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月
六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73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外到来的手术——我的学术论文

(2008-01-28 18:45:18)
标签:

前交叉韧带

半月板

康复

幽默

生活乐趣

学术论文

休闲

 
 

 关节镜下前交叉韧带重建及内侧半月板部分切除缝合手术

术后两周康复问题探讨

 

关键词:前交叉韧带 半月板 关节镜 术后康复

 

摘要: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以及半月板缝合技术,近年来随着关节镜技术的发展已经日臻成熟完善。但患者患肢的功能能够完全复员以及有效杜绝其他并发病症的另一主要因素,是术后康复,尤以术后两周内的护理和康复最为重要。本文从患者切身感受出发,对术后护理康复理论进行进一步的完善,并且提出几个目前学术上噩待解决的问题。

 

 

    前十字韧带(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ACL)损伤是最常见的膝部韧带损伤,可导致膝关节不稳,影响关节功能;如不及时处理,将继发半月板、软骨损害及膝关节退行性变,ACL损伤后自愈能力差,移植重建手术是治疗ACL损伤的主要手段。

    术后护理以及康复训练是功能恢复的重要因素。在考虑主要影响因素的同时,一些其他的并发症以及护理、培训,也对患者的康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在康复过程中,常常被医生和患者自身忽略。

 

1.  尾椎并发症

    我该以一种怎样的形态存在呢?从手术后第二天开始,我一直思考这个深邃的问题。不可能天天躺着,于是坐着。不知道医生们都有没有试过,伸直了腿坐在床上的感受。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反正要保证脚尖朝上。那么直接受到压迫的一个部位就是尾椎。还记得手术后第二天,护士例行巡视,和蔼的问我,腿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好的很,就是疼。那么屁股有没有问题?屁股?当时实在不明白何来此问?现在术后接近两周,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就很深刻了。几天下来,伤口还没有拆线,可我觉得我的尾椎快断了。

    我属于比较笨,骨头又比较硬的那种。还以为这是个个性化的问题。好在出院后还和同病房的一个长的甜甜的女孩子一直保持着联系。一日,我在QQ上诉苦,问甜甜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姿势可以介绍介绍。她可是柔韧性超好。哪知甜甜也说,她也觉得自己尾椎快要坐歪了。甜甜说,要不我们打电话回医院去问问医生吧。我思考了一下,告诉她,医生一定会这样回答:“抱歉,这个问题不属于运动医学学科范畴,建议咨询一下骨科”。甜甜觉得我说的相当的有道理,于是研讨之后,我们决定分一半的时间趴在床上,也许对减轻尾椎的压力比较有好处。

    我真的想去骨科问问了。尾椎会断吗?会不会得腰间盘突出呢?

 

2.  防止冻伤

    手术有个概率事件,就是有30%--50%的可能会有隐神经髌下支损坏。我可能在概率内了。所以脚上到腿上有18厘米长3厘米宽面积的皮肤没有感觉了。医生说,没关系,不影响什么的,小心不要烫伤就好,也许以后会好的。虽然平白没知觉了,心理觉得很遗憾。不过想想也确实不影响什么。而且还有医生的“也许”作希望。

    我没想到有什么可能会烫伤那里,也不以为意。有天,按照医生教导做完弯腿训练,用冰包冰敷后,随手把冰包丢在脚边,等爸爸来拿。过会,觉得不对劲。那冰包刚好靠在了脚上没有知觉的地方,拿起来后,发现脚上被冻的黑黑紫紫的一条。郁闷,它也不疼,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大夫只说小心烫伤,总还该提醒一下冻伤吧?冰包事故的发生概率比烫伤大的多了。

 

3.  双拐使用培训

    如何用拐!?这是一门学问。医院只是大致讲了一下,其实很有必要在手术前对病人进行一下统一培训的。

    我爸爸妈妈都是体育迷,从我住院起,他们每天都跑到医院来看马晓旭,顺便看护我。马晓旭做的和我一样的手术,时间要早一些。她经常拄着双拐自由的在走廊里晃过来,晃过去。于是,手术第二天,爸爸开始训练我用拐。无奈太笨,两条腿走路时,已经是险象还生了,要不然也不会一直摔,一直摔,一直摔到要住院手术。现在四条腿更加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架着拐,我总是感觉不到自己的重心在哪里,晃来晃去,晃得自己都心虚。我不能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拄拐下地,后果很严重。

