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绒布terry
绒布terr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850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兔唇

(2006-02-23 04:52:49)
分类: 绒布小说
        兔子罗吉是我们这条街的人物。打从出生那天起,罗吉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他是个兔唇。据说,他的祖母为他怪异的长相感到惊慌,她试图把这个小怪物丢到水缸里淹死,关键时刻罗吉的母亲冲了上去,夺下了这个婴儿。 
  罗吉的父亲是个酗酒者,他喜欢在醉醺醺的时候殴打妻子,为此他还被派出所传讯了一次。不过,这次他有了殴打的理由,他认为那个女人一定是出去偷情了,否则这个婴儿不会如此古怪。也有人说,那个女人必定是在怀孕的时候使用了剪刀——这是个古老的忌讳,怀孕者是不可以缝缝补补的。 
  总之,罗吉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诞生者。 
  这是一条死气沉沉的小街,时常有一些年老的男女坐在路边木然的凝视着一切。然而一旦有什么新闻,他们立即就会活跃起来。有时候他们会听见罗吉的母亲尖声的哭叫,于是他们就兴奋起来,喊道:“兔子!快回去看看你妈怎么了,然后再回来说说!” 
  其实罗吉不象一只兔子。从小他就长得很结实,他的表情有些木呆,走起路来也很迟缓。他走得慢了,那些老男女就用石子丢他。 
  他回来的时候依旧表情呆滞,这个时候人们就要盘问他: 
  “兔子,你爸是用什么打你妈的?用凳子?” 
  “你爸脱你妈的衣服了吗?” 
  “你爸是不是把她按在床上?” 
  通常兔子很老实地点头或摇头,他认为人们对他很友好。 
  
  别的小孩不喜欢和罗吉玩耍。他们都感觉罗吉很恶心。有时候罗吉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会突然袭击他,把他推倒在地,狠狠地踢他的头。他们的反应让罗吉感到恐惧,当然,他可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罗吉尽量避免和他们接触,他宁可对着那些老男女点头或者摇头,也不敢去和那些小孩们凑在一起。 
  不过,有一次他还是过去了。那些小孩正在玩一只麻雀。他们把那只麻雀拔光了羽毛,然后扔到水盆里。他们试图溺死这只鸟。当麻雀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把它迅速捞了起来,浇上酒精,接着点火烧它。 
  在罗吉看来,这简直是天下最惨绝人寰的一幕。他冲了上去。结局很简单,他没能拯救那只小鸟,自己反倒被暴打一顿。回到家的时候,他的鼻子流血了,那血顺着开叉的嘴唇流进他的嘴里。他不停的吞着自己的血。他浑身都疼。他怀疑自己的胳膊已经被打断了。 
  伤心的母亲为儿子止了血。她看着儿子,几乎说不出话来。 
  罗吉突然问:“妈妈,他们为什么打我?” 
  母亲犹豫了片刻,说:“因为你是兔唇啊。” 
  罗吉问:“什么是兔唇?” 
  母亲从抽屉里拿出一面镜子。此前,她从来没有让儿子看到过自己的长相。罗吉终于看清了——是的,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唇是近乎完美的,而自己的却如此丑陋,仿佛鼻子下面爬着一条蚯蚓,邪恶而狰狞。 
  罗吉放下了镜子,看着妈妈,说:“我知道了,我不一样。我是兔唇。” 
  
  兔子罗吉14岁的时候,他的母亲中风了。在折腾了两个月以后,那个可怜的女人撒手告别了人间。在卧床不起的时候,她的神智还相当清醒。她不断告诉儿子,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她并不是化做了尘土,其实她是去了一个美好的世界。那个世界没有殴打,没有纷争,甚至没有歧视。所有的人都很美好,都象天使一样美丽。 
  不过,在她死前的最后时刻,她却陷入了昏迷。有时候她会突然醒过来,继续絮絮叨叨的讲述另一个世界的故事。这时候罗吉会问她:“妈妈,那个世界在哪里?是在西边?” 
  那个女人显然无法准确回答了。有时候她说在“上面”,有时候也说在“西边”。在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女人对泪流满面的儿子说: 
  “不要担心,你会去的……到时候,一定会有人来指引你。” 
  火葬场就在这条小街的尽头,站在家门口,罗吉可以看到那个灰色的烟囱。当一缕青烟在天空中散尽的时候,罗吉知道,妈妈已经去了那个世界。 
  这个世界最爱他的人已经不见了。 
  
