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北大人才选拔工作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2013-10-28 01:34:06评论 教育 北大 高考

     本文是2013年4月20日我在“2013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与杰出人才培养高端论坛”上的发言,近日整理成文。

 

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参会代表:

    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参加本次论坛,有机会向各位报告我们以前所做的工作,现在正在做的工作,以及未来将要做的工作。

 1977年恢复高考到2003年,中国的高校招生实际上只做了一件事:录取。从严格意义上说,它不是招生。“招”这个字在汉语中是主动性用语。“招”者,“呼”也,含有“呼唤、吸引”的涵义。但在3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基本上没有主动地去“招收”学生,只是根据各省级招生考试机构提供的高考分数来被动地“录取”考生。特别是在高考后出分填报志愿的情况下,高校招生录取工作变得极为简单——只要通过计算机按照高考分数排序即可。高校只需配备一名识字和识数的工作人员——只要不是文盲——就可以完成全部的招生录取工作。因此,和世界一流大学恰恰相反,中国大学的招生机构不是越来越壮大,而是越来越萎缩。

 2003年到现在,在十年时间里,我们所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对已经实行了30多年的大一统的以高考成绩为唯一录取依据的招生录取制度进行某种程度的改革。这就是始于2003年春季,在教育部的统一部署下实施的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说,2003年可以被称为中国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元年。

  为什么要进行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改革的动力和目标是什么?近年来,社会上有一种普遍的看法,认为高校自主选拔录取应当选拔那些在高考中无法脱颖而出,但在某一方面有特殊才能的学生,即所谓的“偏才”、“怪才”。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元芳,你怎么看?”(笑声,掌声)

  20034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做好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通知》(教学厅[20032号),开始启动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试点工作的初衷,是意识到传统的大一统高考录取模式存在一定弊端,希望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比如,各高校当年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5%——“积极探索以统一考试录取为主、与多元化考试评价和多样化选拔录取相结合,学校自主选拔录取、自我约束,政府宏观指导、服务,社会有效监督的选拔优秀创新人才的新机制”,目的是要“进一步深化高等学校招生录取制度改革,进一步扩大高等学校招生自主权”。可以看出,高校自主选拔录取试点工作的起点一开始就很高,目标直指高校招生录取制度改革和建立完善选拔优秀创新人才的新机制,同时给予高校一定程度和范围内的招生自主权,并不完全如社会上某些人所说的要给在高考中达不到录取分数线的学生提供入学机会这么简单。高校自主选拔录取要招收“偏才”、“怪才”可能是一个误读。

 十年来,通过自主选拔录取,我们招收了一大批综合素质全面、学科特长突出的优秀学生。这项政策实施的效果究竟如何?因为时间太短,目前还无法做出科学准确全面的评估。教育是效应时滞极长的领域。一项教育政策的效果,往往要到几十年之后才能完全显现。目前,仅就学生在学校内的表现来看,根据十年来的追踪调查,通过自主选拔录取的学生普遍要优于通过高考录取的学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从2009年底开始,我们在自主选拔录取上迈出的最重要步伐是实施了北京大学“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至今已有四年。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改革措施将会显示出越来越强大的生命力。

 为什么我们要实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呢?因为在大一统的高考招生录取体制下,中学基础教育是紧紧围绕着高考来进行的。凡是高考考的内容,就千百遍地反复训练,追求熟练程度和反应速度;凡是高考不考的内容,则看都不看。在这种体制下,高校企图选拔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是非常困难的。

  让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在今年的自主选拔录取测试中,有一道题目,请学生谈谈对暖贴的认识。暖贴在南北方是很常见的物品,通过简单的化学反应产生热量。这道题和日常生活联系得比较紧密,也在中学的基础化学范畴之内。但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只有极少数学生能够把暖贴和正确的化学反应联系在一起。更可笑的是,有不少同学居然回答说,暖贴可以产生氢气。我们都知道,暖贴是透气的,而氢气是一种可燃的,易爆炸的气体。如果暖贴可以透出氢气,那岂不是一个很恐怖很危险很可怕的产品?这个例子暴露出我们当前的基础教育所教出来的学生只知道做题,只知道为了完成题目而完成,根本不去想题目背后的原理是什么,也不会和实际生活联系在一起。

