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篱豆秋声
篱豆秋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219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处是家园

(2017-09-15 08:39:55)
标签:

杂谈

何处是家园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时代最大的变化之一,是漂泊迁徙成为了常态。我的父辈基本上一辈子囚禁在了那一小块土地上,一辈子连邻村都难得去一趟。我则好不容易考了个师范,分配到了城里工作,从此心安理得,安居乐业,尽管对于远方还是忍不住生出很多的好奇与向往。

一晃到了2007年,我已经在家乡的小城里工作生活了22年,我也已经46岁了,却突然辞去公职,到了深圳的一家企业,做起了内刊编辑。过去在老家,我做过报社总编辑,做过文联主席,而今跑到企业做内刊编辑,很多人不理解这是所为何来。

无疑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决定,重大改变。原因当然不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而今的流行语说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一看;或者说我已经人到中年,再不出去,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很多比较现实的朋友不大相信我的说法,他们总认为我下海是为了钱。

其实我初到职场,月薪只有6000元,而我在老家做文联主席,工资虽然低一点,但含金量高,加上我还在主编一本文学杂志,凭籍我在老家的人脉资源,想弄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只不过找朋友要钱有点不好意思,尽管那都是公款。但主动资助的朋友还是不少的。

我辞去老家舒适安逸甚至称得上是有几分滋润的职位,只身来到职场,恓惶无依,艰辛备尝。好在我不知道怎么就心存了一股子浩然之气,从来不惧怕各种困难和压力。清零之后,另起炉灶,很快就从内刊编辑升到经理,升到总监,做了副总裁。

我在深圳大约一年多后,住进了政府补贴的廉租房,再后来住进了政府的人才房。这不是说深圳市政府把我当做了什么人才,人家根本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老大不小的家伙跑到深圳来混职场了。所谓人才房,是企业缴税到了一定数额,政府奖励给企业,让企业留住所谓人才的。

有了免费的房子住,还是全新的精装修的房子,周围的环境也不错,我就根本没有买房的打算了。因为企业的老板不止一次跟我讲,这房子就分给你了,你可以一直住,哪怕你退休了,也是你的。我也觉得深圳不错,都市繁华,市政设施齐备,服务好,加上还有丰富的山水资源,我以为我就会终老深圳了。

谁知到了2014年,我又心血来潮,辞去了深圳的工作,背上行囊,到青海、西藏、云南、广西、湖南、湖北等地徒步了大半年。这一年我都53岁啦。记得我生日那天,面对微信里众多朋友的祝福,我还在驴行途中的一树柳荫下做了一首打油诗的:

清晨微信响频繁,寡人今日五十三。四十六岁曾下海,八年辛苦再解缆。纵情江湖逾月半,游魂暂泊洞庭畔。忧乐何须分先后,且忧且乐且凭栏。莫道流年快与慢,我自悠然走山川。莫道人生老与少,天地如新俯仰看。莫道阮囊羞与涩,坐拥林间水一湾。莫道创业难与易,心海浩荡鼓千帆。

那时候我的打算是徒步一段时候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开个小公司,也来凑热闹创业的。消息传出,亲友们纷纷加盟,我自己却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生怕把人家那份辛苦钱给赔了。公司都已经在注册了,都在找房子办公了,我也开始招人了,但越到后来,越是如履春冰,不敢妄动了。

于是后来我在北京九鹏传媒机构做起了总策划,并跑到苏州的吴江,做起了凯伦建材的品牌顾问。我在太湖边租了间小房子,工作和生活又重新开始了。所有的家居必备品都需要重新购买,但这次采购的时候我有点犹豫了——不知道现在买的这些东西,又会在什么时候被我扔掉。

我是一个很害怕麻烦的人。当年我南下深圳,把老家石首的家什都丢在了那里,相当于是毁了一次家。后来我离开深圳,又把历年购买的那些家具电器以及书籍都送了人,相当于是又毁了一次。因为我外出旅行,带不了什么东西,要寄走,也不知道要寄到哪里。我已经没有家了。

