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889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前世今生

(2006-05-17 15:21:52)
分类: 绒布小说
我只是个男人,所以,拥有你三分之一的爱,我就很满足了。
我却是个男人,所以,只有你三分之一的爱,我其实不甘心。

  
   —— 爱你的大熊猫 绒布
  
  
  
  我是绒布,我现在叫绒布,我知道我会一直叫下去,直到那个女人不再叫我绒布为止。
  她叫菲妮。其实,我在心里不这么叫她。我叫她另一个名字。
  她曾经很美,然后,莫名其妙的美着。我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和缘分有关系呢,我说。和命运有关系呢。
  我看见她笑了。她的笑容穿越了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我喜欢做烧饼。
  我知道,这个世界喜欢吃烧饼的人很多,而喜欢做烧饼的男人却没有几个。
  这是女人的活。
  而我的女人却不喜欢做烧饼,她甚至不喜欢吃。
  她只喜欢睡觉。在我忙碌的做烧饼的时候,她象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我看见她的乱发摊在被子外面,还有一小截的脖子,象玉一样的白,毫无瑕疵。
  我不能动她。我的手沾满了面粉。
  你明白了?是的,她不喜欢做烧饼,所以,我必须要成为一个卖烧饼的人。
  
  大郎,你该出去卖烧饼了!她在床上懒洋洋的叫道。
  我应了一声。我挑了担子出去了。我的担子很巨大,而我却很矮小。我相信这担子可以把我自己装进去。
  我走了。我知道在我的背后,她在缓慢的梳洗。
  菲妮。金莲。
  开门的瞬间,寒风叫我打了一个哆嗦。
  
  我的烧饼向来不怎么好卖,更何况,我是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侏儒。但是,当我的弟弟回到家乡的时候,情况突然好了起来。
  他叫武松。他是个可以打死老虎的英雄。
  我则是那个可以打死老虎的人的哥哥。
  很多人开始喜欢买我的烧饼。他们向我询问弟弟的情况。他们甚至不怀好意的问,他真的是你的弟弟吗?
  其实,我也很怀疑。他身材高大,虎背蜂腰,面容英俊。他不象我。
  我甚至需要仰着脸看他。而他拍我的肩膀时,那神情仿佛在安抚一个婴儿。
  
  金莲开始喜欢早起了。她殷勤的为武松做饭。为了显示她的贤惠,她甚至为了我添了一碗饭。我注意到了,她的脸上有淡淡的妆。
  我先于武松出去了。他诧异的看着我,他没有动。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坏天气。我卖了一整天的烧饼,最后我躲在别人的屋檐下。我在吃烧饼。我知道此时,武松已经回家了。我看见金莲准备好了一桌酒席,我甚至看见了那盘红烧鲤鱼在冒着热气。武松的脸有些红。
  他举起了酒杯。
  金莲也举了。她的神情很暧昧。
  我知道,他爱她,她也爱他。
  他的手在抖,她一把握住了……
  我咀嚼着冰冷的烧饼。我感觉这嘴里的东西坚硬万分。
  他的手没有动。他不敢看她。
  我却在凝视着他们。
  他的身体慌乱的一颤抖。他英俊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那杯酒,就泼到了火炉里了。
  他愤怒的站了起来。他说,嫂嫂,你岂能如此?
  那女人逼视着他。
  以后的那个小细节没有人知晓,甚至他们都惶恐的忽略了:隔着静谧的空气,他们的唇仓促的触了一下。
  他去找我。我硬硬的吞下了那个烧饼。他看见我的时候,我已经走出了那个屋檐。我兴高采烈的吆喝着:卖烧饼了……
  他抱住了我,想哭的样子。我不看他。
  
  我知道她没有睡着。
  我也没睡着。我连衣服都没脱。
  我怎么脱呢?我的身体如此丑陋,皮肤粗糙而黝黑,骨骼外突。我怕惊吓了她。
  是的。我一直认为她还是爱我的,但是,不是爱我的身体。
  我冷却了她的激情。
  她慢慢转过身。过了片刻,她开始摸我。
  她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犹豫着,然后轻轻的摸索。
  我的皮肤开始燥热。而她的手,依旧冰冰的,象是一条刚从沼泽里爬出的蛇。
  她在想我吗?或者,想补偿什么?
  我淡淡说,武松的衣服破了,你明天帮他补一下,好吗?
  她的手突然不动了。
  
  我当然不知道后来又出现了一个西门。
  我认识这个风流的男子,他也很英俊。他有许多漂亮的衣服。
  他的女人比他的衣服还多。
  某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他经过了我家。
  金莲在撑开窗户,正如命运中经常出现的偶然一样,那根杆子突然从她手中脱落了。她惊呼了一声。
  那根细杆在轻盈的坠落、坠落。
  在城北的集市上,我的心突然痛了一下。
  我伸出手在空中焦灼的抓了一下。
  其实,我什么都没抓住。
  那一刻我呆呆的想,我在干什么?我想抓住什么?
  
