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月
六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73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外到来的手术——复杂的土豆丝;止疼药与民族文明

(2008-01-17 14:40:18)
标签:

手术

前十字韧带

崔国庆

医生

北医三院

意志

乐观

分类: 六月的江湖
     1月17日,昨天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好觉。腿没有那么疼了。早上甚至有了懒得起床的感觉。久违了,正常的生活就要来了。
    这里的起床时间是早上6点。7点钟,已经洗漱早餐完毕,等待医生来查房了。不知是我反应迟钝还是格外幸运,反正觉得我的手术至今,一直没有什么问题好问。没有额外的疼啊、麻啊之类的感觉。大夫说,很好,你去换药吧。打开腿上的棉花包,就看到了下面的景象:
    还是算了,血腥照片摘掉了.
    自己还是有些心疼的。抓紧时间拿出手机抓拍了一张,这是我通向健康的必经之路。
    换药之后,我被轮椅推去X光室,这次是真的拍照留念了。看看和手术前有啥区别。我自己所知道的,就是会看到4个钉子。这么小的地方,4个钉子。难以想象。从以上现象感觉,我可能快出院了。
    抓紧时间进行恢复性联系。只能是动动脚,向各个方向抬抬腿。距离下地行走、弯曲自如还有很长的时间。
    各项进程都比想象的慢一点。本来和一个搞医的同学探讨,我说我这种问题,在北医三院太普遍了。大概手术象切白菜一样。同学说,不会,怎么也比白菜复杂一些。类似土豆丝吧。
    今天把这张照片也发给他看了,他说,这个手术看来不仅仅是关节镜了,前面一刀,应该是直视条件下做的。也就是说,是一个开放的伤口。最后结论就是,还是个比较复杂的土豆丝。
    今天和一个朋友聊到病情,谈到了止疼药的问题。我在这层楼,能忍是出了名的。麻药过后,真的很疼。有两个1米80的大男人,运动员出身,同一天,做了跟我同样的手术,用了止疼药、止疼泵、止疼针,还是喊的全走廊都能听到。护士表扬了我,不过也说,实在很疼,可以考虑用一次药。我一直挺到现在了,当然,代价是一夜无法入眠,两天食不知味。
    这个高深的朋友批判了我,他的意见是忍着不用止疼药的观点,很愚昧,是对人性的不尊重。说一个民族对待止疼药的态度,反映了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没有必要那么忍辱负重,能减轻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不呢?这番话,给我的两天忍辱负重盼了个反面典型。
    我的意见不是这样。为什么不用药呢?我认为,一切止疼药都是有副作用的,只不过是副作用大小的问题。个人对疼痛的不忍耐,本身就是对外力止疼方式的依赖。那么有一天这种依赖不存在或者是不可依赖的时候怎么办?我的做法也许有点自讨苦吃吧,我只是想考验一下自己,到底能够忍耐到什么程度。我的人生太过顺利了,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住院。人生不会永远这样的,眼前的痛苦也好,困难也好,只是人生一路上的一小点插曲。未来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待。我希望磨练自己的意志。不希望看到自己手足无措的一天。
    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吧!别人眼里,我总是笑的,但是我相信没有什么人能真正做到永远笑对一切。笑的背后,是对一切的可以接受、可以忍耐、可以解决、可以面对。当一个人不能面对现实的时候,一定笑不出来了。
    今天的痛过去了,我又笑了。希望面对未来的未知,我会说,怎样怎样的痛,我都挺过了,我不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