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900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神之都

(2008-04-07 18:53:41)
标签:

杂谈

分类: 绒布小说

 

 

 

    “想玩棒球吗?”父亲狡黠地问我。

    那是2042年的某一天,我刚满七十岁。像其他市民一样,父亲脑后被植入了一枚纤薄的电子芯片,它时刻观测着人体每一个组织,适时发号示令。于是,身体变成了一部永不衰退的精密仪器,而我九十六岁的父亲敏捷得像一只狒狒。

    这是政府福利,我却成为唯一拒绝的人。我告诉市长——他曾是我的同学——我讨厌被小芯片支配生活。

    阳光明媚,空气芬芳——空气的香味也是由电脑控制的。父亲站在远处,叫嚷着:“快点,小子!”我使出吃奶的劲,抛出了球。父亲猛然挥动球棒,准确地击中。我又输了。

    父亲微笑着,等待我的恭维。可我却分了神——他的宠物狗没有像往常那样追逐那颗球。它在瞪视他。这有点不对劲。还没等我开口,那只斗牛犬高高跳起,在他脖子上猛咬一口,然后向远处狂奔。父亲仍在微笑,可他脖子上的一块肉不见了,汩汩的流着血——

    “这是,一记,全垒打……”

    说完,他脸朝下,栽倒在地。

 

    救护医生赶到时,我心有余悸,浑身抖个不停。

    “那只狗疯了!”我结结巴巴地说。

    “编号。”医生掏出一台袖珍笔记本电脑。

    “我父亲的?CJ38013。”

    医生敲打着键盘,神情严肃起来:“搞什么名堂?天神系统显示,他还活着!不过我们得把他带走,他有点小毛病。”

    他们拽走了父亲。我注意到,父亲的双臂软绵绵的,并迅速地变白、萎缩,如同一截腐烂的腊肠。我知道他死了。

 

    这太可怕了。我奔回别墅,冲向可视电话。我想给我儿子打个电话,他是一名警长。我还没来得及拨号,电话响了,屏幕上出现了我孙女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简直气死我了!”她嚷嚷着。

    “怎么回事?”

    “电子评阅系统居然说我的毕业作品不及格,你知道,这不可能!”

    我的孙女就读于美术学院,在这个年代,艺术变得如此乏味——你只需输入程序,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作品。她打算把毕业作品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我却拒绝了,我讨厌那种死气沉沉的破玩意儿。

    “你曾祖父出事了,你在哪里?”

    她指着背后汹涌的车流:“你说我在哪里?”

    蓦然,一只巨大的黑影向她冲了过去,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屏幕一片漆黑。

    我毛骨悚然!

    在我们的动物园里,有很多克隆巨兽。它们闲散地在人们身边散步,假如你愿意,你甚至可以抚摸剑齿虎的獠牙。没错,它们的脑后都植入了芯片,温顺得就像一只小猫。问题是,那只巨大的黑影又是从何而来?

    我终于拨通了电话:“喂,警察局吗?”

    电话里传来甜腻的女子的声音:“欢迎致电精神病院……”

    我目瞪口呆,一切都不可理喻。我愣了半天,突然灵光闪现,一定是我疯了,我出现了幻觉。我亲爱的父亲还活着,他的宠物狗没发疯,我孙女还在美术学院考试,更没有什么巨兽街头撒野。而我,在七十岁生日的那天,终于疯了,这就是我拒绝植入芯片的恶果。

    我哭了。我想,我应该去疯人院。

 

    我钻进全智能的幽灵牌汽车,输入精神病院。汽车闷吼一声,以惊人的速度奔驰起来。原本我不会购买这种怪模怪样的汽车,可我老了,灵敏度已大不如从前。

    轿车在街头飞驰。我手扶车窗,木然望着窗外。在疯子眼中,都市竟是如此诡异——那些车辆如野兽般横冲直撞,红绿灯频繁地明灭闪烁,一只剑齿虎从我眼前掠过,扑倒路边的行人。我无动于衷,是的,这是幻觉。

