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橘树
橘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861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旧作新发】到内蒙古去听唱歌

(2015-06-15 19:02:56)
标签:

内蒙古

唱歌

老同学

分类: 旧作重读

到内蒙古去听唱歌(旧作新发)

【旧作新发】到内蒙古去听唱歌

上图摄于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

“旧作新发”写作背景说明:

记得刚进报社的时候,听一位报业的老人发感慨:往事不堪回首——自己写的稿子,都不能回头再看。那是1950-70年代,归为特殊的一段历史,个人无法左右的。但还是给我一个提醒:既然那一页的历史教训如此深刻,不想自己老了也不堪回首,我要写就写那种可以回头再看的吧,写那种多少年过去,再看也不会后悔和惭愧的吧。所以,能把旧作,尤其是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的稿件翻出来“新发”,那是早有准备的,不惦记别的,只为可以回首。

《到内蒙古去听唱歌》这篇文章,是在1996年8月17日见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四版头条。此稿获得了国家民委的年度好新闻奖。相关故事,听唱歌的都已经写到稿子里了,只写后来的一点事。见报半个多月后,美国《侨报》全文转载了这篇稿子,去了美国的一位老同事看到后给我剪下来,寄回北京,那是竖排版的,我一直留着呢。那一任的海外版总编辑去了经济日报后,有一次在外面碰上我,又提起这篇稿子——他在内蒙古工作过,听唱歌有体会。我的那些内蒙古的同学看了这篇稿子,念叨了有好几年。有一次,一位官至自治区副主席的同学来北京,说起当年在北京餐馆唱歌的事情,跃跃欲试想再展歌喉,可惜不知什么场合能合适请他再唱一首。

我毕竟是在内蒙古下乡、上学呆过十几年的人,“去”内蒙古是要用“回”的,有机会就要跑过去。当年写这篇稿子,不是因为去采访了内蒙古文化厅或者什么歌舞团,完全是历次回内蒙古的“副产品”。所有听歌的机会都是生活与工作中遇到的,一次次积累起来,攒多了,正好有版面,顺手就写了。但这是一个历史的记录。又是十大几年过去,现在内蒙古的酒歌仪式和风格气氛也有变化,就不是这篇文章能涵盖的了。

因为稿子是我用电脑之前写的,网络上也没有电子版可下,现在要根据见报稿重新录入才能发博客。录入时发现有些文字的驾驭,舒展和内敛的分寸上还可以斟酌。另外,当时不喜欢用小标题,自信可以让读者看了开头就一直看到结尾。其实基本是三部分,如果加上小标题,版面上能排出来好效果。想起来,那时相机不普及,更没有手机拍照的便利,没有把唱歌的精彩场面拍下来,就只留在我的文字中啦。

 下面是当年见报原文:

【旧作新发】到内蒙古去听唱歌

到内蒙古去听唱歌

本报记者 钟嘉

听唱歌,在内蒙古与在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吗?当然不同。

如果你到内蒙古旅游,如果你到内蒙古采访,或者到内蒙古办商务、开会、学习进修等等,你都会作为客人而被敬酒,同时,听到主人为你唱祝酒歌。

蒙古民族能饮善唱,热情好客,祝酒唱歌是风俗,现在更成为礼仪。但如果你不去内蒙古,就想象不到这歌能唱出怎样的水平。

1994年秋天,我们一个记者团到内蒙古采访能源建设,从呼和浩特到包头,从准格尔到达拉特,一路听歌,大开耳界。

在伊克昭盟盟公署所在地东胜市,主人为我们请来了盟歌舞团的演员唱祝酒歌。两桌宾主共计20有余,她们轮流为每一个人敬酒,敬一圈唱了20多支歌,再敬一圈又唱20多支歌,绝无重复。我们只有乖乖喝酒的份,否则不知怎样回报主人的盛情。

内蒙古的祝酒歌,绝对不用麦克风,不用伴奏,更不用卡拉OK,天然无雕饰,挟草原长风,辽阔而奔放,阳光绿野,白云蓝天,仿佛随歌声展现。即使是蒙古语歌曲,你不懂歌词也能听懂其中的热情、豪爽、欢乐或悲壮。那次为我们祝酒的伊盟歌唱演员刚从国外演出回来,个人天赋、专业训练加上宴席间亲近、轻松的气氛,使她们的歌唱无与伦比,至今都在我心里振荡。

在内蒙古,并不是只有演员唱得婉转动人,草原上到处可以找到优秀歌手。1991年夏天,我们到内蒙古边防采访,在一个远离城镇驻守荒漠的边防连队,官兵们请来附近蒙古包里的牧民姑娘为我们敬酒,那嘹亮的颤音穿透简陋的平房直上云霄。陪同我们采访的军区宣传干事回唱了几首后,终于甘拜下风,接过姑娘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