  她又爱上了另一个人。西门。
  我所拥有的,只有三分之一的爱了吧?
  
  在此后的日子里,我捕捉到了更多的东西。
  汗津津的腿,纠缠的舌,紧闭的眼睛,肌肉绷紧的小腹,呻吟,喘息,亲吻的声音,扣到肉里的指甲。
  我在出汗。一瞬间,我万念俱灭。
  
  我成了一个神情恍惚的人。有一次,我甚至忘记带零钱了。
  然后,我甚至忘记了那个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然后,我甚至忘记了敲门了。
  推开门的时候,西门跳下床开。他在我的胸口上踢了一脚。
  我倒在地上。
  我看见金莲迅速拿被子遮住了胸口。她的表情很惊慌。
  是的,她真好看。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她买了砒霜,然后放在药里。
  我知道砒霜的事情,我看着她去买的。
  这很好,我失去了这三分之一的爱,我将在来世得到一切。
  我喝了,我说,金莲,这药,很苦。
  她突然不笑了,她跳了起来,用被子捂住我的头。
  我在挣扎。我想说一句。可是,她却发疯的想叫我窒息。
  我的心碎了。我的肚子在绞痛。是的,我的肠子也断了。
  果然是老字号药店的砒霜。
  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它开始流血了。
  我说,下辈子,等我,我一定做个高大的健壮的人……
  她听不见了。
  她听见的一定是一种奇怪的呻吟声。
  
  
 
   你为什么不抓住那根杆子?某一天,她哀怨的问我。
  那时,我正站在鬼门关上。我看见了传说中的孟婆。
  我说,我想抓的,我伸手了,但是你知道,我只是个侏儒,我的手没有那么长。
  我看见她的身影从雾气中隐去。
  我接了孟婆手里的碗。婆婆正怜惜的看着我。
  我喝了。
  我把碗还给了她。
  婆婆,你的汤是假的。我仍爱她。我说。
  孟婆没有动。她哀伤的说,是的,孩子,孟婆汤是假的,你吃下去的砒霜,却是真的。
  
  我在荒野上游荡着。我成了一个无家的鬼。我知道在某个时刻,我毕竟邂逅你于黑夜之中。此时我的身躯在黑暗中漂浮,我知道我看起来不再象一个侏儒。我想知道,假如我遇到了她,我这冰冷的孤魂是否能给她第一次的温柔?
  她来了,雪白的衣裳。她的脖子上都是血。她依旧美丽。
  我在等你到来。我说。
  她吃吃的笑了。她翻着没有眼眸的眼睛,冷冷的说,给我砒霜。
  我说,我不给,我吃过的,砒霜不好吃。
  她森然说,给我砒霜。
  我想抚摸她了,我的手却在伸入了她的身躯。
  我的手空荡荡的,很失落。
  她说,给我砒霜、砒霜、砒霜!
  我伸手在自己的胸腔里掏了一把,抓出一小团砒霜。
  那砒霜沾着我的血,还冒着热气。
  她一把抓了过去,飞快的吃了下去。
  我看见她的身体笼罩也青烟。她的脸上出现了点点斑痕,然后,她的身体开始渗血,她的衣裳上都是血迹,艳似桃花。
  她说,我还欠你吗?
  我说,不欠了。
  她转过了身。这时,我才发现她身后还站一个野鬼。她搀着野鬼,缓慢的飘走。
  那个鬼没有头——错了,他有头,只是他用一只手拎着自己的头。
  我认为那个头。以前它属于一个叫西门的人。
  那人头露出苍白的舌头,冲我嘿嘿干笑两声。
  我喊道:你们要去哪里?
  金莲说:投胎。
  
  大明王朝。
  我成了一个浪迹天涯的剑客。
  他们都叫我十三郎,武十三郎。
  我杀了无数的人,坏人,以及我自认为是坏人的人。
  我心里充满着难以名说的痛苦。
  以及恨。
  七月初三,我与岭南大盗梅子双星决战于闽江之畔。
  他们早已到来。一男,一女。
  我微笑着说,你们很准时。
  女子说,我们从不停留。
  我说,假如我死了,请把我丢入闽江。
  她哼了一声,说,你要喂鱼?
  我说,是。我要顺势流入大海。
  她说,很好,那么,你还是欠我的。
  我说,很好,那么,我就欠你的。
  出剑。他们的剑比我想象的快。
  我已经闻到血腥的气息,以及纯钢的味道。
  我避开身后的剑芒,手腕一抖,那面前的女人被笼罩在我的剑花中。
  我很庆幸,我交代过自己的后事。
  我看见剑花中的那个女人,我终于看清了。
  她的容颜依旧清丽动人。她的睫毛依旧很长。
  她甚至依旧冷冷的从容着。
  我愣了一秒钟。
  在那一秒钟里,背后的剑已经斜斜的插进我的背。
  我没有感觉了。我蠕动了一下嘴唇。
  我想说,金莲,菲妮。
  她也愣住了。我知道,她看到我的口型了。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一件遥远得不可理喻的事情。
  她的剑迟疑着刺入我的心脏。
  很好,菲妮,我不欠你的了。你欠我的。
  在倒下的瞬间,我看见她的大眼睛里都是泪水。
  她惊恐的看着我。
  她现在已经知道,我一直不曾远离。
  