    砰的一声,我浑身一震。面前,一辆黑色海盗轿车与我撞个正着。车内坐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太婆,她瞪着我,嗤嗤冷笑着,用头奋力撞击着挡风玻璃,一下,两下。很快,她干瘪的脸就湮没在血迹之后。我依旧无动于衷,是的,海盗轿车是幻觉,老太婆是幻觉,连那片血迹也是幻觉。

    我的轿车哆嗦了一下,绕过海盗轿车,继续朝前行驶。没走多远,它又停住了。我惊诧地抬起头,然后,看见了最骇人心魄的幻觉——

    一只猛犸象低吼着,耀武扬威地从我面前走过,象牙之上,竟然挑着我孙女。而她,我可怜的孙女,显然看见了我,她哭泣着舞动双手,朝我呼喊!

    我没有回应她——她也是幻觉的一种。

    轿车准确无误地从猛犸象的腿间穿梭而过,向远方疾驰。

    我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巨象把她抛在地上,一脚踩碎。

    “多么滑稽的幻觉啊。”我喃喃地说。

    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居然湿润了。

 

    汽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车门猛然打开,伴随着剧烈的颤动,我被甩出车外。我爬起来,慌里慌张地跑了几步,然后愣住了——面前这座气派的建筑物,分明是警局。

    幻觉。可恶的幻觉在戏弄我。

    我刚跑到门口,就被两个警察拦住。

    “检查!”其中的一个胖子喝道。

    瘦子拿着电子检测棒在我脑后晃了两下,吃惊起来:“你没有植入芯片?”

    “没错。”我说。

    “是你市长的朋友?”胖子明显客气起来。

    “何以见得?”

    “众所周知,本市唯一没有植入芯片的人,是市长的一位密友。”

    “可我疯了,看在市长的面子上,先帮我看病。”

    “这里不是精神病院,”他说,“你看看后面的牌子。”

    “我不看,那都是幻觉。”我说,“我知道你是医生。”

    胖子狐疑地打量着我,充满同情地说:“看来,你是真疯了。”

    突然,警报声大作,胖子和瘦子迅速冲向警车。

    “你们不能把我扔下不管!”我吼道。

    “精神病院在西区,你可以自己过去!”胖子喊道。

 

    我再次钻进幽灵轿车里,怔怔地坐着,半天没动。我在想,是否存在另外一种可能,这里就是警察局,而我在输入地址的时候,出现了致命的错觉,错把精神病院输成了警察局?我双眼所见的,究竟哪个最真实可信?幽灵汽车显得很不耐烦,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我回过神,忽然兴奋起来,哆嗦着双手,在地址栏上输入了“警察局”。

    街道变得更加混乱——不,应该说,我幻觉中的街道变得更加混乱。那些汽车仿佛都失去了控制,互相撞击着,迸出火苗。我悠然自得,这令我回忆起遥远的童年。小时候,父亲经常带我玩碰碰车,他抱着我,驾驶着碰碰车,与别人撞个不停。真好,父亲还活着。

     汽车猛然刹住,可前面并没有障碍物。正当我惊疑之时,一个男人拉开车门,蹿上汽车。他满脸血污,筛糠一样抖动着身体。

    “什么人?”我大喝一声,“给我滚下去!”

    “我是你的市长朋友!”

    我一愣,仔细打量着他,好像是他。

    他扬起手中的遥控器,声嘶力竭地叫道:“除了我,谁能遥控得了别人的汽车!”

    他按动遥控器,汽车猛然发动,朝前疾驰。

    “可你为什么……”

    我没能说完这句话。我吃惊地看见,一道刺眼的白光划着弧线掠过天空,直奔我们而来。那是我们一种歼灭导弹。轿车敏捷地拐进一条小巷,导弹随即落下,正击中旁边的摩天大厦。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大厦轰然倒塌。

 

    我把市长朋友带回了别墅。他关闭了所有的门窗,并拉上窗帘。

    我开了灯。他坐在暗影里,死人般低垂着头。

    “你没事吧?”我问。

    “你说呢?”他慢慢抬起头,那张脸抽搐着,阴森恐怖。

    “你肯定没事,因为你是我的幻觉。”我说。

    “幻觉?什么幻觉?”