  一年后,罗吉的父亲——那个著名的酒鬼在一次车祸中死亡,罗吉成了一个孤儿。好在他一直没有上学,他没有太多的奢求。他拿着那一小笔死亡赔偿金买了一辆三轮车,也就是说,他成了一个年轻的车夫。他得靠自己吃饭了。 
  每当他骑车从火葬场门口经过时,就会忍不住看一眼那个大烟囱。他知道母亲是从这里消失的,有一天他也会从这里出发。有时候他也会想起酒鬼父亲。这个三轮车就是他的唯一的恩赐,生命的礼物。 
  罗吉的生意并不好,他的长相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别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凶恶的人,至少不是善良之辈。他通常去长途汽车站或者学校接人,把他们送到要去的地方。谈价钱的时候,他总是低着头,他不希望让别人感到错愕。 
  当有人坐上他的车子的时候,他就会感到很幸福。这不是因为他有钱可赚,在他看来,他骑车的时候是最安心的时刻——别人看不到他的兔唇,只能看到他的脊背。大家的脊背都是相似的,都是平等的。 
  
  我们这条街的邻居都喜欢坐罗吉的车,因为他总是表现得很友善,向来收我们一半的价钱,有些时候他还免费。但是,众所周知的是,罗吉是一个可怜的兔唇,所以邻居们都认为他收一半的钱是很正常的事情,而自己坐他的车,则是一种怜悯。 
  “要不是看在他没有了爹妈,谁会坐他的车?”他们会在背后如此说。 
  最常免费坐他的车的,是隔壁邻居家的女孩。据说第一次那个女孩执意要付钱,但是罗吉坚决地拒绝了。罗吉给她免费,理由之一是他经常去她家借火柴,第二个理由他是不会说的。他知道,他很喜欢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小苹。她姿色平平,功课也不好不坏,唯一可以称道的优点是,她很和善的对待每一个人,包括兔子罗吉。有一次她还带了一个苹果给罗吉。罗吉没舍得吃掉,他把苹果藏在家里的柜子里,有时候他会拿出来看看,或者痴迷地闻一下。后来那个苹果就萎缩了,但是他还是保存着他。 
  每天早晨,罗吉就准时地等候在小苹的家门口,傍晚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学校门口。他就象一只勤奋的候鸟,在准时地飞来飞去。他并不感到劳累,每当他看见小苹躲躲闪闪地向他跑来时,他就会感到一种不可理喻的幸福。 
  是的,小苹向来是一个人跑出来。她似乎害怕别人知道她坐罗吉的车子。在罗吉看来,这简直就是某种暗示。所以,在他17岁的时候,他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自己正在遭遇爱情。 
  罗吉也感觉自己应该有所表示,然而他没有太大的能力。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每天把车子擦得干干净净。所以说,兔子罗吉的车子是这个小城最整洁的三轮车。 
  
  很快罗吉的爱情之梦就破灭了。某一天下午他照样去接小苹回家。当他等候了一会的时候,发现小苹出来了,不过这次小苹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还有另一个女孩和她并排行走。罗吉知道小苹并不希望别人看见他,于是他匆忙的弃车而逃,藏在了学校大门的一侧。这时候,他听到了不应听到的对话。 
  那个女孩说:“小苹,别人都说你和一个车夫谈恋爱呢!” 
  小苹说:“怎么可能?” 
  那个女孩说:“别人看见了,说你对他挺好的。” 
  小苹咯咯笑起来,说:“妈个X!谁说的?这怎么可能?我对他好,是因为我想免费坐他的车。你知道吗,他是一个兔唇、兔唇!” 
  在我们这条街上,有很多象小苹一样外表单纯、内心阴暗的女孩,有时候她们比毒蛇还要危险。但是我们的兔子罗吉不知道这一点,在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他感觉这个世界正在毁灭。回家以后他找出了那个小苹果,他哭泣着,把苹果一口一口的吃了。他感觉自己吃的不是水果,他正在咀嚼一段经历,一段令人哀伤的爱情。最后他把苹果核丢了出去,刚好砸中了一个行人。由于过于悲伤,他忘记了道歉。 
  
