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4,151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得不大,死得光荣

(2006-04-17 19:26:48)
分类: 黑色幽默
         前几日,我蜗居在小房子里,啃着面包,大脑中还未肃清被文字百般折磨所带来的阴霾,愁眉苦脸地看着电视,试图寻找点可乐的东西。当时,中央某套正在重播《水浒传》,放到武大郎那一段,看着看着,我乐不起来了,虔诚地说,上帝,就让我成为武大郎吧。
  
  估计,大多数观众(包括原著的读者)都熟悉武大郎,不但熟悉,还特心疼他。以前,我也特同情这位老同志,现在不了,我仔细一想,别看人家矮矬矮矬、其貌不扬,可人家混得比咱好多了。比如说,《水浒传》写得特清楚,人家武大郎是住楼房的,所以才有潘金莲弄掉支窗小棍、引来西门庆这档子事。看电视剧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那是二层小楼,木质结构,极其宽敞,总面积少说也有四百平米。客厅相当宽敞,后面还有工作室(武大郎做炊饼的地方)。后来潘金莲看上了武松,想着法子把他弄到自家住,还收拾出一间卧室,那卧室,起码也有二十平米。这小楼,和其他人家连在一起,通俗说,那叫连体别墅。更厉害的是,人家这小楼还临街,一楼完全可以作为店铺使用——王婆就是利用一楼做生意的,武大郎没敢,估计是怕媳妇出轨。想想吧,朋友们,假如在今天,这样的楼房是什么概念?即便是在小县城,没个几十万也拿不下来。可人家武大,只是个卖炊饼的。你说,这幸福不幸福?
  
  有了如此高档的住宅,要是搁在今天,哪个姑娘不哭着嚷着猛扑上去?即便对方是个矮子,也会越看越高大。所以,武大先生能娶到漂亮媳妇,也不奇怪。
  
  以上两点,够可以了吧?别急,人家还有幸福之处。武松成为打虎英雄后,被当地政府重用,当了小官。那官名我忘记了,类似于阳谷县的公安局局长。你想,普通百姓,假如自己的亲弟弟是公安局局长,那意味着什么?什么事摆不平?什么人灭不了?瞧你不顺眼,抽丫的。
  
  瞧瞧,武大郎活得多滋润——身为个体户,拥有别墅一套、娇娘一名、当局长的弟弟一位。够成功,够意思,够显派。作为男人,谁不想如此?所以我说,成为武大郎,是一种光荣的梦想。当然事情一旦求全,就会引来祸患。
  
  事情的起因,在于潘女士。作为普通个体户武大郎的妻子,潘女士最初也够本份的,兢兢业业地帮丈夫做炊饼,足不出户,一心创业。可两人身高差距太大,导致夫妻生活不够和谐,潘女士就开始不愉快了,浑身燥热无法消解。她先是勾引小叔子武松,可武松或因政治思想过硬,或因性取向有点问题,总之对她没表现出充足的性趣。潘女士这个郁闷啊,最后,还是著名企业家西门先生通晓风情,和她好上了,灭了她的火。这属于情变。后来奸情败露,武大郎捉奸未果,反被打伤。武大先生就放出风声,等我局长弟弟回来,好好收拾你们!
  
  潘女士和西门先生吓了一跳——武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怎么办?两人一合计,把他毒死了。这下好了,局长弟弟出差回来,不答应了,也没好好走司法途径,三下两下把西门先生打死了。这西门先生有钱,自然也有点社会地位,混个县政协委员不成问题。武松一介武夫,哪里会仔细考虑?跑去自首时,县老爷为难了——这事闹大了,你灭谁不行,怎么灭了亲爱的西门先生?不过,他还是给武松留了点面子,毕竟是国家干部,发配了事。
  
  可以说,红颜祸水,多少有点道理。若是没有潘女士的性压抑,武大先生必定会活得有滋有味。最近,我在搜集中产阶级的研究报告,根据比较权威的说法,在中国,家庭人均收入在8—20万之间的,就是中产阶层。这就有问题了。人家武大先生,明明是挑着担子卖炊饼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属于中产阶层。可人家怎么就可以过得如此滋润?住小楼,有娇妻,每顿有鱼有肉有酒(自从武松住进来以后,可以看到的餐饮水平,都是满满的一桌)。人家,那可是宋朝啊。反观我,按照这个中产标准,我早就中产若干年了,为什么还栖身于他人檐下?人家卖炊饼住上的那幢小楼,我卖身都不够。一旦买了,立马欠国家银行无比多的钞票,这也叫中产?这个道理,我是想不明白了,只是在惦记一件事,武大先生牺牲了,潘女士被判处死刑了,那幢小楼到底便宜了哪个鸟人?
  
  请允许我想这些琐碎事。这年头,没有什么比房子更有决定力。想想看,这狗日的房子让多少充满理想的人变得现实甚至功利?这狗日的房子毁灭了多少原本可以美好下去的爱情?这狗日的房子让多少人失去了自由生活的权利?这狗日的房子让多少人为了还债狗一样的生活着?
  
  所以,请允许我向武大先生致以深沉的敬意。假如我生活在他的时代,我会为他撰写一篇长长的唁文,并亲自在追悼会上朗诵。在此文的结尾,我将深情地写到:“你来过,又去过;你痛苦过,也欢欣过;你矮小过,也高大过;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你乐过,爽过,拥有过,满足过,所以你在这世上算是潇洒地走过。假如这一切还不足以令你安息,我只能说,你丫的,你叫我们这些活人怎么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沸腾的板兰根
后一篇:轻柔的抚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沸腾的板兰根
    后一篇 >轻柔的抚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