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889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折腾(下)

(2006-06-15 22:37:44)
分类: 绒布小说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了。从那天起,我每顿都要品尝中药味道浓重的药膳了。小花满脸悲壮地给打气:“喝了!都喝了,那汤里有人参,那肉里有鹿茸,那粥里放了当归……再抿一口酒啊……那可是用海马泡的。”
  除此之外,她还一改傲慢本性,没事就往我身上蹭。
  “这是心理疗法。”她羞涩地说,“试图引发你对女性肌肤的渴望,书上这么说的——你现在渴望吗?”
  每一个清晨,她还提前起床,来检查我身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某一天早晨,我还蒙着头呼呼大睡,她一头扎进被子里,突然狂笑说:“哈哈!成功了!”
  过了好半天,我慢慢地坐了起来,说:“恭喜你。”
  她突然不笑了,紧张地说:“哇哇!你怎么鼻子出血了?”
  我破口大骂:“你大爷!能不成功吗?能不流血吗?都是被你大补的!”
  
  到了晚上,小花早早把小棉花哄睡了。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都一言不发。紧张的气氛让我浑身发痒,我咳嗽了一声,指着电视说:“呵呵,你说那个人怎么这么逗呢?”
  她脸色阴沉,说:“绒布,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
  我看着她,突然放声大哭:“是的!我该死!我瞒了你太多的事情了!”
  她一把推开我,声色俱厉地说:“你给我老实交代!”
  我继续往她的坏里扑去:“我不活了!我得了爱滋病了!”
  “什么?”她一脚把我蹬到沙发下面去,“爱滋病?我就知道!你个色鬼!是不是玩小姐玩出来的?”说完她也大哭起来。
  “不是的!”我奋力爬上沙发,“我发誓我是清白的!一定是我喜欢在单位蹲马桶染上的!你知道,我们单位多复杂啊!我们局长还去过非洲呢!”
  她看着我,绝望地说;“我警告过你的!我警告过的!你就是不听!你就是喜欢到单位里大便!”
  我呜咽着说:“那也不是为了节省咱家的卫生纸吗?”
  她抱着我,又一把推了出去:“哇哇!不要碰我!你说怎么办?你自己说!”
  我擦了一把鼻涕,说:“咱们还是离婚吧。”
  “不!”她说,“老娘不服!老娘都成功治好了你的阳痿,那也算医学难题啊!我就不信有什么我不能做到的!我接着给你补!”
  
  这治疗我的所谓的爱滋病的日子里,我偷偷地给小李打了几次电话。我告诉她说,我现在很想她。她也伤感地说:“我也好想你哦!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以孤独陪伴我的夜晚,我审视着自己苍白的灵魂,我看着它如丝般滑落、滑落……”
  “哇!”我惊讶地说,“你的语言进步了,亲亲小李!”
  同样伤感的还有小花。她每天都找来一些资料查阅,然后配制了各种古怪的中药给我喝。我相信那药是喝不死人的,顶多是味道苦涩而已。她明显的苍老了,她命令小棉布不要接近我,叫我睡在沙发上,某一个夜里,我看见她偷偷地从卧室跑出来,站在我面前,长久地凝视我,然后,深深地吻了一下我的嘴唇。是的,嘴唇。
  那一瞬间,我突然心如刀割。
  当然,小花也有兴奋的时候,比如说,她买东西抽彩票中了小奖。
  “呵呵,我中了10袋洗衣粉了!”她欢天喜地地扬起报纸对我说。
  “靠!你怎么这么市民啊?要是中了10万大奖,你还不得把自己折腾死啊?”我轻蔑的说。
  “什么啊?”她白了我一眼,“这个月的工资都被你喝药喝光了……哦!哇哇!药汤煮干了!我的药!”
  我知道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我不想再折磨她了,有时候我想,或许我就是一个残忍的人。晚上时,她已经不喜欢看那些电视剧了,只是一味的翻看着厚厚的医学书籍,间或询问我的身体状况。
  “你又瘦了?”她问。
  “又瘦了一斤。”我说,“你就答应离婚吧,我的日子不长了……是不是该找找照片,看看哪张适合做遗像?”
  “不许胡说……你感到胸闷吗?”她说。
  “是啊,闷得厉害啊。”我故意喘息了几下,我发现果然制造了胸闷的小效果。
  “还咳嗽吗?”她的表情变得凝重。
  我刚好咳嗽了几下,心头一紧。“你看,我还咳嗽呢。”
  “等等!”她惊恐地说,“你不要动!你的脖子上出现红斑了!”
  她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镜子,飞快地递给了我。我迅速扫了一眼,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没错,我的脖子上竟有几处红色斑点!那一刻我魂飞魄散。
  “不怕不怕啊!咱们的绒布最勇敢了!”她轻轻地拍着我的头。
  我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去看医生!我要去看医生!”
  她愣了一笑,笑了起来。她都笑出眼泪了:“是啊!你看我多笨!我再厉害,也没医生专业啊!我们早应该去了……以前我怕你被别人歧视。”
  我面无表情地问:“现在还怕吗?”
  她说:“不怕!谁歧视你老娘我宰了他!”
  
