月星辰从来都是生生不息 

万生万物从来都是轮番妖娆争相生艳

 

哦  一定有一只神的手

在世间轻弹

 

 

◆你,祭奠了这个春天

       --------悼念刚刚自杀离去的诗友(江南)

诗/梦璇

 

那个寒冷的冬季

你拒绝了寒冷

 

白雪来了  你拒绝了白雪

风声来了  你拒绝了风声

 

一首清丽的诗  蜷缩成一个坚硬的壳

你  独自躲在壳中

盛开着一朵带毒的情花 

娇艳美丽   却隐隐作痛

 

春暖花开

又到了抽刀断冰的光景

坚硬的是昨天  柔软的是明天

还未用刀

琴弦里的绿就已经郁郁葱葱

 

那么多绿  奔跑着

开始柔软大地

开始柔软枝条

开始柔软那些涌动的花朵

 

那么多绿色  柔软了这么多美好

可终究  柔软不了一个孤独的魂

一首寂寞的诗歌

 

绿色的奔跑中

你 这样决绝

用自己祭奠着这个桃红梨白的季节

 

 

他的梦,缄口不语

          ------记一位无家可归的老人

诗/梦璇

这个冬天  步履蹒跚

他的梦也开始老了

 

想象中的房子

不用面朝大海

不用梧桐花漫天

 

只需  白日触摸一米阳光

夜晚飘落一叶月色

 

只需  放下他颤巍巍的余生

放下两个晃动缓慢的影子

 

可一切还是晚了

他的梦  从房子开始

又从房子结束

 

在这个密不透风的盒子里

他  失去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老去的时光 裹紧了所有的记忆

即将湮开的桃花  淹没了快乐和痛苦

 

起风了

当儿女们虚幻的哭声远远传来

他的梦  也开始缄口不语

 

 

守望黎明

       ------------写给住院的诗友黎明

诗/梦璇

 

暗夜里

一株妖娆的藤蔓格外妖娆

缠住了你的诗歌

缠住了你

 

黑暗不是与生俱来

 

要知道

你的诗歌从来是个发光体

 

不需要梵音

一叶阳光的跳动  一首诗的晶莹

黑暗中的藤蔓  那些妖娆的藤蔓

便会纷纷断开

自由了你的诗歌

自由了你

世界的微笑源源而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