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俄罗斯采访手记(一)

(2004-04-19 18:33:47)
分类: 我的收藏
俄罗斯采访手记
 
文/本刊记者  徐妍
 
  接到赴俄罗斯的采访任务十分匆忙,从接到任务到确定航班,前后差不多也就两周的时间。一边忙着各种复杂的手续,一边搜集着各种与俄罗斯有关的信息,还一边想像着在俄罗斯的留学生状况。实话说,脑子里先入为主的最多的概念,除了想着在俄罗斯留学的中国人一准是在航空航天、音乐艺术等专业领域尽情领略俄罗斯的过人之处,就是留学俄罗斯频繁出现的安全问题,自然也想起了一年前发生在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的留学生公寓火灾事件(“11·24事件”)。

  11月8日,我踏上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飞往莫斯科的CA909航班,行前的紧张忙碌、想像中的时差,让我打定主意登机后要好好休息一下。机舱里,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参半。巧的是,我28D座位的左邻右舍正好是要到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读预科的中国留学生,由于“11·24事件”,他们的留学计划受到影响,一部分人先在离莫斯科不远的白城就读,现转到莫斯科继续读预科。职业的敏感和对留学生的亲切,让我很快就和他们“热聊”起来。

  来自山东东营的女孩王一娇,今年还不满18岁,她是第一次只身赴俄,我刚上飞机,就见她一人已经在28排就坐。见我奔着她去,就主动站起来问我座位并帮我存放行李,她的热情勇敢和年轻的自信扑面而来。她说,“我上来得很早,没几个人,眼见着你一个咱自己人冲我过来,我心里可热乎了!”记得当晚在莫斯科入境时,只有一点俄文基础也不通英文的另一中国小姑娘急得团团转,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我妈更是连俄文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她到时候来看我可怎么办啊?”

  此时,我开始体会到留学人员远离家的孤单和无助,开始想像留学人员踏上异国他乡的第一步,开始假设留学人员在外学习生活的艰辛和酸楚,也开始憧憬着我的俄罗斯之行。
  
折返莫斯科
  按照接待我的中国驻俄使馆教育处安排的计划,我在莫斯科的日程前后可以说是被“拆分”成了三个部分。11月9日,也就是到莫斯科的第二天,我就见过了教育处的全体工作人员,教育处裴玉芳公参以她特有的学者风范和行事风格,仔细询问了我此行的主要目的,就他们安排的活动日程与我交换意见。

  当天上午,我在教育处还约见了中国留俄学生总会的宣传部长梅汉成先生,梅汉成的身份使我们此前就有过许多联系,几年来他也为《神州学人》杂志和网站撰写过不少稿件,我和他主要交换此行采访的一些意向,听听他的意见,并请他代为在部分留俄学子中征求对《神州学人》杂志及网站的意见和建议。令我未曾想到的是,梅汉成还带来了他8岁的小女儿,这位在俄罗斯的小留学生也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天下午,我就匆匆踏上了奔赴圣彼得堡的火车。4天之后,我从圣彼得堡回到了莫斯科,回来的第二天,我把主要时间用在采访教育处每一位工作人员,旁观他们繁忙的工作,倾听他们各自对所负责留管工作和教育交流工作的感受。当晚,我就在教育处白树艳老师的陪同下启程赶往伊尔库茨克,只是天公不作美,当晚我们未能成行,又折回教育处,直到第二天才成行。

  11月19日下午,我从伊尔库茨克返回莫斯科,重又开始了在莫斯科的紧张日程。当天下午即参加了两个座谈会,一个是与部分在莫斯科地区留学的中国留学人员代表座谈,一个是与中国留俄学生总会的部分成员见面。第二天,先是参加教育处组织的俄罗斯籍汉语教师座谈会,接着是参加教育处为纪念“11·24事件”一周年而组织的“人间自有真情在”晚会彩排。当晚,原计划和裴公参一起去人民友谊大学看望“11·24事件”中受伤已恢复学业的同学,因莫斯科是夜风雪交加,出行十分不便,遗憾地未能成行。11月21日,在参加完“人间自有真情在”晚会并给编辑部发完稿,来不及半点喘息,甚至来不及和所有为我此次采访提供支持和方便的人们一一打过招呼,我就匆匆踏上了既定的回国的旅程。
 