    “我病了,我患了精神病,”我郑重地说,“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没错,我也是你的幻觉,”他怪异地笑起来,“别对任何人说起我,更别告诉他们我像老鼠一样被追得屁滚尿流!你真是个好人,来点酒吧。”

    “幻觉也需要喝酒吗?”我纳闷地问。

    “给我威士忌!”他突然狂躁起来。

    我去了二楼,取出一瓶珍藏已久的威士忌。站在楼梯上,我看见他惶恐不安地掀开窗帘,朝外窥视。蓦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沉重,尖锐,却毫无来由。我感觉,似乎哪里出了差错。

    他放下窗帘,朝我招手:“过来,好人,让我怎么报答你呢?”

    我强自镇定地说:“帮我植入芯片吧,让我和你一样生龙活虎。”

    “我看没问题。”他说。

    突然,他蹦了起来,奋力抓着自己的脖颈,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

    “快帮我把芯片取出来……”他呻吟着。

    我惊呆了,不知所措。

    他踉跄着朝我奔来,面色狰狞:“快点!别让我诅咒你……”

    话音未落,一道灼目的强光冲进别墅,轰的一声,别墅被劈成两半。我望着楼下,那里已化作废墟。我目瞪口呆,喝了一口威士忌,这才缓过劲,多么清冽爽口的滋味啊,这可不是幻觉。

    市长永远消失了,我只找到了一个翠绿色的芯片。我凝视着它,充满快感地说:“安息吧,幻觉,你终于如愿取出了芯片。”

 

    我花了点时间,梳理着思路——去精神病院?去警察局找儿子?或者,坐在废墟里品尝威士忌?还没等我想清楚,我的警长儿子惊惶失措地从远处奔来。

    “快取出你的猎枪!”他高喊。

    刚好,我的古董猎枪就躺在我脚边。我抓起猎枪,想问他出了什么事。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有两名警察正在追他,边追别开枪。

    “卧倒!”我大喝一声。

    我开了两枪,第一枪打中一名警察的胸部,第二枪轰掉了另一名警察的脑壳。

    儿子踉跄着跑过来,惊魂未定。

    “他们把我当成了通缉犯!”儿子哆嗦着嘴唇说,“他们想杀我!”

    “别当回事,那都是幻觉。”我吹了吹仍在冒烟的枪管,说。

    “你疯了?”他吃惊地说。

    “我正打算告诉你这件事……”

    我停顿了一下,我发现他浮现出古怪的表情,翻着眼白,龇牙咧嘴地逼近我。

    “你知道,人一旦发疯,就会出现幻觉……”我说。

    “可我,真他妈的渴!”他尖叫着。

    他纵身扑到我身上,死死扼住我的喉咙。他想咬死我。我本能地掐住他的下巴,腾出一只手,奋力抠出埋藏在他脑后的芯片。他沉重地跌倒,再起来时,他已恢复了常态。

    “我好像做了个梦……”他虚弱地说。

    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

    我们朝汽车跑去,还没来得及上车,轿车居然一溜烟跑了。这该死的,它弃我而去了!

    好在,我们距离穷人区很近,那些居民只买得起手动轿车。我们撬开一辆老爷车,钻了进去。我注意到,那些穷人疯狂地扭打在一起,个个头破血流。汽车发动时,他们终于发现了我们。他们机械地挪着步子,堵住了我们的去路。瞬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块腐肉,而他们,则是一群饥饿的秃鹫。

    我恶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汽车在一条隧道里停下。这里与世隔绝,一片死寂。

    我们下了车,我向他要了一根香烟,点上。

    “这世界真他妈疯了。”他说。

    我解释说,这些都是幻觉。我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讲述了一遍,包括他祖父、他女儿以及市长大人的惨死。

    “你瞧,我们都好好的。”我说。

    他神色骤变,劈手夺下我的香烟:“你在开玩笑?”

