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贾知若
大贾知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37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05月27日

(2014-05-27 21:41:05)

那 时 全 兴 · 老 川 足 特 别 讲 述 之 余 东 风
    江湖"老哥"余东风追忆 20 年

引子:

今年是“老全兴二十周年”,对四川球迷乃至全国球迷来说,是件大事。
  什么是全兴?“黄色狂飙”就是全兴,“下课”或“踩扁”、“雄起”或“黑哨”,这些耳熟能详的声音,都活在有关全兴的记忆的每一个毛孔里。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全兴——从未夺冠也并不完美的全兴,她是四川足球和职业化足球的初恋,举手投足,都撩拨着我们的思绪。
  逝去的终归会逝去,留存的终归会留存。二十周年之际,残阳如血,世界杯马蹄声近……老川足将士们的讲述,在历史与未来之间,或将画出一个本真的、属于我们自己的足球。
轮流发言,第一个,显然应该是当年的甲A少帅、现在54岁的江湖“老哥”余东风。

老全兴秘密档案
  全兴当年的有些新闻,只有事隔多年你才能真正了解它的底细,而54岁的余东风,恰好是这些新闻的亲历者,甚至制造者。
  四川省足协校园足球办公室,其实硬件设施颇有点陈旧,但“老哥”余东风坐在那张油漆斑驳的办公桌前,依然带着20年前的“气场”——“你,让个座位,这是贾老师,跟了几十年的记者朋友。”他大手一挥,就这样安排了对话的场景,于是我只有隔着差不多两米远,上身前倾去听完他的讲述。

你知道塔瓦雷斯跟魏群干架,但你不知道余东风从中拉了偏架
  你知道成都保卫战场场惊心,但你不知道客战辽宁才是鬼门关

你知道下课因余东风而流行,但你不知道他现在听下课声很嗨……
  老全兴,也许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秘密,比如余东风说——

 