裴公参和她的助手们
  裴公参原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党委副书记、教授,2002年5月就任驻俄使馆教育处参赞,为人儒雅、行事低调的她,直到“11·24事件”时才一下子频繁出现在媒体上,从此被许多人提及和认识,因为她是第一个赶到火灾现场的外交官。2004年3月,在教育部在北京组织召开的首次驻外使领馆教育参赞会议上,记者有幸结识了她,记得她当时是第一个将我们现场给各位参赞发放的问卷认真填写好交给我们的人,其行事认真细致的学者风范就给记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此次有机会近距离接近裴参,见她思路清晰,定位明确,把纷繁复杂的教育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把在俄留学的中国学子视同自己的儿女,更让我感觉到她善良、和蔼的母性美的一面。

  无疑,裴公参和她的助手们所处的位置十分地重要。目前,中俄关系发展势头良好。两国确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除两国元首每年会晤外,双方还建立了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明确了四项任务,即增强政治互信,加强经贸合作,密切战略磋商,增进社会交往。中俄双方高层领导人这些年像走亲戚似地互访,从过去的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岚清到现在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国领导人,都定期多次访问过俄罗斯。就是在2004年,温家宝总理访问了俄罗斯,普京总统也刚刚结束访华。

  中俄关系“巅峰时刻”的到来,是在双方共同渴望更好合作的愿望下成立“中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时。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亲自担任了上届委员会中方的主任,并在中国教育部内设立了专门的机构负责与俄罗斯在教科文卫方面的合作。本届委员会,分管教育科研的国务委员陈至立接任了李岚清的位置。委员会成立以来,中俄双方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仅是教育合作领域,就有高校学者短期赴俄罗斯合作科研、派遣舞蹈、音乐、美术类留学生等项目,并已取得了公认的成效。由此我们可见教育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在中俄双边关系中的重要性。

  对此,裴公参有着深刻和清醒的认识。她说,根据中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教育合作分委会第四次会议达成的共识,仅是在高等教育领域,中俄双方将制定2008年前的中俄高等教育合作执行计划,实施百人留学项目(自2004年起,每年从已经建立合作关系的中俄大学中,增加选派100名留学人员到对方国家留学)、联合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项目(双方将继续支持北京大学—莫斯科大学联合研究生院、黑龙江大学—远东大学联合研究生学院的建设)、语言推广项目(双方将进一步调动设在莫斯科矿业大学、圣彼得堡大学、远东大学三个汉语中心和设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黑龙江大学三个俄语中心开展语言教学、科研合作、组织培训的积极性)、艺术类留学人员培养项目(中方将继续派遣一定规模的艺术类留学人员赴俄罗斯留学)、联合培养本科生项目(为规范引导中国学生自费赴俄罗斯留学,双方将指导监督部分双方合作伙伴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联合培养本科生的全过程)。

  裴公参说,在中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的框架下,中俄双方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与交流,正在做的和将要做的项目和工作有许多,驻俄使馆教育处作为中俄教育合作与交流的“前哨”,其地位和作用之重要不言而喻。在她看来,驻俄使馆教育处要在使馆和教育部的领导和指导下,在工作中更加清醒更加忙碌更加有成效,也在繁忙琐事中把握主流和工作的重要性,真正体现教育外事工作“三个服务”的宗旨。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裴公参以她独有的人格魅力和以身作则的工作风格,凝聚和团结着她身边的几位工作人员,这些来自国内不同单位而且不断流动变化的教育外交官们和裴公参一起,为中俄教育合作与交流工作默默无闻地工作着。

  主要负责交流工作的生建学因为正好回国,我们未能在莫斯科谋面,但此前的联系事务,没少打扰他,生建学回国前是教育处工作人员中惟一来自教育部国际司的官员。在陪同裴公参到海参崴参加完远东大学105周年校庆之后,生建学匆匆踏上回国的旅程,也就是他为记者带回了赴俄采访的邀请函。行包还未完全卸下的时候,记者就在第一时间赶到他那里翻找有裴参亲笔签名的邀请函原件。生建学末了还带着一脸的疲惫但不失欢迎之情的口吻说,“我们裴公参一切都安排好了,好好报道一下我们处的工作吧!”据教育处的工作人员介绍,生建学的工作能力没得说,由于他长期供职于教育部国际司,对中国的教育方针政策、教育交流的目标和要求,特别是对留学工作有着比较全面的了解和把握,因而成为裴公参的得力助手。

