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玉树,缓缓美。(下)

(2012-08-27 17:05:59)
标签:

玉树

高原

灾后

重建

天空

杂谈

旅行

旅游

分类: ECHO在旅途
玉树,缓缓美。(下)
(by @马烈摄影WildHorse)
认知自己,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而行走会让人更进一步看清自己。理解自己原本意图,自己不想承认的内心世界,或者还有那个逃避的自己。

玉树,缓缓美。(下)
到达玉树的第一天,高反是有的,和那年在西藏一样,并且在20个小时之内,我已经迅速的将高反无情的甩向平原。
正在我暗自窃喜的第三天,登上海拔4600米的红土山垭口,兴奋的张牙舞爪的各种拍照和思绪波动感慨的时候,忽然还是被卷土重来的高反小小的反扑了一下。

玉树,缓缓美。(下)(by @马烈摄影WildHorse)
我对自己说,不要紧张,纳木错你都去过了,这小小的红土山垭口又能算的了什么?

事实上我错了,错就错在我以为纳木错比红土山高很多,我将纳木错依稀记成海拔有5400米了,所以对于玉树,完全有点小视...
而实际,纳木错的湖面只有4718米,只在途径的那根拉海拔才是5190米。
还是太兴奋的缘故吧,脑袋很胀,但自认为可以忍受。

下午有一个相关座谈会,依旧在海拔很高的地方,室内空气污浊,有人抽烟,有很多人在抽烟,不停的抽烟。望过去,我看不见坐在桌子对面人的脸。
我开始胸闷头疼想吐,眼睛开始发黑,身体不听使唤的往后靠。我在保有最后一丝清醒和气力的时候正常行走出了那间屋子,随后开始蹲在地上干吐。

持续吐不断吐,持续头疼不断头疼,持续身体无力不断眼睛发黑。
实际上这样的循环状态整整维持了8个小时,吐到没有东西可吐,吐到胃酸苦胆水不能再吐,吐到失声,吐到要喝点水接着吐才不会卡到嗓子,吐到从胃到嗓子只是连锁反应。

在这8个小时里,我以为我看见自己走过那条回不来的路。

玉树,缓缓美。(下)
傍晚临近黄昏的时候,我独自坐在车里,同行的人都去吃晚饭了,我看着那片草原,望着那座经幡塔,后面是茫茫群山。云和天一点一点的暗下去,云层依然还是黛蓝色的,丰富多变。
可是我的眼睛抬不起来,我努力睁开,望向前挡风玻璃外的景色。

远处传来悠扬的音乐声,在帐篷前,有个藏人席地而坐,望向歌声传来的方向,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另一端,身旁还跑着一只撒欢的藏狗。
那个画面其实是温暖的。
但那天的景色,我在那一刻,却很真实的以为是我有生之年能见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那画面,让人无法忘却,却安详得想提笔记录。

我终于把那次西藏未曾体会到的深刻的高原反应,统统彻底体会了一遍。
没有人知道我那天有多糟糕。

我花了一整晚想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一次的高原反应变的这样严重,直到隔天清晨6点。
我忘记了我心中原来有厌恶,我以为我可以忽视,但其实他们却耀武扬威的爬到我的头顶作威作福,他们在狠狠的教训我,你怎么可以忘记这一切。

我也许不是忘记,只是不敢触碰,我以为我能忘记而已。
他们远比我以为的来得更猛烈更深刻。
事实上,是我不愿意想起和审视这一切。
但这片土地,他很纯粹的让我彻底明白,在父亲离世之后,我厌恶吸烟和吸二手烟这件事,比原认为的要深重一百倍甚至一千倍。

直到现在我还能很清楚的回忆自己当时的状态,我比以前任何时候更了解自己。
从未这么了解。

在玉树。
高原告诉我,你所喜欢的,以及你所厌恶的,都需要自己去承担,你可以那么爱,也可以那么恨。
她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姑娘,她告诉我不要伪装,因为那骗不了自己。

玉树,缓缓美。(下)
藏民们能歌善舞。

玉树,缓缓美。(下)
我在文成公主庙门口高反很严重。吐完站起身,喘。寺庙门口的藏狗和羚羊就朝我,慢慢走过来,他们离我很近很近,他们看着我,他们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让我很温暖。我说不上来为什么,我能感受到的是一种生灵给另一种生灵的安慰。
羚羊走过来,它咬住了我的围巾,我往回拽了一下,它就放开了。我很想知道它想和我说什么。

玉树,缓缓美。(下)
公主庙里的灯盏,安神,让心沉定。

玉树,缓缓美。(下)
龙堡镇一家居民家里,正好赶上孩子过生日,我们一起唱生日歌。他妈妈斟了奶茶给我们喝,香气扑鼻,喝下去是咸咸的味道。

玉树,缓缓美。(下)
龙堡镇的养老院。八十多的孤寡老太太在输液。

玉树,缓缓美。(下)
玉树,缓缓美。(下)

玉树,缓缓美。(下)
养老院的每一个房间都是一个老人的家。

玉树,缓缓美。(下)
走在那条重建幸福和家的路上。

玉树,缓缓美。(下)
(by @马烈摄影WildHorse)
玉树妹妹更尕拉姆的家门口。她十八岁,她和她的家人从地震中幸存下来,她对我说,很感恩现在拥有的一切,她说很感恩我们来看她们,她说威武的康巴玉树人会再次崛起,她说明天会更好的,因为他们有信仰陪伴。
我从她眼睛中看到真诚,我看到她有很多话想和我说,我看到有一个很重的未来将由她们来传承和创造。

玉树,缓缓美。(下)
(by @马烈摄影WildHorse)
在玉树第二完全小学的音乐教室,墙上的黑板是电子五线谱黑板,我很新奇的上去仔细端详。

玉树,缓缓美。(下)
小藏仔,很有骑士风范。

玉树,缓缓美。(下)
我喜欢藏族妇女戴的这样的帽子,有些复古的欧式宫廷感:)

玉树,缓缓美。(下)
在重建工地上遇见的人家。

玉树,缓缓美。(下)
红土山垭口过后的高原风景。云层的影子在山和水之间移动,眼前只见辽阔。


短短几天的玉树行程就要结束了。
临行机场。
那是我所到旅行之处,见过的最美的机场。
一整座机场只有一架飞机座落在背朝山原的平川之上。头枕着一整片云彩,那是另一种安静而有力的美。
玉树,缓缓美。(下)

我忽然想用 沉静如雷 这个词来诠释她,不因为她名声如雷,而是她宁静沉着的惊艳,让人心里仿佛听见惊天动地的巨响。

有些美无法用言语和文字传送,那只能靠自己的行走去真实触碰,当她碰到你的心的时候,那才是你能意会和感悟的境地,才是酣畅淋漓,才是豪情万丈,风情万种。

玉树,缓缓美。(下)
所有的事情终将还是会有因缘报应。玉树是一片干净的土地,有信仰的地方人们会活的更有人味。
信仰不死人心还在。
我坚信拉姆妹妹和我说的,康巴玉树人们会重新崛起!

玉树,缓缓美。(下)
如果可以的话,你也去一次玉树,去走走灾后重建的玉树,看看正在日渐愈发更壮美起来的玉树。
比从前那个玉树,还要美。




-完-


下篇:去青海湖拥抱自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