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月
六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91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外到来的手术——出院ING(下)

(2008-01-23 09:00:02)
标签:

我记录

生活变迁

手术

前交叉韧带

北医三院

搞笑

医德

康复训练

健康

分类: 六月的江湖
     现在怎么办?我也想知道。我问康复的美女医生,“明天周日,你还来吗?”NO,医生无奈的摇头,“你今天不拆,我就不能帮你练了。只能给你讲讲,你自己回去体会了。”看来问题还是挺严重的。得想个办法。神仙啊,上帝啊,诸位老大们啊,不至于吧。难道,就扔了这30多口这疼那疼的问题人群在这,一个医生都没有?
    “我去找找人”,美女医生也急了。不大一会回来了,说“朱大夫呆会给你换药,十分钟后去换药室。我过会再来找你”,于是走了。我还眼巴巴的小声念叨,“你一定要回来啊!”
    朱大夫是谁啊?我的医院恐惧症开始膨胀了。千万不要是很凶的那个。住院这么多天,除了主刀的幽默的崔医生还有主管我的晕晕的王医生,我好象还真没和哪个大夫多说过话。一般别的医生巡房都说“我很好”,或者“有点疼”,就完了。和王医生还敢于嬉皮笑脸,贫上两句,提上个别怪异的问题等等。要是很凶的那个……
    琢磨着呢,朱医生来了,我心里乐了。太好了,是那个超可爱的。这个朱医生,在手术前见过一次。那天很多医生来巡房,似乎崔医生没在,大家在分别把我的腿扭巴了几圈之后,在开始一边探讨感受和结论。别人都陆续出去了,他又进来研究了一回。在众多严肃的医生中,朱医生显得异常的亲切可爱,印象深刻。虽然知道,自己可能给医学院当了一回教学用具,不过也没什么,总要有人为科学献身一点点吧。等上了手术台,人事不知了,还不就是被部分活体解剖了。
    朱医生喊我十分钟后过去换药。笑眯眯的,说话很温柔。好,适合我这样心理脆弱的病人呢。掐着表,十分钟。爸爸陪我去换药室。我仍然紧张,不说话。大棉花包打开了,伤口还是老样子。爸爸在边上和医生闲聊。“朱大夫,你是哪里人啊?”“我是深圳人。”深圳?我眼前一亮,开始接茬,“我也是从深圳来的。”“是吗?”显然朱大夫见到家乡人也是相当亲切,于是就聊了起来。后来,朱医生还答应我,不忙的时候,帮忙看看我的病历,然后把我的手术仔细的给我讲讲,我很想搞搞清楚,我的膝盖到底是怎样被修理的。不过,说实话,好奇心作祟,真的很想知道。但是没抱太大希望医生能给我讲。医生那么忙,也许过会就忘记了。王医生也答应好多次了,可是也没有兑现过。
    回去病房路上,自己一路念叨,美女医生千万要手下留情,千万不要猛下狠手……念叨着,就听身后有人说话:“我可就在这呢啊”。晕,被美女盯上了真可怕。“呵呵,我真没说你坏话!”美女医生手段还是很高的,开始我整条腿都绷着,怎么也放不下去,吓的自己汗都快下来了。总想着走廊里那些恐怖的尖叫声。她一边帮我放松肌肉,一边聊天,一边循循善诱讲方法,不知不觉,我的腿就可以弯到70度左右了,而且不太疼:)经她指导这一次,还是意义非凡的。起码给我消除了心理障碍,建立了充分的信心!我一定会练的很好的。明天我就要回家了,于是对照我的训练计划,拉着美女问了很多的问题,终于放她走了。真是越到了要出院的时候,越紧张啊。
    朱医生居然来找我了。真是好人,说话算数。他看了我的病历,给我讲了讲手术的情况。我大概能听懂30%,其他的只好先记住,回去自己慢慢琢磨。谁让人家学的东西技术含量高呢,人家那么忙,也不好意思刨根问底没完没了。不过,不管懂多少,朱医生真的让我感动了一把,从他身上,我看到这样两个字:真诚。也许是来自一个城市格外亲切,但我想,更多的是做人的真诚。在这个到处充满忽悠的世界里,能答应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过分的要求不奇怪,而答应之后还能认真的兑现,就真的很难得了。朱医生真好心,得跟人家学着点,做人还是要厚道。
   
    距离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的心越发的紧张了。生怕自己忘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该知道的却不知道、该问的没有问。反复的查看护士发给我的东西、默背医生告诉我的注意事项。到了下午,发生了一件怪事,从小腿上到脚,有一大块皮肤没有知觉了。我慌了。虽然术前看的很多东西里,有提到过,会在腿上的局部皮肤出现这样的状况,但是没有说会在脚上,会有这么大面积。急急的找医生请教。还好,还是是朱医生在值班。真该叫他“有求必应”才对。朱医生的意见,是手术后部分血液循环不好,或者是架子之类的东西,绑的过紧,压迫到了神经。会慢慢好的。真是这样就放心了。观察一晚上吧,他说明天早上他还会在。
    因为和隔壁几个人是同天入院、同天手术,而且是同样的手术,所以病人和家属之间少不得交流一下。康复啊、用药啊、感觉啊什么的。他们有的脚肿的好大,有的麻醉后腰一直不舒服,但是没有一个和我一样,腿疼。他们的腿都不疼。为什么偏偏我白天晚上不停的疼?就象每次受伤时候那样疼。此事让我和妈妈颇为郁闷,不过妈妈安慰我说,手术也是一次人为的规律性破坏,所以一样疼可以理解。结果,最后一天发现问题。问到大家都拿了什么药,他们那出一盒扶他林,说每天都吃一粒。真是气死我了。难怪他们一直都不疼,原来他们每天都吃止疼药,那当然不疼了。可是怎么不早说啊,让我郁闷这么久。前面说过,我是拒绝止疼药的。疼我不怕,怕的是别人都不疼,就我一个人疼。人真奇怪,疼不疼是自己的事情。不论别人疼与不疼,自己都是一样的疼。为什么人人都疼就觉得理所当然;别人不疼独自己疼,就觉得接受不了呢?
 
    小时候从来没有上过幼儿园整托。现在算是补上了。星期天一早上就把自己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坐在床上等爸爸妈妈来接。爸妈终于来了,帮我整理东西,和医生护士问这问那,然后说再见,和同病房的病友说再见。
    回家了!回家了!我被爸爸妈妈塞进高高的后坐,横在那,大小刚刚好,一路带回家。
    疼,还是好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