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850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所知道的爱情游戏

(2006-05-01 08:57:50)
分类: 绒布小说
           1、香烟

    他爱她,她似乎有点爱他。他擅长开玩笑,喜欢一边喝啤酒,一边编点小笑话。她则喜欢嘲笑他,包括他的笑话。是的,她很少笑,偶尔笑了,眉毛一扬,却流露出一种从容的蔑视。
    他有些不知所措了。他说,你鼻子真好看。眼睛亮晶晶,也好看。牙齿我不知道,因为你很少露出牙齿。
    这次,她笑了。她说,你是在调情吗?你喝得鼻尖都红了,真够难看。
    他就自卑了一下,瞬间挺直身子。他知道,自己还有点小小的啤酒肚呢,好在她没发现。不过,他觉得她够好,她冷漠的眼神里蕴藏着什么。闪烁。
    他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她说,我得回去睡觉了。
    他就很无奈。
    他说,记得洗你的臭脚,记得刷牙。
    半个小时后,他跑到她宿舍,使劲拍门。他觉得自己喝多了,所以才会气呼呼的。
    他终于敲开了门,说,我就不能给你讲个故事吗?
    他看见她正在抽烟,烟雾缭绕中,她诡异得像个艳丽的女巫。
    她冷笑,说,说吧,给你一分钟时间。
    他没脾气了。他干巴巴地说,我的故事是——对不起,我爱你。
    她说,傻孩子,别找我。这么多年,我就没遇到过对手。
    他执拗地说,我要。
    她踢了他一脚,一点都不惊讶。她把他按在椅子上,扔过去一包香烟,说,孩子,把这包烟抽完,抽完了,你就不会爱我了。
    其实,他是不抽烟的。可他还是气呼呼的,接过烟,点燃。他没说话,她也没说话。很快,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烟雾,好像连眼神都跟着飘浮起来。最后,他终于抽完了。他跳起来,冲出门去,蹲下去,大声地呕吐起来。
    过了老半天,他才摇晃着回来。
    她笑吟吟地问,什么感觉。
    他注视着她,笑了,说,我吐了。我现在觉得特别爽。我好像把“爱你”这个东西给吐了出来,都吐光了。
    他回去了。她则关上了门。
    那一瞬间,她突然有点失落。

2、罐头

    她觉得爱上他了,他觉得似乎有点爱她。
    她主动找了他,说,我戒烟了,我喜欢上喝酒了。
    这时,她发现他瞪大了眼睛,好像很不可理喻。他的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
    他说,自从那个晚上,我就不再怕抽烟了。
    她很愤怒,她认为他的回答很残忍。
    于是,她叫他陪自己喝酒。他们仿佛互换了一下。她开始擅长开玩笑,喜欢一边喝啤酒,一边编点小笑话。他则喜欢嘲笑她,包括她的笑话。是的,他动不动就大笑,那种歇斯底里的笑,一笑能露出十二颗牙齿。
    她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说,我得回去睡觉了。
    她说,别放肆。我准备好好爱你了。
    他说,算了吧,你那天让我明白一个道理,爱情就是烟,你永远无法把它吞进肚子里,它到处飘啊飘啊,其实它和看起来的一样缥缈。
    她说,我也这么想。不如这样,我们买瓶罐头。等罐头过期的时候,我们就分手。
    他专注地点着烟,说,你还这么老套?
    她真够沮丧。她感觉,在他眼里,自己还不如他唇间的那支烟。
    于是,她买了一瓶罐头。
    水蜜桃罐头。那种甜得发腻的东西。
    她看了看日期,距离过期时间,还有一年零八个月。
    她想,这足够了。二十个月,六百余天呢。
    挺幸福,这段时间,他们终于看起来像对恋人了。
    然而——等到第一年过去的时候,她突然恐慌起来,她感觉,大限临头了。
    就算是秋天的蚂蚱,也懂得计算自己死亡的日子。
    真难受。爱情真难受。爱情带来的那点快乐,被这瓶罐头所埋葬了。
    她开始失眠,她恨上了那瓶罐头,她甚至恨上了他。
    她觉得,自己已经不爱他了。永远不会爱了。
    她要毁灭那瓶罐头。没事的时候,她就使劲摇晃它,希望它进点空气。有时,她还会朝它浇水,她想,那铁皮盖子会生锈的,会长出蘑菇。而里面那些甜蜜蜜的果实,很快就会变成苔藓。可问题是,没有的。更令她惊恐的是,她分明看到,罐头的日期发生了变化,距离过期时间居然还有一年零八个月。
    我在做梦吗?她问他。
    你一定是记错了。他回答。
    一年后,她终于知道了真相。某个午夜,她发现他从床上爬起来,猫一般,蹑手蹑脚地进了厨房。她也跟着进去,然后,她吃惊起来——那个臭小子把一瓶新罐头放进冰箱,然后,把原来的那瓶拿出来,丢进垃圾桶里。
    她开了灯,捡出那瓶老罐头,用它使劲敲打他的脑袋。
    她愤怒地想,这罐头早该过期了,你的脑袋也过期了。

