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月
六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73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外到来的手术——痛!还有,我和马晓旭成了病友

(2008-01-16 13:57:50)
标签:

我记录

生活变迁

手术

前十字韧带

崔国庆

医生

北医三院

感悟随笔

健康

马晓旭

分类: 六月的江湖
     1月15日,我上手术台的日子。早上起来,开始惴惴不安,害怕还是有一点的。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腿,想着等我出来她就面目全非了,心里还有一丝丝不忍。为什么呢?这层楼的病人,多数都象我一样,活蹦乱跳的进来,然后打着夹板、拄着拐杖、龇牙咧嘴的出去。
    早上医生最后一次查房,发现我还有好几项必须要做的手术前检查没有做。为此,负责我的住院大夫还挨了一顿批评。这下好,顾不上紧张了,马不停蹄的去做一项接一项的检查,等我回来的时候,正好通知我该手术了。爸爸妈妈还没有来,我一个人在病友的同情下,赶赴刑场一样微笑、挥手。
    由于周一的意外,我的手术改为全身麻醉。我躺在床上,被人拖到手术室,真让我想起屠宰场啊!一扇接一扇的门,门里有一个受宰割的人。呵呵。门外是一大排洗漱消毒的地方。
    我被拖进我的手术之前室,一个女医生过来在我手上扎上了针,要求我退下来一只袖子。我还作矜持装,说,“不行,里面没穿衣服”。医生们笑翻了,说呆会进去就全脱光了。进去手术室,见到了崔大夫,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搞笑。看看我,翻翻病历,又在病腿上来回捏了两下,然后对其他医生说,“快,麻倒”。于是上来两个人,给我带上一个呼吸面罩,还告诉我是吸氧。结果没吸几口,就人事不知了。
    后来,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叫我,我想,大概是测试一下麻醉的效果吧,立马答应着。结果人家直接告诉我,手术做完了。
    我有被这样糊里糊涂的推回病房了。爸爸和两个医生把我抬上床,麻药还没有完全过去,只觉得腿上不太对劲。又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可以坐起来喝点水了。腿上疼啊,终于觉得腿回来了,可是不能动,太疼了。晚饭可以吃一点粥,可是我没怎么吃。实在是没有胃口。腿一直都那么疼。
    护士说,如果疼的受不了,可以要一些止疼药和安眠药。我想想,还是算了。估计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这些东西在我的理解中,和毒品差不多,能不沾还是不沾了吧。护士MM把我表扬了半天,因为隔壁两个跟我做一模一样手术的大小伙子,已经大呼小叫的一个下午了,所有能用到的止疼方法都给他们用上了。
    这个晚上真不好过,我几乎一夜没睡。还好,可以用手机听听广播,要不然一定崩溃了。
    1月16日早上,其他的病人都可以下床了,我却被告知要继续呆床上。点解?后来医生来过了,康复医生也来过了,爸爸也把昨天临时排的X光片也取回来了。终于弄清楚了。我的腿,比原来预想的糟糕一点。半月板破损,整个关节退变。结果半月板摘掉了一块,剩下能用的,大夫给缝合了一下。软骨组织简单的修复了一下。还有最主要的是,切了一块其他的韧带,把我的前十字韧带给重建了。计划中是没有半月板的问题的,所以预计一个月就可以正常走路了。但是今天大夫告诉我,做了半月板缝合,4周之内,我的伤腿不能沾地。这下,游击战变持久战了。
意外到来的手术——痛!还有,我和马晓旭成了病友
    腿还疼的要命,可是康复医生一点也不含糊,告诉我要这样活动那样活动。疼的更厉害了。很想哭,可是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哎!典型的自找苦吃嘛。
 
    BTW,昨天我从手术室回来的时候,看到好多记者拿着长枪大炮在走廊里面。后来爸爸告诉我,女足的前锋也在这里住院,做和我一样的手术。医院也和饭店一样了,把光顾过的名人的照片都挂在走廊里面。我看到了赵宏博、陈中、女排的冯昆等等。这下还看到一个活的。果不其然,昨天晚上的体育新闻中,就播放了马晓旭在北医三院住院的消息。我光荣的成了她的病友。今天早上康复医生在给我讲如何锻炼的时候,她一直就站在我门口看。呵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