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4,163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玉田路上走九遍

(2006-04-21 04:23:50)
分类: 浪漫主义
    能让我记得的路名并不多,玉田路就是其中的一条。这其中并没有太多的玄机,甚至没有故事,没有艳遇,只不过是因为我在这里住得也久,便凭空多了许多的留恋。这条路就在上海的虹口区,当年因为想靠单位近些,就在这里落草了。此后,不要单位了,人却还在这里,即使搬了两次家,却还是很搞笑——每次搬家,都不出三百米,搬来搬去,走了个等边三角形,距离老的家还是三百米。这或许就是一种惯性,譬如说,看惯了一个人的脸,熟悉了这人的笑和蜷缩而睡的神态,眼前突然换了另一张面孔,那感觉就如同见了鬼,多少有些惊慌。
  
  玉田路并不长,一端抵着赤峰路的轻轨站,另一端则是同济大学。玉田路也并不宽,几步就可以跨过去——我并不需要担心被汽车轧死,这路是单行道,过路时只需看着一边。有人告诉我说,这条路不适合我居住,因为这是个老区,居民大多是安详的老年人。我以为这话很对,因为在这里,我很少看见飞扬如花的少年;我也以为这话不对,因为江山易老,更何况脆弱似草的人呢?
  
  我喜欢这里,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里的宁静。睡在松软的床上,没有谁会吵醒我,梦境也由此变得深远起来,似乎可以一直睡下去。楼上和隔壁的住户静悄悄的,以至于我至今还搞不清楚是谁;楼下的一对老人家同样安静,只是有一次,他们不满我的空调滴水,在我经过的时候抓住我倾诉一番。老太婆有点愤怒,她想拉着我进阳台现场勘察,老头子则异常谦和,说,没关系,有时间再说,有时间再说。又补充,做邻居,和气才是好的。我熟悉那老头子,在一楼的出口处,他搭了一个简易的小棚子,里面有张椅子,墙壁上还挂着镜子,我经过时,有时可以看见他正在给人剃头。当然,他的顾客是固定的,都是些白头发的老年人。他戴着老花镜,一边寒暄,一边扳着对方的脑袋,半天才动一下剃刀,仿佛在雕刻一颗象牙球。唯一的一次例外,是他给一个小朋友剃头——那小男孩似乎很畏惧剃刀,被凌辱一般,皱着眉头,眼泪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
  
  这老头子并非一直有生意。有时候,我会看见那小棚子空荡荡的,只有他歪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眼镜挂在鼻尖上,双手搭在膝盖上,手指间还勉强抓着一张旧报纸,仿佛一有风吹,他,以及那张报纸,就都一同轻飘飘地离去。那让我产生一种错觉,我听不到他的呼吸,我总感觉他已经在恍惚中死去了。有时候我也在观察他的发型——很短,很整洁,我也就在纳闷,是谁帮他剪的头发呢?
  
  出了小区的门,往北走,路的一侧是各式各样的小店铺。有几家是卖水果、杂货的,有一家是卖充值卡的,有一家是卖香烟和茶叶的,还有两家房屋中介。其中一家中介,我曾经光顾过,当时看了两套房子却不满意,找了借口推脱了。所以,每当我经过那家中介时,都心虚地低着脑袋匆匆逃过,生怕那个精明的老板娘认出我。还有一家店比较特殊,是个以按摩业务为主的发廊。我很清楚,那里做的生意是不可言明的,而那里的窗帘永远半掩着,里面没有开灯,几个女子慵懒地侧坐着,沉浸在一片潮湿的阴霾中。有时候我就想,她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那阴暗的小店,能容纳她们的梦想吗?只有一次,我看到了真实的人——两个女孩站在门口,嬉笑着晾晒着衣物。她们看起来很开心,笑得也很轻松,只不过被脂粉掩盖的脸上沉淀着一种衰败的气色。
  
  走过这些小店,街道两旁蓦然热闹起来。在左手一侧,有一家必胜客,一家麦当劳,一家家乐福,一家电影院,一家游戏厅,一家银行,假如拐个弯,就可以到达我既憎恨又喜欢的新亚大包店。说憎恨,是因为那里的东西永远称不上好吃,即使是大肉包子,都仿佛被糖水浸泡过,散发着甜腻的味道。说喜欢,是因为每当我去吃饭的时候,偌大的餐厅都空荡荡的,我可以任意选择一个位置,翻着报纸,让自己的味觉迟钝一些、再迟钝一些。其实,新亚大包还是有不错的食物的,比如生煎。可惜我不怎么会吃,总是一口吞入,还没来得及感觉一下那点肉,就整个地下去了。有个兄弟教导我说,吃生煎是种学问,先咬开一点,轻轻吸完里面的汤,然后文雅地吃完。我很欣赏他这种品位,只不过我很难做到,我感觉那姿势多少有点像吸食女人的乳房,令人有不洁之感,更何况假如把握不好火候,很容易让汁液四溅,搞得胸前油花花的。
  