 有一天,我接待了一位学生家长。孩子很优秀,但是家长仍然不满意,还要孩子更加优秀,更加努力。家长总是对孩子说,你们班上某某的成绩比你还要好。孩子对家长说:“爸爸,我做不到那一点,因为那个人不是人,是神!那个被称作“神”的学生,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坐在课桌前做题。他基本上没有吃饭的时间。从教室到食堂打饭,打完饭一边往回走一边吃,能吃多少是多少,回到教室后又继续做题。这样一种高强度、大规模的重复性训练,使我们的学生慢慢变成了对试卷和题目形成条件反射的小白鼠,完全丧失了主动思考的能力——思考在答题过程中已经被省略了。

  经过这种训练洗礼的学生,进入大学以后很难适应大学人才培养的要求。大学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大学不是职业技术学校,它不以训练学生掌握已知的某种就业技能为目标,而是要培养学生获得能够适应瞬息万变的形势,面对新的挑战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训练和培养是完全不同的方式。训练的实质是有人知道问题的答案,要训练学生去更加熟练地去做自己会做的事情;而培养的实质是没有人知道问题的答案,要培养学生去做自己不会做的事情。为了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实行针对性的培养,近年来,我们越来越强调小班讨论课教学。这种教学方式要求学生要更加主动地思考,积极参与课堂讨论。但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会提问题,也不知道怎么提问题,提什么问题,无论教师如何引导,学生仍然不知道如何开展讨论。比如北大数学系的学生,不管遇到多么难的问题,只要有题型,都可以做出来。但对于那些没有固定题型的题,不管有多简单,他(她)都做不出来。这说明,学生的思维已经被完全固化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下决心要在维护高考录取整体框架不变的前提下,逐步探索打破以一次高考成绩为唯一录取依据的招生考试制度,实施在“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基础上的综合评价体系。在招生录取的时候,我们不仅要看到冷冰冰的“分”,还要看到活生生的“人”。

  2009年开始实施“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时候,它曾经成为当年教育十大新闻之一。在连续二十多天的时间里,社会舆论高度关注这一改革措施,当时质疑反对之声一片。大家普遍认为,北大不以高考分数而以推荐为录取标准,将会为腐败分子大开方便之门,寒门子弟将更加没有机会进入北大。面对这样的质疑,我选择了沉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事实是最有力的武器。我相信,在强大的舆论和利益相关者的监督之下,没有中学校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违法乱纪之事。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出现了,那就发现一起,惩治一起,决不姑息。这是需要我们用生命去捍卫的神圣制度。现在回过头来看,四年来,只有一例不符合要求的推荐,也许大家已经从媒体上看到了相关的报道,后来这位校长因此被撤职,在当地产生了强烈反响。从这一事件中,人们清晰地看到了北大的立场、风骨和态度。

  经过三年多的不懈努力,2012年我们成功开发出了以北大老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名字命名的“元培综合评价系统”。这是一整套包含了独具特色的选拔理念、系统化的选拔标准、全面的考核内容、科学的选拔方式在内的一体化综合评价体系,通过长期的过程性考核评价,为北大选拔更适合北大培养的优秀学生。和以往的选拔方式相比,“元培综合评价系统”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第一次比较彻底地改变了单纯依赖考试成绩(无论是笔试还是面试)作为唯一录取依据的办法,真正实现了招生录取的综合评价。在实践的过程中,我们欣喜地发现,校长的信誉保证、多环节的综合测试、多角度的立体评价以及完全随机的过程确保了这套系统的公正性——其公正性并不亚于看得见的分数,甚至比它可能更公正,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其中施加个人的影响。这使我们意识到,以前我们的某些认识可能是不准确的,比如,只有分数最公平。从表面上看,按照分数录取的确是公平的;但除了这种方式之外,也许还有其他同样甚至更公平的方式。

 以上就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工作。未来我们要做什么事呢?我想,至少有三方面的工作可以开展。