  很快罗吉就开始迷恋酒精了,不过,很快他又拒绝喝酒了。他突然想起了母亲。 
  在没有酒精的日子,罗吉显得痛苦不堪。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开始蓄胡须。他认为胡子或许可以遮盖住那可恨的兔唇。不过最后他放弃了,当他的胡子蓄起来的时候,兔唇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醒目。同时由于胡须的衬托,他看起来更加邪恶、颓废,面目可憎。 
  在夜幕降临以后,罗吉还是骑车四处游荡。他害怕静静地呆在屋子里,他害怕任何一点思考。他要把自己埋葬在黑夜中。有时候,他也会有一两笔生意,偶尔还会遇到行为怪异的人。后来他经常接一个老人去一个公园,很快他就知道了,原来那个老人是一个同性恋者,而那个公园则是一个自发的同性恋聚集地。 
  罗吉并不认为同性恋有什么不妥,相反他觉得这个老人有些亲切——他也是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和自己一样生活在黑夜中的人。只不过,他的不同长在心里,而自己的不同则长在嘴唇上。 
  那个老人并不是寻找什么伴侣,或许他去那个公园只是只种习惯,只是看看那些年轻的人。在这个时候,罗吉就呆在旁边等候,渐渐的他习惯了这种氛围,他感觉那些人很真实,是的,很真实的在夜色中生活,关爱自己喜欢的人。同时,他们也象小动物一样脆弱,容易受到伤害。有迹象证明,在后来的日子里罗吉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带入了同性恋的世界,当然,这也和小苹对他的打击大有关联。 
  那个老人对他很好,至少罗吉这么认为。老人总是给他很多的车费。在一个有月亮的夜晚,罗吉突然感到激动。他说:“我想……我也是同性恋,我能成为你们中的一个吗?” 
  老人突然沉默了。他下了车,走到罗吉面前,哀伤的说:“你是一个好孩子,可惜我太老了。他们?他们不会要你的,因为……” 
  罗吉说:“因为我是一个兔唇。” 
  罗吉说这句话的时候万念俱灭。他想不到自己居然连同性恋都做不成。兔唇。 
  兔唇是可耻的。 
  
  几年以后,这个小城发生了很多变化,变得繁华而嘈杂。出租车瞬间出现在大街小巷里,而火葬场也迁到了别处。兔子罗吉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他也变成了一个更加古怪和沉默的人。后来他突然消失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世界上值得关注的事件越来越多了。其实罗吉去了南方打工,几年以后他回来了,同时还带着一个女人。这下,别人就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再次留心起来。 
  后来,有人兴高采烈的告诉别人,原来那个女子是一个瞎子。因为她是瞎子,所以就不可能看见罗吉的兔唇了。事实上,最初罗吉并没有隐瞒自己是兔唇的事实,他捉着女人的手在他的嘴唇上摸索。 
  “知道了吗?这就是兔唇。” 
  女人说:“不要紧,我看不见的,我不知道兔唇有什么不好。” 
  我们的罗吉开始步入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他开始工作了,成了一个勤奋的建筑工人。在工作的时候,由于愉快他总是唱一些谁也听不懂的歌曲。一年以后他还是在唱着歌,别人简直要嫉妒死了。因为那个女人一直没有为他生出孩子,所以就有人攻击他说:“兔子,你老婆怎么生不出孩子呢?” 
  罗吉笑着说:“是啊,生不出啊。” 
  别人说:“是你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啊?” 
  罗吉笑着说:“是啊,是谁的问题啊?” 
  别人说:“兔子,其实不生也好,万一再生一个兔唇怎么办啊?” 
  罗吉笑着说:“是啊,怎么办啊?” 
  我们无意隐瞒真相,事实证明,老天让罗吉出生,本意是要他来体验这个世界的苦难的。几个月后,那个女人不能生孩子的原因找出来了,她得了子宫癌。罗吉的悲伤已经难以用语言描述了。在经过一阵治疗后,医院把那个女人轰了出来,因为他们实在是回天乏术。罗吉陪伴这妻子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在最后一个夜晚,罗吉看着形如枯槁的妻子,用刀子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在不断的流淌着,但是他的妻子看不到。在最后的时刻,兔子罗吉向妻子描述了另一个世界的情景。 
  “那里没有歧视,没有殴打,没有寒冷,四季都开着鲜花。在那个世界,你能看到一切,我也不再是兔唇,人人都象天使一样美丽……” 
  妻子被罗吉的描述感染得抽泣起来,她抱着罗吉,发现自己的丈夫也在流泪。她问丈夫,他是否会在那里等她?他们如何才可以找到那里? 
  罗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 
  “妈妈会指引我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波恩之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波恩之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