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月
六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73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外到来的手术——名医初诊

(2007-12-18 00:07:42)
标签:

我记录

生活变迁

健康/保健

手术

健康

前十字韧带

崔国庆

医生

北医三院

感悟随笔

分类: 六月的江湖
 
  我从医院回来了。带回来一个,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消息。结论是,要做一个手术。原因,很离奇。今天的心情是跌到谷底了。努力告诉自己,小妞,笑一个,再笑一个。其实没那么糟糕,做个手术也不错。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十五年前,我曾经摔过很大的一个跟头。那是一节体育课,要跳跳箱。忘记了出于什么考虑,首先肯定不是因为那个曾经也教过我爸爸和我姑姑的体育老师长得帅。总之,我穿了一条牛仔裤去了。虽然个高腿长,也还是因为运动不灵活,狠狠的摔了一交。具体过程不做描述了,至今,我还能清楚记得自己落地时,心里想着“完蛋了”,然后膝关节清脆的“咔吧”一声,还有那种回想时,都觉得头皮发麻的疼。真的很疼。
    那年月,科技还不发达,核磁共振这种先进的设备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也没有什么关节镜手术。我被送到老中医那里,他拉着我的腿晃了半天,结论是韧带受伤了。开了一盒膏药,日日敷在关节上。药效确实很好,休息不久,就能走路,还能骑车上学,所以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了。
    后来发现,这条腿总是重复同样的问题:下楼梯踩空了,喀嚓一声;下自行车没站稳,喀嚓一声;打篮球落地没找对姿势,喀嚓一声。它总是让我在自己过的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喀嚓一下,然后害我在床上躺几天。渐渐的,我了解它了,怎样会扭伤、怎样会卡住、怎样可以不疼,我都知道了。但是,还是避免不了偶尔走路打电话时,讲到眉飞色舞之处,从人行道上一脚踩空,喀嚓一下。每每意外发生,我总是在倒地的一瞬间想到“又完蛋了”,接着在落地之前就运足力气,抵制那种头皮发麻的疼,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然后笑笑告诉周围的人,不用去医院,我有药。我一直存着老中医配的药,真的很灵,消肿消炎,好的很快。这样,一年又一年,十五年已经过去了。
    2007年的夏天,我刚刚大学毕业来北京工作的堂弟在北医三院住院了。膝关节前十字韧带断裂。我义不容辞的冲到医院。关怀他之余,我给他讲了我的事情。其实是想告诉他,受了点伤,没什么的。他却惊奇的发现他和他的病友有的症状,怎么和我的那么象。
    我的问题引起了堂弟的怀疑,于是在他按时回医院复查的时候,把我带去顺便给他的医生看一看。他说他找的医生,是这方面最权威的医生,叫崔国庆。我还记得,那天我出门晚了,我一路飞车到医院,车停的很远,我又一路跑过去,跑上楼,心里一边想,如我这般身手敏捷的,怎么会需要去看运动医学科呢。医生检查很简单,拉着我的腿向不同方向活动,做各种受力反应的测试。我的关节很灵活。可是医生头都没抬,很肯定的告诉我:“你连核磁共振都不用做了,前十字韧带肯定断了。半月板应该也有些问题。住院单和手术前检查的化验单我一起给你开了,你等通知来住院吧。你要是愿意,核磁共振也给你开了,你查查看。”“不是很灵活吗?”我问。“就是因为韧带断了,所以活动起来没有阻碍也没有保护了,才导致太过灵活了,会经常扭伤。”医生回答我。
    住院?手术?就这样就确定了?拜托,大夫,我知道你很专业,可是有点太开玩笑了吧?ARE YOU KIDDING?我是运动员的体格好不好?我甚至自信到,连医保手册和钱都没有带,就来了医院看病。
    没钱,就不能做检查。第二天,我还是又回来拍了个核磁的片子,因为有点不服,也有点将信将疑。没有来得及拿结果,隔天就出发去日本了。
    回来以后几天,想起来那片子了。取回来看看,前面的描述部分写着“前十字韧带未显示……半月板高频信号……”后面的结论写着“前十字韧带断裂、半月板断裂、关节积水、骨损伤”。看的我有点傻,问题似乎是有一些的。积水可以理解,因为前几天得意忘形从一个高台阶上跳下来,膝盖扭了,肿了。可前十字韧带不是“未显示”吗?那不就应该是没有问题吗?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决定再问问医生。崔医生那一周没有出诊。拿着片子去别的医院问过,结论差不多。我想,可能骨科的医生不太懂韧带的问题,又不好怀疑北医三院的权威吧。再等,就到今天了,托人帮忙挂上了崔医生的号。开会,我又迟到,又跑步到达,又在上楼的时候想“如我这般身手敏捷……”
    想冒充新人没成。崔医生看看我说,看看我病历本,说又来了?我举起手里的片子,晃了晃,咧嘴尴尬的笑笑,他说了一句话,我真是差点噎死。他说,“拍片子了?不用看,要是核磁结果说你韧带没断,”暂停了一下,他继续说,“那一定是核磁错了!”我晕!你连核磁都不信,干吗还让我拍拍看啊?这不是逗我玩吗?
    轮到我看病,其实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医生,他根本没有要午休的意思。我的后面,起码还有5个病人在等。他还是很耐心的回答每个病人的问题,不论这个问题有多幼稚可笑。我听到前面一个人病人,居然问他,“小心锻炼是什么意思?怎么小心?”他也仔细给人家讲了,什么是小心,到底要小心什么,做到怎样程度算是小心。崔医生的耐心和细心,让我这个有点医院恐惧症的人实在有些感动。
 