  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我和小花内心恐惧的等待着化验结果。医生出来了,叫我们进去。我几乎走不动了,小花搀扶着我,艰难的走了进去。
  “没事别化验啊!你以为这好玩啊?”那医生训斥着我。
  “我很正常?”我疑惑地问。
  “你的各项指标比我还正常呢!哼。”他气呼呼地说。
  “那我脖子上的红斑怎么回事情?”我还不相信。
  “八成就是食物过敏了……你有完没完啊?皮肤科在二楼!”
  小花搀扶着我走出化验室,我们相视一笑,我看见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回家了。”她说。
  “是啊,回家了……嗯?你怎么还搀着我啊?”我甩开她的手。
  “妈妈的,是你主动靠过来的!”她忿忿地说。
  
                          
  我的内心陷入极大的矛盾。我知道,我还是迷恋着小李,我还向往着自由,向往着周游世界、砍柴喂马的生活。我连续的给小李打了电话,我没告诉她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然,我的生活还在照旧进行着,我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买菜洗碗、洗床单、写自传。我还是感到厌倦,我还是不满小花的大嗓门和各种庸俗的爱好。在某一天,我给老赵打了一个电话。
  “我当然离婚成功了啊!”他说,“我可以传授你经验啊!我打了她几个耳光,她就彻底心寒了,就离了!”
  “我靠!这太残忍了!”我说,“我下不了手。”
  “所以你痛苦啊!”他说。
  “你最近忙活着什么呢?我的自传什么时候拿给你看看吧。”
  “先不急!”他兴高采烈地说,“我在忙活着结婚呢。”
  我恶狠狠地挂了电话。我感觉这世界都乱了,这世界上的人都疯了。我很想拥有一把冲锋枪,然后对着这个混乱的世界一阵扫射。
  
  由于小花前段时间对我照顾得很好,我也格外的勤快起来,有时候,还主动陪她谈谈心。在某个无聊的晚上,我突然问她,假如我欠了别人一大笔钱怎么办。
  “那就还人家啊!”她心不在焉地说,“欠多少啊?五百?”
  “我靠!我就这么没出息?”我悻悻地说,“我要是欠别人的钱,起码也得欠个百八十万的啊!否则,那多丢人啊!”
  “啊?”她吃了一惊,“那我们就要赶快挣钱还啊!”
  “你挣得了那么多吗?那样的话,离婚算了,省得你们吃苦。”我轻蔑地说。
  “离你个头啊?大不了我卖身去啊……哦!这可是个好办法!”她兴奋地说。
  “妈妈的,你卖身也得有人要买啊!”我有些恼火。
  “那是!”她伤心的说,“老了,不值钱了。不过也不要紧,咱们还不上,不是还有小棉布吗?他长大了帮咱们还啊!他还不上,说不定还有小抹布啊!你说对不?”
  “对。”我沮丧地说。
  “不对!我不帮绒布!”小棉布声音响亮的反驳,“他最赖皮了!他昨天偷吃我的果冻!”
  