塔瓦雷斯,我其实真喜欢他…
【外教】
“相对而言,我觉得塔瓦雷斯是全兴历史上最好的外教,他很有气质,或者说,有一种赌博的攻击性。”
选外教做朋友
  我会选老塔
  我们第一个话题,从老全兴历史上的外籍主教练开始。
  “霍顿是全兴历史上理论水平最高的教练,但足球是以成败论英雄的,他率领全兴没有获得过什么好成绩,只能说,他运气不好。皮特科维奇我不太熟悉,没啥好评价的。米罗西喃,我觉得是人品最好的全兴外教,只不过他跟我截然不同,他是温和型的教练,我可能应该是简单粗暴型的,所以谈不拢。相对而言,我觉得塔瓦雷斯是全兴历史上最好的外教,一方面,他曾经带全兴获得过联赛第三名的最好成绩,另一方面,他的战术其实很细,对场上每个队员的要求都很具体。还有,那时候的全兴,只要比分落后,就上三前锋、四前锋,他很有气质,或者说,有一种赌博的攻击性。”余东风说。
  一般人看来,老哥和老塔的关系并不融洽,有一年海埂春训的时候,正在给球员们传球的余东风曾经很认真地对本报记者透露:老塔脚法太臭,所以只有我来给球员们喂球……但要求余东风做一个选择:在四个外教中选一个当真正的朋友时,他毫不犹豫——“那肯定是塔瓦雷斯,我其实真的喜欢他。”
  但余东风与塔瓦雷斯之间,有一道巨大的裂痕,始于1999年8月1日。那一天,四川全兴在贵阳客场不敌广州松日,回到更衣室,全队气氛压抑。直性子的塔瓦雷斯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他开始怒斥门将高健斌,很不凑巧的是,有一个人那一刻正好站在高健斌身旁,那个人叫魏群……一场口角就此展开,本来也就争执一下罢了,更不巧的是,老江湖塔瓦雷斯恰好又听得懂一些与咒骂有关的四川方言,而他脱口而出的带“F”字母的“英骂”发音又相当标准,口角因此立即上升为肢体冲突。
  据说颇有些拳击基础的老塔在那场冲突中吃了大亏,倒并不完全因为对面的魏大侠身手不凡,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被身边的余东风在关键时刻,紧紧抱住了。东风拉了偏架,老塔气不打一处来。但后来当老塔质问东风时,老哥回答得一本正经:“我就是觉得你不对,作为主教练,你不该动手。另外,全兴队员们那场比赛已经尽力了,输了球大家都不高兴,你火上浇油,自找的。”老塔想了想,是那么回事,遂只能默默地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拍了拍老哥的肩膀,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时至今日,余东风心里多少有点内疚,或许他在外教中单选了老塔做朋友,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赎罪。
【执教】
“职业教练就是这样的,一定会有非议,但是你要经起得非议,不然就活不出来。”
最欣赏的外援
  当然马麦罗
  四川全兴、绵阳丰谷(太极)、成都五牛、重庆力帆——这是余东风的执教线路,要说最艰难困苦的一段路,自然是在山城重庆。“那时候力帆刚刚降级,买了个云南红塔的壳,相当于两支队合并到一起,要进行大规模的调整。系统训练都谈不上了,作为主教练,我的主要精力就是干很多杂务,太累了,真的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执教重庆力帆期间,有一场足协杯,余东风率领力帆来蓉,尽遣替补上阵,最后大比分输给四川冠城。那场比赛,似乎也成为余东风在重庆下课的导火索,关于这件事,余东风称:“其实和下不下课关系不大,那时候力帆也在物色外籍教练了,所有人都知道,而我这边,正好五牛又想要我回去,和力帆就好说好散了。职业教练就是这样的,一定会有非议,但是你要经起得非议,不然就活不出来。”
  执教生涯中,东风最欣赏的弟子是谁?对此,他迟疑了半天,最后才给出标准答案——“那就分开讲嘛,国内球员就不说了,我说最欣赏哪个,徒弟娃儿些不会太在意,但是很可能他们的婆娘要来扯皮,就太麻烦了。外援,我当然最欣赏马麦罗,因为我非常了解他,在巴西原来是个业余球员,而且文化程度不高,他在四川全兴踢了几年,有明显的进步,算是在我们四川成长起来的巴西好球员。马麦罗其实很聪明,他对足球的理解和思维能力,明显也要比其他一些外援强。训练的时候,根本不用翻译,他就晓得我想让他练什么,所以说,足球真的是没有国界的,到了一定水平之后,所有东西都是通的。”
【保级】
“我好像第一次认识到,那些和我朝夕相处的徒弟娃儿,原来是这样坚韧!……真的是四川足球的幸运。”
“余东风下课”
  早就习惯了
  回首往事,东风自然要提到1995年的“保卫成都”,不过,在他看来,主场胜青岛都不算什么,问题的关键和关键的问题,却在于此前全兴客场1:0击败了辽宁。
  “那才是当年最惊心动魄的战斗!如果当时输给辽宁,全兴就提前完蛋了,后面两场就算赢了都不行!我觉得所有上场队员,都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那样的比赛,根本不需要动员,也根本不需要战术。我只告诉队员们唯一的一点,就是在不失球的前提下,如何敲开对方的大门。从结果来看,那是一场最经典的胜利,裁判吹响终场哨的时候,我好像第一次认识到,那些和我朝夕相处的徒弟娃儿,原来是这样坚韧!我还记得那一天,辽宁球迷们在场边赤膊上阵,大声呐喊,能够闯过那样的鬼门关,真的是四川足球的幸运。”余东风说。
  至于“余东风下课”的吼声,东风说:这是个过程——第一次,很刺耳,简直无法接受,觉得当教练简直莫得意思;后来听的次数多了,习惯了,就当耳边风,心里对自己说:反正我问心无愧!再后来,如果突然间没人喊“下课”,自己都觉得少了点什么。当然,看到“下课”成为一种全国性的足球文化现象,看到其他教练被喊“下课”,东风表示,确实很“嗨森”哟。
  经历了胜负世界的风风雨雨,东风如今摇身一变,成为四川省校园足球办公室主任。不仅是“孩子王”,如今他还有一个头衔,是《四川省校园足球》杂志的主编。“现在四川的校园足球发展得还不错,校园足球的注册人口其实要比统计数字多很多,因为少儿身份证这些小问题,让很多小学生球员没有统计在册。”他说。

 

老全兴同题问答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你还会重复现在这样的人生规划吗?为什么?
  余东风:我还是愿意像这辈子一样过。因为全兴这帮娃儿是最听话的娃儿,而对我来说,这辈子当了回全兴主教练,最有成就感。
  迄今为止,你人生中最辉煌一刻发生在什么时候?
  余东风:1995年,全兴保级成功的时候。
  迄今为止,你人生中最遗憾的是什么?
  余东风:其实没有,因为我这个人就是知足,知足者常乐。当然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的话,那就是当年带领全兴队从来没有拿到过联赛冠军,这个遗憾,在去年的老甲A比赛中多少弥补了些嘛,你说喃?
  足球的本质是一种游戏,除了这种游戏,平时你还喜欢什么游戏?为什么?
  余东风:莫得了莫得了,你总不能写我喜欢打麻将嘛?哦对了,微信游戏,我这个老头子现在也耍得来,全民飞机大战,你每天要记得给我送体力哈。
  当年全兴队,最能喝酒的是谁?
  余东风:罗晓维,白酒估计一斤半的量,很吓人。
  全兴这帮兄弟伙,哪个最爱臭美?
  余东风:邹侑根嘛,哎呀,当年最爱收拾打扮啦。
  全兴这帮兄弟伙,你觉得谁最多才多艺?
  余东风:门将赵磊,他唱的《真心英雄》,我觉得听起来是原版的。
  你的儿女是否在从事与足球相关的事业?为什么?
  余东风:我只有个女儿,因为她从小对足球不是很感兴趣,就没有让她走足球这条路。足球也是一种缘分,不能强求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4年01月09日
后一篇:2014年09月12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4年01月09日
    后一篇 >2014年09月12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