    由于我的医院恐惧症,今日复诊,特带来亲友团。下面摘录部分我及我的亲友团与崔医生及助手的对话,部分搞笑。
 
    崔医生(边看片子边教学生):看这里,软组织有损伤,半月板有问题,前十韧带……
    六月:大夫,不是说前十字韧带未显示吗?那为什么还有问题?
    崔医生:未显示就是没看见。你的前十字韧带已经没有了。
    六月:怎么会没有了?就算断了也该在啊,物质不灭。
    崔医生:年头太久,全部吸收了。
    六月:我今天还是跑着来的呢。
    崔医生:你想说明什么问题?因为你没有前十字韧带,所以关节没有保护,你的半月板一直在磨损关节软组织。跑起来关节承受的磨损很大。
    六月:那做了手术会怎么样?不做手术以后会怎么样?
    崔医生:做了手术,按照要求恢复锻炼,以后可以正常的运动。你的半月板也可以缝合,一般缝合后可以恢复70%-80%。当然,到底半月板损伤有多严重,得在手术过程中才能看得到。全面恢复以后,你打球、爬山、跑步都不会有问题。两个腿的力量相差不到10%,对你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不做手术,它就一直磨损关节。然后就是关节病,然后腿就废了,将来也许就不能走路了。做动物实验的时候怎么制造关节病呢?就是剪断它的前十字韧带,过几年自然就有关节病了。
    六月:(倒。原来我就是属于典型的动物实验典型类型的吗?)那有没有其他办法既能保住腿,还可以不做这个手术呢?
    崔医生:如果你以后保证除了老老实实走路,什么运动也不做了,不做手术也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六月:上下楼梯也有磨损吗?做了手术受伤的组织能恢复吗?
    崔医生:有磨损。受伤的就受伤了,没有办法。不做手术,就伤的越来越严重。你还有经常有别的运动吗?
    六月:是的,这个周五还有人约我打网球呢。
    崔医生:你目前什么运动也不能做。
    六月:那可不可以再等一年再做手术?会怎么样?
    崔医生:等一年就多磨损一年。为什么要等一年?
    六月:因为现在我还很害怕手术。
    崔医生:等一年就不害怕了吗?你现在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尽快选择一家做这种手术最多、最成熟的医院和主刀医生!
    六月:(我晕!您实在太幽默了。我不敢再有问题了。谁不知道你们北医三院是运动医学的权威?各位受伤的运动员都要专门到这里来手术。谁又不知道您崔医生是权威中的权威,每年做这种手术超过4000例!得赶快赔个笑脸!)别,别!崔医生,我是慕名来找您的。这个腿就交给您了,您说怎样就怎样!
    崔医生(交代助手):给她开个住院单和手术前的化验单。你尽快做检查,然后等着入院通知。不用精神紧张,理论上什么手术都有风险。实际上,这个手术的技术非常成熟。
    六月:开完这个住院单,就等于我已经开始排队等住院了吗?
    崔医生:是的。有床位住院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
    六月:哦,那我已经有了。上次您已经开过了。
    崔医生:开过住院单了?那你今天还来干什么?
    六月:我我我……我就是有点不甘心。谢谢崔医生,我一定好好保护腿,等着通知我手术!再见!再见!
 
