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phil
suphi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附中打牌的岁月(上)

(2005-11-22 00:21:53)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昨天ilia给了我个联结是某华师大二附中校友回忆当年他们高三打牌的日子(具体见http://spaces.msn.com/members/gybarston/Blog/cns!1p3KIfLFXbXBdWi5XvZjl3PQ!128.entry),并要求我写一篇回忆一下我们四人当年每天下午打牌的事情,既然当年黄金牌搭有如此闲情雅致,各么我就却之不恭说几句吧。

 

附中7年,6年多在打牌,直打到昏天黑地,晚上睡觉做梦都在摸牌。话说回来,我在小学里还是个乖小囡呢,只会玩玩争上游和杀关,还有从游戏机里学来的show hand(沙蟹?)。进了附中之后第一年开始时还是很规矩的小八蜡子,开窍是在某天王污在宿舍里介绍打40分,看了几副之后立刻入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之后接连学习并实践了80分,拱猪,找朋友,中怪路子,大怪路子,大洛克,恐怖的2100分,更加恐怖的2人麻将等等,以至于一度被冠以“牌疯”的称号。

 

我玩过的牌计有:

140分:最基本也最通俗,在这一阶段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值;

280分:至今的最爱,也是在附中玩的最多的牌型。最早是在初一的时候在宿舍里看到姜头他们打的时候知道的。由于有了40分的经验,触类旁通之后迅速进行实践,遂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3120分:好像在附中没有打过,现在在网上玩的比较多;

4.拱猪:玩的不很多,不太喜欢其中的惩罚制度,每次总归搞得我神经高度紧张;2副拱猪玩过12次,明卖一对翻倍太恐怖了。

5.找朋友:5人想打80分的时候的变通模式,可以很混乱;

6.杀关:2人或3人游戏,属于小品类,玩多了80分偶尔换换口味还是很有意思的;

7100分:实在无聊,找不到牌搭子之后才会玩的。由于对方有什么牌都知道,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后来每人增加了16张在外面的散牌,总算是多了一点不确定因素。

8.麻将:高一的时候在宿舍里流行起来。用4副牌3门花色的1-9作为万子,筒子和条子,4门花色的牌是风向,拱猪里的猪羊加倍是中发白,大小怪是花。2人麻将时演变成看谁先摸到全风向的变态游戏。

9.中/大怪路子:什么时候学会的忘记了,总之是非常好玩的一种牌。印象最深的是在高二学农的时候顶风作案狂打中怪——以至于我现在对学农最深刻的记忆除了漫无边际的洋葱之外就是中怪路子了。大怪路子很好玩,但凑齐6个人很难,凑齐6个人分成2对实力差不多的更难,好像没有几次打大怪的时候是没有现场教学的。

10.大洛克:高三分班后小规模内玩的最多的游戏,规则简单,没有人数限制。

11.青春的火焰牌:这个最夸张。始作俑者是球贝贝,好像是高一的时候吧,重播青春的火焰,球顺势制作了这副牌的1.0版本。以连续剧中的人物及其绝招做成的20多张牌,最小的是内藤惠美HP100最大的是小鹿纯子的幻影旋风HP1000,纯粹就是比大小,没有任何复杂性可言,但照样一群人玩的不亦乐乎。这套牌被我弄到版权之后迅速发展了前后12代,最终有超过150张牌,包括齐全的人物和各种按剧情和排球规则设定的道具,不过由于过度复杂,最后沦为了小规模内的自娱自乐。

其他类似的还有:

11,军旗(包括四国)以及各种棋类:本人不玩棋(飞行器,跳棋除外),但是我所知的几个不打牌的男生就玩军旗,最夸张的是老姜suker他们一度半夜从寝室4楼厕所把上屋顶在天台上披星戴月下四国,这番热情古往今来无人能撼。

12,突然想起来的一个变态游戏,高三的时候理科班不知道谁发起的,名曰“劈兵”:游戏人数不限,道具为1张纸,1支笔,和一只可以算随机数的计算器。一般是这样进行的:把参与游戏人的名字按从左到右顺序写在纸上,所有人初始有100个兵(或其他数量),游戏者按顺序按随机数,得到的结果0.xxx后将各位数上的数字相加之后扣去右边人的相应的兵数(即劈兵)。如若出现相同的数字则这些数字相乘而非相加(0.881=65,0.555=125),出现一个0是给自己加兵(或者说加血)(0.055=+25)20就是左右各劈第三个数字的兵(0.070)0.000是通杀。这样看谁最后活下来的就胜利了。无聊吧……

 

