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900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浪漫是件很麻烦的事

(2006-07-17 00:46:49)
分类: 绒布小说
    那段时间,我一看见刘小毛就心烦。
  刘小毛是我的女朋友,售货员出身,小个子,丰满,一笑就露两个小酒窝,看起来挺好。可她有两个缺点,其一是没脾气,任凭你恶语相向,人家统统给你两个小酒窝看;其二就是黏糊,走哪儿跟哪儿,就像是你的影子——这影子还有休息的时候,啪的一关灯,影子就下班了。小毛厉害,属于全天候的那种,所以我给她取了个绰号,叫“口香糖”,一旦粘住,让你腻歪好几天。
  “口香糖,给我沏壶茶!口香糖,我想吃饺子!口香糖,把瓜子给我拿来——把壳顺便剥了……”我动不动就使唤她,可她一点都不恼怒,乐颠颠地照办。我就感慨了:“难怪现在的女孩没几个贤惠的,感情中国妇女五千年的优秀美德都让你一人继承了。”
  平时她这么腻我,我还能接受,可现在不成。剧组让我在迅速完成一部20集的情感剧,还要求煽情、浪漫——我家里有这么一个宝贝,我浪漫得起来吗?我对小毛说,这段时间我得创作了,准备一个月内不出房门,别进我的书房,最好是立即消失。小毛连连点头:“好的,老公!好的,老公……”
  我就纳闷了,自己怎么就成了她老公了?其实,我也玩了一个猫腻——那段日子,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位文学女青年,纯情派。没事我就发短信息给她,尚属于试探阶段。我还特怕被小毛发现,一次,她买来了《手机》的DVD,我吓了一跳,语重心长地教诲她:“不能看!那个冯小刚阴险、毒辣,他自己都说了,那不是手机,是手雷——我琢磨着,他拍这片子的目的,就是为了造就一代离异女性,自己好从中渔利。”
  小毛果真没看。我自己偷偷看了三遍,并做了笔记,自认为有了一定的反侦察能力。
  
  剧本写得不顺利,刚发了2集过去,就被导演退了回来,还被他大骂一通:“平时你那点小浪漫哪里去了?你不是说自己能写出第二部《流星花园》吗?这哪里是流星?苦大仇深的,分明就是《苦菜花》嘛!”搞得我灰头灰脑的,于是就上火,牙龈发炎。
  这天中午,门轻轻被推开,小毛端着托盘:“老公,用膳了,莲子绿豆粥,还给你凉拌了藕片。”我瞅了两眼,乐了——这丫头还能窥探到我的现状,那点食物都是败火的。
  “进来进来!”我吆喝着。
  “我就站这儿吧,”她踌躇着,“您不是不许我进您的书房吗?”
  我一愣,恍然。“怎么搞的?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怎么还赖在这儿啊?”
  话虽这么说,可她的手艺真不错,我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几碗。吃饱了,就开始琢磨别的事,说:“你没事别瞎晃悠,该干啥就干啥去——我告诉你,我把这书房门关了,你甭想见到我。”于是,真关了门,拼命地发短信息给那文学女青年。过了老半天,人家才回了一条:“我愿意成为你手下的键盘,承受你轻轻的敲打,并创造出跳跃的灵魂。”
  我一看,乐了——毕竟是知识女性啊,浪漫啊。赶紧记录下来,以备后用。然后,继续进行思想的撞击,撞击到最后,心潮澎湃,飘飘欲仙。可气的是,由于喝多了粥,憋得慌,到了晚上实在受不了,悄悄推开门,向厕所直奔而去。解决完了,还没等拉上裤子,小毛突然推开厕所的门,抚掌而笑:“您出来了!”
  我差点没吓昏过去:“你从哪里钻出来的?怎么跟鬼似的?”
  小毛羞涩地一笑:“人家想你嘛——在沙发后面潜伏一晚上了。”
  我训斥道:“赶快睡觉去——对了,明天我不吃粥,什么没水分我吃就吃什么。”
  她笑吟吟地说:“豆饼成吗?”
  
  过了几天,进度又慢了下来。于是,依旧上火,依旧喝莲子绿豆粥,依旧在上厕所之时被小毛逮住。一次我终于愤怒了——我整天琢磨着吃粥还是吃豆饼,哪里还有心思写剧本?再说了,剧本里的那几个男女就够我烦的,如今还得和你刘小毛斗争,还有什么前途?所以,我就把小毛叫进来怒斥一通。她一声不吭,表情还恬然自得,仿佛在接受领导表扬。我越发恼火起来,推搡着她,赶她出去。她还是不说话,笑眯眯的,一双手紧紧扣住门框,任凭我用力,就是不撒手。
  “你他妈的怎么这么没出息?”我按捺不住,打了她一拳。
  其实,不知为何,我心里疼了一下。她鼻子破了,想笑,却哇的一声哭起来,掉头就跑。我没追她,她肯定是跑自己家里去了。按理说,这下子清净起来了,可我心里却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怎一个贱字了得!到了下午,我突然想起还没吃饭,可走了刘小毛,就吃不到莲子绿豆粥了,只得改为方便面了。还没等我把方便面啃完,有人咚咚地砸门,我拉开门,还没等骂出口,就被人推了一个踉跄。
  冲进来的人我认识——小毛她爸爸。小毛站在他后面,一脸的惶惶然。
  “她鼻子怎么回事?”那个当了三十年钳工的老人家暴跳如雷,频繁地挽着袖子。
  “什么怎么回事?”我装着糊涂,“您别问我啊,又不是我的鼻子。”
  “这个——爸,不是他的错,”小毛吭哧着说,“那是行为艺术。”
  “对,是行为艺术。”我很深沉地颔首,“主题是创造面部的不对称美。”
  老人家狐疑万分地瞅瞅小毛:“这世道,打鼻子也成了艺术了?”
  三分钟之后,老人家离去了,临走时让我好好照顾小毛。我没敢不答应,在那短暂的三分钟里,我把一辈子的媚笑都挤出来了。我也不敢不笑,那老人家很前卫,砸了我一拳头,让我的鼻子也艺术了一回。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小毛,一时间,我们居然说不出话。
  “你说,该怎么办吧?”我揉着鼻子哼唧着说。
  “该咋办就咋办,”小毛温顺地说,“按章办事,必要时大义灭亲。”
  “你是我什么亲啊?”我都气乐了,“这样吧,去——给我弄点吃的。”
  