    我赶快就溜了,因为我觉得他要崩溃了。得赶快让他忘记我,可别上了手术台心里还想着恨我!
 
后记:
    就这样,我突然变成了一个等待住院手术的病人了,所以说是坏消息。可是这么偶然的机会,居然为自己多年的问题寻求到可以一次性解决的方案,也不能不说,是个好消息。我的恐惧,主要来自于术后的恢复训练。在网上看了很多。因为做完手术,腿是直的,弯不过来的。得靠自己的毅力,一天一天去练,才能恢复它的弯曲功能。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每多弯一个角度,都是靠抵制住疼痛的恐惧,自己坚持过来的。我见过因为怕疼,恢复训练做的不好的,痊愈后,蹲下都成问题。我能有这个信心和毅力吗?我把MSN名字换成“生为战士”!不怕不怕,我是战士,什么都不怕。很多时候,人不是被敌人打败的,而是被自己的恐惧打败的。所以才有“无知者无畏”的说法吧。
    我读过一本书,《玫琳凯谈人的管理》,里面一句与管理不太相干的话,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根据空气动力学原理,大黄蜂的体型和翅膀比例,根本不可能飞起来。可是大黄蜂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拍拍翅膀,飞走了。”
    这么多年来,我从不知道我的腿到底怎么了,从不知道我其实不适合参加运动了。在韧带断了的这么多年里,我克服了恐惧,通过了当年跳箱考试;年年完成800米测试;参加了恐怖的军训;学会了基本排球技术,成为大学院排球队的重要一员;年年参加女篮比赛,虽然曾经在比赛对抗中受过一次伤;参加了当年我们大学唯一一次别出心裁的、非常失败的“庆38,女足联赛”,因为所有的球员都满场跟着球跑,那次我踢满了全场。我还学会了跳交谊舞,当年能跳很帅很帅的探戈;工作后学会了开车,前几年终于有了自己爱车,现在已经里程7万多了,我喜欢手动档、喜欢越野车,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虽然偶尔有伤的左腿,会在需要踩离合的时候突然卡住不能动,我还是曾经多次参与自驾游,累计行程1万多公里,最远开车到了湖南,我梦想的凤凰;我喜欢运动,现在差不多每个月都能打上个把场次的羽毛球,水平一般,力量型选手;然后迷恋网球,前年又用一个夏天的时间请教练一周苦练3-4场,虽然笨点但基本算学会了打网球,现在车上长期携带随时能上场的网球羽毛球装备。我还一度迷恋户外,曾经背着70升的大背包爬小五台,山上扎营,连爬了3天。回来后发现膝盖肿了,自己当时还奇怪是为什么。呵呵!对不起了,我的腿。
    又让我想起来,第一次见崔医生的时候,他非常惊奇的问我,“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从来不觉得你的腿有问题吗?”我无语。我真的对自己那么不重视吗?我那么爱惜自己,看来这是个需要反思的问题。健康高于一切,看来我还可以对自己更好一点。
 
    一直都觉得,生命的价值在于经历。那些甜的、苦的、快乐的、辛酸的,都是经历,都是今生的财富。所以,不论顺利、不顺利,成功、不成功,只要尝试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得到了。
    一个小手术,未尝不是难得的经历。是的,有风险,风险主要来自于自己。我从没有给过自己如此的考验。没吃过什么苦头。可是这次不一样。怕疼吗?怕吃苦吗?偷懒意味着以后会变成膝盖不能弯的怪物。怕手术失败吗?怕自己做不到吗?怕,可以选择不做手术。不做意味着以后不参与任何运动,或者终有一天不能走路。充满哲学的搏弈。真正体现了矛盾无处不在。无论你选什么,都要失去些什么。同时,人生是基本公平的,就是不能什么都要。有选择,有得放弃。我爱好广泛,也许得到比别人多的经历和快乐,现在我也必须经历一点额外的痛苦、经历一些风险。
    不说了,如果一年做4000例这个手术的崔医生看到这篇,一定惊讶到不行。这么一点小事,值得叽叽歪歪说这么多吗?呵呵
    如果顺利住院、开刀,我将有充分的时间每天坐下来,也许应该把这个过程记录一下吧。继续咭咭歪歪,直到我能打球为止。手术一定要做!生命不息,运动不止!过程一定要记录!生命不息,叽歪不止!
    今天就到这里了。睡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