  交流组的白树艳老师可以说是我这次俄罗斯之行的“全陪”。白树艳来自同济大学,她把自己只身一人来教育处工作的理由定位于“长点见识增点阅历做点不同的事”。白树艳性格直爽办事干练且可以说是雷厉风行。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俄语系的她,曾于1996年到乌克兰留学两年,其俄语可以说是棒极了,可以达到和俄罗斯人“吵架”“不让须眉”的水平。就拿她负责的对外汉语教学工作来说吧,她和莫斯科地区所有开设有汉语课的学校及老师们都比较熟悉,无论是俄罗斯汉语教师、致力汉语教学和推广的当地华人华侨,还是为数不多的中国派去的汉语教师,可以说都跟她是朋友。记者在俄采访不长的时间里,她先是召集这些年到中国参加过短期汉语教学培训的俄籍教师开座谈会,认真听取他们对在俄推广汉语和教好汉语的意见和建议;接着她又专门陪记者到与莫斯科有5个小时时差的远东地区的伊尔库茨克采访,而且在我们的行程中安排了大量的拜访当地从事汉语教学、推广和研究的部门、学校和人士。当然,白树艳的工作远不止对外汉语教学工作这一项。据了解,在负责交流工作之前,她还曾做过一年多的留管工作,早在中国启动向俄派遣艺术类留学生项目之前,白树艳的一份详尽的关于俄罗斯艺术类院校的调研报告就发挥了作用。在一份由她执笔的关于俄罗斯接收留学生政策的调研报告中,记者见到了她工作水准的另一面,洋洋洒洒上万字的调研报告里,更多的是她调研到的第一手资料。

  来自北京大学的林百学和重庆大学的江燕在教育处主要负责留管工作,留管工作始终是教育处工作的“重中之重”,随着中国留俄学生数量不断增加、领域不断扩大特别是自费生人数骤增,他们的工作任务之重可以想见。在他们看来,在俄罗斯做留管工作,确实很辛苦。比如说,为国家公派生落实院校和专业就是一件很挠头的事,要么很难找到满意学校和对口专业,要么你想去的学校和专业人家不欢迎,要么因为你是互换项目生对方积极性不高,这些不一而足的情况十分普遍,往往费很大劲也不能令人满意。再比如,留学生在俄经常会因语言不通环境不熟国情不解等原因而遇见各种各样的困难,每每此时,他们第一反应就是找教育处,教育处经常要为处理这些看似很小但对一个留学生却很重要的事情,占去许多时间和精力。眼下他们正筹划着在以自费生为主的俄罗斯高校也建立中国留学生组织。

  来自陕西师范大学的师金柱和来自教育部机关的张文生、王勇,在教育处的工作就是国人熟知的“办公室”角色,他们将自己的工作概括为管理、协调、服务三项职责,并以“干什么、怎么干、怎样才能干得更好”三个层面来要求自己,全力保证和服务一线工作。在他们看来,办公室是教育处的窗口,体现教育处的形象,特别是对留学人员而言,办公室要以良好的服务让留学生建立起对教育处的信任度。
 
留俄学生总会和《留俄通讯》
        印象中,中国留俄学生总会是记者知道的与使(领)馆关系最为紧密、对使馆工作支持也很得力的中国留学生组织;印象中,中国留俄学生总会主办的《留俄通讯》是海外中国留学生自办刊物中一直坚持办刊并保持着较高水准的刊物;还是印象中,中国留俄学生总会及他们主办的《留俄通讯》是与我们保持联系和往来较多的留学生团体和刊物。正因为这些印象,在记者提前传给教育处的采访计划中,特意强调了要与留俄学生总会的负责人和《留俄通讯》的负责人见面的想法。这也就是为什么记者抵达莫斯科的第二天上午,就在教育处与留俄学生总会宣传部长、《留俄通讯》主编梅汉成见面的原因。梅汉成目前在莫斯科师范大学攻读教育学副博士学位,2001年来俄前,他供职于东南大学校办。由于在文学方面的特长和爱好,他很快就成为留俄学生总会宣传部的负责人,并担当起《留俄通讯》的主编之职。在使馆这两年组织的各种大小活动之中,大小稿件,长短台词,梅汉成总被视为留俄学生中的“笔杆子”而“捉刀”无数次。他专门为我们撰写的有关“11·24事件”的报道——《严冬里的春天》一文,在《神州学人》杂志和网站刊登后,被转载率极高。据说,梅汉成到目前为止在留俄学子圈中最为成功的代表作是他为纪念“11·24事件”而谱写的歌词《深情一望》,经由格涅辛音乐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平春阳作曲后,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自2004年驻俄使馆组织的留学人员春节联欢会上首演以来,就一直在留俄学子和使馆工作人员中广为传唱、为他们耳熟能详。