    “是幻觉在和我开玩笑。”我微笑道。

    “可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一模一样!”他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我错了,那些都不是幻觉!瞬间,若干个画面冲击着我的大脑——父亲汩汩流血的喉管,象牙之上垂死呼救的孙女,被炸成碎片的市长……我疼,我浑身都疼,连手指尖都剧烈地疼痛着。

    突然,一道白光从隧道入口袭来。那依旧是一枚导弹。可我毫无知觉,泪流满面地望着那道闪光,仿佛在迎接天神降临。

    儿子奋力推了我一把。我跌进旁边的遂洞里,而他,被白光带走了。

 

    山体之下,掩藏着许多迂回贯通的阴冷管道。我就生活在里面,饿了就捉几只老鼠。我不敢出去,我知道,曾经的天神之城已经变成了野兽之都。不知过了多少天,为了捕捉老鼠,我爬进一条陌生的管道,然后遇到一个人。

    起初我没认出他是一个人,他太老,太脏,头发胡子都纠缠在一起。他眼神空洞地望着我,张着嘴,仿佛死去了很久。我在他身边坐下,絮絮叨叨地讲述着所遭遇的一切。

    “你肯定没植入那该死的芯片。”他声音沙哑地说。

    “为什么?”

    “因为,这些都是我的发明。”

    我惊呆了。

    “让我解释一切吧!”他突然哽咽起来,“我是一个电子工程师,某一天,我发明了一套神奇的系统,它可以控制我身边的一切,让我更健康,让我的宠物更聪明,让我的草坪永远保持绿色,直到有一天,市长知道了这件事……”

    “他夺走了这套系统?”

    “没错。他梦想着建立一座完美无缺的都市,于是将系统无限扩大,最终覆盖了整座城市。你所能想起的一切,包括活生生的人,都在系统的控制之下。而这座系统,就如同庇护众生的天神,成为这座城市的灵魂。所以,那套系统被命名为天神系统,而我们的城市,则被称为天神之都!”

    “问题是……”

    “问题是,当有谁妄图把自己视为天神时,他就疯了,比如市长,比如那套系统。系统一旦紊乱,就会源源不断地发出错误指令,一切将万劫不复!”

    “你是说,系统会自动生成病毒?”我倒吸一口凉气。

    “世间万物,只要搀杂了贪婪的权欲,就会无限膨胀,直至滋生出致命的病毒!”

    说完,他似乎睡着了,一动也不动。

    我使劲摇晃着他:“醒醒!你一定知道如何挽救这座城市!”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终于等来了一个没有植入芯片的人。”

    在我疑惑地注视下,他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那只手捏着一枚芯片,一枚看似普通的芯片。

 

    我到达市政府时,正是一个清晨。大厦前聚集着众多的坦克、大炮,军人们端着火焰枪、激光炮,亢奋地跑来跑去,大呼小叫着。

    我目不斜视地走向入口。

    “站住!”一位军官拦住了我,掏出电子检测棒,在我脑后晃了晃。

    我倨傲地昂着头。我知道,我的脑后多了一枚奇特的芯片。

    他突然脚后跟一磕,冲我敬了一个礼:“请市长先生进入!”

    我乘坐电梯,一直到达第八十八层。那是天神系统的操控室,墨绿色的机器占据了整个大厅,发出嘈杂刺耳的轰鸣,无数个指示灯明灭闪烁,如鬼魅的眼。

    我推开窗户,城市在我面前一览无余——导弹飞来飞去,到处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市民癫狂地攻击着彼此,各种巨兽在街头横冲直撞。没错,这里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我深呼一口气,打开高音喇叭。伴随着导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我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

    “作为市长,我宣布,关闭天神系统。是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所以,我们无需天神的恩赐。更何况,它可以把你变成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我抬起手,按向系统的关闭键。

    机器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所有的指示灯都在瞬间熄灭。

    骤然,所有的声响都消失了。死寂。而那些市民,都瘫坐在地上,怔怔地仰望着天空,仿佛被一道神奇的闪电劈中。

    慢慢的,开始有人哭泣。

    太阳出来了。天地宁静,清醒如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