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东
王小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4,419
  • 关注人气:21,9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美国人和英国人切磋“逆向种族主义”的英译及其他

(2006-03-18 15:01:10)
分类: 民族主义

与美国人和英国人切磋“逆向种族主义”的英译及中国人的另一面

王小东/

 

       博客这个东西,由于它的互动性,会迫使你把原本不会费事去写的事情写下来,因为你突然发现,这些事情原来是有人关心、较真的。下面我就讲讲网友北京人关心的“逆向种族主义”的英译。

       十年前,我杜撰了“逆向种族主义”这个词。为了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伟大友谊,从一开始,我就想给它找一个英译。我使用了“reverse racism”。我很清楚,专有名词的英译这个东西,非找道地的英国人和美国人咨询不行,而且他还必须是一个知识分子,越高级越好,如果他精通中文,那就更好了。当时正好有一位美国朋友,符合上述所有条件。

       首先,他是地道的美国人;其次,他是一位资深记者,曾担任过大通讯社的驻华首席记者;再次,他是一位中国通,中文好得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说到他我就还想多说几句,那就是如果要讲爱国,那他是绝对热爱美国,但讲生活,他却热爱中国的生活,后来地位很高的记者都不干了,硬是要和中国人民打成一片,在中国长期居留了下来。这是在十几年以前,当时北京的基础设施建设远远比不上现在,娱乐活动也少,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生活主义精神。当时在北京外国人还是必须在指定地点居住的,不得随便乱住。可他凭着一口纯正的京腔,蒙上头就谁也看不出他是外国人,硬是在东华门地区一个胡同深处的一个还算不错的四合院深处的几间房子内定居了下来,并且和当地的片警打成了一片,使得他有条件非常惬意的享受老北京的生活,令其他外国记者羡慕不已。

       于是我就找他咨询“逆向种族主义”的英译。我问他用“reverse racism”行不行。我说:我知道在美国“reverse racism”是一部份反对“affirmative action”的白人用来称呼“affirmative action”的,对不对?他说:对。我说,可我要把它用于不同的意义。然后我就把“逆向种族主义”如此这般的对他详细介绍了一番。我问:我这样译行吗?伟大的美国人民能不能一看就明白?他说:一点问题都没有,美国人绝对一看就知道你说的意思。于是,我就采用了“reverse racism”这个英译。

       可是2005年,也就是我采用这个英译九年以后,在英国伦敦,《卫报》的一位记者在采访我时,对于这个译法提出了质疑。他的质疑不在于网友北京人提出的“reverse racism”是弱势民族对于强势民族的歧视这个问题上(鉴于英国人和美国人都不存在这个语感,所以这个说法是存在疑问的,请网友北京人参考),而是说这个提法太重了。他说,在几乎所有的非西方国家,都存在着这种自己对于自己的蔑视,这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你这样称呼那些现象实在是太重了,我建议你使用“self-hatred”或“self-loathing”(就是网友北京人建议的两个译法),如果你同意,我们在这次的采访报道中就改过来。我说:中国的这个事还就是严重,就是和其他非西方国家不一样,所以我不同意改。

       后来,这位英国记者几次拿我坚持“reverse racism”这个译法说事。在一篇他批评中国国内也存在种族主义的文章中,他又拿这件事说事。他说(准确原话记不清了,大致是这个意思):其实中国人从来没有真正身受种族主义之害,所以他们根本不懂真正遭受种族歧视的人有多么悲惨,自己却受不得一点委屈,比如那个王小东,他就偏偏坚持要用“reverse racism”这个词来称呼那些根本够不上这个档次的事情,显示出令人不安的对于种族主义的无知。他说:其实情况正相反,中国人对于其他民族倒是有种族歧视的,可中国人不承认,而且不是有意掩盖,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种族主义倾向,这样的无知比有意掩盖还令人不安。他引用了大量的中国人在网上对于赖斯的评论,其中有一个帖子是这样的:我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我看到那个黑丑的女人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忍不住感到恶心。他说:英国是有种族主义歧视的,但英国人承认有这个毛病,所以在法律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来对付它;中国人根本都不觉得自己有(实际上却有),所以就谈不上做任何工作来对付它。他说:过去中国人接触外国人不多,有点种族主义也没什么,现在中国人接触外国人越来越多,国际上也越来越关心中国人的一切,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对于这个世界,对于他们自己,都会是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我承认他说的这些话有一定道理,但对于他对“reverse racism”这个译法的批评仍持保留态度。我的理由是,你知道这个事在中国有多么严重吗?这位英国记者一句中文都不会说,对于中国的了解和那个美国记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不过这个记者的有一段话我倒是觉得不错,他说:中国人是唯一一个在面对西方白种人时仍旧有着发自内心的自信的非白种人民族——也许日本人也还算得上另一个。从他的上下文看,这段话不是在夸中国,而是在说中国是一个早晚要和西方人分庭抗礼的,内心深处自信心最强的非白种人国家,实际上比其他那些现在嚷嚷得很凶的反西方民族要厉害得多。但这样的警戒比夸赞更好。我不知道他的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是从与我的接触中来的吗?如果是,我就感觉到自豪,我认为这说明连这个英国人都看出来了,我的民族自信心不是装出来的,不是色厉内荏,而是发自内心的。他在接触我之前接触的中国人不太多,后来他到了中国做伦敦经济学院亚洲研究中心的课题,我们在中国又见过面。如yaomi常常指出的,我们众所周知的一个事实:其实中国奴青、奴中、奴老都多着呢!他到了中国,肯定有一群中国人围着他谄媚,也许会改变看法。然而,我想说,这位英国人在上述文章中叙述的感觉是正确的,我们的民族确实有另一面。中国文明延续数千年,不绝如缕,就是因为有这一面存在于很多中国人的内心,甚至存在于一部分表面上对外国人也很谄媚的中国人的内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