  随梅汉成而来梅雨晗差点儿就打乱了记者与他爸爸交谈的主旨,但是像她这样的“小留学生”也足以引起记者的兴趣和关注。眼前的梅雨晗,沉静而又大方,虽然这个环境对她而言并不陌生,但她还是像小大人一样,静静地坐着。来俄罗斯之前,5岁的梅雨晗先在南京上了两个月的小学,“这是想着要让女儿适应一下国内的小学的教育方法和教学强度,到俄罗斯这边有个比较。”2002年,6岁的梅雨晗跟着妈妈到了莫斯科,她们来的时候就带着国内的小学课本,“主要是不希望女儿把国内的课程落下。” 梅雨晗先学了一个月俄语,然后就在俄罗斯上了小学。俄罗斯孩子都有欢乐的童年,他们上小学很轻松,每个班也就十来个孩子,学校每天中午12点半就下课。在这样的环境里,小梅雨晗学得轻松,“玩”得也很愉快,同时练就了一口比她爸妈还流利的俄文。见她眼下幸福的样子,你也不能不想一旦她必须随父母回国的时候,再进中国学校的门,不知她是否还能如此这样般快乐。

  从伊尔库茨克回到莫斯科的当天下午,教育处在召集了留俄学生代表座谈会后,又让留俄学生总会的部分成员与记者见面。现任留俄学生总会主席赵卓,是门捷列夫化工大学的博士生。这些年来,留俄学生总会不管人员发生什么变化,但组织机构一直比较健全,工作也比较得力,既是留学生困难问题反映的重要渠道,也是教育处工作的得力助手,可以说是留学生和教育处之间的桥梁。针对这些年来自费生不断增加的情况,留俄学生总会的工作重点也转向开始关注自费生,主动关心和帮助他们,协助教育处为自费生解决困难和问题。
 
听俄专家建议汉语教学
        11月20日下午,教育处组织近几年来曾到中国参加汉语教学培训的俄罗斯汉语老师座谈,叙述他们在中国学习的情况和感受,交流体会和想法,探讨如何在俄罗斯更好地推广汉语、教好汉语。来自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莫斯科校际汉语中心、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莫斯科语言大学、俄罗斯人文大学、莫斯科东方实用学学院、莫斯科1948中学等院校的20位俄罗斯籍汉语教师,以及目前正在俄罗斯从事汉语教学工作的3位中国汉语教师等近30人参加。

  裴公参参加了座谈。她说,在世界范围内更好地推广汉语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世界文明的交流和发展作出贡献的重要举措,中俄两国有着悠久的文化交流史,目前俄罗斯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汉语在俄罗斯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特别是中国政府成立对外汉语教学办公室推广对外汉语教学以来,汉语的教学、学习和研究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国文化热”在俄罗斯的影响越来越大。

  座谈会现场气氛十分热烈,俄罗斯汉语教师争先用标准的汉语发言。他们说,通过培训,自己不仅在语言上得到很大提高,同时也了解了中国的社会经济、风土人情,对他们在俄教授汉语有很大帮助。在他们看来,在俄罗斯教汉语的人也有个不断提高、知识更新的问题。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汉语也在不断地发展,因此到中国进行这样的培训是很有必要的。他们中肯地建议,以后举办这样的培训班,最好能根据每个汉语教师水平层次的不同,进行分班教学,并希望以后举行培训班时能针对书面语和口语之间的区别进行培训,同时多增加一些语言实践类的课程。他们还希望能及时得到中国国内最新出版的对外汉语教材信息,和有关汉语教材和汉语教学方面的学术期刊。

  座谈会上,白树艳还不失时机地抓住机会进一步宣传教育处正准备组织一场曾经在中国学习过的俄罗斯学生的征文比赛和演讲比赛,参赛作品可以“我眼里的中国”、“我的中国情结”、“难忘的留学经历”、“我的第二故乡”等为题,讲述留学生活中最难忘的人或事。为了吸引没有到过中国学习的学生参加,他们专门也为这些学生设计了“我为什么选择了学中文”、“我向往的地方”之类的题目。

  听在国外教汉语的外国人谈怎样教好汉语怎样推广汉语,于我还是头一次。置身这样一种氛围之中,你对汉语、对汉语对外推广重要性的感受和认识,足可以上一个大台阶,你也就不难理解中国政府为什么下如此大的气力来搭建“汉语桥”和建设“孔子学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