你不要以为,在内蒙古唱歌只是为敬酒,只是请些歌手来完成一种礼仪。其实,你会碰到更随意、更轻松的形式。1994年那次,我们在呼和浩特,欢迎宴会上,一圈敬酒歌唱过,主人意犹未尽,每个人都站起来放声高歌,年长者、位高者无一例外。而我们这些来自北京,自以为卡拉OK唱得还不错的记者,那时是站也站不起来,张也张不开嘴了。两位来自不同单位的内蒙古朋友合唱一曲《纤夫的爱》,他们第一次配合,却全无拘谨,句句相互关照,女声清脆悦耳,男声浑厚有力,甚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真像一个坐船一个拉纤一样,把这首奔放的情歌唱得淋漓尽致,获得满堂喝彩。

这几十年来,大量的蒙古族民歌被整理、改编、再创作而得出精华,许多优秀作品长唱不衰,像《敖包相会》、《嘎达梅林》、《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那熟悉的旋律一起,就会在我们每一个人心里激起共鸣。而当蒙古族歌手用蒙古语演唱,更带出草原特有的韵味,听者的享受就不是语言可以形容。一位长期采访文艺界的新华社记者说,她听过那么多的演唱,唯有在内蒙古听唱歌,眼泪都要流出来。

内蒙古幅员辽阔,从东到西几千公里,地跨东北、华北、西北,各地蒙古族民歌各有特色。好来宝、蒙古长调、安代舞曲、鄂尔多斯酒歌……或悠扬,或欢快,或庄严,或酣畅,一曲接一曲唱下来,流光溢彩。附近省份的汉族民歌现在内蒙古也流传甚广,山西民歌《走西口》,陕北民歌《信天游》,西北民间的“酸曲”(情歌),都被内蒙古人学来,在酒席间传唱。包头这个钢铁工业城市,有许多从东北去的钢铁工人,东北“二人转”也带到了那里。现在,包头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一个新剧种——漫翰剧,曲调风格就有东北民歌味道,很大众化。另外,俄罗斯民歌在内蒙古也常有人唱。至于全国都流行的歌曲,尤其是优秀的电视剧插曲,越是旋律起伏大,曲调难拿的,内蒙古人越爱唱,越爱拿来在酒席间参与助兴。倒是那些缠缠绵绵、爱爱恨恨的港台流行歌曲,在内蒙古的酒宴上难得听到。

这么多种不同风格的歌曲集中在一个晚宴上唱出来,只怕你在内蒙古以外再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我还要特别推荐巴彦淖尔盟流行的“爬山调”。这种西北地区的民歌,被当地人用很浓重的方言唱出,一股子向日葵、蚕豆花、麦穗穗、芦苇草的芳香,透着河套平原的一望无际,透着黄河水的千年流淌,更透着河套农民的黑脸庞,甚至是一种狡黠,一种知命乐天的精神。

在内蒙古听唱歌,最最令人感慨的还是歌者的风采。蒙古族同胞有与生俱来的唱歌天赋,而且多数能亦歌亦舞,因此歌子唱得动感极强,风声、马蹄声似都驰过耳畔,气氛一下子便都烘托起来。而那些生活、工作在内蒙古的汉族同胞,无论在乡间还是在城里,无论是工人农民还是官员或知识分子,不知是边疆的风吹的,还是草原的绿染的,许多人也都能放开歌喉一抒胸襟。外地那些习惯于唱卡拉OK,手拿话筒眼盯屏幕看歌词的人,在内蒙古的歌者面前一般都要败下阵来。

不过,这种吹遍内蒙古的歌风,只是最近这些年才越刮越盛的。我曾在内蒙古生活过十几年,那时哪见过这样器宇轩昂的唱歌?一别10年再回内蒙古,老同学、老朋友席间一曲又一曲,我很诧异他们何时练就这等功夫。

听说在内蒙古高教系统一次会议的告别宴会上,有人拍席而起,大呼:“师大的不服!”不为别的,只为没有唱过瘾,不肯散席。最后,各学校的老师们直到唱累了才罢休。在别处,你见过这样的高校会议吗?

去年,几位内蒙古的老同学来北京,我们在宽街附近一家餐馆聚会。聚会就得唱歌,结果把餐馆的经理、厨师都从后堂唱出来了。恐怕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够味儿的业余演唱,想看看歌者何许人。可惜我当时没有机会告诉他们,那天唱歌的,一位是内蒙古师范大学政教系的副教授,一位是中共内蒙古乌海市委的副书记。

沉在心中许久的歌声让我写下这篇东西,建议天南地北的朋友,到内蒙古听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