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889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奇的大嘴

(2006-05-01 08:55:25)
分类: 绒布小说
        那天我邂逅了一个来自家乡的老朋友——要知道,在这么一个大城市里遇到故人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中学老师王桥还是老样子,虽然他比我大八岁,可看上去他比我健康多了,黝黑的宽脸上闪耀着阳光般的色泽。他是个喜欢聊天的好人,好人都应该长寿的。那天晚上我们好好的喝了一顿,起初是在小饭馆里,后来又窜到一家热闹的酒吧。喝到高兴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烟斗,用长指甲塞上烟草,津津有味的咂了起来。整个酒吧里都飘荡着我们家乡的气息。
  我从他那里知道了不少事情,比如警察冯二宝退休后再也没回来过,比如开杂货店的老李被摩托车撞折了左腿。等他把周遭的人都数落一通之后,我们再也找不到什么有趣的话题,于是我就频繁的给他倒酒,而他动不动就上洗手间,看上去我们都挺忙碌的。他最后一次从洗手间出来时匆忙的提着裤子,我以为他是多了,后来才发现不是这回事——他灵敏的穿过人群,冲我大叫大嚷,直到走到跟前我才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你还记得大嘴吗?”他兴奋的说。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家乡的人都喜欢给别人取绰号,比如那个喜欢伸着长胳膊挠背的裁缝就被称为长臂猿了。估计这个大嘴是个无名之辈,我认识整条街的坏小子们,但是我从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王桥并不失望,他慢吞吞的给烟斗加了一次烟草,打着响指叫了一扎啤酒,然后用一种轻快的语调讲述起来。
  
  你当然没听说这个家伙,你走的时候他还没出名呢。他是个穷小子,街北头那堆破泥巴房里有一间就是他的。以前他靠打零工混饭吃——其实他也干不了别的,就是给砖厂搬砖头。那算不上什么重活,可这小子总想挣多点,别人搬十块,他就搬十二块,他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子骨——看上去他就像是在太阳底下晒过一年似的,干巴巴的,浑身上下就没有几块肉。所以他动不动就失手摔坏砖头,直到有一天被砖厂的老板给轰走了,然后他就成了街头上的一个小混混。假如那时候你还没走,肯定会注意到这个家伙。这老兄长得很平常,不过有一点很特别,就是嘴巴特别大。他走在街头上,昂着刀背大小的脸蛋,你几乎看不到别的了,你只会注意到他那张大嘴。有一天他高兴的笑了几声,别人都吓坏了——这一笑露出的上下两排牙齿至少有二十四颗,阴森森的,看起来就如同他整个人只有一张嘴,仿佛他从娘胎里出来就只打算干两件事,吃饭和咬人。他是个笨嘴笨舌的家伙,有时候我们踢他一脚,指望着他能用那张大嘴出点风头,可惜他根本就不生气。
  那时候他还不算是坏蛋,大白天他就在街上闲逛,也没什么正经事,除了围观别人吵架就是看大闺女的屁股。吃中午饭的时候他就开始忙活了。他凑到街边吃饭的人的旁边,眼巴巴的盯着别人吃——他的眼睛也不大,还有点斗鸡眼,看着看着,那两个小眼珠就挤到一块去了,那眼神就像是个小型手榴弹,搞得别人浑身难受。他又不是一条狗,就算是狗的话你也不敢冒然踹他一脚,所以最后别人都不得不剩一口给他。蹭了一个月的饭,他还蹭出经验来了,以后就专门找四五十岁的女人下手。那些娘们一开始也厌恶他,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有时候还会赏他半个大白馒头。这一下那家伙乐坏了,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唱小曲给那些娘们听。你知道,那些娘们平时都被自己的汉子收拾得服服帖帖,这次可算是扬眉吐气了——那下贱的家伙不但给她们唱歌,还不住的赞美她们的长相。要说这也需要点智力,那些娘们除了风骚一些,还有什么优点啊?