从中预到初一,由于乐群的管制,加之当时年幼无知,所以打牌尚且处于偷偷摸摸的地下工作阶段,通常娱乐时间和地点是在下午以及晚上熄灯前的宿舍里,也间或在食堂内过一把瘾(尤其如果是男女同玩的话)。到了初二徐老师接手之初时由于没了规矩,一众牌疯牌魔们如获大赦,遂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在大教室里打牌,每天午休和下午下课后晚自修开始前便如同开始上班一样四人一桌男男女女默契的从台板里摸出牌来开始鏖战。这样疯狂的举动终于在某天中午东窗事发,被路过的东东鸡(那时是教导主任还是副校长来着的?)活捉。当时全班有7个牌局,加上旁观的估计有30多人参与聚众打牌,已经记不清老蒋说了什么,但肯定是被气的七窍生烟。从此徐老师颁布新令,禁止在教室内打牌。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的打牌地点和形式随即开始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发展壮大起来……

 

我打过牌的地方计有:

1.寝室:附中7年几乎年年换寝室,然则每个寝室都留下了打牌的痕迹。宿舍白天下午打牌是很安全的几乎没人管,但是晚上打牌就成为了和生活老师斗志斗勇的游击战。一般熄灯后有2种做法:1是用手电筒或应急灯照明,2是去厕所或在走廊上打。比较难对付的是生活老师的查寝,但后来被我们摸到了规律之后也就应对自如了,虽然她们门槛也很精时不时会搞突然袭击。但如果打通宵牌的话一般到了下半夜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搬了板凳在走廊或水房里打了。

 

2.大教室靠墙那牌:这是在教室里禁止打牌之后发展出来的变通模式。有时牌瘾难耐又不愿意移驾食堂就选择在靠墙这排座位开战,原因是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视线所限看不到,一般是最靠中间的2排最安全,但同时却容易造成前后夹击的窘境。除此之外靠墙那排靠后门的位置也比较安全,主要是可以只顾着前门就够了,一般这样打牌的话会用报纸把后门的小窗糊住,不过这样也有欲盖弥彰的危险。总而言之,大教室打牌是最危险的,但也是从不缺铤而走险之辈如我的。大教室打牌最佳时间是下午放学后和晚自修开始前,中午是自寻死路,不过青春的火焰牌除外。

 

3.小教室: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小教室,这里打牌相对大教室而言是非常安全的,尤其是小教室靠墙角落的位置,因为只有一扇门所以这里就成了死角。当然小教室的钥匙通常是由班长保管,因此很难骗到他开门。不过每次我在小教室出壁报的时候就为各位牌友大开方便之门,哇哈哈。

 

4.食堂:这个油腻腻脏兮兮的地方却是打牌的天堂,每天下午放学到晚自修开始前在这里通常可以找到我和ilia的身影。通常是这样的:310分下课后我们4个老搭子首先回寝室拿好热水瓶,然后带了报纸和书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牌前往食堂。一般选的都是考食堂后门妖腻角落的桌子,铺完报纸后开打,打到热水来后去打水,待到4点半食堂开饭的时候去买饭,一直打到615分结束,6点半上晚自修。这样一气呵成,优点是打水,吃饭(排的早东西好)打牌三不误,唯一误的是看书,不过反正带了书也是装装样子的——闲书除外。

 

5.数学办公室对面的小教室:此地为特殊情况,初三直升考阶段,由于保送我们几个人名义上在这里出壁报实则在这里疯狂打牌。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表面正经的王污实际上也打牌的地方。

 

6.广中路上的莫师汉堡:高一开始,资格老了,黑猫也不放在眼里了,出校门成为家常便饭。八百伴超市(后顶顶鲜超市)旁边的莫师汉堡成为了新的打牌据点。此处环境好,地段好。缺点是位子少——每次要早去占位,每次打牌消费不低(通常是一个莫师烤鸡柳堡套餐),且汉堡做的很慢,点的早的人和点的晚的人中间可以差好几甚至十几副牌的时间。

 

7.虹口公园:去过几次——专门为了打牌。环境好,但是风也不小,且受天气影响较大。

 

8.公交873路,115路,23路等:高三时打大洛克(或青春的火焰牌),从教室打到车站,从上车开始打打到下车,为此我还不惜绕路乘车为了多打几副。如果有位子的话最好,没位子的话站着也能打。象23路,115路这种巨龙车最好是占据车尾有利地形,因为有可以放牌的平台。每当车上乘客头来异样的眼光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很酷,哈哈。

 

9.上课打牌:极度危险。不过高一的时候开始不知是谁提出把中间两列的座位合并,出发点是这样3条走廊变成2条走廊之后更宽,走路也不会总是把东西碰下去。然而这却为打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印象中好像什么课上都打过,比较困难的是出牌,需要各位同桌帮忙传递,发牌的话一般是在自己的座位上。做惊险的是在杜越华的语文课上打牌,不过我们临危不惧,最终保持了安全打牌的记录!


今天先写这么多吧,改天写我的牌搭子和打牌被抓的经历,欢迎大家补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傲慢与偏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傲慢与偏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