  过了一段,我又蠢蠢欲动了。我已经和那文学女青年神交一个月了,按理说,也应该见上一面。一天,我和她约好了时间、地点,趁着小毛在厨房里忙活,冲出房门一路狂奔。小毛嗅觉也够灵敏的,立即追了出来。我使出浑身解数,中途换了三班公车,打了一次的士,还在公厕里蹭了一会时间,这才把她甩掉。
  约会的地点是一家高级餐厅。我在里面坐下来,东张西望地等候佳人,心里还猜测着她的模样——肯定是长发飘飘,笑靥如花。十分钟后,她终于来了,我站起来,飞快地吓了一跳——虽然是长发,虽然也微笑着,可这分明就是文学女中年嘛。即便我情操高尚,可以爱上她饱受岁月摧残的容颜,但是也没有义务去热爱她脸上厚厚的白粉啊。
  “哇!张老师好好准时哦。”她惊呼了一嗓子。我吧唧一声,摔在椅子上。
  那顿饭吃得郁闷,菜都是她点的,都是中看不中吃的东西。她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嘴巴却没闲着,哇啦哇啦地和我探讨人生和情感,中间恰倒好处地显露着自己非凡的经历和优越的生活。话还是那些话,可从她嘴里出来,非但没有浪漫的感觉,还有几分的别扭。就如同一锅菜,还是那些材料,可是火候错了,烧出来的都串了味。过了四十分钟,我找了个借口,结束了这顿午餐。一看帐单,我又摔了一次——六百多。
  走的时候,我坚持让她先走。道理很简单,我口袋里只剩下四块钱,只够坐公车回去。她的身影一消失,我立即向公车站进发,扒拉着众人挤上了车。结果,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无意中扭头一看,那文学女中年居然在车厢的另一头。我们视线衔接了,立即各自扭过头去,淡漠的,假装谁都不认识谁。
  到了家门口,兜里还有两块钱。我也没浪费,买了一朵成色可疑的玫瑰。
  
  接过我那枝残花败柳,小毛眨巴着眼睛,突然抱住我,哭了。
  “哭什么啊?不就一朵破花嘛,至于涕泪皆下吗?”我训斥着。其实,我也挺激动的。她认识我这么多年,这是我第一送花给她——人都是容易满足的小动物,比如她收到这朵花,就如同于无声处听惊雷一般。至于我,有时候我太贪婪,那属于暂时迷失,良心坏了一下。
  晚上,我和她共进了晚餐——这也是难得的一次。我嘴里塞着食物,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而她像往常那样安静,间或送两个酒窝给我看。我想,有人听你唠叨,也是一件幸事。
  后来,我开导她说:“你也别沉默啊,都是人民大众,有什么心声说出来听听。”
  “我不敢说,我一说,你就批评我不够调情。”她说。
  “我指正过你——那叫‘情调’,不叫‘调情’!”我不满地说,“你不会专找浪漫的说啊——就是你由于不甘寂寞而萌生的各种五花八门的不正经的想法。”
  “啊——我希望遭遇邂逅。”她咬着筷子说。
  “哦?仔细说说!”我兴致勃勃地。
  我这一引导,还真引导出不少的话。她开始杜撰各种邂逅,随后就是由邂逅发展而出的各类感情,有悲剧,有喜剧,还有闹剧。其情节之曲折,构思之奇特,令我感动不已。我拿着本子记录着,眼泪汪汪地说:“继续,不要停。”
  到了午夜,她终于说完了。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既然你有这么多浪漫之想,为什么不去勇敢地尝试呢?”
  “尝试什么?”她羞涩地一笑,“这不是遇到你了吗?”
  我破天荒地没有在半夜创作,而是搂着她睡觉去了。其实,我没有睡着,而是怔怔地想着往事——什么是浪漫?浪漫就是老百姓因不满生活之平凡而滋生的那点小想法,看似瑰丽虚幻,其实也并非没有实现的可能。同时,我也知道,我这剧本有戏了。
  过了半个月,我把小毛杜撰的那些情节写成剧本,再发给导演。导演说,成了。
  又过了两天,我携小毛去旅游去了。我说,小毛,咱们浪漫一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双腿
后一篇:红鱼滑过水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双腿
    后一篇 >红鱼滑过水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