  街上的男人们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他表演,一点都没生气。我估计他们压根就没把他当男人看。我们都以为他从此就这样了,直到某一天他老得掉光了牙,而没有女人再愿意听一个糟老头的奉承,他就该把自己饿死了。不过后来突然出现了变故。那是前年春天的事,雨季到来的时候,那家伙就倒霉了——我说过他住在一个泥巴房子里——他的房顶没完没了的漏雨,早晨每当他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刚从水井里逃出来的母鸡。他那破房子不但漏雨,还会漏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天他喝水的时候,没注意到一条蜈蚣正在搪瓷杯子扑腾得起劲,他刚喝了一口,舌头就被蜈蚣给咬了。你知道这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一顿饭的工夫他的舌头就肿得吓人。他顺着街道朝老赵的诊所跑着,我们都以为他嘴里叼着一块熏肉。老赵看他这可怜样,破例赊了不少药给他,内服外贴的,整整折腾了两个礼拜,他的舌头这才缩回嘴巴里。
  以后发生的事情你就猜不到了,这家伙舌头好了以后,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天老赵在路口拦住他,想叫他把药钱还上,没想到这小子一窜三尺高,扯着嗓子大骂起来。你没看到那个场面,你肯定想象不到有多壮观——他两片又细又长的嘴唇上下翻飞,就如同安装着弹簧。而他的嘴巴又那么大,你眼睛里看见的是无数颗牙齿和一条大舌头混合在一起。
  “你妈的老赵敢向我要钱?你妈的老赵整天拿着变质的小药丸冒充保胎丸糊弄那些傻娘们!你妈的老赵一个臭老头子留着那么多的保胎丸想干什么啊?我说你妈的老赵你家的那条母狗肚子大了不少呢!你妈的老赵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你坏透气了!你妈的都黄土埋半截了你还跑出来丢人现眼什么……”
  老赵再也没向这家伙要过钱,他被气得半身不遂了,也没有人去追求保胎丸事件。那些娘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其中的一个塞给他一个馒头,要他用着焕然一新的嘴巴给她来一段小曲。没想到这家伙一边嚼着馒头,一边扯着嗓子接着骂那个女人。
  “你妈的你以为自己有多风光?你妈的以为给我一个馒头就可以叫我唱歌了?你妈的你看看你有多骚,你妈的夏天你都不用买蚊香那骚劲早把蚊子给熏昏过去了!你妈的你浑身那些肥肉哆嗦得连虱子都给抖下来了!你妈的你那大花裤衩子中间那道缝是不是被野汉子给插出来的……”
  现在你明白了吧,那家伙变成了一个恶棍,仿佛蜈蚣身上的那点毒素全都留在他的小脑袋瓜里了。说来也奇怪,那个被骂的女人慌里慌张的逃回了院子里,所以别人都嘀咕了,没准儿她的大花裤衩子还真有一道缝,问题是那个大嘴是怎么知道的?
  那家伙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他就像一条红了眼的疯狗,逮谁咬谁。有时候被骂的是个壮汉,他不得不绕着圈逃跑,那速度快得就仿佛他也有蜈蚣那么多脚,同时他嘴巴上的活儿一点都没闲着。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气急败坏了,他们密谋了一上午,终于合伙把那坏蛋抓住,然后派两个人用力捂住他的大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处置他了,有人建议说去老赵的诊所拿一个膏药,把他的嘴巴严严实实的贴住;有人表示反对,因为老赵的膏药很可能是过期的——况且哪里有这么大的膏药啊?这时那家伙成功的解放了自己的嘴巴,他尖叫着说:“我要和你们打赌!你们信不信我能把拳头塞进嘴巴里?”
