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明
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384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群谋财害命的外科医生【转载】

(2009-09-08 19:54:25)
标签:

保健

健康

长寿

疾病

运动

医生

内科

外科

绿色疗法

保守疗法

小针刀

杂谈

分类: 对待疾病

一群谋财害命的外科医生【转载】

 

作者:王彦军


    我是一名康复医生,中医专业,主要治疗以颈、肩、腰、腿痛为主的疼痛类疾病,治疗手段以针刀等偏于西医的微创为主,以传统的针灸、整骨、牵引、拔罐为附,已经从事这个行业21年了,我在工作中经常大量见到骨科手术后遗症患者,查看他们手术前影像检查报告和临床体征,完全无需手术,在我们康复医生手里应刃而解的毛病,但却在医院做了开放性手术,有时困惑到愤怒,大型医院科室很齐全,手术应该有严格的适应症呀,怎么无谓的做了那么多让病人经济上倾家荡产,手术后形同废人的手术呢,随着愤懑的积蓄,促使我作出一个决定,我要到医院相关科室蹲点了解,以解开心中的困惑,我来到本地区一家三甲医院,办妥了到脊柱外科进修手续,放下年龄的矜持,跟在一群三十岁左右的外科医生后面,毕恭毕敬的当作一名小学生,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卧底调查。
    先介绍一下我进修的脊柱外科是什么性质,顾名思义,外科,就是医生以手术为主的器械,对人体修补、切除,加上定语脊柱,就是用外科的方法治疗脊柱相关疾病,比如人们最常见的颈、腰椎间盘突出症,就是因为椎间盘突出压迫到人体神经、血管、脊髓等,在这个医院里的治疗方法就是拿掉突出的椎间盘髓核,直观的拿掉压迫物,患者的症状就会好转,属于对症治疗,但并没有解决病因,对后期的复发埋下伏笔。我来的这个脊柱外科有八名医生,19名护士,据统计,去年数据,平均每天要开展大小五台手术,每月的业务收入平均三百多万,科室里没有五十岁以上的医生,据说外科医生年纪一大就转科,因为手术台上一站5—6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我只有40出头,身体素质一向不差,作为助手陪站一台大型手术下来,身体感觉要虚脱,常常感到身体吃不消,当然,这些医生也拿着我们当地一般工人3—5倍的收入,他们经常谈论的是做了多少手术,比拼和同类科室的手术量,手术量的增加使得他们既有经济回报,还有一种救死扶伤的职业自豪感,而每一个患者家庭为筹措巨额手术费而东拼西凑的辛酸苦涩和手术后陆续显现的欲哭无门的后遗症,他们或因阅历或因视角所及看不到或麻木。
    随着对脊柱外科了解的深入,我才越来越理解有位针刀老师给我们讲的一句话,那是2007年,我参加了湖北中医学院的一个针刀高级研修班,主讲张天明教授,有15年脊柱外科工作经历,后来投入到小针刀创始人朱汉章门下,彻底放下手术刀,痴迷于小针刀,他说,我做了15年外科手术,主刀手术数千例,每见到一个病人,我们这些年轻医生都争相手术,也有善良的初衷,也为提高自己的操作技术和临床经验,这几年学习了小针刀疗法后,才明白,我经手的百分之六十的病人都是不该手术的受害着,他们为我们的无知和浅薄而买单。
    在医院,科室分科很细,但由于很多病都和多个科室有联系,同一个病人放到几个相近的科室治疗都不为过,比如:颈、腰椎病,你到康复科或者脊柱外科都可以,不同之处是,一个是物理疗法为主,一个是手术疗法为主,病人的承受和付出却有天壤之别,显然手术在规程上是有指证的,但掌握在人的手上就有巨大的弹性空间,比如脊柱病手术指证是:A;脊柱严重滑脱,B;椎管肿瘤,C;椎体严重骨折,D;髓核脱出,E;椎体严重结核,F;常规治疗无效的疼痛疾病。很多指证没有准确的定量标准,需要医生的主观判断,这就为手术的随意性行了方便,特别是F项是手术扩大化泛滥最严重的一项,患者投医水平的参差不齐和治疗方式的千差万别决定了疗效的悬殊。
    这里我说几个我临床工作中的心路历程,在我从事传统康复治疗的几年中,自从接触针刀等治疗手段后,最初几年,遇到一些适应症患者,我多次治疗无效,无计可使情况下,我把这些患者带到同门高手面前,同样的针刀治疗,立现显著效果,多次以后我才明白,只要是排除了手术指证的患者,久治无效的原因是医生个人的技术问题,随着治疗逐渐得心应手,现在我在临床中,只要排除手术指证,只要患者坚持治疗,疑难的疼痛患者,只是多做几次试探性治疗而已,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能治愈。
    1996年我曾经治疗过一例重型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他当时的症状是:头已无法抬起望天,背上有90度驼背,我那时临床经验也不多,虽然原来在针刀培训班系统学习过强脊炎驼背的治疗方法,但这样重的病人还是第一次接诊,我就告诉病人,你的病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没有把握,我也不收你治疗费,只收药本费,病人说,王医生,你只要帮我治,治疗不好我也不会怪罪你,有了患者的理解和信任,我开始查阅资料,进行摸索性治疗,我为他设计了每天的打太极拳加牵引等物理治疗,配合中药内服,另外定期用针刀、银质针松解他骨化的纤维韧带和痛点,历时两个多月,病人的身体基本能够直立,颈部可以灵活转动望到屋顶,我告诉他,系统治疗可以结束了,你在家再坚持巩固服用两个月的中成药,打太极拳的锻炼要终身坚持,13年过去了,去年的电话回访,病人完全正常。
