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闽王晓
西闽王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32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做客

(2014-10-05 22:12:02)
标签:

美食

做客

儿时

增叔

小客人

做客 

 

王小庆

小时候,我是极喜欢做客的一个。做客人多好啊,什么事也不用干,带一张嘴巴去就可以了,既有香甜的美食可享用,还有作为贵客的荣光。

有时候接到喜帖后,大人由于农忙或者其他原因脱不开身,我便主动报名,作为家庭代表参加喜宴。回过头来想想,为什么那时候做客的“小客人”居多?更多的时候,我估计是物质贫乏的时代,是大人故意不去的,好让自己的孩子打打牙祭,增加点营养吧。

我记得那一回去的是离家20里路的姑丈家,姑丈的大儿子结婚,提前七八天便通知我们了。得知家里委派我去,害得我一个星期都没有好好听课,被老师扔了好几次粉笔头。终于等到这天,天还没亮,增叔便挨个敲门,生产队长粗大的嗓门,把我们从美梦中搅醒:“快起床了,要出发喽!”

这次跟先前一样,除了增叔和几个小媳妇,依然是十几个小孩。长溜溜的一串队伍,宛如一条长蛇,在忽暗忽明的手电光照射下,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穿行。天还没完全亮呢,山路旁人家的狗一晚上没动静无聊得半死,见了我们显得特别兴奋,这下使劲地狂吠起来。狗主人好奇地从窗户上探出头,问打着手电的增叔:“增增,带那么多人去哪里啊?”

增叔便停下来,跟狗主人拉呱起来,少不得一番解释。我们的队伍便停顿下来了,等他们拉呱完。有的人在原地拉小便,比赛谁拉得远,拉得不远的不服气,故意吵吵嚷嚷,虚张声势。待增叔拉呱完,争吵便平息了,队伍继续往前进。

天完全放亮的时候,眼见得薄薄的白纱笼罩着远远近近,黛青色的山缠了条洁白的腰带,我们似乎身处仙境之中。随着雾起雾散,我们在迷离飘忽的空间漫步,感觉就是在天堂里游玩。

走了一半,我们的脚便开始软了,行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还是增叔有办法,他一直跟小媳妇们提起上回参加婚宴的排场。“上次那家,一块红烧肉就有两个,不,三个手指那么大。”“鸭腿一个就吃得饱,小孩子根本就吃不完。”……

说得我们直吞口水,不觉间脚步又快了许多。

但诱惑的力量总有一个作用期,作用期过后,我们又觉得脚步迈不开了。我们焦急地问:“增叔,还有多远啊?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增叔说:“很快很快,翻过那座山就到了啊。在山上都闻得到香味,等下大家猜下,究竟是白斩鸡味道香,还是焖番鸭味道好?”

说得我们又有劲了。可惜翻过山头,山下依然是密密丛丛的森林灌木,还有几头不知是哪户农家的大水牛,“呼哧呼哧”,大口大口地吃着青草。它们吃得太香了,害得我们的肚子都“叽里咕噜”的,因为我们早上都没有吃饭,再加上走了长长一段山路,早就饥肠辘辘了。如果草也可以充饥,我们胃口也像牛一样的话,相信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扯上一把大啃起来。

临近中午,正当我们像散兵游勇般,走得歪歪斜斜,完全失去前进动力的时候,终于到姑丈家了。离姑丈家门还有一段距离,那边已经“噼噼啪啪”地响起了鞭炮。鞭炮声就是兴奋剂,一下调动我们的浑身激情,疲惫不堪的我们拔腿便往前冲,有的是冲着喷香扑鼻去的,有的是想去捡没有燃尽的鞭炮。

新郎官穿着一身簇新的衣裳,上衣口袋里还别了朵红花,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站在大门口迎候我们。与平时邋里邋遢的他截然两样,我们都几乎认不出他了。

其他女的接过小媳妇们肩上的担子,说着热情的话语。

“大舅婆没来啊?”

“没来,要掂豆子呢。”

“四伯娓呢?”

“也没来,她的女儿细英子快生了。”

新娘子踏着细碎的步子走出厅堂,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穿着一袭红色衣裳,更衬得脸庞红扑扑的,真像一个冒着热气的大苹果。新郎官挨个向她介绍着增叔和几个小媳妇。“这是细伯的儿子。”新郎介绍完我的时候,突然“咦”了下,“跟你一起来的那些细鬼子呢?”

我把手往饭厅一指。他们早就在饭桌旁坐定了,一桌坐不下,他们还从旁边的一桌搬了几张凳子过去,兴冲冲地等着上菜开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