    爸爸妈妈开始再三鼓励,说可以锻炼平衡能力。没关系,脚再往前,步子大一点。可是我还是最多只能架着拐一点一点往前蹦。他们又说,“你看看人家马晓旭,架拐走的多好!你怎么就不行呢?再试试吧,这也是一个你锻炼平衡能力的好机会!”我很不满,因为这个榜样选的太不恰当了,被迫反击:“做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啊!你看看人家马晓旭的爸妈,人家生个女儿就能亚洲第一前锋,你们最多生个亚洲第一笨!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呢!”他们想了想,开始找原因,爸爸说,“这么笨,象你。”妈说,“不可能,我也没笨成她那样!”病人躺在床上神色黯然。

    我说腿好疼,问医生。嘿嘿,医生说下地太多了,现在不准下床,要平放休养,床上活动。可把我救出来了。于是他们不逼我了。只是三不五时的跑到门口张望一下,等着看马晓旭出来晃。

    出院时,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给我准备了轮椅。同时他们也觉得,如果坚持逼我用拐,就必须有个人时刻在我旁边,否则有再进医院的危险,暂时算了!

    术后第十天,在连续看了几天的CBA之后,爸爸妈妈惭愧的觉得,既然做人父母,把女儿生的这么笨实在自己有责任。在强烈的责任心驱使下,强行收起轮椅,并且亲自上场演示,开始重新训练我用拐。噩梦啊,无论对谁。

    重申一下:建议医院加强辅助行走工具使用方法的术前培训。

 

4.  正确的疼痛价值观

    从我的专业眼光来看,三院的流程管理可以算是非常严格的了。手术前,医生将一切术中、术后可能出现的问题,全部仔细的讲解过。但是手术后发现一个重大的遗漏!好疼啊!医生怎么都没有说过,手术后会疼啊,而且要疼这么久。手术后可能出现的神经问题、康复中的困难等等,我都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是却没准备要一直这样疼下去!

    也许止疼药会帮助我,但是对于从小听过的,止疼药会让人变笨的传说还是心存顾及,因而大义凛然的拒绝了止疼药的诱惑。因为我是全麻,我想我已经笨了一点了,再笨就不能要了。我的坚强受到了护士的表扬。可是后来,在搞麻醉研究的医生朋友的帮助教导下,我认识到这种表扬和这种做法是不恰当的,是对无知疼痛观念的一种鼓励和助长。

    直接结果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这不吃不睡的,伤口会长的好吗?

 

5.  牙齿加固

    有轮椅的日子还是幸福的。我可以抱上一堆的好东西、吃的、书,把轮椅从这屋开到那屋。基本还有点自理能力,不用时时喊人帮忙。没有轮椅了,我得靠三肢移动了,还得拖着一条残废的胖腿不能落地,动作要领很难掌握的。怎么携带东西呢?

    很简单,和一切四肢行走的动物一样,无论是站立的还是爬行的,大概都是这样吧,就是发挥嘴的作用。于是可以看到我,如小狗一样,叼着毛巾、牙膏之类的小东西从屋里蹦出来。最艰难一次,是叼着一大本书,好重啊!昨天遇到了实际问题,看书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字,好奇心切,想去查字典。但是也许是麻醉后遗症的结果,我蹦到书架那又忘记那字长什么样了。字典的体积和重量还是有规模的,想想觉得自己的牙齿还没有厉害到那个地步,只好喊人帮忙了。

    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就是可以背个双肩书包,来装自己要拿的东西。但是这个方案很快被妈妈否定了。她说她可以随叫随到。但是她实在不能,看我背个大背包在屋里蹦来蹦去,而忍住不笑。

    要做这个手术,牙齿还需要再坚固一些。

 

6.  体重控制

    我很庆幸,手术前我自觉进行了一轮有效的减肥。效果在8Kg左右。这真是个救命的决定啊!我起码还要这样子蹦3个星期。我很难想象,我现在再带上8Kg的负重,会是什么效果。所以,尽管需要营养来恢复,我觉得控制一下体重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自己想象了一个画面来刺激自己,就是:三个月后,我去找医术精湛、耐心负责而又幽默乐观的崔国庆医生复查的时候,医生按着我的腿说,“很好,这个恢复的很好了。明天来住院把那条腿也做了吧。这段时间关节负荷太大,也不能用了。”

    所以,及时提醒病人,控制体重是非常紧急和必要的。

 

小结:

    近年来,前交叉韧带重建术理论越来越完善。但是对于术后康复护理的理论还相对欠缺。以上几个问题,看似微不足道,实际康复过程中,对患者的身体、心理有很大的影响。在我们以往的康复训练、康复护理理论中,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和讨论。在这里,提出上述问题,共同探讨。为完善理论提出一些新的问题。

 

参考资料:《中国运动医学杂志》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