  没过几天,有一次我在单位蹲马桶,突然心生一计。我感觉我简直就是天才啊,我为什么要写自传呢?我应该拍电影,我应该当老板,有机会的话,我甚至应该混到国务院去为人民奉献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什么是生活?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千差万别的,老赵的生活是马桶,而我的生活则是整个世界。不过我还是感谢马桶的,人人都得蹲马桶,即使是伟人,他蹲马桶的姿势也不见得比我优雅多少。
  下班的时候,我买了点道具。我应该有所准备。
  吃晚饭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告诉小花:“我们真的要离婚了。”
  她微微一笑:“又得爱滋病了?”
  “不准笑!”我慢慢走到沙发那边,气质轩昂的坐了下来,“我问你,假如我是黑社会的老大,你会怎么办?”
  “哦哦哦?”她故做惊讶地说,“你是本市洪里区昌平街第四胡同少年帮的老大吧?”
  我都被她气得笑出来了。我努力绷着脸,说:“你知道前段时间本省发生的黑社会团伙火并事件吗?其中一个团伙的老大神秘莫测,现在别人还没人亲眼见过他。”
  “听说了啊!不过,这事和您有关系吗?”
  “我问你,假如你是他的老婆,你突然发现了他就是那个老大,你会怎么办?”
  小花想了想,喜形于色的说:“那太好了!我就可以跟着他浪迹天涯了啊!多浪漫、多潇洒的生活啊……不过,老大一般只有情妇的!”
  “靠!那可是在刀刃上过日子啊!枪林弹雨啊!”我恐吓说。
  “怕什么啊?那也是轰轰烈烈了一场啊!怎么,你认识他?你准备我把介绍给他当情妇?”
  我从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再抽出一支袖珍小雪茄点燃,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我转过了头,面色冷峻的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下去了——我就是,那、个、老、大!”
  小花一愣,紧接着她扑哧一口把茶水喷了出来。她趴在桌子上大笑不已:“你简直乐死我了!你还老大呢!你是老大,我就是老大他妈!”
  她捅了捅小棉花:“快看你爸!珍贵历史画面啊!他说他是黑社会老大!就是那大特务!你看他象吗?”
  小棉花傲慢的看了看我,说:“绒布?小样!”
  我几乎昏厥过去。小花走了过来,突然摸了摸的头,满腹狐疑地说:“你没事吧?”
  
                            
  小李很快就要回来了,我开始感觉到了压力,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解决了。我还有一招必杀技,是时候了。在某一个同样无聊的夜晚,我告诉小花 ,我是个在逃的杀人犯。我在八年以前犯下了案子。
  “不会吧?”她瞪了我一眼,“你又在折腾什么了?”
  为了制造必要的效果,我事先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此外我还熬了一个晚上的通宵。我瞪着红通通的眼珠子,说:“我有必要骗你吗?”
  “哦?”她心不在焉地说,“怎么杀的?是你的仇人吗?”
  “不是仇人!”我面目狰狞地说,“我有暴力倾向,某一天,我突然用刀杀了一个陌生的人!喀嚓,剖腹!喀嚓,切脑袋!喀嚓喀嚓,剁胳膊!”
  她吓了一跳:“不会吧?听起来怎么象练习法什么轮功的啊?”
  我嘿嘿笑了:“是的。我以前没事的时候也练着玩的!”
  “你别吓唬我啊!”她扑上来捂我的嘴,“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有了委屈你和我说啊!”
  “不要动我!”我叱喝说,“你听……仔细的听……我听见天空中有人和我说话呢……”
  我慢慢坐在地上,合上双掌,慢慢闭上眼睛,说:“啊……圆啊……啊……圆啊满啊……”
  小花走上前,把我拖到沙发上,然后抱住我,好久没说话。她突然亲了我一下。
  “假如我做了什么事情,你不要怪我,好吗?”她哭了。
  “我不怪的。你们是凡人,我不会怪罪凡人的。”我心中一阵高兴。我知道我的小阴谋就要得逞了。为了让自己的表演更加逼真,那个晚上我一直盘腿做在沙发上不肯去睡。我看见了小花的惶恐的眼神了。早晨她起来,就站在卧室门口呆呆地看着我。
  “你不去上班吗?”她问。
  我愣了一下,赶快去洗脸。在浴室的镜子里,我看见自己的脸色发绿,眼睛里放射着疲惫而亢奋的光芒。我再次愣了一下。
  