我终于不再顾及高企的房价,想要买一个房子了。这次买房,就是安家,我往后的那些岁月,有很大一部分就要与这个房子以及房子周围的那些自然风光、人情风俗为伴了,所以我举棋不定,不知道要安家何处。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老家,那个荆江南岸的小城市石首。那里是个熟人社会,我办点什么事都很方便。

我也想到荆州买房。我有些亲友在荆州,那里物价便宜,餐馆的菜做得不错,通高铁,有风景,有底蕴。但有人说,在荆州也是离乡背井,那何不直接到武汉?我还考虑过中山、珠海、潮州、福州、东莞、惠州等地方,并且托朋友打听过一些楼盘的价格。

最后这些地方都被我否定了。那些地方诚然都不错,但我找不到一个有力的、非要住在那些地方的理由。我当时想,人到晚年,要么叶落归根回故里,要么随亲跟儿子住在一起。可是儿子远在新加坡工作,还没拿到绿卡,一时半刻我们去不了。那我为什么要住在一个没有事业、没有亲人的地方?这算个什么事?

纠结了很久,也让我反复想:乡愁到底是什么?都说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但我有一次在罗马斗兽场旁看那天上的月亮,却觉得是我一辈子看到的最明亮的也是最圆的月亮。

乡愁也许只有远离家乡的人才有的一种情感吧。可是乡愁真的是愁苦的吗?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时候,我却总觉得他的乡愁是美丽动人的。愁可以美,正如美可以令人心碎。

我想起少年时代,我对那些怀着乡愁漂泊四方的人,曾经是多么的羡慕。正是因为他们拥有了这一份乡愁,他们的人生就添了更多的诗意,他们的心灵就丰盈了许多,他们的情怀也深邃了许多。如此看来,乡愁可以视为动荡生活馈赠给我们的一种珍贵的礼物,我们凭什么要害怕而拒绝?

我还想,我们为什么要叶落归根?故乡真的是你的根吗?过去我写过一篇《有根的漂泊》,自以为我的根在石首。但既然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我们的根也许就不在这尘世;既然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我们一辈子都像住在旅舍里,一辈子都在路上脚步匆匆,尤其是遭遇了一个变动不居的时代,我们的家园到底在哪里?

我又想,故乡就一定很美好吗?游子怀乡,总是将故园诗情画意了,过滤、剔除了那些世俗的、落后的甚至是丑陋的东西。更何况,故乡每天都在变化,急切的建设者们,可没耐心考虑你的乡愁,你的文化记忆。你心里的故乡之美,恐怕也早已荡然无存了。

我也想过,家乡真的很遥远吗?过去千里江陵一日还是夸张,而今可已经是现实了;过去问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而今可以随时打开视频聊天,看个究竟了。都地球村了,哪还分什么故乡异乡?

于是我终于下定决心,在苏州吴江的东太湖边,买了个房子。我喜欢这里的山川地理,历史人文。我过去读到的那些优美诗文,心仪的那些诗人画家,有太多的与这边的风物相联系。我仿佛就是居住在唐诗宋词里了。

从籍贯上讲,我在吴江,当然是一个外乡人,我人生的许多回忆都留在湘鄂边的石首,留在南国的深圳;我对吴江的道路、人群以及方言都还比较陌生,但我却早已在阅读中与鲈鱼莼菜论交旧,与烟雨江南建立了一种难得的亲切感,我也许已经把它当成了我精神文化的故乡。

我将怀抱着对于石首的乡愁,对于深圳的回味,定居吴江,游走天下,一路挥汗如雨,一路深歌浅醉,继续寻找我灵魂的最终归宿,寻找我们那个若隐若现的、大美的、永恒的家园。



【作者简介:蔡德林,湖北石首人,曾经担任石首日报总编辑、石首市文联主席,深圳市卓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九鹏传媒机构总策划,现居苏州,为凯伦建材品牌顾问,非同文化墙主编。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人在七都
后一篇:摘录一段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在七都
    后一篇 >摘录一段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