  有时我就去麦当劳,有一万个人一万遍地告诉我,这是垃圾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可我还是喜欢吃,尤其喜欢吃里面的薯条。依然是眼睛盯着报纸,把薯条倒在托盘里,叉开五指,迅速地一夹,这手指间遍多了三四根薯条;准确地蘸了番茄浆,一口咬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麦当劳是个别样的地方,在这里,老年人似乎都失踪了,剩下的都是些时髦的年轻人——看着时尚杂志,戴着耳机,或者注视着恋人的眼睛。这很不幸,有时候我好不容易买好了食物,却找不到座位,只得眼巴巴地等待他们看完杂志、听完音乐,或者和恋人唠叨完。
  
  假如心情好的话,我就会跑到家乐福里采购一番。那里人潮汹涌,每个人都霸占着一方货架,那架势,仿佛非得买点什么不可。我通常很轻易地被感染了,一激动就买下一堆东西,那通常是蔬菜、肉类,以及饮料。有时候,也会心血来潮地买点古怪的东西,比如一条毯子,几个盘子。最终的结局是,等我记得那些东西的存在时,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它们,只得闭着眼睛把它们扔到垃圾桶里。
  
  还有几家音像店是,经常光顾。由于去的次数多了,我疑心那些老老板已经认识了我。每次去,他们都很主动地向我推荐最新碟片,其兴奋的表情仿佛在显示,倘若我不买他们推荐的电影,那么我必将人生无味,必将悔恨终生。他们都是小狐狸,或者老狐狸,前两天在他们的推荐下,我买了几部片子,没看到一半就知道上当了。其中的一片是泰国拍的科幻片,讲述史前怪兽的,叫《哥鲁达》。老板说,大片啊,不得不看。我看看包装,上面写着,耗资2.6亿呢,那得多少钱啊,那得多精彩啊。回家后看了一半,我就飞快地后悔了,并明白了一个道理,钱和钱还是有区别的,人家也没说谎,只不过这2.6亿不是美元,而是泰铢。
  
  假如我要出行的话,就必须往南走了。那里的小店少一些,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一家烧烤店。那小店脏得很,四周却飘逸着烤肉的香味。他们是24小时营业,有时候,在半夜失落了寂寞了,我就跑过去,烤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吃。说是莫名其妙,是因为我不太熟悉那些肉类,有一种东西叫羊背串,我吃了若干串,都没搞清楚应该属于哪一部分的。最离谱的一次则是,我准备吃点羊肾,人家问道,哪种肾?我想了下,感觉既然来了,都吃吃看。结果,烤出一堆的大肾小肾,味道还都不错。下次再去时,欣然要了这两种肾,并询问这两肾之区别。那个臭小子很轻蔑地说,你不知道吗?内肾就是腰子,外肾就是睾丸。当时我差点呕出来,这小兄弟也不道德了,居然让我在不知情的情形下,吃了那么多睾丸。吃了也不要紧,关键是当时买的时候人那么多,群众影响多不好。
  
  其实,出去寻找食物,只是个借口。我更喜欢欣赏人。在熬完一个通宵后,我经常会随便披上衣服,跑出去,名义上是吃早点,实质上是看人。在那样的清晨,街道上没有多少车辆,出现的只有行人。有精神抖擞的安详的老人,有头发蓬松的女人,有一脸朦胧的清澈的少年,还有些身份不详的人,游荡着,张望着,仿佛在梦里寻找着什么。在小小的街边花园里,有一堆老人在运动,录音机里放着激昂而古老的迪斯科音乐,他们移动着脚步,小心翼翼地活动着四肢,一脸的陶然。还有人在遛狗——那通常不是名贵的狗,杂交的痕迹让它们不伦不类,但是这并不妨碍它们的快乐,也并不能抹杀它们的可爱。它们跟随在主人身边,嗅着,奔跑着,偶尔狐疑地打量着行人。我喜欢这样的风景,有时候,我会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上片刻,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即使没有行人,我的心情照样很好——两旁的树木依旧葱郁着,街道依旧笔直而干净着,远处还有说话声,还有人影,我默默地说,过来,过来。
  
  这种感觉是令人眷恋的,即使行人很多,也不会令人烦躁。那么多的人散布在人行道上,你很安全,你很温暖,你在瞬间就融化在人群中,宛如一点泡沫,悄无生息地浮沉着。有一首歌叫《忠孝东路走九遍》,那两个长发男子反复吟唱着:“忠孝东路走九遍,脚底下踏着曾经你我的点点,我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我多想跳上车子离开伤心的台北。忠孝东路走九遍,穿过陌生人潮搜寻你的脸,有人走的匆忙有人爱的甜美,谁会在意擦肩而过的心碎。”我喜欢这首歌,可我不是他们,我不想离开,我忘却了那些令人缱绻的温情的点点,我没有搜寻谁的脸,我甚至忽略了自己有没有心碎。我不知道这条路的长度,只知道,它很好很好,更美妙的是,人行道中间还有一条盲人道。有时候我会走在盲人道上,偷偷闭上眼睛,感受着脚底温和地碰撞与颠簸,聆听着琐细而空寂的声响,伸出手,除了空气,还是空气。我想,行人自然要行走,而我留下了,这就是我的一个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