  下午下班前,我欢天喜地的打电话告诉老赵说,我离婚成功了。推开家门的时候,我立即让自己的表情回复到亢奋状态,我翻着白眼,歪着嘴巴,然后就进去了。这时,我发现家里多了几个人,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你们是谁?”我困惑地问。
  小花站得远远的,她对那几个人努了一下嘴。那几个男人迅速逼近我,用力扭住我的胳膊。我终于明白了!他们都把我当成精神病了。
  “我没病!我没病!你们放开我!”我奋力挣扎着。
  这时,我看见了一生中最让我难忘的一幕——小棉花突然惊恐的哭了起来,赵小花正努力的把他的头塞在自己的怀里。同时,她以一种异常绝望和悲伤的眼神注视着我,她的嘴角在抖个不停。她神情憔悴,非常憔悴。
  我终于挣脱了。我跌跌撞撞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赵小花的腿。
  “你知道我没病的!你去和他们说啊!我不要去那里,我不要离开你们!”我惊恐得声音颤抖不停。
  “乖乖啊。”她抚摸着我的头,轻声说,“那不是医院,那是个好玩的地方……我们不会离开你的,啊,听话啊。”
  我看见她哭了,我没有动,我任凭那些人把我架走。我强忍着没掉下眼泪。是的,疯子是没有理由哭泣的。
  
                         
  两个月后,我终于被精神病院认为已经痊愈了。据说,我是他们治疗得最成功的病人。我打了一个电话给老赵,我请他转告小李,就说我对不起她。
  “小李?哦!知道了,人家已经成了美女作家了!”老赵说,“人家现在叫珍尼宝贝了!”
  “但是……”我大吃一惊。
  “但是你个头啊?”他不满地说,“你那点事我还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泡上老外了,准备趁着中国进入WTO,一口气进军国际文坛呢!”
  在街道口的小书摊上,我果然看见了小李的处女作。那风格艳丽的封面上印着小李的头像,她正努力瞪着一双小眼睛,妩媚的冲着每一个行人微笑。
  
  清晨的时候,我被一泡尿憋醒了。我的精神很好,我迅速跳起来跑到洗手间里,很痛快的撒了一泡尿。然后,我开始洗脸,我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一个面色安详的男人,他看起来很规矩,很温和,拥有着中国的平凡的幸福男人所拥有的一切表情。回到客厅里,我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昨天的报纸。我抽出一支香烟,闻了闻,然后又放了回去。是的。我已经戒烟多日了。我发现客厅的地板上到处都是小棉花折的纸飞机,那是用我写的自传折的。我随便捡起一只纸飞机,然后打开。〈谁动了我的奶妈〉。
  我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
  这时候,我听到小花在里面叫了起来:“绒布!小棉花又尿床了!”
  我应了一声,顺手拉开了客厅的窗帘。
  外面一片明媚。太阳很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折腾(上)
后一篇:会吹口哨的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折腾(上)
    后一篇 >会吹口哨的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