  大家笑了起来,那神情就好象是看耍猴。在经过认真的讨论之后,男人们决定,假如那坏蛋能把手塞进嘴巴里——当然这是闻所未闻的——那么他们不但释放他,还给他五十块钱;否则,他就得老老实实的接受一顿殴打。于是,他们看见那个家伙张开可嘴巴,由于他张得很努力,他的鼻子都被挤到一边去了。然后,他把那只并不很小的手握成拳头,一点一点的塞进去。男人们眼珠子瞪得几乎掉下来,他们都叫出声来,这简直就是一件离奇得叫人发疯的事情——那坏蛋的手已经完全消失了,而那只细黑的胳膊仿佛天生就是从他口腔里长出来的。
  那个坏东西终于可以神气万分的骂人了,因为他遇到的是一群说话算数的男人。有时候,错过了那一幕的人试图再看一次以口吞手的壮举,但是没有谁再有机会了,因为那家伙会很嚣张的说:“你妈的想看?拿五十块钱来!”还没等他说完,那些胆小的家伙就飞快的逃跑了,否则那张大嘴很可能会把他们吞下去。换句话说,街上的人都怕了那坏蛋,同时又恨不得把他掐死。那段时间我们都不得安宁,每天我们都能听到那家伙以最恶毒的话来骂冒犯他的人。后来我们就听出了一点门道,比如即使是最会骂人的那个卖蔬菜的阿三嫂,都被他骂得灰溜溜的——其实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他像鬼魂一样,几乎知道我们镇子上每个人的小秘密,所以每个人一见他张嘴就魂飞魄散。
  再往后的事情就更加有意思了。某一天,街头上那两家开杂货店的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争吵,估计也就是抢点小生意。其中那个郭四叔有点结巴,所以半个小时下来几乎被气哭了。那天大嘴也混杂在围观的乡亲们中,还不时的对每个人的骂词评论一通。到了晚上他就出现在郭家的热炕头上,悠哉悠哉的喝着小酒——郭四叔一定是很不甘心,他灵机一动,把大嘴请到家里,请求他狠狠的把欺负他的人臭骂一通。临走的时候,他还塞给那坏蛋二十块钱。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多说了,那家伙果然不辱使命,精神抖擞的一口气骂了半个小时,还阴损的抖搂出人家不少鲜为人知的隐私来。被骂的小老板不甘示弱,当晚就在喜宴楼里宴请了他,毫不含糊的塞给他五十块钱。第二天早晨,那家伙就出现在郭四叔的店铺门口,骂得他一直没敢露面。你别说,就这样他还成了一个人物了,时不时就成为别人家的座上客。其实,这个家伙就像个婊子,谁给他钱,他就闭着眼睛给谁张口。可怜那些老实人啊,好不容易挣两个钱,都心甘情愿的送给那个恶棍了。
  整个镇子开始变得乌烟瘴气,你应该知道,这样那个大嘴最高兴了。他的生意越来越好,整个人也越来越神气。两年就这么过去了,他还住那间破房子里,只不过当他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你再也认不出是他了——他胖得像头猪,每走一步,那张大脸蛋上的肥肉就会颤抖几下,看上去他的嘴巴小了很多,这当然只是一种错觉。让人敬畏的是,他一身的肥肉并没有影响他张嘴的频率,相反他骂人的功夫更加厉害了,也许是他有成堆的脂肪正在等待消耗呢。他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还穿着西装——在咱们那个地方,以前只有一个人穿西装,就是那个靠倒卖化肥发家的张老大。你应该知道他,那家伙是个大块头,一个狠角色。
  假如这两个穿西装的家伙碰到一块,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估计你是猜不出来了。让我告诉你吧,今天春天的时候,有个人委托大嘴去骂张老大。我们至今不知道幕后的那个人是谁,他起码也是个人物,同时肯定是花了大价钱,否则大嘴不会轻易去招惹那个暴发户的。那天是个晴朗的好日子,大家簇拥着大嘴,准备看一场货真价实的恶斗。我们都相信这是一场持久战,为此每个人都为自己准备了不少零食。大嘴满不在乎的站在张家门口,一幅胜券在握的张狂劲。起初我们都很失望,他刚骂了五分钟,那个张老大就一脸阴沉的窜出来。他吼叫着打断了大嘴的表演,盯着那张胖脸看了半天,然后把一张钞票扔在地上。
  “去你妈的大嘴,我不想听你骂街。听说你可以把爪子塞进臭嘴里,我偏偏不信,我要和你打个赌,你赢了,这一百块就归你了;你输了,就永远闭上你那张臭嘴!”
  人们都屏住了呼吸,这是多么稀罕的场面,与之相比骂街又算得了什么。大嘴傲慢的笑了起来,他用踩住那钞票,然后慢悠悠的开始了著名的表演。这次他显得很吃力,额头上很快就出现了汗珠。在塞左手的同时,他的右手还在努力的帮忙,整个下巴都快被他卸下来。然后——在凝固的空气中人们好象度过了一个世纪——欢呼声四起。没错,那个坏蛋又成功了,他油滋滋的脸上闪耀着胜利的光芒。
  
  我们的啤酒已经喝完了,我打算再叫一扎,王桥摆了摆手。他显然喝得有些多了,歪斜着身体,正在打量着酒吧里妖艳的女郎。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还有这号人物,多亏我没回去,否则,说不定被他骂上一顿呢。”
  王桥嘟囔着说:“不会了,那个家伙终于改邪归正了。”
  我困惑的看着他,他身体摇晃了半天,然后哧哧的笑起来:“他死了,死的时候手还塞在嘴里,抠都抠不出来。他的嘴巴还是那么大,可他忘了,他的手可是肥胖了不少——他是被那只馒头一样的小胖手给憋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