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往前走吧,晓松,时间是手中的沙

(2006-03-24 00:32:48)
分类: 日记
 
这段时间不顺,剧本正挠墙,又得罪了韩迷。
 
成群结队的小朋友摇着小旗,春游似地过来骂战;知道的人包括朋友说得最多的就是:忍忍,别一般见识。只有老高说了一句:我必须跟丫急。说要伸张正义。这一句话,让黑夜里的我很感动。
 
然后就是非常忙碌的两天,白天开会,各种会,制作的,剧作的;三年的事情似乎都要在这一年的三月商量出个结果;晚上累个半死,回到房间,开始写。
 
没成想,老高真出手了。
老高真出手了,我心也真乱了。
说实话,从昨天开始,我跟猪盟的朋友说的是:咱守住了咱们的阵地就完了,清静就好。
 
网战这些事情,当年王威没有去世的时候,我们一票新浪的朋友经常玩。那时候年轻,体力好,可以整夜拍转灌水,开始拼智慧,然后拼打字速度,最后拼体力。一般来说,谁也干不死谁。说理说不过,还有骂,那个时候兴马甲,用各种马甲加入战团,如同指挥着千军万马.
 
王威去世的时候,我在美国,弟弟打电话过来说王威的妻子疯了一样要医生能从他身上取下精子,她要为他,自己年轻的丈夫,我们的兄弟,留下一个孩子……弟弟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那天,我们的一票网友静默在医院的树下,突然都觉得人生太短了;网络太虚妄了;
我们在网络中通宵达旦争执的真理是什么?什么也不是,不是手边的书,壶中的茶;也不是朋友的酒,不是父母的微笑;更不是爱人的牵手,恋人的怀抱。不是我们的孩子;那一天,我们一票网友都突然觉得,包括那些从来不想结婚,从来不想要孩子的哥们,都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结婚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孩子了。。。
那一天我们都突然觉得要抓住眼前的生活,
 
如果不是有人用肮脏恶毒的言语污辱我的父亲,我不会出来。
我要说的说了,要骂的骂了;我不遗憾;
在说别人红卫兵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骨子里流着,曾经,甚至现在还有,红卫兵的血。我曾经那么激烈地和父亲争执。这是我一生都会后悔的事情。
我必须站出来。
 
回头看那篇文章,我的粗口是过了;尤其针对具体人,比如HH的时候。所以,我会去删节这些脏话,但是文章没有错,尤其最后那句,我是认真的,所有胆敢用脏字辱骂我父亲的人,不要让我在现实社会中碰到你。
 
从那天我说话,我的朋友们已经不分昼夜地在这里坚守了几十个小时,拼命抵挡潮水般的谩骂;我的心开始内疚,我在想,我干了什么;事实是我做了什么不要紧,但是却让我的朋友们在牺牲自己的睡眠自己平静的生活;现在晓松也进来了;我看过他的博克,原本也是一个有音乐有文字的清静去处,现在开始正式成为一个血肉横飞的战场。韩迷在那里发出战争的喧嚣。
战争会毁灭一切。
而这次的争端,又毁了一个好友写字的家
很难过。
 
这封信其实是写给晓松的,兄弟你为我做的一切,说谢谢就太假了,让时间证明吧。但是请收回律师函,不要牵扯进这个没有头的纷争中。那天晚上你给我说的那个故事,那个关于你叔叔的故事,让我大醉流泪的那个故事,不亚于余华兄弟的那个故事,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往前走吧,兄弟,时间是手里的沙子,攥不住,会有流净的一天。我们要在沙子流净前,做出我们心中的好电影,它才会比我们活得长,比我们任何人都活得长。这是我们要抓住的现实。
 
再次说:谢谢,兄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