    再说说关节置换术,我曾经治疗过一个老年患者,73岁,膝关节强直,无法下蹲,站着大小便,面前一块砖头都无法迈过,医院的诊断是骨性关节炎四级,并说只有关节置换别无它法,患者经济不是问题,但因年事已高,不想受一次伤筋动骨的手术,我在一次社区义诊中见到了他,并告诉他,用针刀疗法扩大髌骨活动度,可以解决膝关节强直问题,患者听我说不动手术也能治疗,欣然接受,经过我八次的针刀松解,配合内服中药,不到两个月,患者已经能下蹲如厕,其实之前患者也接受了长期的针灸按摩等传统理疗,没有明显好转,对这种组织严重变异的患者,传统疗法显示出它的局限性和无能无力,这多年来,自从我学习了针刀等微创疗法后,传统方法使用的越来越少,根本原因就是它的治疗周期长,复发率高,且大多是缓解症状,用针刀治疗痊愈的时间和程度我敢给病人拍胸脯,用针灸等传统疗法,我不敢对病人承诺。
    我在该医院脊柱外科看到的外科手术中,感到最荒唐的是这样一个病例。有一个20多岁的姑娘,因走路或腿大幅度摆动时髋部有响声且隐隐作痛,医生诊断为弹响髋,通俗说就是股骨大转子旁韧带拉的太紧,如果我们小针刀治疗,少则一次,多则两次,几秒钟就结束治疗,最多花费100元,不仅不占病人时间而且基本无痛苦,可是病人一头闯进的是我进修所在的骨外科,病人服从安排做了开放性手术,在腰部麻醉下切开并完全暴露股骨大转子,手术后住院继续消炎并观察一周才出院,患者前后花费八千多元,手术后的痛苦不便和时间的耽搁损失无法计算,其实这个病人应该由医生推荐转到其他科室进行微创治疗,由于每一个患者在医疗知识上是弱势群体,所以来到医院就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医生,所以被小病大治。医院各科室考核的唯一指标是业务量,不是对患者的最优化治疗。因为这个病例,我心里第一次暗暗骂了和我一样穿着白大褂的同行们,如果人们骂我们是白衣魔鬼,我们大多的医生是为你们背了黑锅。
    就拿我们最常见的颈、腰椎病来说,到了脊柱外科,就是手术治疗,西医手术的弊端是,除掉问题部分,却不能解决起病原因,也无法顾及后遗症,我临床中经常接触手术除掉突出的椎间盘髓核的颈腰椎病人,短者数月长者数年,椎间盘又产生相同病变,询问原来的手术医生,还是拿掉,这时病人已经恍然大悟,手术并没有解决他们的病根,但悔之晚也,
    在我进修脊柱外科的两个月中,全过程追踪统计了121例手术病人,除过56例是必须手术的手术指证的病人外,其他65例病人手术诊断大多是:经常规治疗无效或症状严重,手术指证不严密,应该先保守治疗为主,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如果应用我们小针刀疗法,保守的说百分之九十以上应该可以临床治愈。据我和同行的谈话了解知道,医院的级别越高,越不重视微创为主的针刀疗法,从上到下更推崇经济效益更好的手术治疗,所以全国整体上针刀高手都在基层或民营专科,也因为针刀医生入门太漫长,且学习花费不菲,故基层医疗机构高手少,平庸者多,使我们经常听到患者抱怨:某某病经过很多医生很多方法治疗而无效,对寻医问药失去信心,或者干脆接受西医的大手术。因为疼痛类疾病治疗手段众多,大小医院小诊所都开展疼痛治疗,各个层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接诊,患者久治无效,我分析就是在庸医圈里周游,手术扩大化比率在我所调查的脊柱外科超过半数,不知其他科室还有多少吃人的黑洞,可叹,无谓的手术让多少幸福的家庭坠入深渊,把多少患者变为半个残废。
    中国的卫生事业一面是经费不足,一面却漠视显而易见的浪费,我们的各级医院,医生的绩效都是与业务量挂钩,让人潜意识里,鼓励小病大治,这个体制问题不解决,再多的投入也不够吞噬,各个科室独立核算,患者投医就凭运气,落到外科医生手里,他们只会要求你手术,若非界定十分清楚,转科进行最优化治疗的可能性极小,患者的治疗也像赌博,特别是偏远乡下没有任何基本医疗常识的病人,更容易误入歧途,做医疗体制的牺牲品,我没有怀疑医生群体的道德水准,放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遵守一个行业的潜规则,不然你就是异类,必被群体不容而筛除,追根溯源是闭门造车的政策制定者。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电影名叫:天下无贼,代表人类的一种理想,我希望天下的医生多多的下岗失业,我也想起我在基层工作时,有几年,每年的某些季节都有瘟疫流行,医务人员忙在手上,喜在脸上,若某一年一直无病流行,医生见面就谈,今年怎么没有流行病呢,流露出失落的表情,为今年的收成担忧,我暗想,电影“新白娘子传奇”里有个道士,会法术,让老百姓瘟疫蔓延,他然后现身解民倒悬,名利双收,估计多少医生做梦也向往拥有这种法术,何时医生才能以最优化的方式真心对待病人,而不是:‘把病人当亲人’只是假大空口号写在墙上,这不能依靠医生自身的道德提升,而应该是政策层面上切断医生的逐利思想,这个应该是政府的工作,这不是一个世界难题需要去探索,有现存的模式我们不加创造的照搬也行,可是多年来只见雷声不见下雨,可能人民的公仆太忙,和谐社会应该伸手可及,却感觉那么遥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