 首要的一个工作是,我们要认真总结出北大人才选拔的标准。这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大家可能会问,你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招生工作,难道对于招什么样的学生还没有标准吗?实际上,这个标准是有的。恢复高考30多年来,我们一直采用高考分数来录取学生,但这个标准太单一,功能过于局限。事实上,人才选拔是极端复杂的工作,世界一流大学无不对其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例如,拥有最多诺贝尔奖得主的芝加哥大学成立于1892年。从1892年到1912年,芝加哥大学用了20年时间,制定了关于人才选拔的定量和定性的标准,为芝加哥大学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奠定了坚实基础。

 现在我们遇到大量因为高考分数不够而被拒绝但被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录取的学生。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录取这些学生,录取的依据是什么。让我举一个例子。有一年上海的一个学生申请了耶鲁大学。他的学习成绩很优秀,尤其对历史学非常感兴趣。他最崇拜的人是耶鲁大学著名历史学教授史景迁,阅读了他所有的英文著作以及翻译成中文的著作。不仅如此,他还通读了《资治通鉴》。耶鲁大学复试时,面试官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放学后在宿舍里和同学们谈什么?他回答说,我给同学们讲历史故事,他们都很爱听。就因为这句话,耶鲁大学的面试官拒绝了他。

 这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按照我们一般性的感觉,如果要说兴趣,这个学生对某一学科有极其浓厚的兴趣;如果要说基础,他也有比较扎实的基础。这样一个在我们看来非常优秀的学生,为什么会遭到拒绝呢?耶鲁大学的面试官告诉我,之所以拒绝他,是因为他不符合耶鲁大学的培养标准。耶鲁大学选拔的是未来有可能成为领袖的人,它的人才选拔标准是是否具有“公共服务精神”。大家都知道,耶鲁大学是美国培养出总统和政界要人最多的大学,它非常看重学生潜在的领袖气质和与人沟通交流的能力。耶鲁大学的面试官告诉我说,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放学回到宿舍,不是谈女朋友就是谈足球,有谁会听你唠叨枯燥的历史故事呢?这要么说明你说的是假话,要么说明你不合群。无论是哪一条,都不符合耶鲁大学人才选拔的标准。

 研究制定北大人才选拔的定量和定性标准,这项工作我们预计要做十年。现在才刚刚开始。虽然已经落后世界一流大学上百年,但做比不做好,早做比晚做好。只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我相信一定会收到效果。

 有了北大人才选拔的标准,我们还必须要让这些标准成为可以观测的标准。这是我们要做的第二项工作。不可观测的标准说了等于没说。比如,北大很强调学生的社会责任感,但如何观测到一个学生有没有社会责任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到目前为止,中国高校在人才选拔上唯一可以被观测到的标准是领导力,采取的方式是无领导小组面试,这是国外大学普遍采用,后来经香港地区的高校引进到内地高校的一种方式。所谓无领导小组面试,是指学生围坐在一起,就一个或几个问题发表观点,可以辩论,也可以补充。面试官在一旁观察,从中评价学生是否具备领导力潜质,一般不会发表意见。这是一种相当有效的标准,但除此之外,可以被观测到的标准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不仅仅是人才选拔标准的测量,其他任何一项教育政策,都应当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美国的加州大学设立了一个已经运行了47年的高等教育测量机构,对学生选拔的标准进行了持续深入的研究。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借鉴。

 我们要做的第三个工作是要研究人才选拔的考试题目。中国是考试历史非常悠久的国家,但考试题目的质量亟待提高。开展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北大对笔试和面试题目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探索,但总体而言,尚处于粗糙和初级阶段,命题工作的有效性、系统性、科学性和稳定性还比较差,需要我们投入巨大的资源进一步加以完善。

    以上三项工作的核心目标是建立一套科学有效的人才选拔体系,为北大选拔一批适合北大培养的拔尖创新人才,为建成世界上最好的本科教育之一奠定坚实的基础,在未来能够培养出像王选一样的能够影响世界,甚至改变世界的灵魂人物。这是北大招生工作的使命。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目标,我们正在筹备组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依托北大的优质教育资源,组织社会各界的力量开展有针对性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也期待着和中学开展更加密切的衔接和合作。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推动中国考试招生制度的改革,谱写中国教育史上更加璀璨辉煌的崭新篇章!

     谢谢大家!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