  3、仙人掌

    他觉得爱上她了,她一点都不爱他。他依旧擅长开玩笑,依旧喜欢一边喝啤酒,一边编点小笑话。她依旧喜欢嘲笑他,包括他的笑话。是的,她依旧很少笑,偶尔笑了,眉毛一扬,却流露出一种更加坚忍的冷酷。
    他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她说,别指望我再去买罐头。
    他说,不,不是罐头。是花草。
    她好奇起来,说,你知道花草是什么样子吗?
    他说,没关系,我会知道的。我养一盆花,等它死了,我们就分手。
    她哈哈大笑起来。她觉得这很有趣——他这个人,养死过一只狗、两只猫,以及若干只金鱼。她无法想象他拿着喷壶的样子。
    她说,你又在讲笑话吗?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大笑过,所以吓了一跳。他说,算我没说。
    她说,不。你说了。我不爱你,但是我答应了。
    他兴奋起来,兴奋得像刚从别人手里夺过冰淇淋的小孩。
    于是,他买了一盆花。
    她看得目瞪口呆,那居然是一盆硕大的仙人掌。
    挺幸福,这段时间,他们终于又像对恋人了。
    她觉得这挺无聊,时常望着那株恐怖的植物,痴痴地想,它怎么还不死呢?
    有时候,她想踹它几脚,又怕不是它的对手。
    他乐坏了。他知道,这仙人掌实在是宝贝。没事,他就给它浇水,然后它就疯长。她觉得这真可怕,这真是疯了,看这趋势,它很可能会穿透天花板,一直长到白云深处。
    有一天,她发现他在赖床,就使劲踢他。他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路。
    她很好奇,问,你被狗咬了?
    他脸红了,小声地解释说,为了让那仙人掌更加肥硕,半夜他想小便时,就冲着它撒尿。昨晚,出了点小意外。
    她乐不可支,想,真是恶有恶报。转念一想,又不寒而栗——天!这个人整天在琢磨什么?
    她绝望了。假如不出意外,那仙人掌会像木乃伊一样长寿,一直把她熬成木乃伊。
    好在,这天终于出了意外。在经过半个月的旅行后,他们推开房门,发现仙人掌死了——那株植物实在是太肥大了,头重脚轻,居然一头栽了下来,把自己摔死了。他哭了。他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在她沉默的注视下,他手忙脚乱地收拾植物的碎片。他的手被扎得血淋淋的,可他似乎没有了痛觉。他每拣起一个碎片,就会重复着一句话——你怎么会死呢?你怎么会死呢?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扭头而去。
    她最后说,你也会死的,我也会死的。时间比爱情永恒。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冷,仿佛心脏都被冻僵了。

4、二十四小时

    他不再说爱她,她也不再说爱他。他变得沉静起来,不再一边喝啤酒,一边编点小笑话。她也不再嘲笑他,包括他的一切。是的,他们都很少笑,偶尔笑了,都温文而雅,那笑容仿佛在洗洁精里浸泡过,毫无杂质。
    他们都很累,累得都不想说话。
    有一天,不知是他还是她提议,说,来一场二十四小时的爱情吧。
    不知是他还是她补充说,好,所有恋爱的时间加起来,一共二十四小时。
    于是,他们就这么做了。
    是啊,既然时间比爱情永恒,那么二十四小时和二十四年,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随身带着本子,每次约会,她都会仔细地记录下来,然后告诉他,今天吃饭花了一个半小时,昨天牵手散步花了两个小时,前天吻别,花了两分钟。
    她真像个小地主婆,把一切记得清清楚楚。接吻时,她还不停地看手表。
    他觉得他的心在滴血。
    她觉得她已无血可滴。
    最后一次约会,结束时,她拿计算器计算了半天,说,二十三小时五十五分钟。下次,我们只有五分钟了。
    他说,好的。
    他又说,其实,时间不见得比爱情永恒。
    他最后说,我喜欢把每分钟当成一生来度过,所以,我拥有过很多的一生。
    在此后的几天,她一直在想,最后五分钟,他会做点什么呢?难道会杀了我?他会杀了我,成全一种永恒?这种想法既叫她激动,又让她焦灼不堪。
    令她失望的是,他居然消失了。他想鬼魂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在等待,她想,你怎么可以这么没信用?还有五分钟呢。可他真的消失了,一年,两年,十年,他都没有出现过。有一天,她终于决定放弃了,她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恶毒地想,这个胆小鬼,一定是精神分裂了,然后杀死了自己;或者,他是个倒霉鬼,他被汽车撞死了,变形了。
    她被自己的泪水弄糊涂了。她这才明白,原来,她是如此的爱他。原来,那个最可怕、最强悍的对手,就是他。原来,她失败了。原来,她错过了这么多。
    她结婚了,生子了,搬家了,衰老了。
    五十年后,她变成了一个鸡皮豁齿的老妇人,她不需要爱情了,可她时常还想着他,想他抽烟的样子、他偷换的罐头、他种植过的仙人掌。她决定回去看看,她要回到那个城市,对着天空,轻声地臭骂他一通。
然而,她毕竟看见他了。她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也一眼认出了她。他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半睁着眼,安详得似乎已失去了呼吸。她冲了过去,几乎跌倒在他身上。她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她忍不住战栗起来——那双手像冰块一样寒冷。
    他只说了两句话。
    他说,这些年,我一直在你左右。
    他说,我一直希望,那最后五分钟,就是我的最后五分钟。
    她恍然。她很衰弱,她依偎在他身边,注视着他。她连问候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感觉他的身体在慢慢变冷,但是,她还是极力靠近他,用仅存的体温来温暖他。是的。他势必会感到温暖,他终于真正地开心起来。他真幸福,她也幸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终于明白过来——他以前说的没错,比如,这五分钟,就是他们共同拥有的一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