  温暖的蚊帐。温暖的灯。温暖的身体。
  她要转身熄灯,我却阻止了她。
  我要看着你,我说,我要我爱抚着你。
  她突然笑了,她说,老娘我什么没见识过?
  我说,很好,我们是老相识了,很老的相识。
  她嘿嘿的坏笑起来。她很从容的脱的衣服。
  她说,赵家钱庄的大公子提出的要求,哪个女人不乐意答应呢?
  我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我说,我只玩你,你记得,这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她看着我,呆了半天,她突然发疯的笑了起来。
  你喜欢我?她说,你当然喜欢我啊!我可是风雨楼头号的姑娘。你不喜欢老娘,你还喜欢谁?
  我看着她艳红的嘴唇,看着她放肆的笑,不由得叹息一声,说,还是熄了灯吧。
  她用腿紧紧盘住我的腰,说,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不熄灯,就是不熄灯。我怕你个鸟啊?
  我进入了她的身体。我说,我喜欢你,菲妮。
  她皱着眉头说,什么菲妮?我是桃花,桃花!
  我说,你都忘记了?我是绒布。
  她狠狠的说,我不喜欢绒布,我只喜欢绸缎。
  我突然烦躁起来,我打了她一耳光,说,你说,你是菲妮!
  她吃惊的看着我,然后笑了,你打我?你要给我一两银子。假如你硬要我叫自己菲妮的话,加五两银子。假如你要我叫你绒布,再给十两。
  我瞪着她,说,好。
  她开始放纵了。她拼命的扭着腰。
  她说,绒布,我是菲妮。
  她说,绒布,我是爱你的菲妮。
  她说,绒布,我是你一直等待着的菲妮。
  我闭上了眼睛。蓦然间,我看到了很多可怕的事情,我看见我给老鸨一大堆的金子赎了这个女人,我看见我的父亲把用木棍把我打出家门,我看见我变成了乞丐,我看见她悄悄的溜走了,我看见我在吃着别人扔在地上的地瓜皮,而在那一瞬间,那个女人已经衰老得满头白发,她成为了一个乡村里最丑陋的老妇人——她站在井边打水,她看见了自己,她的神情很呆滞,她喃喃的说,是的,原来,我真的是菲妮。我看见她从井沿上滑了下去,死了,死了……
  我用力和她做爱。我哭了。
  
  我骑着自行车撞倒了这个女孩。
  我们相爱了。
  我们吵架了。
  我们分手了。
  我们和好了。
  我们又分手了。
  她说,答应我,永远不要爱上我。
  我说,我答应你,我永远不爱你。
  她说,我昨天晚上很忙。
  我说,我知道。
  她说,我男朋友很腻我,他那个要求太多。
  我说,我知道。
  她说,他很酷,很帅呢!
  我说,你要砒霜吗?
  
  若干年以后,我在一个热闹的网吧里闹。我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男人和女人。我的QQ上还有一个很能闹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想找个办法折磨她。我故意气她,骂她,侮辱她,可是,她还是能嬉皮笑脸的和我维系下去。
  有一天,她终于气愤不过了。
  她说,妈妈的,老娘菲妮!
  我愣了,我用手指抚摸着屏幕的那两个字,我说,你在说什么?你说你叫菲妮?
  过了半天,她说,我说我要费了你,不知道为什么,打出来的是菲妮。
  我说,你认识菲妮吗?一个叫菲妮的人?
  她说,恩?怎么这么熟悉呢?是不是什么新出来的歌星哦?你这个死人。
  我说,我爱你。
  她说,哦哦哦?你妈的死人头!我有男朋友了,他很帅……
  我说,是的,我知道,他还很喜欢腻着你,他那个要求很多。
  她说,呀?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都不在乎。你跑不了的。
  她说,靠!我菲妮怕什么?我怕你是绒布吗?
  我说,不是吗?
  过了好半天,她说,闹鬼了!我我我我为什么叫自己菲妮?我我我我为什么叫你绒布????
  我突然笑了。我很快乐的笑起来。
  
  
  你说的对,金莲,菲妮。
  你曾经给了我三分之一的爱。
  如今,我要给你的三分之爱的爱已经降临。
  请你开颜,请你笑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